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二章 血池迷霧漸散

  “鬼鬼,鬼鬼……”

  我顧不得可能驚醒不遠處的那頭巨型暴龍,壓低著嗓子,輕聲喊道。結果周圍都沒有回音,而我也已然走到了那血池的旁邊來。

  我滿腦子都是鬼鬼的身影,不知道這么短的時間里,她為何突然之間就不翼而飛,消失不見,來到血池邊上的時候,下意識地朝著池子里望了一眼,想著她不會傻到跳進這個不知道什么鬼的血池里面吧?

  我看了一眼,血池波瀾不驚。并沒有什么動靜。

  鬼鬼這么大的一個人,倘若跳進去,池面必然會鼓蕩不休的,只是……

  我本來想繞過血池,朝著另外一邊走過去,然而目光一凝視在那血池之上的時候,整個人就仿佛生根在那兒一般,根本就沒有任何心思離開。

  這血池,好美!

  是的,它真的好美,或者在尋常人的眼中,這個修砌在高臺中點的血池不過是在石頭之間掏一個洞。然后注血而入就行。

  然而在玄門中人眼里,它卻無處不奇妙。

  無論是從地勢走向、建筑原理,長、寬和我所不知道的深度,都有著算術之中驚人的比值,而這些比值又暗合天道,就如同西方人經常說起的黃金比例一般,倘若是對上歷法、天文和風水地理,給人的感覺就更加強烈。

  學過神池大六壬的我,在看到這血池的第一眼,就被它給迷住了。

  在我的眼中,那古拙而滄桑的池壁,滑膩得如同一面鏡子的血池表面,以及水面之下涌動不休的韻律,都讓我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美。真的是完美!

  玄妙之美,仿佛整個世界、整個宇宙的規則,在此刻,都全部呈現到了我的眼前來。

  我仿佛失了魂一般,什么鬼鬼,什么救人,什么兄弟,在這一刻。全部都被我給拋棄到了腦外去,身體仿佛不受操控一般,一步一步向前走,想要來到這血池面前。往下面望上一眼。

  我想看看,血池里面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樣。

  這目標,就仿佛是我人生里面,最重要的一件。

  十米、五米、三米……

  近了,近了,更近了——想到馬上就能夠走到血池旁邊,見到血池之中的我,那種讓人全身都戰栗的興奮感就侵襲了我的全身,它是直接來源于我大腦神經元的皮層里,這種興奮,真的要比當初娶了小顏師妹,還要更加讓人激動……

  等等,小顏師妹是誰?

  我是誰?

  哦,我是陳志程,我是陳二蛋,小顏師妹是我的妻子,也是我在見到她的那一天起,就發誓要一生守護的女子,能夠娶到她,是我這輩子最為驕傲的事情,遠比我修為或者官位這些事情更加重要。

  這世間,怎么會有比娶到她還要讓我激動的事情呢?

  事情是如此的矛盾,那么是不是說明此刻的我,內心之中,并不清晰呢?

  到底是誰在控制我的意識?

  “不,不可以!”

  就在我腦子里一片混亂,無數疑問浮現在心頭的時候,耳邊突然出現了一道尖厲的聲音。

  這聲音算不得響亮,似乎還有一些沙啞,然而聽在我的耳中,卻有一種震耳欲聾的感覺,仿佛將我整個人都給驚醒了過來。

  不可以!

  此刻的我,并不是理智的,一定是被什么給迷惑住了,我不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做任何決定,包括我極其迫切、先去瞧那血池一眼的沖動。

  既然是沖動,必然會有讓我感覺不對的地方。

  在離血池還有一步之遙的時候,我停住了,憑著強悍的毅力,將那心頭不斷翻滾的欲望給強行壓制住,盡管這種壓制對于我來說是十分的難過,就好像一個堪稱完美的赤裸女人擺在一個色鬼面前,卻不讓他有任何動作一般。

  我忍耐著,用如鋼鐵的意志控制著自己的身體,如此過了好幾秒鐘,那股想要瞧一眼血池的沖動終于像潮水一樣,來得快,去也快,緩慢消失離去。

  當它消失無影的時候,我整個人仿佛經歷過一場激烈大戰一般,渾身汗出如漿,虛弱得幾乎要癱軟在地。

  當然,這是意識上的虛弱,而不是身體的苦痛。

  不過更強烈。

  我站在很靠近血池的邊緣,站定了身子,還沒有想明白剛才出聲制止我的那聲音,到底是誰,這時,那血池之中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來。

  小手兒白嫩,五根手指就像蔥白一般柔軟。

  血液順著肌膚往下滑落,有一種異樣的美麗,而接著又有一只手伸了出來,緊接著卻是剛才消失不見的鬼鬼,她從那血池的中心處冒了出來,血順著她白嫩的臉頰往下滑落,而她的一雙眼睛里面,則充滿了恐懼和驚慌,沖著我大聲喊道:“老大,救救我,救救我啊……”

  這聲音凄厲無比,跟鬼鬼平日里沉穩中又帶著活潑的聲音有幾分相異。

  驟然之間,我卻是有一種像先前跳入水潭救人一般的沖動,然而很快我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兒。

  首先是聲音,鬼鬼的聲音,絕對沒有這般的尖銳;

  其次是臉,剛剛被水蛭給咬得滿臉是包的鬼鬼,怎么可能有這般滑如牛乳的白嫩小臉兒?

