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一章 高臺神秘血池

  是的,那熊熊篝火的旁邊,伏臥著的那一團巨大肉山,分明就是一頭巨大無比的恐龍。而且還是最為兇猛的霸王龍。

  作為陸地史上已知的最強食肉動物,盡管此物是白堊紀最晚滅絕的恐龍之一,但是時至如今,也有六七千萬年的光陰了,怎么可能存活?

  一百年的時光,世事就已經變化無常,而那么長久的光陰,估計應該也就是道藏真籍之中,所記載的洪荒時代吧?

  跟已知出土的霸王龍化石不同。這玩意顯得更加巨大,盡管它整個身子都盤在一塊兒,但是我卻能夠大約地估計出,這霸王龍從頭到尾,伸直了,怕不得有十一二丈長。

  如此恐怖的大家伙,倘若是醒了過來,當真是一場災難。

  鬼鬼俯身而看,瞧見此物,頓時就嚇得腳軟,差一點兒就跌落到那巨坑之中去,然而我卻除了一開始的震驚之外。倒也沒有太多的恐懼。

  事物都是需要對比的,瞧見過最為神秘的真龍,我對于這種被冠于“龍”一字的巨大爬行動物,心中卻平靜得很。

  事實上,在中華民族一直以來的思維中,真正能夠被稱之為“龍”的,就是那種能夠騰云駕霧、主宰一方,影響山川地勢的真龍。

  真龍其實并不是故來已久的說法,而是在西方文明傳入之后,與這些爬行動物區別開來,做的定論。

  龍,才是它的名字,也是我們這個民族的圖騰。

  那巨大的霸王龍在沉眠,之所以知道它沒有死。是因為這家伙打呼嚕的聲音實在太響,盡管我們里坑底有一段兒距離,卻也能夠聽到它那低沉而壓抑的鼾聲。

  神眠之地,神眠之地,難道說就是這畜生?

  我心中有一種格外莫名的情緒在蔓延,想起了小白狐兒跟我說過的傳言,想起了那個被叫做茶荏巴錯的地底世界,又看著這頭在火堆旁邊沉眠的巨型霸王龍。以及外面種種古老的蕨類植株和巨型昆蟲,心中突然一動。

  難道……

  這個地方,是無數年前被滅絕了的物種,在此棲息的一處避難所?

  據我所知。引發恐龍滅絕的,除了糧食危機之外,最直接的,就是隕石撞擊論,聽說因為那一次撞擊,我們這個世界上的九成九的生物都滅絕了,連山川地勢,都為之改變。

  但是倘若有的種族,躲入了這地底世界,偏安一隅,在這樣獨特的生態環境之中,是否就延續了下來呢?

  如此說來,當年與格薩爾王血戰的妖魔,其實并非是什么怪物,不過是那些墮入地底世界,最終又坎坎坷坷延續下來的種族和血脈。

  就在我思考著這些問題的時候,鬼鬼卻指著火堆的另一邊,激動地低聲喊道:“老大,你看那里!”

  聽到鬼鬼的提醒,我的視線方才從那沉睡的巨型霸王龍身上轉移開去,卻見與那霸王龍遙遙相對的,卻是一處高出地面數丈的高臺,高臺全部都是用巨大的石頭相砌,臺階一級便有兩米高,在高臺的頂上,并非尋常所見的祭物,而是一個池子。

  盡管離得遠,但是我卻能夠瞧得出來,那池子里面,并非是水,更像是血,或者其他粘稠的液體。

  血池?

  我琢磨著,而眼尖的鬼鬼卻又發現了另外的物件,拉著我的手,指著高臺邊緣處的一塊平地處,驚悸地說道:“老大,那地上散放著很多布,看模樣,好像是中山服。”

  宗教局的有關部門,屬于秘密戰線,穿不了制服,所以約定俗成地穿著中山裝,我便是如此,兩套中山裝,輪流穿著,經年不變。

  特別是出外勤的時候,大家基本上都會穿著中山裝,此次也是一樣。

  如此說來,那些被抓來的人,難道已經被喂了那頭畜生的口,又或者給宰了放血,融入那血池之中去了?

  我和鬼鬼對視一眼,都想到了這個可能。

  鬼鬼的腳一軟,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抹哀傷,而我則一把將她給扶住,沉聲說道:“你別著急,事情還沒有到絕境,眼見為真,不要多想。”

  鬼鬼聽到我的話語,渾身一震,對我說道:“老大,你準備下去么?”

  我望著腳下深坑,這里也許就是摩門教最大的秘密,當下也是臉色肅穆,平靜地說道:“是的,既然到了這里,不下去看一下,查個究竟,我如何能夠心安?”

  鬼鬼指著那頭沉睡的巨型霸王龍說道:“但是,如果它醒了,誰都活不了!”

