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六章 離魂鏡巨蟒腹

  鬼鬼這話兒一說,我的眉頭就揚了起來,瞇眼瞧了過去。

  那紅袍薩滿是個身材削瘦的老頭兒,整個人都藏在了紅色袍子里面。露出來的臉黑乎乎的,三角眼,下巴尖尖,長得有點像只大老鼠。

  他是騎在一頭與之前那個牧蛇人一般的大蜥蜴背上,手中拉著一根皮繩子,在林子邊緣快速奔跑,別看那蜥蜴又粗又大,不過爬行地速度快十分快,一會兒就從邊緣處。跑進了林子里。

  他去那兒干嘛,是怎么搜尋半路失蹤的鬼鬼么?

  小白狐兒瞧向了我,而我則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決定將這個家伙給拿下。

  此前我們曾經抓了一個舌頭,不過那小子嘴硬得很,除了基本信息,其余的就是不肯透露,反而差一點兒將我和小白狐兒給置于死地,不知道這一個,是否也依舊一般硬氣呢?

  小白狐兒朝著林子里飛奔而去,卻是準備將那家伙給引過來,我讓黃文興和鬼鬼散開。在林子里藏好身形。

  要想不讓村落里面的摩門教薩滿知道我們的到來,一會兒下手的時候,一定要迅猛。

  一擊必中。

  我伏在草叢中,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徐徐地吐出來。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遠處斷崖處的瀑流聲傳來,讓人渾身都為之清明,而我則默默地將心中的那殺意給隱藏著,不至于提前暴露。

  這個舌頭,盡管冒著暴露的危險,但是我們不得不抓。

  因為那些被冒牌黃文興給襲擊的救援隊成員,此刻的下落在哪里,就只能從這個家伙的嘴里面問出來了。

  不然我們這樣一頭霧水地沖上去,就跟無頭蒼蠅一般。

  小白狐兒是幻術高手。這個并不會因為她的修為大減而改變,很快,我就聽到有沉重的腳步聲,從林子那邊傳了過來。

  鬼鬼在我對面的草叢里給我做手勢,示意我直要負責那個紅袍薩滿就好,而他胯下的那頭大蜥蜴,則交給她來處理。

  養蠱人對于動物,遠比任何人都要熟悉。她這么說,我倒也放松了心情。

  咚、咚、咚……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趴在草叢中的我甚至能夠感受到地皮在顫動,當下呼吸也不自覺地急促了起來。

  突然。前方的草叢被人掀翻,小白狐兒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又朝著左邊的方向快速跑去,而在她的身后,騎著巨大蜥蜴的紅袍薩滿,緊跟著窮追不舍。

  近了,近了,更近了。

  我盡量不用眼睛去直視對方,就是怕心中的殺意引起紅袍薩滿的警覺,而一直到那長尾畜生從我的跟前奔過的時候,一直潛忍爪牙的我終于像頭獵豹一般地騰空躍起。

  紅袍薩滿并非凡人,在我出現的那一剎那,他就發覺了,當下也是揚起手中的皮鞭,朝著我這里狠狠地甩來。

  啪!

  這一鞭子打在了我藏身的草叢中,無數草屑飛起,而我卻比他更快一步,直接將他給抱住,撲到了旁邊的遞上去。

  在高速行駛中被攔截下來,不管是我,還是那老家伙,兩人都在地上連著翻滾,濺起無數泥土來,而那家伙別看又老又瘦,不過身子里卻蘊含著巨大的力量,盡管被摔得三葷五素,卻在反應過來之后,雙手一繞,想要用手中的皮鞭將我的脖子給勒住,將我給絞殺。

  這般的反應能力,當真是讓人詫異。

  他不想是個成天琢磨教義的老神棍,反而跟我們這些整日里刀口舔血的亡命徒一般兇狠。

  不過若說兇狠,誰能有我厲害?

  一個擒拿反鎖,我直接翻身而起,騎在對手的身上,一把捂著這人的嘴巴,然后將他整個人都給按在了地上,死命地往草木泥土里摁著,一直到他拼命掙扎無果,幾乎要放棄的時候,方才將他給翻轉過來。

  那老家伙一轉過來,張口就要叫喊,結果所有的話語都被啪、啪、啪十幾記耳光給淹沒。

  想起我在來的路上,瞧見同伴的遺體,我的心中就沒有半點兒仁慈。

  以及之道,還施彼身。

  還是那句話,我們帶著鋼槍和橄欖枝而來,他們既然選擇了戰爭,就不要怪我無情。

  對待敵人,怎么能夠仁慈?

  他們的命是命,戰友和同事的命,就都給狗養的了?

  抓住此人之后,我二話不說,直接十幾個大耳刮子,將他給扇得暈頭轉向,消瘦的臉頓時就變得浮腫了許多,嘴里面的牙齒全部都脫了,一口鮮血,連帶著血肉一起噴了出來。

  下馬威完畢之后,鬼鬼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卻是將那兇惡無比的大蜥蜴給降服得乖乖,而小白狐兒也從林子中折返了回來。

  老家伙一開始還有些摸不清頭腦,不過等瞧見了鬼鬼之后,卻終于什么都明白了。

  原來如此。

  他倒也光棍,被我一下子就給扇得懵逼了,直接眼睛一翻白,閉目說道:“殺了我吧!”

