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章 鬼打墻催眠術

  我們往回走。

  重新啟程的一行人以我為首,小白狐兒在林間不斷穿梭,以作護衛,而黃文興則押著俘虜布拉。與其余三個不情不愿的家伙一同向前,我的余光處瞧見了他們臉上的表情,想來是不愿意重溫噩夢。

  不過即使不想,他們也沒辦法,畢竟都是級別遠低于我的科員,在我這兒二司副司長的面前,倒也生不出太多反抗的心思來。

  再說了,天塌下來,個高的頂著。如此一想,他們倒也沒有了先前的恐懼。

  我朝著前方走去,先前林子里不斷傳來“嘶、嘶”的響聲,然而等我們走入其中的時候,卻沒有瞧見半點兒猛獸或者蛇群的影子。

  黃文興等人一開始還小心翼翼,然而走了幾百米,頓時也疑惑起來:“奇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驚弓之鳥?

  我的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這么一個詞眼來,不過這等話語,多少有些蔑視別人的意味,特別是像黃文興這樣的門閥高手,我多少還是得給予必要的尊重。不動聲色地說道:“不急,走走再看。”

  繼續走,足有好幾里地,一樣沒有任何動靜,四周安靜得有些可怕。

  我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過了頭來。

  跟著我走的黃文興四人瞧見我停住了,詫異地向我望來,問我道:“陳司長,怎么了?”

  我平靜地說道:“老黃,你不覺得我們回來的這路,有點兒怪么?”

  黃文興搖頭說道:“不知道啊,怎么回事?”

  我指著周圍大片大片遮蔽視野的桫欏蕨林,沉聲說道:“我們應該是碰到鬼打墻了,恐怕我們就算是走一天。都未必能夠走到事發地點。”

  鬼打墻?

  所謂鬼打墻,其實就是夜里行走的時候分不清楚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方行走,使得不斷地在原地轉圈,這種東西是通過法陣或者幻境完成的,作為修行者,大家都并不陌生。只不過,到底是怎么樣的布置,竟然能夠讓我們這樣的高手,都身陷其中呢?

  黃文興有些不太相信。而我則不與他多廢話,手往懷中一探,接著那飲血寒光劍倏然而出,將旁邊一株兩人合圍的巨大蕨樹給一劍削倒。

  那巨大的蕨樹倒落,發出巨大的響聲,而我則并不停歇,一連劈了九棵樹。

  完畢之后,我長吸一口氣,將這些樹干給堆在了一起來。

  在四人詫異的目光之中,我沒有多做解釋,而是開口說道:“行了,我們走吧。”

  帶著不知所措的四人繼續前行,大概走了十五分鐘,前方的道路突然一空,我先前砍伐堆積的九棵樹干就出現在了眼前。

  當瞧見這個,黃文興和旁人方才相信,問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們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事實上,在這樹堆證明之前,我也是沒有太大的把握,總感覺四周怪異得很,而我則有一種迷失的感覺,這種感覺十分奇妙,因為我并沒有發現有任何人為布置的痕跡,而正因為如此,方才是困住了我們的主要原因。

  高明,當真高明。

  只是,到底是什么東西,能夠讓我們無形之中,陷入此絕境之中呢?

  站在這一堆散發著濃重木漿味道的樹木之前,我陷入了沉思,而黃文興等人則是一陣焦急,到處查看,似乎想要找到些什么線索。

  不過他們什么也沒有找到,返回我的跟前來,一臉焦急地說著什么,我充耳未聞。

  我感覺自己好像忘掉了什么東西。

  到底是什么呢?

  對了,小白狐兒!小白狐兒在林中穿梭著,按理說有著羽麒麟的聯系,一兩里的范圍內,我們之間的溝通應該是暢通無阻的,但是為什么我此刻,卻感受不到她的存在了呢?

  難道說,她走的,跟我們并不是一條路?

  想到這兒,我二話不說,騰身跳上了一棵蕨樹的頂端上去,朝著天空大聲招呼道:“鷹來!”

  我這是在招呼剛剛被我降服的黑色巨鷹。

  原本想給這巨鷹一點兒修養精力的時間,不過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愛護羽毛了,就等著它帶我離開此處,登高而望了。

  然而讓我失望的是,頭頂上的天空,什么都沒有。

  不但沒有黑色巨鷹,就連之前偶爾在頭頂上盤旋的巨型蜻蜓都不再見到。

  事情變得如此古怪,我反而靜下來心來。

  我知道這是對手在出招了。

  我們這般大張旗鼓地進入其中,作為此處的地頭蛇,那些藏在暗處的對手倘若說并不知曉,我覺得這絕對是癡心妄想,只不過讓我沒有想到是,他們并沒有跟我來硬的,而是玩起了花樣來。

  這花樣,有一種將我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想法。

  我越急,就越會中了人家的計。

  靜心,靜心,平靜下來,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呢?