  我望著那頭龐大得過分的巨型霸王龍,曉得它既然能夠出現在這里,不管是不是摩門教徒口中的神,想要殺死我們,都應該不是什么復雜的事情。

  它渾身的鱗甲泛著黑色光華,上面傳遞過來的質感,讓我曉得,即便是我用飲血寒光劍全力一斬,都未必能夠破得了它堅韌的外殼。

  然而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時至如今,我又怎么能夠輕言放棄呢?

  想到這里,我對鬼鬼說道:“你無須多言,留在這里,等我回來。”

  我向前走去,鬼鬼卻拉住了我,認真地對我說道:“老大,你曾經對我說過,沒有經歷過苦難和生死,永遠都無法成就大器。這一次,是我要來的,不是心血來潮,不是獵奇探索,而是來救我哥的,我親哥哥,請讓我隨你同行,就算是我死了,也無任何怨艾。”

  我看著她那張平凡而堅毅的小臉,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輕輕吐氣說道:“務必小心。”

  說完話,我直接從攀巖而下,從高高的懸崖中間往下滑落。

  我的這輕身功法,雖然沒有鬼鬼那般輕靈飄逸,不過卻也穩重得很,在壁虎神游術的攀附下,我很快就悄無聲息地滑落到了巨坑之底。

  而這時鬼鬼也先我一步,到達了此處。

  我背靠著石壁,朝著四周瞧去,防止有人出現,將我們給抓個正著。

  要曉得,有著那熊熊燃燒的篝火,巨坑雖寬闊,光線卻并不是什么問題,在這樣的光明之下,敵人的老巢之中,我多少也有些壓力。

  不過無論是從上面俯瞰,還是身處其間,我都沒有瞧見有那些紅袍薩滿的影子。

  想來也是因為這霸王龍太過于恐怖,煞氣沖天,沒有幾人能夠忍受得住這樣的威壓,所以反倒使得這兒尤為的寧靜,除了那霸王龍如雷的鼾聲之外,別無他物。

  我沿著墻緩慢行走,盡量控制住自己的氣息,還用遁世環將我和鬼鬼的炁場籠罩住。

  每走一步,我的心都跟著跳一下。

  鬼鬼更是顯得緊張,她死死地拉著我的衣服,時不時地回過頭去,盯著那沉睡之中的肉山,害怕它突然醒轉過來,將我們給一口吞噬了去。

  我走了一段距離,發現鬼鬼沒有跟上我,停下來,等著她接近的時候,用十分嚴厲的口吻對她說道:“跟著我,別看其它的。”

  被我用這般重的語氣呵斥,鬼鬼的臉在瞬間就變得火辣辣的,不過腳步倒是輕快了許多。

  她也沒有再時時關注那條巨型霸王龍了。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般,你越是在意,就越容易出事,而當你真正將其放下,反而變得輕松許多。

  我們沿著巖壁,繞過了那巨大的霸王龍,來到了這一頭的石臺陰影處。

  這黑暗給予了我們一點兒安全感,當隱入其中的時候,我和鬼鬼都下意識地吐了一口氣,這才感覺自己汗出如漿,衣服都已經濕透。

  壓力巨大。

  高臺遮掩了巨龍的身子,這給予了我們一種虛假的安全感,在高臺對面那兒,有一處石門,門上以及周圍的地方,都刻著許多古怪的符文,我來不及細看,卻瞧見此刻是封閉著的。

  我們很快就來到了鬼鬼瞧見的一堆碎布處,我低下身子,翻看了一番。

  的確都是中山裝。

  那些被脫去衣服的囚徒,到底被弄到哪兒去了?

  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的眼中卻掠過了布拉提及神眠之地時臉上的恐懼。

  嗚、嗚……

  這時,我身邊的鬼鬼突然抓著一件灰撲撲的中山裝,一動也不動,而喉嚨里則迸發出一絲壓抑不住的哭聲來。

  她也知道那霸王龍蘇醒的恐怖,不過終究還是沒有忍耐住心中的悲傷。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問道:“怎么了?”

  鬼鬼舉起這件中山裝,在衣襟處翻出了一個堤岸輪廓的繡花圖案來,對我說道:“這衣服,是我哥的……”

  什么?

  我頓時就感覺腦袋一炸,下意識地抓著她的胳膊說道:“你確定?”

  鬼鬼哭泣著低聲說道:“這個圖案,就是我們黃家的標志,不是我哥,又會是誰呢?”

  這般哭著,她猛然一抬頭,卻是看向了不遠處的高臺之上。

  我還沉浸在黃養神有可能已經身死的消息中,卻沒有料到那鬼鬼居然身子一晃,卻是朝著那高臺處飛身躍去。

  她輕身功法飄逸靈動,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卻是已經上了好幾層臺階。

  不要!

  我心中焦急萬分,跟在她后面躍上高塔,然而等我一路追尋到頂的時候,卻沒有瞧見鬼鬼的身影。

  沒有鬼鬼,唯有正中心處,一池波瀾不驚的血水。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一章 高臺神秘血池”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掉下去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