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八章 黑巷抱臉蜘蛛

  驟然被人抓住肩膀,我自然是要下意識地反抗,結果旁邊卻傳來了黃文興故意壓低的聲音:“陳司長,先等等。里面好像有什么東西。”

  聽到黃文興的提醒,我再一次望過去,卻見缺口的那黑窟窿里面,果真有些氣息浮動,盡管是一片晦暗,不過卻能感覺到里面隱約有身影在游動,氣息也與周遭不同。

  黃文興的修為不弱,而且到底是特勤二組的無冕之王,經驗倒也充足。我點了點頭,示意大家不要輕舉妄動。

  如此安靜地等待了十來分鐘,我終于瞧見那氣息不再,便示意小白狐兒先行潛伏過去,查探一番。

  小白狐兒身子貼著地面,快速地匍匐而去,很快就到了缺口處。

  那個缺口足有兩米多寬,她在旁邊的縫隙里仔細地打量了一陣,然后探身進入,沒入了黑暗之中。

  不多時,她又出現在了缺口外,朝著我們這個方向揮了揮手。確定安全。

  時間緊迫,我們不確定摩門教是否會發現問題,于是信號一發,幾人立刻低伏著身子,朝著神眠之塔摸去,趕到缺口處,我第一個走入其中,里面的黑暗讓我的瞳孔下意識地收縮了一下,幾秒鐘之后,方才慢慢地能夠看清楚一些模糊的景象。

  我夜能視物,不過并不是視黑夜為白晝,在這樣的黑暗中,只能勉強瞧見這里是一處側間,周圍都是灰白的石頭。還有一些青苔攀附。

  側間的正中,有一條黑黑的甬道,里面有颼颼的風吹來,而且聲音仿佛如同鬼泣一般,頗為陰森。

  即便是神眠之塔、禁忌之地,但聽小白狐兒跟我講,里面也有侍奉神靈的苦修薩滿,如果能夠逮到一兩個家伙。應該能夠逼問出前后兩次被抓的俘虜來。

  我正想上前,這時鬼鬼卻輕輕拉住我,低聲對我說道:“老大,稍等!”

  我回頭看她。卻見她指著房間上方的某處角落,我抬頭望去,卻見到隱隱約約,有白色的絲線在上面結網而待,當我凝目之時,卻還有一縷光亮浮現。

  小白狐兒眼睛最尖,對我說道:“是蜘蛛網。”

  我緩步走到跟前來,小白狐兒拔劍,挑了一下,那蛛網卻是十分結實,她撥了兩下,方才弄了一點兒下來,鬼鬼鄭重其事地戴上手套,接過來一看,低聲說道:“這蛛絲堅韌冰寒,纖維粗大,并非尋常之物。”

  幾人看向了我,而我則點了點頭,緩步朝著通道那便走去。

  走到通道口的時候,我下意識地停了一下,結果剛剛停下腳步,一股快如閃電的鋒芒朝著我的臉上劃來。

  我早有準備,向后退了一步,卻見一頭臉盆大的蜘蛛,從黑暗中猛然撲出,朝著我的臉上抱了過來。

  抱臉蜘蛛?

  我沒有拔劍,而是朝著旁邊閃開,跟在我后面的小白狐兒出劍,一下刺穿這大蟲子的腹部,然后朝著墻上甩去。

  啪!

  那大蜘蛛先是被小白狐兒一劍泯滅生機,又被重重摔在墻上,看著仿佛并無威脅,然而它的身子一炸裂,竟然蹦出了成百上千的白色小蜘蛛來,濺得一墻都是,有的還掉落到地上,朝著我們這邊快速爬來。

  “子母鬼蜘蛛?”

  鬼鬼失聲低呼道,我們紛紛朝后退去,避開這滾滾而來的白色小蜘蛛,而回過神來的鬼鬼則沖著大家警告道:“這子母鬼蜘蛛是至毒之物,一個芝麻粒大的小蜘蛛,就能夠毒倒一頭牛。”

  聽到這話兒,眾人都有些畏懼,我卻不為所動,手結法印,朝著下方一掌拍去。

  【深淵三法,魔威】!

  一擊之下,那些密密麻麻的白色小蜘蛛竟然全部都不再蠕動,停止動彈。

  鬼鬼驚魂未定,不過卻也負擔起自己的責任來,強忍著心中的恐懼,蹲身查看了一番,抬起頭來的時候,卻是滿臉驚喜:“老大,都死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越是細小的蠹蟲鳥獸,越容易受到魔威的震懾,而像是這種細如芝麻粒的小蜘蛛,別看毒性劇烈,但是在魔威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我并沒有做什么,它們只不過是被魔威給活活嚇死了而已。

  這里面涉及到許多秘辛,我也不想多做解釋,只是笑了笑,而小白狐兒卻是驕傲地說道:“那當然,我哥哥還有更厲害的手段呢。”

  看不出來,這小妮子是如此的以我為榮。

  一擊得手,我并沒有半點兒驕傲,而是沉著臉說道:“不要大意,進去之后,你們都緊跟著我,一定要謹慎小心。”

