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七章 生死一步之遙

  我剛剛還在為八卦異獸旗而自豪,這會兒卻聽到王木匠驚慌失措的喊聲,當下也是感到萬分的詫異,抬頭一看。臉色也頓時就是一變。

  八卦異獸陣之上,卻是有一個巨大的頭顱猛然砸落下來。

  那腦袋是如此的巨大,以至于將我所有的視線都給遮掩,天上地下,都只有這么一個丑陋而猙獰的頭顱。

  王木匠之所以驚慌失措,卻是因為那頭一直伏地沉睡的巨型暴龍,此刻卻是已經醒了過來,正在用自己龐大的腦袋,在兇猛地砸著八卦異獸旗撐起的炁場護罩。

  我自信八卦異獸陣能夠撐起巨大的壓力,就算是這頭巨型暴龍。一時半會,也不會將這法陣給搗破。

  然而當這腦袋砸落下來的那一刻,我方才感受到那種恐怖的力量,實在不是凡物所能夠抵擋的。

  即便如此,八卦異獸陣在王木匠的布置下,還是死死地撐住了。

  然而也僅僅只是撐住,陣中的我和汨羅紅頂,兩人都感覺到整個天地都在顫動,炁場震蕩不休,連氣息都喘不均勻。

  無論是我,還是汨羅紅頂,在這一刻,力量都有些衰減。

  我們尚且如此。作為靈體存在的王木匠更是難以抵擋,身影在幾下之后,變得淡薄如霧。

  而那巨型暴龍卻并未停止,而是從一對大鼻孔中,噴出了兩道黑色的煙塵來。

  這煙塵,似乎比那陰毒無比的弱水更具有腐蝕性。

  八頭異獸,身形開始變得扭曲。

  而就在這時,被我死死壓住的汨羅紅頂朝著我嘿然笑了起來:“如何,你現在知道神的力量了吧,那怎么可能是世人所能夠抵御得了的?”

  我雙手執劍。死命下壓,一字一句地說道:“所謂神,不過就是高級一點兒的生命體而已,有何可懼?”

  就在我死鴨子嘴硬的時候,王木匠卻后突然渾身一震,一下子就萎頓不已,逃命一般地朝著我的懷里鉆來。

  與它一起的,還有那八面令旗。

  原本靈氣十足的旗子,在此刻,卻是破破爛爛,仿佛一團抹布。

  終于還是撐不住了!

  就在王木匠滑落的那一瞬間,原本一直處于劣勢的汨羅紅頂突然奮力一掙。將死死壓著他的飲血寒光劍猛然朝著上方抵開,接著自己一個翻身,卻是越過火堆,朝著后面的空間滾落過去。

  我還沒有從八卦異獸陣被破的挫折感中走出來,瞧見汨羅紅頂逃走,下意識地想要追去。結果一只利爪從天而降,徑直踩在了我面前的篝火之上。

  轟!

  那利爪之上的力量是如此的龐大,被踩中的篝火灰末四濺,火焰紛飛,卻是將汨羅紅頂的身影給全然掩蓋了去。

  無數的火星朝著我的身上飛濺而來,我當下也是鼓蕩勁氣,將其皆數蕩開。

  然而就在此時,我的頭上傳來一陣極為恐怖的壓迫感。

  我朝著旁邊猛然撲去,連滾帶爬地離開,而在我身后,則傳來了一聲巨響,石屑飛濺,噼里啪啦,宛如子彈一般,我弓著腰,盡量蜷縮,讓自己的后背抵擋這恐怖的勁道。

  當感覺到塵煙消散的那一刻,我一躍而起,猛然扭身回望,卻正好瞧見那始作俑者的眼睛。

  一片漆黑,毫無亮光,仿佛里面沒有靈魂一般。

  然而在那死一樣的黑暗之中,卻蘊含著無窮的暴戾和瘋狂,讓人不由自主地聯想到死亡。

  一擊未得手,那巨型暴龍猛然站了起來,大踏步,朝著我的這個方向陡然沖來,有一種不將我踩扁、誓不罷休的意思。

  那畜生伏臥在地上的時候,整個兒就像是一團肉山,然而陡然直立起來,又仿佛一棟傾天大廈。

  我沒有一點兒猶豫,轉身就跑。

  跟這樣“重量級”的對手硬拼,下場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

  我不想死,自然就得跑。

  然而我縱然跑得再快,到底還是小短腿,而那巨型暴龍身高腿長,一步邁過來,抵得我一陣小跑,很快就再次沖到我的跟前,大嘴張開,里面的利齒交錯,噴出熏人窒息的腥氣,就要將我給一口吞下。

  我奮力跑,在這巨坑之中跑了十幾圈,感覺全身疲憊不已,每一秒都是生死極速。

  我只是在拼了命的跑,而那巨型暴龍,不過是在遛彎兒。

  倘若這樣一直下去,我估計就得死在這兒。

  不能這樣下去,絕對不能!

