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三十九章 誤中副車,意外之喜

  在這里請容許我說明一下姚遠的相貌:這是一個半老頭子,穿著克揚族的衣服,灰白色的;他的下巴長得有一縷飄逸的山羊胡,臉小且瘦,就像是電視里面經常出鏡的紹興師爺,渾身都透著一股精明和市儈。

  姚遠的身手不錯,趁著后面的村子一片喧鬧,足尖點地,朝這邊疾跑而來。

  我深呼吸,吸氣、呼氣,準確地卡住他前行的位置,在接近的一瞬間從草叢里跳出來,將其迅速撲到,然后緊緊按在地上。姚遠劇烈掙扎,我則一手刀打在他的脖子后面。按照電視上的情節,他應該一下子栽倒不醒,然而遺憾的是,也許是我的力道不對,姚遠沒有暈,而是“啊”的一聲慘叫,然后倒在地上直抽抽。姚遠上了年紀,但是人卻精神,被我敲了一手刀,抽過之后,手就往腰間摸去。

  我見他腰間鼓鼓囊囊,也不敢讓他發揮,將其狠狠按住,低聲喊一聲“住手”。

  沒成想姚遠居然很聽話,停止了掙扎,低聲問我是誰。

  他似乎松了一口氣,我將他的雙手控制起來,并沒有耐心跟他說多什么,只是問李秋陽拍到的那塊石頭,到底是什么樣子的?姚遠恍然大悟,說原來是為了那塊石頭而來。我說是,快說。這個時候,有一道光束朝我們這邊照過來,我壓低了身子,等光束離開之后,才低聲說:“我只是一個追尋石頭而來的過路人,你將那石頭解出來之后的模樣告訴我,至于李秋陽那些人的死,我不會跟你追究的……”

  我們之前闖過格朗佛塔,姚遠肯定是知曉的,他慘笑了一下,說:“好,你肯定是聽多了傳言,實話告訴你,那塊石頭解出來后,出玉了,是塊紅翡,外邊晶瑩透亮,里面有一團黑色霧氣,呈現出一滴血的樣子。有煞氣,很濃重的煞氣,幾乎像實質一樣濃郁。善藏說這是一塊千年難遇的兇虎藏身玉,天然自帶一滴琥珀血,很厲害的材料。不過你別想了,那塊玉石被善藏送走了,至于哪里,我也不知道……”

  聽著姚遠的這一番描述,我已經有九成的把握,這105號石頭肯定不是我們要找的麒麟胎了。它或許對別人有著很重要的用途,各方爭搶,但是對于我和雜毛小道來所,卻沒有半點的意義了。用匕首比著他的心窩子,我把他慢慢地拉回我剛才所在的野芒果樹后面,從地上撿起那把繳獲而來的步槍,然后問他為什么要殺了李秋陽,為什么現在又要逃跑?

  姚遠嘆氣,說李秋陽是他多年的好友,他一直在李秋陽的公司里當顧問。然而可惜的是,他來緬甸之前,在家鄉被人下了破解不了的降頭,所以聽從了那人的威脅,攛掇李秋陽來到緬甸,將那塊石頭給競拍下來。他這一直以來,都像是一個傀儡一樣,被人指揮著手腳,然而目睹著李秋陽的慘死,他心中自然也是既悲憤,又擔憂,總想著尋摸一條出路,今天趁這村中大亂、佛塔空虛,他將破解自身降頭的東西偷了出來,轉身便往這外面跑。他也不敢走大道,只有躲入這山林中……

  我去摸他鼓鼓囊囊的腰間,除了有一把短刃之外,還有一個硬邦邦的人形玩偶。

  這人形玩偶僅有兩個拳頭一般大小,摸著軟中帶硬,一掐,是泥土的材質。我問他是不是中了“傀儡替身降”,他點頭,說是。他往日也是以給人看命算卦觀風水為生,多少也懂一些忌諱和講究,然而卻中了這莫名的降頭,整日如同蟲噬一般鉆心疼痛,無奈之下,只有做出了讓自己都覺得慚愧的事情。他受人驅使,害死了李秋陽等人,但那是并不情愿的事情。今天偷了這泥娃娃,便是能夠給他解降的本物。

  我拿著這泥娃娃,接著微弱的光線打量,越看,越覺得跟雜毛小道的樣子很像,特別是眉目之間的猥瑣,簡直就是一模一樣的氣質。

  我將這泥娃娃舉在姚遠的眼前,說你確定這個泥娃娃是你中降頭的媒介物?

  姚遠瞪著眼睛看了一會兒,疑惑地說這個東西怎么不是很像啊?按道理,摻了本人的血液精華鑄就而成的泥娃娃,一般跟主人長得有一部分的形似——這東西沒什么科學根據,但是隱隱的似乎還是有一些牽連。然而我手中的這泥娃娃,跟遙遠的長相氣質,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姚遠咽著口水想罵娘:我……好像拿錯了!

