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三章 反誤卿卿性命

  這個出手偷襲我的,正是剛剛與我分別不久的黃家門客,特勤二組副隊長黃文興。

  此刻的他與我們分別之時,一模一樣。唯有表情,再也沒有之前的拘謹和恭敬,反而多出了幾分睥睨天下的輕狂來,而他剛才一擊沒得手,卻也是有些懊惱,聽到我的話語,不由得冷笑道:“沒想到你黑手雙城,居然能夠臨淵而穩,一點兒都不受影響,果然跟傳聞之中的一樣。”

  黃文興的話語里。一點兒客氣都奉欠,顯然是高傲之極,我瞇著眼神,想起諸多事情,豁然醒悟道:“我知道了,你就是先前帶著我們下來的那個假冒者吧?”

  黃文興眉頭一挑,冷然笑道:“你覺得這世間有幾人,能夠欺騙到你?”

  他這一句反問,弄得我一頭霧水,不過仔細想一想,返回地面求援的黃文興。除了身子略微有些發涼,反應幾許古怪之外,其實并沒有多少可以說得出來的異常。

  如此說來,那個時候的他,應該就是真的黃文興咯?

  若是如此,那我在林子里遇到的那個黃文興,自稱事發之后,從未有離開過茶荏巴錯的黃文興,又是誰呢?

  他曾經與我出手相較過。又用十字星芒血咒來表明自己的身份,情真意切,也絕對不可能有假。

  難道這世界上,有兩個黃文興?

  想到這兒,我出言詢問,而他的臉上則露出了極為古怪的笑容來,對我說道:“黑手陳,你是這世間罕有的智勇雙絕之輩,想要蒙騙你,那是一件格外困難的事情,不過你不知道,這世間,還有一種手段,叫做自我催眠么?”

  自我催眠?

  黃文興的話語。就像劃過夜空的閃電,將我所有的疑云都給一下子給冰消瓦解。

  是啦,是啦,自我催眠!

  將我們帶下的那個人,是黃文興,協同摩門教伏擊救援隊的那人,也是黃文興,而在林子與我們相遇,并且一路追隨而來的那人。依然還是黃文興。

  從頭到尾,都是他一個人,之所以能夠如此,除了有布拉給他拖延時間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自我催眠。

  黃文興為了洗脫自己的嫌疑,免得被逃脫之人揭穿身份,就自己編了一個故事,然后用自我催眠的方法,讓他自己都相信了那一套說辭,從而塑造出一個好人黃文興來,并且將我們都給蒙騙。

  然而一進入天巴錯的范圍之內,自我催眠的效用就結束了。

  這樣就是為什么小白狐兒入夢紅袍薩滿之時,會突然出現三條巨蟒的原因。

  小白狐兒跟我說那人還有一個天大的秘密未說,我先前因為震撼于茶荏巴錯的傳說,而并沒有太留意,此刻回想起來,恐怕這個秘密,就是關于黃文興的吧。

  他正是害怕那紅袍薩滿泄露他的身份,故而殺人滅口。

  好狠毒的心機。

  而黃文興之所以變成這般模樣,恐怕并不是叛變,而是走了與當年阿摩王一般的道路。

  他,魔化了。

  魔化了的黃文興,心機深沉得實在恐怖,他以一己之力,將所有人都給耍弄了,而此刻的我出現在這里,恐怕也是他的算計吧?

  那么,他將我引入此處,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呢?

  我三眼兩語,將自己的推論說出,那黃文興一臉詫異地說道:“到底是黑手雙城,僅僅憑著我的幾句話,居然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給摸清楚了,這么說來,你一直都對我心存懷疑吧?”

  我嘆氣說道:“心存懷疑,那又如何,到底還是中了你的圈套。”

  黃文興臉上并無得意之色,而是平靜地說道:“謀算你之事,與我無關,那都是神的旨意。在神的面前,世人都不過是螻蟻……”

  他話語狂熱,而我卻絲毫都不感興趣,將飲血寒光劍平平前指,冷然說道:“尹悅呢,還有剛才消失不見的鬼鬼,也是你搞的鬼吧?她們到底在哪兒?”

  問出這話兒的時候,我的心情難免緊張了一下。

  黃文興臉上的肌肉一跳,顯得古怪無比,對我說道:“你放心,很快你就會和她們在一起了。”

  他說得勝券在握,而我則顯得有些莫名其妙,手中長劍前指,嘿然笑道:“你真的以為我陳志程就那般好對付?想要拿下我,先問問我手中的劍。”

  黃文興是厲害,不過跟我相比,到底也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盡管他在地底入魔,成為如阿摩王一般的魔物,短時間內修為就突飛猛進,不過我卻依舊不放在心上。

  還是那句話,不管你東南西北,先吃我一劍再說。

  我信心滿滿,然而黃文興卻桀桀笑了起來,指著我面前不遠處的血池說道:“你還記得被你殺掉的布拉,他手中的那塊離魂鏡呢?”

