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七章 茶荏巴錯遺跡

  小白狐兒入夢,盜來的并非只有被俘者下落這件事情,還有關于我們面前這個地底世界的消息。

  茶荏巴錯。

  這是一個范圍幾乎貫穿整個青藏高原的地底世界,是被藏族英雄格薩爾王驅逐的異端者所建立的國度。在這個地方,埋藏著無數恐怖的妖魔,也有著無窮無盡的財富,當年格薩爾王曾經組織精銳軍隊反攻過這里,結果大部分士兵被魔化了,損失慘重,最后不得不退回地底世界,將茶荏巴錯的入口給封印住,不讓其泄露而出。

  關于這個地底世界的傳說。雖然并不見諸于經文典籍,卻世世代代,在藏區的寺廟、喇嘛還有無師自通的覺者、歌者口中流傳。

  相傳那些被放逐者,在茶荏巴錯建立了七十七城,不過我們面前的這個村落,卻并非其中一處。

  事實上,他們就是百年前失蹤了的苯教信徒,上一代沙加公主廟的守護者。

  他們原本是守護入口的一方,世世代代地謹守著這無人知曉的秘密,然而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個不安分守己的小沙彌手中變壞。

  百年前,一個叫做阿摩的小沙彌因為好奇。進入了被封印了的神秘洞穴。

  而當他再一次出現的時候,他已經魔化了。

  魔化的小沙彌給整個加沙公主廟里的苯教僧侶帶來了災禍,重回地面的他展現出了讓人驚悸的恐怖力量,將自己的師父,以及廟中的住廟上師給殘忍殺死,并且對所有僧侶表示,要么死,要么隨他一同,返回地底。

  此役過后,加沙公主廟的苯教信徒和座師神秘失蹤,成為了一大懸案。

  小白狐兒告訴我,那個小沙彌阿摩并沒有死,現在的他,就是摩尼教的掌控者。讓這些紅袍薩滿為之敬畏的阿摩王。

  而給予阿摩王力量的,就是我們所見到的那處石堆祭壇,一個源自于茶荏巴錯的遺跡。

  這六十多年來,阿摩王一直在探尋茶荏巴錯的世界,也就是越過大瀑布,斷崖之下的黑暗深淵,在那兒有著無數的遺跡,甚至還有來自于傳說中的先民。阿摩王將這些人給帶回來,給予他們教育和信仰,將他們和帶來的苯教僧侶在一起融合,教會了他們無數種神奇的能力。形成了摩門教這一股龐大的神秘勢力。

  被吞掉的那個紅袍薩滿,就是茶荏巴錯的遺民,所以他的長相跟普通人大不相同,像老鼠,更多于人類。

  而我曾經殺死的斥候布拉,則是薩格頂王的后裔。

  這個與藏族英雄名字相仿的大拿,便是是茶荏巴錯國度的建立者之一,也是抵抗格薩爾王侵入地底世界的妖魔英雄,它的血脈里,蘊含著地形惡龍的氣息。

  有著這樣血脈遺傳的布拉,曾經被許多紅袍薩滿認為是最有可能繼承阿摩王衣缽的后輩。

  只可惜,天才還沒有覺醒,就已經隕落于我的劍下。

  阿摩王一直在茶荏巴錯的地底世界游歷,在這個叫做“天巴錯”,也就是神眠之地里主事的,是布拉的導師,紅頂長老汨羅。

  他是除了阿摩王之外,摩門教中唯一能夠與茶荏巴錯妖魔神王奎師那溝通的薩滿。

  除了汨羅紅頂,天巴錯里面還有超過兩百人的信徒,其中光紅袍薩滿就有五十人,而其余的信徒,雖然并未有授袍,但都是一時之精銳,手段各異。

  至于神眠之塔,小白狐兒倒也沒有問出什么東西來,不管是因為那長得跟老鼠一樣的紅袍薩滿被巨蟒吞噬的緣故,還有一點,那就是神眠之塔,除了摩門教中幾個頂尖的人物,尋常人一般是進不去的。

  聽完小白狐兒的講述,我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雖說未知的敵人很可怕,然而真正知道了敵人的底細,我卻反而更加生出許多擔憂來。

  事實上,在中原道門,也曾經有過關于藏區地底世界的記載。

  我甚至還在總局檔案館里面的故紙堆里,看過這樣的文字,所以我知道,我們需要面對的,并不僅僅只是汨羅紅頂和阿摩王,以及這些恐怖的摩門教薩滿,而是整個茶荏巴錯的意志。

  這是一種能夠讓人性情大變的精神場域,倘若是意志不夠堅定,受不了誘惑,心魔就會瞬間生成。

  一如當年的小沙彌阿摩。

  一路千百年來,雄心萬丈的格薩爾王率領的那支精銳軍隊。

  想起這些,我內心里的第一反應,就是轉身離開,走得越遠越好,事實上,當初上面探索這里的決定,根本就是一個錯誤。

  如果將其封印了,就不會有那么多的事情。

  然而我終究不能逃離,因為在前方那兒,有我最親密的戰友和兄弟姐妹們。

  為了他們,我就算死,也得去。

  這就是職責,一個男人肩上不得不承擔起來的責任。

  天色越發地晦暗了,這個時候,想來應該是地底世界的夜里,因為之前的那種光亮,在此刻漸漸變得黯淡,視野開始變得模糊,只能靠著一群又一群宛如螢火蟲一般的昆蟲所散發出來的光芒,點亮這寧靜的黑暗。

  我問小白狐兒,這鬼地方的防備如何,能不能不動聲色地摸進去?