  他這么說,一臉的沮喪,然而我心卻高興得爆了。姚遠簡直就是活雷鋒,這個東西應該就是給雜毛小道下降的那個泥娃娃——剛才還準備拼死拼活地突入格朗佛塔,沒想到姚遠這個家伙竟然直接將它送到了我的面前。不理他的沮喪,我急忙問,說這有了泥娃娃,到底如何解降呢?

  姚遠的心神都還沒有從拿錯東西的情緒中緩解過來,不過我這刀尖比著,也沒有敢怠慢太多,說這解降的法子也簡單:只需被下降人向這泥娃娃高高敬著,然后下跪祭拜,拜九下,每跪一次便大喊一身自己的名字,然后用香燭將這泥娃娃熏個九遍,在上面澆一泡熱騰騰的尿,再找一個陰屬性的大樹根邊,將其埋掉。如此這般,身上所有的束縛便全部都解開了。

  姚遠可憐巴巴地看著我,說他想返回去,將自己的那個泥娃娃取回來。

  我問他下傀儡替身降的人,是不是那個長相丑陋的善藏法師?

  他點頭,說是。我指著一片明亮的錯木克村和山腰上的重重黑影,說說不定那個家伙已經死于亂槍之中了。只要他一死,所有的一切都煙消云散了,何必去執著將泥娃娃找回來呢?現在太亂了,過去實在有危險。姚遠搖了搖頭,說狡兔三窟,你真以為善藏是個窮途末路的人?這個家伙早已經把格朗佛塔里面的地下通道整理收拾好了,只要情形不對,隨時可以撤回他們的總部去。

  我很敏感地聽到了“總部”兩字,眼睛都亮了,問那總部在哪里呢?

  姚遠說不知道,他在這里的身份,說好聽了是客人,說不好聽一點就是個俘虜囚犯,哪里能夠知曉那么多的事情?總部便是總部,不過應該也在這一片山區里。果然,肥蟲子在此刻已經悠悠地一路找回來,竟然給了我同樣的答案:善藏跑了,毛都沒有見著,此刻在那里負隅頑抗、作垂死掙扎的一伙人,應該也被他給拋棄掉了。大人物一旦認真起來,手都是很黑的。

  我將那個泥娃娃小心地放在了隨身的包袱里,遙望錯木克村,熊熊火焰在燃燒,許多蛇因為怕熱,紛紛朝著這邊的溪流處游來。那里的戰況如何,已經引不起我任何的興致和好奇了。此刻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趕回江邊的洞口,將這泥娃娃按照姚遠的方法,給雜毛小道解降才是。

  這是我目前心中唯一的期盼和想法。

  我指著姚遠,讓他跟我走。沒有小妖朵朵的關照,在這叢林中行路,除了靠意志之外,似乎還要有一個相互扶持的家伙在。而且,我把姚遠押回去,有好多事情需要找他了解和核實,如果這解降法子是錯誤的,到時候我還不是白跑一趟?只有他在旁邊,遵著做,才能夠盡心盡力,因為他如果耍花樣的話,我直接可以將他一槍弄死——或者,二十四日子午斷腸蠱,可以用來給他考驗一下毅力。

  雖然極其想著返回去找尋自己的泥娃娃,但是被槍指著,姚遠其實根本就沒有選擇的余地,只有點頭。

  不管錯木克里面雙方勢力的交戰結果,因為若是他們任何一方勝出,歇了口氣,那么我們將面臨的,一定是猛烈地報復或者盤查,此時不走,更待何時?我們兩個就在黑暗中往回路摸索。因為那天的月色依然不錯,所以雖然沒有小妖朵朵的幫忙,但是還是能夠勉強行路。

  姚遠對在我們周圍訓練探路的肥蟲子十分好奇,他是個算命先生出生,走南闖北,自然也是極有見識的。便問我是不是蠱師——能夠指揮一條肥蟲子顛來跑去,自然是這種職業了。我也不否認,然后問起善藏法師的信息來。姚遠所知的不多,不過他懂得緬甸語,所以多多少少能夠聽得懂一些內容,于是他告訴我,善藏法師并不是地位最高的人,在總部,還有很多厲害之極的降頭師在。而那些外來的武裝分子,則聽聞是北邊毒梟王倫汗的人手,被借調于此,協助善藏行事。

  江邊離此地很遠,我白天都走了十來個鐘頭,現在是夜里,路況也并不是很理想,我們走了差不多有三個多月鐘頭,竟然還不及我白天一個多小時的路程多。路過一片林子,姚遠突然不敢再次前行了。我問怎么了?他僵直地伸出手指,往林子上空顫抖地指去。我順著看,心中大驚。

  我看到了一個僧人,在林中的半空中,懸浮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