  是磁場么?

  又或者是幻術,或者幻境之類的東西?

  不可能啊,我的意志這般堅定,這幻境怎么可能如此逼真,還能夠將我都給迷惑了去?

  我思緒萬千,突然一下,感覺心頭有些煩躁起來,當下也是按捺住這樣的情緒,直接在這樹冠之上坐了下來,眼觀鼻、鼻觀心,開始利用神池大六壬,根據周遭條件,開始推算起來。

  我快速推算,心機飛速,而就在此時,黃文興卻在下方沖著我這里高聲喊道:“陳司長,陳司長……”

  我一開始并不理會,然而他這聲音卻像魔咒一樣,根本不停歇,讓我沒有辦法進行下去,只有朝下吩咐一聲道:“別叫我,我在破陣。”

  原本我以為這一句話就能夠將其打發,沒想到我身下的樹木微動,他居然三兩下,躍上了枝頭來。

  黃文興如此的不懂進退,著實讓我有些厭煩,站直起身來,沖他瞪眼道:“能讓我安生一下么?”

  被我這一呵斥,黃文興低下頭去,委屈地說道:“哦,好,你忙!”

  我不再理會,還待繼續推算,卻不曾想一道勁風朝著我的身下吹來,腦中靈光一現,不驚反喜:“對了,就是這樣的!”

  我從樹上一躍而下,落到了地面上來,旁邊三人皆露出驚訝和防備的目光,而這個時候,我冷然一笑道:“想要迷惑我,這簡直就是太小看我了。”

  一言方罷,我一劍拔出,而當我收回來的時候,那三人卻早已分作六截,攔腰而斷。

  古時候的酷刑里面,有一種叫做腰斬,就是橫腰而斷,那人卻還是活著的,看著自己分成兩截,腹中的腸子、內臟和鮮血流出,痛苦而亡,而此刻他們三人便是如此,跌落在地上的三人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有人還伸出雙手,朝著我發出了最為歹毒的叫罵聲來。

  這三人是特勤二組的同志,卻被我一劍斬殺,然而我卻沒有一點兒愧疚感。

  我絲毫不理會地上慘叫的殘軀,而是抬頭看向了黃文興。

  他卻也是沒有絲毫意外,而是全神戒備地看著我,過了一會兒,他方才打破沉默,對我說道:“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我沒有理會他的意思,而是在他開口的一瞬間,朝著前方出了一劍。

  他藏身的那棵樹蕨轟然倒塌,而黃文興則跌落下來。

  我沒有絲毫停頓,長劍一轉,行云流水地朝上挑起,與黃文興在半空中快速拼了幾記,接著猛然回手一劍,將此人斜斜地斬成了兩截。

  將黃文興也給殺了之后,我終于對自己此刻的境況,有了最直觀的了解。

  黃文興是何人?

  此人是荊門黃家最杰出的門客之一,他的修為高深非凡,即便是與我茅山長老里面名列末尾的那幾位師叔相比,也并不遜色,這些年特勤二組南征北戰,他居功至偉。

  甚至可以這么講,特勤二組的靈魂,不在黃養神,而在黃文興。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被我幾劍斬殺?

  我什么時候有這般厲害了?

  不可能!

  既然不可能,那就說明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應該是陷入了某種幻境之中,而想要擺脫這樣的境況,就只有一種方法。

  意志!

  李道子教過我,一個人的意志如果足夠堅定,就能夠勘破這世間的一切假象。

  集中、集中、再集中!

  我緩緩舉起了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感受著周遭炁場的變化,感受著運動的物質,以及一切的一切。

  一劍,斬出人生!

  嘩!

  隨著劍光揮舞,仿佛玻璃被打碎了一般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猛然睜開了眼睛,坐直起了身子來,卻瞧見出現在我面前的,竟然是那個臉上抹著白色樹漿的黑小子布拉,他瞧見我陡然醒過來,也詫異萬分,下意識地朝后面退去,雙手還在不斷地揮舞著,口中念個不停。

  我的身邊,小白狐兒躺倒在地,昏迷不醒。

  瞧見這般的情況,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沒想到我居然在不知不覺中,被這樣的一個小子給催眠了。

  羞辱啊,這實在是羞辱!

  不可饒恕!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章 鬼打墻催眠術”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我想起了尹志平和小龍女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