  我不知道他為何會這般問起,點頭說道:“那有如何?”

  話雖這么說,但是我卻被他這笑聲給弄得心里毛毛的,而黃文興卻認真地跟我說道:“這池子乃神眠之地最大的秘密,功效萬千,而其中有一種功能,那就是能夠將任何身影印入其中的人,神魂分離——離魂鏡就是按照這個原理弄成的。那么現在,你有沒有感覺到雙腳無力,身體開始發飄,仿佛自己的身子,已經不再是自己的了……”

  他的話語里,平緩而又凝重,仿佛配合了某種韻動,有一種讓人昏昏沉沉的節奏。

  催眠術。

  我的心中陡然驚醒,不過卻也為他的話語而暗自心驚。

  黃文興并沒有在說假話,我能夠看得出來,他之所以如此氣定神閑,卻是因為我剛才向后騰空倒飛的時候,越過血池,的確是將自己的身影給映照進了水面上。

  事實上,在剛才飛躍而過的時候,我的確有一種神魂朝著天空飄離的感覺。

  不過僅僅只是一剎那,我內心之中,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其收緊。

  落在血池對面的時候,我因為黃文興的出現而震撼莫名,卻是忘記了這樁事兒,此刻聽到黃文興宛如催眠一般的話語,整個人都僵直住了,臉上滿是汗珠,簌簌滑落。

  黃文興瞧見我的臉色發白,一下子就顯得腳步輕浮,嘴角頓時就上揚了起來。

  他的雙眸,竟然在這一刻,由黑化作了金黃之色。

  一步一步向前,他平緩地說道:“一甲子之前的阿摩王,一甲子之后的黃文興,有的人,注定就是天子驕子,卓然于世,而像你這樣年少成名的家伙,終究不過是一道流星,劃天而過,誰又能夠記得你來過這個世界呢?”

  他的話語里,有一種格外滄桑的情緒,而我瞧見他的身子竟然變得輕飄飄的,走到血池之上時,他竟然踩著空氣,平靜走來。

  這等手段,倒也真的讓人驚詫莫名。

  當年的一個小沙彌,就能夠以一己之力,屠戮整個加沙公主廟的苯教勢力,而入魔之前的黃文興,可是有著足以匹敵茅山十大長老末尾之人的實力。

  成魔之后,他的修為,恐怕已經有了一個恐怖的增長,讓人望而生畏了吧?

  瞧見黃文興越過血池半途,走到我這兒來,我努力保持站姿,問道:“最后一個問題,你既已成魔,為何還要讓我們進入其中,到底是何居心?”

  黃文興的嘴角微微揚起,平靜地說道:“都跟你說了,那是神的旨意。”

  一語說完,他卻是已然憑空走到了我的身前來,手中那把金絲短劍陡然間暴漲數尺黑芒,直刺我的心窩里。

  這一下,卻是想要我的命。

  事實上,當我的神魂被分離,意志已經無法操控此刻的身體,在如此強大的黃文興面前,哪里能夠擋得住片刻時間?

  不過,所謂神的旨意,到底是什么鬼?

  黃文興一劍刺來,見我面部改色,不由得也是輕嘆一聲好漢子,然而就在那短劍之上的黑芒即將刺入我的心窩之時,我卻突然陡然一轉,將這必殺一擊給生生避過了。

  一如他剛才偷襲我之時般的情形。

  而在避開對方短劍的那一瞬間,我手中的飲血寒光劍也陡然動了。

  這一擊,黃文興蓄謀已久,而我有何嘗不是?

  劍芒回轉,龍氣微動,寒光輝映天地,而鋒刃卻將整個血池之上給照亮。

  唰!

  我這一劍,無論是速度、力量、氣息還是角度,都暗合天道,體現出了我自南洋而歸之后,融練無數法門的大成境地。

  一劍而下,整個炁場都為之風卷云涌。

  “啊!”

  慘叫聲從黃文興的口中傳來,兩人在驟然交擊之后,又陡然分開,然而原本應該作為勝利者而高高在上的黃文興卻直接跌落到了高臺邊緣處,左手捂著右肩,臉色鐵青,而他右邊的整個胳膊,連同著那把金絲短劍,都跌落到了血池之中去。

  這一擊讓勝券在握的黃文興魂飛魄散,捂著那不斷滲血的傷口,他臉色蒼白地喊道:“為什么,神池為何不能將你的神魂攝入?”

  我提劍向前,慘然而笑道:“說句實話,我倒也想它將我的神魂給剝離出去,只可惜,這鬼東西,還不夠格!”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諸般算計,反誤卿卿性命。
原本想誅殺餓狼,卻不料引來了猛虎,可嘆,可悲,黃文興,你覺得你真的會是下一個阿摩王么?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三章 反誤卿卿性命”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到底問題還是出自他身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