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三章 老黃真假莫辨

  在聽到對方聲音的那一刻,我的第一反應,竟然是揮劍,朝著他的腦袋斬去。

  然而我馬上反應過來。這并非是幻境,那個催眠我的黑小子布拉已然被我一劍削去了腦袋,在我面前的,卻是與我失散許久的黃文興。

  從林中冒出來的黃文興渾身鮮血,也不知道是他身上的,還是別人身上的,一臉警戒地望著我,手中一把金絲短劍,瞇著眼睛對我說道:“你是陳志程。陳司長吧?”

  我瞧見他的這幅模樣,仿佛也經歷過幻境一般,點了一下頭,也不靠近,而是問道:“老黃,你這是怎么回事?”

  黃文興的身子弓著,一副隨時都有可能跑的模樣,然后問我道:“宗教總局門口有兩個石獅子,左邊是公,右邊是母,對不對?”

  他這么一問,我立刻曉得了他恐怕是在害怕什么。盡管不知道緣由,不過我還是認真回答道:“兩頭都是母的。”

  聽到我的回答,黃文興方才放松下來,手上的那把金絲短劍也收了起來,走上前來問我道:“陳司長,你怎么來了?”

  簡單一句話,卻將我的提防心給提了起來。

  我不動聲色地說道:“你這話說得好笑,若不是你逃出去求援,我如何能夠來到這兒?”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之前見過我?”

  面對著差異莫名的黃文興,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苦笑著說道:“老黃,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情了。我們剛才不是還見過面么,你怎么一副我們分離許久的樣子?”

  聽到我這話兒,黃文興頓時就懊惱地猛然一拳,砸在了旁邊的蕨樹上,弄得上面的枝椏不斷晃動。

  我瞧見他這副模樣,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黃文興咬著牙說道:“陳司長,我說了你也許不會相信,我跟大部隊失散之后。就一直在林子里東奔西跑,根本就沒有回去過……”

  “什么?”

  這一回,驚訝的人輪到了我來。

  黃文興說他沒有回到地面過,也就是說。帶著我們下來的那個人,并非是黃文興?

  這一點,事實上我已經是有所懷疑的,之所以沒說,是不愿意打草驚蛇而已。

  不過我當時懷疑的方向,并不是這個,而是黃文興或許已經屈服于那幫神秘的摩門教薩滿,又或者他的體內,已經被心魔控制,卻根本沒有想到,那個人居然根本就是個假冒貨。

  我指著他,冷冷地說道:“你能夠證明自己的身份么?”

  黃文興點頭說道:“可以——陳司長倘若不介意,可以跟我對上一掌。”

  身份、樣貌、言語以及所有外在的一切,都能夠模仿,但是修為,卻絕對達不到惟妙惟肖的地步,所以黃文興這么一提,我便毫不猶豫地朝著他拍出了一掌。

  雙掌在半空中相遇,我與他都只用了七分力。

  咚!

  掌心并未貼合,不過那勁兒卻狠狠地撞到了一起來,我的腳下一沉,頓時就感覺到了黃文興掌心處傳來的力量,到底有多強大。

  這一個,是真的。

  我雖然并沒有跟二組這位無冕之王交過手,不過對于力量的把握,卻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我知道輕重,故而能夠知道這人是真的黃文興。

  雙方確認身份之后,黃文興左右一看,對我說道:“這里不安全,我們換一個地方說話。”

  說完這話,他做賊一般地朝著林子里溜了過去,而我和小白狐兒對視一眼,也跟著他一路而行,走了幾里地,來到了一處格外茂盛的巨大蕨樹林中,他對這兒似乎十分熟悉,左轉右彎,最后來到了一處山壁的巖石縫處,分開遮掩在外面的蕨草,鉆入里面。

  這是一個口子狹長的石洞,里面有著一股強烈的腥臭氣味,黃文興待我們進來之后,將蕨草整理完畢之后,向前走了十幾米,到了洞子里,方才放松下來。

  他坐下,指著角落里一個黑影說道:“這里原本是一頭巨爪地懶的老巢,結果給我鳩占鵲巢了。你們放心,蛇怕地懶的氣息,是不會進來的。”

  地懶?

  我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角落那碩大的黑影,不過卻并沒有對這個已經滅絕了的物種有太多的興趣,而是問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帶我們進來的那個人,并不是你?”

  黃文興嚴肅地搖頭說道:“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使得您也過了來,不過我敢跟你保證,自從遭到伏擊之后,我就一直在這林子里,沒有回去過。”

  我揚眉說道:“為什么?”

  黃文興說道:“通道那兒,已經被摩門教的人把守住了,我只要一現身,立刻就會被拿住!”