  這句話雖然生疏,說的卻是漢語。

  他想死,我哪里能夠讓他這般如愿,當下也是將他給拖到了林子里去,往回看了一眼,瞧見遠處的村落并無動靜,心中方安,將他抵在一顆蕨樹前,低聲問道:“被你們抓來的人,現在都關在哪里?”

  老家伙冷冷地笑道:“想知道么,就不告訴你。”

  他咧嘴一笑,滿口的鮮血,里面碎牙數顆,十分腌臜,而我則毫不含糊,直接將他的腦袋往樹干上猛然一撞,弄得他頭暈眼花,又揪起來,繼續問道:“現在呢?”

  那人依然冷笑:“你們漢人有句老話,叫做‘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肉身的痛苦,你以為會讓我覺得恐懼么?”

  看著這死硬死硬的家伙,我一時氣結,而這時小白狐兒卻湊上了前面來,抬起手來,對他說道:“你看,這是什么?”

  老家伙原本還想跟我硬氣,結果一看小白狐兒手中的離魂鏡,頓時就驚詫地大喊一聲:“咕朵突勒……”

  小白狐兒沒等他說完,直接吼道:“朵穆勒!”

  一語完畢,那原本怒發沖冠的紅袍薩滿雙眼頓時就發直了,瞳孔開始發散了去,而小白狐兒則在他耳邊哼著悠揚的歌謠,并且還示意我將他給平躺著放下,讓他舒服一些。

  離魂鏡!

  這玩意居然這般的神奇,給看一眼,就能夠將其催眠,簡直是……

  碉堡了!

  我不敢打擾小白狐兒的催眠,將其平平地放倒在地上,看著小白狐兒在他的上方不停揮手,想起先前我醒過來的時候,黑小子布拉對我做的動作,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在幻術上面,小白狐兒當真是天賦異稟。

  也許這就是種族遺傳。

  小白狐兒足足施法了五六分鐘,方才帶著我們,悄悄地離開十幾米遠,然后對我說道:“哥哥,我準備入他的夢境之中詢問,你替我護法。”

  我點頭答應,示意黃文興和鬼鬼散開,為小白狐兒警戒。

  我立身于一棵樹蕨之上,看著小白狐兒盤腿而坐,雙手結了法印,一手印向那紅袍薩滿,一手指向了自己的鼻尖處,默默而坐。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

  差不多過了一刻鐘的樣子,突然間我聽到了一陣重物滑過落葉時的窸窸聲,眉頭一挑,順著聲音望去,卻見一條足有三四丈長的灰色巨蟒,從林子左側游了過來。

  這長蟲,為何會這么及時出現?

  我來不及多想,躍下樹尖,快速沖到了這巨蟒的跟前來,那畜生口噴腥氣,朝著我猛然纏了過來。

  它的頭顱,像閃電一般撞入我的懷中。

  想把我給絞殺了?

  沒門!

  我在瞬間拔出了飲血寒光劍,將這蟒蛇的頭顱給斬落了下來,而它的身體還依照著慣性,想要將我給纏住,結果我一個騰身躍起,避開了這一擊。

  巨蟒頭顱落下,我用劍尖一下刺穿,剛要抬起來看,卻聽到身后傳來一聲壓抑的驚叫聲。

  我回過頭去一看,卻瞧見紅袍薩滿竟然葬身于另一條巨蟒之口。

  黃文興出現在了旁邊,手中的金絲短劍扎入了這巨蟒的七寸處,不過瞧見那蟒蛇的腹中鼓鼓,顯然是已經將紅袍薩滿給吞沒了。

  到底晚了一步。

  我沖到跟前來,黃文興一臉歉然,似乎想要跟我說些什么,我沒有理會,而是直奔小白狐兒那里,焦急地詢問道:“有沒有掏出什么來?”

  小白狐兒對我說道:“哥哥,你放心,老林、床單和雪婷都沒有死,只不過被送進了神眠之地。不過可惜他好像還有一個天大的秘密就準備說了,結果到底還是沒有來得及……”

  我詫異道:“什么天大的秘密?”

  小白狐兒苦笑道:“我若是知道,就不會說可惜了。”

  黃文興這時跟鬼鬼一同走過來,對我說道:“對不起,陳司長,是我沒有看好他!”

  鬼鬼搖頭說道:“沒有,老大,一共來了三條,文興叔是擔心我的安全,所以才慢了一步……”

  我擺手,寬慰大家道:“無妨,反正已經問出答案了,大家都不必自責。”

  說是如此說,不過我的心中,卻多出了一分陰影。

  這巨蟒,怎么來得這么是時候?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六章 離魂鏡巨蟒腹”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切吧切吧燉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