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六章 真神滿足世人

  戰斗在一瞬間發生,兩人盡管短暫位移,轟然撞到了一起。

  鐺!

  飲血寒光劍與一把烏黑發紫的長柄禪杖猛然撞到了一起,發出巨大的金屬之聲。震耳欲聾,而兩者之間的氣息震蕩不休,將整個空間都給鼓蕩得殺氣凜然。

  不遠處的篝火,紅色的火焰跳躍不定,火舌幾乎都要舔到地面上來。

  我這一劍,用了七分力,然而禪杖之上傳來的力量,卻將我給推得凌空翻起,一股腐蝕性的勁力順著劍身,朝著我的手上蔓延過來。

  好在飲血寒光劍之上。有諸多氣息融合,一旦受到刺激,立刻反彈,將其滅去。

  而與此同時,劍身之中的諸般氣息,也順著禪杖,朝著禪杖之上蔓延。

  雙方一交手,立刻就火爆異常。

  龍氣威嚴,殺氣凜然,兩者渾然而成一道家至理陰陽魚,而源自于巴干達巫神的本源氣息,又是劍走偏鋒,如此多管齊下。給人的感覺,那叫一個酸爽。

  我向后翻身落地,而汨羅紅頂也后退了幾步,我瞧見他橫杖而立,宛如老鼠一般的長唇念念叨叨,心中頓時一陣凜然,感覺殺機畢現。

  飲血寒光劍比我的反應更快一步,提著我的手陡然上揚,朝左上方斜斜刺去。

  這一劍看似刺在了半空中,然而當刺準的時候。劍尖之上,卻又傳來了一道巨大的力量。

  叮!

  我抬頭望去,卻是一片鎏金鑲寶的千福輪。

  這千福輪乃密宗法器,又換做“某種”輪,原本意在祈禱佛法住世,法輪常轉,象征了佛法的權威及莊嚴,是“八寶”之一,不過此刻卻被當做了旋空的法器,取人性命。

  這玩意是由兩片薄薄的轉輪組成,中間的承軸上面鑲嵌著諸多晶亮的法珠,造型古怪而又鋒利。

  千福輪不停地旋轉。使得它擁有極為恐怖的殺傷力,而那兩片轉輪卻是經過無數年的祭煉和供奉,上面的氣息讓我瞧上一眼,都感覺心驚肉跳。

  這玩意讓我想起了前清時期的血滴子。

  千里之外,取人頭顱。

  這說法自然是有些夸張,不過當年清宮粘桿處卻憑著這玩意。殺了不少厲害的修行者。

  我一劍拍飛這千福輪,結果回旋之力卻并不停歇,在半空中繞了一個大圈,又朝著我的腰間襲殺而來。

  我再一次將其挑飛,結果就在劍尖與其陡然相撞的時候,左邊又傳來了那破空之聲。

  千福輪,并不僅僅只有一面。

  殺機處處!

  到底是摩門教的二號人物,這汨羅紅頂的手段和心機,實在是讓人咂舌不已,我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開啟了臨仙遣策,身子在多重襲擊之中不斷變幻,將這一道道致命的法倫給躲避開去。

  嗖、嗖、嗖……

  裂空聲不絕于耳,超過四面千福輪旋轉不定地朝我襲擊,仿佛無形之中,有一根線,將其操控。

  每一次襲擊,都讓人驚魂未定,覺得離死亡不過咫尺。

  閃避了幾回,那攻勢一點兒都沒有減弱下來的跡象,我深吸了一口氣,覺得倘若這樣拖延下去,不等對方的援兵到來,我便已經累死在這兒來。

  我得先發制人。

  想到這兒,我沒有再一味的閃躲,而是不停向前,朝著汨羅紅頂的方向移動過去。

  這千福輪兇險無比,而操控四面,估計也是汨羅紅頂的極限了,這世上一心二用的人很多,但是兩樣都精通的卻少,只要我逼近對方,將主動權掌握在我的手上,那么這千福輪的攻勢,想必就會減緩。

  我依著計劃,不斷朝著汨羅紅頂的方向移動,然而他似乎感覺到了我的心思,也不斷往后,避開與我短兵相接。

  一進一退,兩人卻是離篝火越來越近。

  在這千福輪的威脅之下,我一時之間,卻也拿對方沒有辦法,陡然冒進的后果就是被那千福輪給切死,在沒有必勝把握之前,我不會輕舉妄動。

  然而就在我陷入最大危機的時候,汨羅紅頂的身后,突然出現了一個淡薄的影子。

  這影子的速度也是極快,陡然出現之后,手中寒芒一現,卻是朝著汨羅紅頂的后背給刺去。

  我將手中的長劍猛然一震,撥開漫天輪影,瞧見那人卻是剛剛去追矮個兒的鬼鬼。

  想必她是解決了那報信的家伙,折回來幫忙了。

  只不過,以鬼鬼的手段,能夠在汨羅紅頂的手上,討到便宜么?