  我一邊奮力疾跑,一邊暗暗想著,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余光處,瞧見一個影子,朝著邊緣處飛快靠去。

  那個人,卻是剛剛逃開的汨羅紅頂,而他奔向的,則是這巨坑的通道。

  那通道只有兩米高,三米寬。

  而我身后追著的這個大家伙,卻足足有三十多米,就算是那條滿是荊棘的尾巴,都不可能塞進去。

  只要逃到那兒,我就能夠不葬身于巨口之中。

  想到這里,我毫不猶豫地跟著汨羅紅頂,朝著那通道跑去。

  五十米、二十米、十米……

  時間短暫,不過彈指一揮間,然而就在我即將沖到通道門口的時候,卻瞧見汨羅紅頂站在那兒,沖著我微笑,然后揮了揮手。

  再之后,一道巨石轟然落下,將這通道口給直接封堵上了。

  巨石落下,整個地面都為之一震。

  這時的我,也正好沖到跟前來,瞧見被死死封住的通道,雙腳都被這巨大的力量給震得發麻。

  眼睜睜地望著活路被堵,我絕望地朝著那巨石一劍刺去。

  削鐵如泥的飲血寒光劍僅僅只進入了半寸。

  這巨石,堅硬無比。

  吼……

  我身后傳來一陣巨大的腥風,嚇得我猛然一扭頭,卻見那巨型暴龍正在我身后十米的距離,一雙碩大的黑色眼睛正死死地盯著我,半張半合的大嘴上面,流出了黏糊糊的口涎來。

  睡了許久,看來它是有點兒餓了。

  只不過,就它的那體型,我這點兒肉根本就不夠塞它的牙縫啊?

  咱能夠通融一下么?

  瞧見那宛如肉山一般的巨型暴龍喘著粗氣,一步一步地朝著我靠近,我莫名地笑了一笑,想要跟它開個玩笑,結果卻被它那兇狠無比的眼神給制止了。

  那黑暗的眼珠子里面,只有動物的本能。

  我是獵物,它是獵人,如此而已。

  我被逼到了絕境,然而越是這個時候,我的心情反而變得越加的平靜起來。

  不用想如何跟總局和黃家交代,不用想那些被抓走的兄弟是死是活,不用想所有的一切,我此刻倘若是弄不了這畜生,所有的一切,都變成了空。

  空空蕩蕩,就連我自己,估計也會在不久之后,變成一坨熱烘烘的消化物。

  既然如此,那就戰吧!

  我握緊了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深呼吸,然后不斷地告誡自己:“這不過就是一頭體格比較大的畜生而已,它也有缺點的,只要抓住它的缺點,就能夠將它給弄死去!”

  然而即便如此,我的內心深處,卻還是知曉,這并不僅僅只是一頭巨型暴龍。

  能夠經歷過歲月滄桑,時光荏苒而存留至今的它,絕對不是區區凡物,別的不說,八卦異獸旗并不是僅憑著蠻力,就能夠破開的。

  我盡量讓自己顯得毫無畏懼,努力地瞪著那高高在上的巨型暴龍,而那家伙卻沒有給我更多的時間,而是一聲怒吼之后,猛然將巨大的腳掌朝著我這兒給踩了過來。

  這速度不快,但是面積卻巨大,將我大半的活動區域都給覆蓋。

  我早在它抬腿而起的時候,就朝著旁邊奔跑,感覺到那腳掌重重地踩在了我剛才待在的地方,巨大的風壓弄得我身形不穩,差一點兒就要跌落倒地。

  即便如此,我依舊還在反抗,瞧見那腳掌從我頭上滑過,舉起手中的長劍,朝著那腿上猛然一劍斬去。

  叮!

  火花四濺,這劍仿佛就斬在了銅壁之上一般,那堅韌無比的鱗甲崩得我雙手直疼,有一種要裂開的感覺。

  太厚了,根本破不開。

  我想要縱身,攀上那暴龍的身上,結果它猛然回身過來,尾巴一甩,將騰空而起的我給直接拍到了另外一邊墻壁上去。

  砰!

  后背重重地撞擊在巖壁之上,整個人就仿佛散架了一般,而就在此時,我卻下意識地朝著頭上望去。

  巨坑底部之后一個通道,但是在墻壁四周,卻有許多孔眼。

  我們就是從那兒下來的。

  我心中的希望燃起,然而望到那高達幾十丈的距離,我的心頭又是發涼。

  倘若是平日里,這并不是什么問題,然而有著這巨型暴龍在場,我哪里可能當著它的面攀爬上去?

  恐怕我還沒有爬到一小節,就給它撕扯下來了。

  不過事到如今,我也只有拼一下了。

  想到這里,我毫不猶豫地躍上巖壁,用那壁虎神游功,朝著上方飛速爬去,而就此事,我聽到身后傳來了一陣巨大的腳步聲,那條巨型暴龍曉得了我的企圖,正朝著我飛速跑來。

  我奮力向上爬,然而沒有爬出二十米,便感覺身后的腥氣噴在我的頭上。

  我猛然扭頭望去,卻見那張巨嘴,正朝著我咬來。

  半空之上的我,避無可避,根本沒辦法躲開——要死了么?

  我咬著牙,舉劍刺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即將要到我的巨嘴,卻陡然停頓住了,相隔我,只有一步之遙。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七章 生死一步之遙”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茅山至寶就那么毀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