  三人點頭稱是,而我則一馬當先,走入了那通道里。

  這處茶荏巴錯的遺跡,外表上看著破爛不堪,仿佛四處漏洞,然而內中兇險,僅從這一只子母鬼蜘蛛就能夠看得出來,難怪就連布拉這樣的摩門教高層,談到這兒,都心生恐懼。

  我不敢讓別人冒險,只有自己硬著頭皮往通道里面闖,走了幾步,發現前方的通道里布滿了堅韌結實的蜘蛛網,不得不拔出飲血寒光劍,一邊行走,一邊開路。

  走了十幾米,先前那種特有的細微動靜,又出現在了我的耳畔。

  我停下了腳步,正想打量,突然頭上卻是一道勁風冒出,朝著我的腦袋撲了過來。

  黑暗中,我瞧見那玩意的身影,卻是比先前那一只蜘蛛要大上一圈,而且它的腹部處,竟然有四對眼睛一般的白色圓環,讓人有一種古怪的錯覺,心神被攝。

  我自然不會被這玩意給嚇到,不過當它撲下來的時候,我卻下意識地猶豫了一下。

  這鬼蜘蛛倘若腹中藏著成百上千的小蜘蛛,我這么一劈,會不會當空炸裂,如天女散花一般地兜頭落下?

  在我猶豫的這片刻,那巨大的蜘蛛卻已經到達了我的頭頂。

  我正要用長劍側面將其拍飛之時,身后的鬼鬼卻出聲說道:“老大,不要怕,這只是公的,肚子里不會有小蜘蛛的!”

  聽到鬼鬼的肯定,我當下也是倏然出手,一劍過去,那巨大的蜘蛛化作了兩半,跌倒在了兩旁。

  因為飲血寒光劍有吸血效果,所以并未半分液體飛散。

  解決掉這頭巨型的抱臉蜘蛛后,我長舒了一口氣,然而就在此時,通道的盡頭,卻是冒出了幾十個低伏著的黑影,黑暗中有點點綠色光芒,朝著我們這邊飛速游動而來。

  啊……

  這蜘蛛居然不是一公一母,而是群居于此?

  瞧見這數十頭的蜘蛛從通道的頂壁和墻兩側快速逼近而來,我知道不管如何,這都是一場血戰,當下也是硬著頭皮,吩咐身后小心之后,朝著前方猛然撞去。

  說實話,在那一刻,我的心中,多少有些不祥的感覺。

  我自然不會擔心我自己的性命,但是想到那惡心的子母鬼蜘蛛破開之后,漫天的白色小蜘蛛灑落,指不定就會落到誰的頭上。

  鬼鬼說這一只小蜘蛛就能毒倒一頭牛,我們雖說是修行者,也未必能夠幸免。

  然而事到如今,既然已經進了此處,若是退出,不但是半途而廢,更有可能暴露身份,還不如硬著頭皮,直接殺進去。

  我揚著劍,斬破通道層層蛛網,見到那公蜘蛛便一劍斬殺,而體型稍微小一點兒、腹部沒有白色環狀圖案的子母鬼蜘蛛,便用長劍側面將其拍飛而去,如此一陣沖殺,竟然沖到了通道盡頭。

  我沖到了頭,這才回轉看去,卻見其余三人都跟了過來,只是大家也是有樣學樣,將公蜘蛛都給斬殺了,卻對那母蜘蛛束手無策。

  之前一番沖鋒,倒也沒有細看,此刻我左右一打量,方才發現光這母蜘蛛,便有三十多頭。

  盡管我能夠依葫蘆畫瓢畫瓢,如剛才一般將這些子母鬼蜘蛛給絞殺,不過一來這些玩意眾多,二來,我的魔威也不是說來就來,總有限制,三五回倒也無妨,要是來個一二十回,估計我自己都給憋悶氣了。

  不能硬拼,就只能拍飛,如此一來,我們給這些不知死活的子母鬼蜘蛛給團團在了通道盡頭,無法脫身。

  小白狐兒平日里對蛇蟲鼠蟻,最是懼怕,此刻也是強忍著懼意,對我說道:“哥哥,想想辦法!”

  我正琢磨著如何盡魔威最大的功效滅敵,旁邊的鬼鬼卻說道:“不對,這些子母鬼蜘蛛應該是被馴服的,一定有法子能夠牽制它們,是什么呢……”

  我想起布拉指揮豬嘴蝙蝠窺探我們一事,又想起從他身上搜出來的那獸骨短笛,當下也是死馬當作活馬醫,掏出來塞進鬼鬼的手上,對她說道:“你試試這個,看有沒有用!”

  鬼鬼拿在手上,只端詳了一眼,便放在唇間,輕輕吹動了一下。

  嗚……

  僅僅一聲,那在周圍蠢蠢欲動、蓄勢待發的子母鬼蜘蛛卻突然停頓了一下,盡管它們立刻恢復了原狀,不過鬼鬼卻找到了竅門,又吹了幾聲,竟然連成了一道曲子。

  那些兇惡的子母鬼蜘蛛聽到這曲子,居然窸窸窣窣,縮回了角落離去。

  鬼鬼得計,下意識地緊緊攥了一下拳頭,激動地喊了一聲:“成了……”

  然而就在此時,我們身旁突然傳來一陣低沉的推門聲。

  吱……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三十八章 黑巷抱臉蜘蛛”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這時有小肥肥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