  我搖頭說道:“怎么可能?我們剛剛從那上面下來,周圍什么動靜都沒有,另外除了你,還有徐仕斐、馬博等人跟著你一起逃回去的,你難道不記得了么?”

  我將跟著黃文興一同逃命回去的幾人名字,一一說出,他卻嚴肅地說道:“徐仕斐跟著養神一起,情況我并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馬博他們幾個,已經死了,我親眼看著他們死掉的,這個不會有假。”

  什么,馬博等人,已經死了?

  我和小白狐兒睜大了眼睛,表示難以置信,而黃文興則陷入了痛苦的回憶中:“是的,你不知道當時的情況有多嚴重,漫山遍野的蛇群和蜥蜴沖過來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能夠守得住;大家都在奔逃,不過卻一個一個地被梭鏢給射中,我想救他們,卻根本無能為力,最后只有一個人逃進了林子里,卻不得不跟這里面的猛獸競爭生存空間,還得不斷地避開他們的搜查……”

  我指著山丘那邊漫山遍野的蛇群,驚訝地說道:“那些蛇群,是在找你的?”

  黃文興點頭說道:“倘若不是發現了這個洞子,說不定我現在已經躺在了那蟒蛇的肚子里面,等待消化了。”

  我皺起了眉頭來。

  黃文興此刻說的話,肯定不會有假,然而若是如此,那么待著我們來到這兒的那個家伙,到底有是誰呢?

  他到底有著什么目的,而為什么能夠瞞住我們所有人的眼睛呢?

  見鬼了!

  啊,對了,難道真的是見鬼了?

  想到這個可能,我不由得搖頭笑了,這怎么可能,在我們這么一大幫家伙面前,就算是餓鬼道的鬼王轉世,也未必能夠逃脫得了我們的法眼。

  我腦中無數疑惑,而黃文興同樣也是一肚子的問題,待回答完我的話語之后,他也問起我們的事情來。

  我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他仔細講了個清楚。

  聽到一半,黃文興驚訝地說道:“布拉,你說你斬殺的那個家伙,是不是瘦瘦小小,像個半大小子的家伙,他應該拿著一根短笛……”

  我點頭,從八寶囊中將那跟獸骨磨制的短笛遞給他看。

  仔細打量一番之后,黃文興倒吸了一口涼氣,對我說道:“他們這幾日一直在搜捕我,不過其實我也有在觀察他們——這個布拉,也就是短笛的主人,他在摩門教里面的地位很高,我看到好幾個修為比我還厲害的老頭向他施禮呢!殺了他,只怕……”

  我平靜地接話道:“殺了他,只怕摩門教的人,會發狂,對吧?”

  黃文興重重地點頭說道:“對,絕對會。”

  我想起一事來,問他說道:“你知道黃養神的下落么,他到底是死是活?”

  黃文興眼睛一亮,點頭道:“活著的,他絕對活著,我遠遠地看到過,他應該是被押到了那一片金字塔模樣的石堆里面去了。我本來想救他,不過這幾天一直不知道如何繞過那蛇群,就一直不能成行……啊,對了,糟糕,你說他們會不會殺了養神,用來泄憤啊?”

  我點了點頭,那些人倘若發現了布拉的尸體,不止是黃養神,我們任何被他們給抓住的戰友,都不可能活命。

  怎么辦?

  原本還準備讓我們待在這兒的黃文興頓時就坐不住了,站起來,對我說道:“不行,我們現在就得出發,去救養神少爺!”

  黃文興這一句話,讓我完全相信了他。

  相比之前的那個人,此刻的黃文興方才表現得更像是一個荊門黃家的門客。

  那就是忠犬特質。

  我點了點頭,也跟著他一同離開了這地穴。

  黃文興擔心的是黃養神,而我則擔心自己小組里的其他六位成員,在我的心里,他們,甚至要比黃養神的位置更高。

  黃養神是朋友,而他們,則是我的生死弟兄。

  三人重返山丘,望著遍布林間的蛇群,黃文興又發起了愁來,說到底怎么辦,才能夠不驚動那個牧蛇人,而接近對方的老巢呢?

  相比他的擔憂,我反倒顯得無所謂一些,平靜地說道:“順著那邊的林子,往前走就是,至于蛇,咱還怕這個?”

  有了我的保證,兩人稍微地放下了心,然而進了林子,當瞧見面前那一堆一堆的蛇群時,小白狐兒卻下意識地往回走,而黃文興雖然沒說話,臉上的汗珠,卻一顆多過一顆。

  就在這時,我的手往懷里伸了進去,拿出了一物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三章 老黃真假莫辨”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是陳慎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