  那血池未必會有修復損傷的奇異功效?

  既然如此,那么就一定是幻覺!

  想起之前曾經被布拉催眠過的悲催經歷,我的警覺心驟然提起,當下也是血勁一涌,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瘋狂轉動,而開啟了臨仙遣策的我,此時方才發現,這血池正中,哪有什么鬼鬼,分明就是翻涌不休的死氣。

  那凝如實質的死氣,卻是幻化成了一個丑陋的人形來,而這就是我剛才眼中的鬼鬼。

  這是幻術,它可以是鬼鬼,也可以是我想象中的任何一個人。

  只不過,因為在我心中,著急突然失蹤的鬼鬼,它方才會幻化成那平胸少女的模樣而已。

  這血池,居然能夠堪透我的內心?

  我下意識地后退了一步,對著古老而神秘的血池多了幾份敬畏和恐懼,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身后有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這腳步聲很輕,是下意識控制的緣故,而對方的氣息,甚至根本就沒有一點兒透露出來。

  倘若不是我對于周遭炁場的變化敏感無比,提前感知到了一點兒蛛絲馬跡,那人就算是突然出現在我身后,我都未必能夠發現。

  到底是誰?

  因為對方掩藏了氣息,所以我并不能猜得到,而我卻也不動聲色地站著,假裝自己被那血池給迷惑住了,等待著那人現身。

  炁場的世界里,那人緩慢地越過臺階,一直來到了高臺的次頂一層。

  然后他在繞路,試圖從離我最近的這一面翻身躍上來。

  當對方一流露出這樣的舉動時,我就知道這來人是敵非友,絕非善意。

  他這是想要偷襲我啊!

  事實上,當感受到對方無意識流露出來的殺意之時,我的心中并沒有太多的恐懼,反而是一種躍躍欲試的興奮。

  這一路上來,我們被未知的敵人弄得焦頭爛額,總有許多讓人心頭不快的事情發生,這讓我感覺十分焦躁,卻無從發泄,所以當敵人真正出現的時候,我卻反而獲得了最大的寧靜。

  事情在這個時候就變得簡單了,要么生,要么死。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心魔在影響著我的情緒和性格,但是我卻覺得,這真的是一件讓人期待的事情。

  那人近了,來到了離我最近的地方,他吸了兩口氣,蓄勢待發,就像一頭潛伏已久的獵豹。

  他準備開始獵殺了,然而卻不知道,在獵物的眼里,他已經成了案板上的肉。

  嗖!

  一道風聲響起,而下一秒,我的脖子處,卻有一道鋒芒朝著那兒襲來,這速度快得讓人想象不到,倘若我此刻依舊還在迷惑,被那血池牽扯半分精力,恐怕都避不開這一擊。

  到底有著多大的仇怨,方才會有著必殺的一擊?

  我在鋒芒即將臨體的那一剎那,足尖一轉,人似大風車一般轉了一個大彎,左手直接一記掌心雷,朝著那人持刀的手臂拍去。

  那人潛伏刺殺,上來就用了九成九的力量,然而事態陡然轉變,襲擊者變成了被伏擊的人,而自己卻仿佛成了投入陷阱的獵物,他卻是一點兒都不心驚,手中的利刃陡然扭轉,以一個斜斜的角度,與我的掌心雷相切。

  順勢而為,力道不減。

  別的不說,就這變招,就能夠瞧得出此人的手法,已然是大家風范,宗師水平。

  利刃倘若切得結實,我的左手便會直接破成兩半。

  然而掌心雷雖然是用手掌劈出,但重點卻在于其中蘊含的雷勁,并不用實物相觸,雷意勃發,便能夠隔空擊出。

  轟!

  一聲巨響,鋒芒與雷勁在半空之中相遇,陡然炸開,而巨大的力量逼迫得我朝著那血池跌落而去。

  血池之中,有大恐怖,我自然不敢墜落其中,當下也是借著這沖勢,縱身一躍,落到了血池的對面去,而剛一落地,我便立刻抬頭向前看去,結果瞧見那人,我卻失聲叫了起來:“老黃,怎么是你?”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有人問我,為什么如此可愛的鬼鬼卻并不漂亮呢?
這里其實在前作里面就有講過,一般來說,養蠱人都不會長得有多好看,就連當年風華絕代的龍老蘭,臨老了,都丑陋不堪,這就是修行,無法控制的轉變。
當然,蚩麗妹和雪瑞一脈另算,這個不談,有種你也泡在蟲尸漿液里面幾十年看看。
呃,想一想,女人為了美麗,當真也瘋狂……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二章 血池迷霧漸散”

  1. 回復 2015/06/15

    劉正楓

    0.618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