  小白狐兒咬著嘴唇說道:“我盡量吧,希望他們看不穿我的幻術。”

  小白狐兒開始行動起來,她用長劍將那巨蟒的腹部剖開,將里面的紅袍薩滿給拽了出來,然后仔細地打量著這老家伙老鼠一般的面容。

  過了四五分鐘,她不顧污穢地將這具尸體給扒光,衣服自己拿著,轉頭對鬼鬼說道:“你能御使那頭大蜥蜴么?”

  鬼鬼點頭說道:“可以。”

  她將蠱蟲阿依娜從紅唇之中吐出,然后讓那小蟲子從巨蜥的鼻子里鉆了進去,那頭龐大的蜥蜴打了一個噴嚏,然后恭順地將腦袋低伏在了小白狐兒的面前。

  小白狐兒用右手食指點了一下自己的眉心,口中輕輕念誦著,幾秒鐘之后,她消失了,一個紅袍薩滿卻出現在了巨蜥身上,賊眉鼠眼。

  她卻是想通過假冒那家伙,混入其中。

  對于小白狐兒的幻術,我是有著足夠的信任,所以毫不猶豫地將現場給處理了一下,把人尸和蟒蛇都往茂盛的灌木林中藏起,接著與小白狐兒、黃文興和鬼鬼一起,騎著那頭巨蜥,朝著天巴錯走去。

  那鬣蜥模樣的巨蜥力量十分巨大,馱著四個人,也一樣輕松自如,行走如飛,而小白狐兒則需要用幻術,將我們三人給遮掩住,難免分心,不得不讓鬼鬼將速度放慢。

  不過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很快就到達了這個建立在瀑布不遠處的村落。

  由于光線的問題,遠看感覺這敵人老巢規模很小,然而真正走到近前,我方才發現這并非什么村落,除了外圍零星的石屋外,天巴錯的中心地區,跟我們所見過的藏族寺廟,幾乎沒有什么區別。

  甚至在某一種程度上來說,這個就是一個翻版的加沙公主廟。

  這寺廟和祭壇遺跡,一左一右,就聳立在懸崖旁邊,而離這兒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則是規模龐大的瀑布,落差不知多少,但是那震耳欲聾的瀑流聲,卻將此處給充斥。

  盡管我不知道這遺跡和天巴錯為何會建在這樣一個嘈雜無比的地方,不過對于我們來說,卻是一個好消息。

  因為即便是鬧出什么動靜,瀑流聲總能夠給我們許多遮掩。

  天巴錯的外圍,有人在警戒,不過看到騎在大蜥蜴身上的紅袍薩滿,卻揮了揮手,給我們放心。

  阿摩王從茶荏巴錯帶回來的地底遺民,不但樣貌丑陋,性子也古怪得很,普通人是能夠不招惹,那就盡量不招惹,更何況小白狐兒幻化的這一位,在這里的地位也十分高。

  其實從它能夠懂得一點兒漢語,就能夠知道,這是一個厲害的人物。

  野心不小。

  騎著大蜥蜴,我們穿過天巴錯外圍的石屋,整個地方一片寂靜,仿佛鬼蜮一般,要不是小白狐兒事先告訴我這里的信徒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門修行的話,我還以為這兒也屬于遺跡的一部分。

  天巴錯的中心,那個翻版的沙加公主廟有著高高的圍墻,里面住著摩門教的重要人物,不能騎著蜥蜴進入。

  不過我也不打算進去叨擾大師們的修行。

  我們的目的地,是旁邊的神眠之塔,這個來自于格薩爾王時代的茶荏巴錯遺跡。

  小白狐兒憑借著盜夢而來的信息,離開了大蜥蜴,帶著我們不斷避開這兒的鳴哨暗哨,一路來到了這個被無數紅袍薩滿所畏懼的地方來。

  我們躲在一塊巖石后面,看著黑暗中的巨塔,發現它超出我們想象中的大。

  天巴錯的廟宇,在這遺跡面前,就像個小孩子胡亂堆砌的玩具。

  巨塔占地面積至少超過一個足球場,外表看上去十分破敗,顯然阿摩王并沒有給它做過修繕,而我們的斜側方,則有一個很大的豁口。

  要進去救人么?

  我深吸一口氣,正想摸過去,然而這個時候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來,一把將我給緊緊抓住。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文中一部分內容來自于《格薩爾王傳》,這是世界上唯一的活史詩,是研究古代藏族社會的一部百科全書,被譽為“東方的荷馬史詩”,至今還有許多民間藝人在傳唱他的豐功偉績,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了解一下。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七章 茶荏巴錯遺跡”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小心有埋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