  我心中一陣擔憂,而就在此時,汨羅紅頂被人近身,伸杖來擋,而圍繞著我的那四面千福輪也下意識地停滯了一下。

  僅僅只是一瞬間,我卻把握住了這機會。

  腰間猛然一用力,我的身形便化作鬼影,出現在汨羅紅頂的身前來,而此刻的他,卻是猛然一揮禪杖,將鬼鬼給砸飛到了篝火之上去。

  眼看著鬼鬼被火焰吞沒,我頓時就感覺一股熱血沖上了腦子里。

  啊……

  我的心中,仿佛一頭猛獸在嚎叫,而手中的飲血寒光劍也在這一刻發揮了巨大的力量,猛然刺入汨羅紅頂的胸前。

  鐺!

  剛剛將鬼鬼砸飛的禪杖這一刻又擋在了我的劍尖之前,然而與第一次對拼不同的是,這一次我傾盡了全力,而汨羅紅頂卻只是匆忙回手的抵擋而已。

  力量在這一刻,高下立分!

  轟!

  當我將勁氣全數涌出的那一刻,即便是汨羅紅頂,也頂不住這般恐怖的力量,朝著身后不斷退去,而我則用飲血寒光劍死死地壓住他,將他朝著火堆那邊死命地推去。

  雙方一進一退,瞬間就出現在了篝火之中。

  然而到了此刻,我的一鼓作氣,終于有些衰敗,而力氣一減輕,汨羅紅頂頓時就舒緩過來,手中的禪杖不動,口中卻在年年不斷。

  他的雙眼在這一刻,發出了宛如翡翠一般通體碧綠的光芒來,將這丑陋的面容給全部掩蓋。

  我感覺整個人都仿佛融在了這光芒里面。

  而就在這異象生成之時,我聽到兩道勁風破空之聲,從身后陡然襲來。

  又是千福輪。

  前方抵擋,后方進攻,盡管是終年伺候神靈的祭祀,但這汨羅紅頂的殺人手段,當真是讓人驚嘆不已。

  就在這個時候,我也終于將殺手锏給用了出來。

  心隨意動,八面八卦異獸旗從我懷中陡然射出,死死地釘在了地面的巖石之上,而王木匠則憑空出現,雙手一招,八頭異獸隱然浮現,將我與汨羅紅頂給籠罩其間。

  咚、咚、咚……

  幾道間隔極為短暫的聲音在身邊炸響,那是飛速轉動的千福輪撞擊在護陣異獸身上時,所發出來的聲響。

  宛如有人在猛力擂鼓,炁場震蕩。

  我的余光處,瞧見那千福輪在高速地轉動,試圖切割炁場,涌入其中,奪我性命。

  那薄片之上,黑色光芒充滿死亡的氣息。

  然而這玩意再如何厲害,卻也進不得王木匠主持之下的八卦異獸陣寸步。

  作為茅山十寶之一的八卦異獸旗,當年曾經是我師父陶晉鴻睥睨天下的至寶,這玩意一開始我還覺得并不算多厲害,然而用久了,方才發現其中深意。

  說起來,這八卦異獸旗,在驚艷絕倫的茅山十寶之中,絕對能夠排上前三。

  嗡、嗡、嗡……

  飛速轉動的千福輪被強大的阻力給格擋,不斷地發出了讓人牙齒發酸的聲響,到了最后,居然卡在了半空之中,一動也不動。

  這奪命的玩意,被攔住了。

  我的心中并無半分欣喜,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死死壓住汨羅紅頂,恨聲說道:“如何,時值如今,你還覺得將我給引到這兒來,是一件好事情么?”

  引狼入室!

  面對著我這擎天之力,被死死壓制住的汨羅紅頂卻沒有半點兒悔意,反而是桀桀地笑了起來。

  他長得本來就丑陋至極,這么一笑,卻宛如夜梟一般,讓人心底發毛。

  瞧見我瞪眼望他,汨羅紅頂卻是很輕松地說道:“原本我還在責怪黃文興那個蠢貨引狼入室,給我帶來了大麻煩,不過瞧見此刻的你,跟當年的阿摩王,簡直就是一模一樣,我就覺得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的安排,一切都是天意,哈哈……”

  我,跟阿摩王,幾乎一模一樣?

  我的腦子里一片混亂,不過手上的勁力卻沒有半點兒停歇,戰意反而更加濃烈起來,沖著他惡狠狠地說道:“少跟我扯幾把神,老子殺過的神,不是一個兩個!”

  “屠神者?”

  聽到我的話語,汨羅紅頂不但沒有絲毫懷疑,反而是認真地說了起來:“若是如此,那就更好了。不過我們的神,與其他的不一樣……”

  我大罵道:“有什么不一樣的,你有本事現在叫它,看它能不能救你!”

  汨羅紅頂詭異地笑了一下,突然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啊……”

  此話方落,他口中卻是念了一道咒決來,我聽不懂,卻莫名地覺得一陣心慌,正要拼死將他斬殺,這時卻聽到王木匠驚慌失措的聲音:“小陳,你快看上面,不行,不行了,我頂不住的!”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六章 真神滿足世人”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靈獸旗要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