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八章 瞞天過海之術

  一步之遙!

  然而就是這么一點兒避無可避的距離,那巨型暴龍卻硬生生地停止住了,感受到那濃重的腥氣撲面而來,犬牙交錯的利齒近在眼前。我當時就有些失神,不知道這是我的幻覺,還是果真如此。

  停頓片刻,我立刻反應過來,君子不立危墻之上,不管它為何停下,我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這主意一打定,我立刻反手抓住巖壁,腳蹬手爬,想要再往上走。這時卻聽到那暴龍的頭頂之上,傳來了輕微的呼叫聲。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錯覺,當第二聲落入耳中的時候,我猛然抬頭一看,卻見到鬼鬼那張滿是紅疙瘩的小臉兒,出現在了暴龍的腦袋頂上,沖我招呼呢。

  鬼鬼?

  她居然還活著?

  我滿心歡喜,瞧見她身子緊緊攀住那暴龍雙目之間的額頭,一臉緊張的模樣,心里面頓時就激動起來,沖著她喊道:“是你救了我?”

  鬼鬼卻不敢居功,對我說道:“不知道,我一直嘗試控制它。不過它的神魂和意志,太過于強大了,根本不是我的阿依娜能夠對付得了的,所以并沒有成功,一直到了你剛才拔出長劍,頂著它鼻孔的時候,它的神魂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大打擊,這才被阿依娜給鎖定住。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因為飲血寒光劍?

  難道是龍氣?

  我一開始腦子里有點兒模糊,然而越想感覺越是清楚,對了。這畜生名為暴龍,即便是與真正的暴龍并不相同,不過終究還是屬于冷血動物,跟此脈最頂端的真龍之屬,定然還是有所聯系的。

  而從某種理論上來講,最頂端的生靈,對于屬下的物種,有著融入靈魂本源的壓制力。

  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說,龍氣是對這暴龍有著重大影響的。

  剛才我拔出飲血寒光劍,它之所以不受影響,一來是還處于汨羅紅頂的控制。二來則因為那龍氣還是不夠強硬。

  但是我在生死之時刺出來的那一劍,卻是引用了另外的新手段。

  龍意!

  這個來自于總局王紅旗的慷慨饋贈,他從龍脈之中提取而來的真龍本源之力,才是讓這巨型暴龍真正為之屈服的原因!

  是這樣的么?為了證實我的推測,我也是毫不猶豫地催動起丹田意海之中的那顆龍意之珠,讓它在一瞬間變得格外活躍。從而將飲血寒光劍之內那磅礴的龍氣給一下子釋放出來,籠罩在面前這巨大無匹的丑陋頭顱之上。

  感受到了這種磅礴氣息,那暴龍的頭顱開始緩緩地離我遠去,一直到了二十米的距離,我方才看清楚了它的眼睛。

  那一片死寂的黑色之中,竟然滿是恐懼。

  對了,對了,就是這樣。

  我想起剛才被攆得滿場亂跑,心頭頓時就是一陣惱怒,長劍在空中虛點,厲聲喝道:“孽畜,給我跪下!”

  龍氣陡然暴漲,那頭宛如天神一般的暴龍,在猶豫了片刻之后,居然轟然趴下,碩大的腦袋低伏,下巴撐地,露出了長長的舌頭來,像小狗兒一樣哈氣,表示臣服。

  呃……

  瞧見這暴戾無比的巨型暴龍瞬間變成小哈巴狗兒,我滿腦子的怒火終于消失了,下意識地笑出聲來。

  趴在暴龍額頭之上的鬼鬼也興奮地喊道:“老大,你好厲害啊!”

  我厲害么?

  對于鬼鬼的吹捧,我不由得慘然一笑,倘若不是王總局給我的龍意,只怕此刻的我已經進了那畜生臭烘烘的巨嘴之中,不到半宿,就會變成一大坨熱烘烘的大便了。

  不過這些令人沮喪的話語,我自然不可能在鬼鬼面前表露,越是在絕境之中,越要給別人信心,于是我風輕云淡地揮了揮手,平靜說道:“小事一樁,不過說到底,還多虧了你的幫忙,要不然我也不可能這般容易得手。”

  我說著話,從高處直接躍到了那暴龍的頭顱之上,腳下那暴脾氣的家伙一聲不吭,仿佛死了一般。

  鬼鬼謙虛兩句,我問她剛才是如何逃脫的,鬼鬼告訴我,說她的身手最是靈活,被那老鼠薩滿打了一杖之后,也是借力打力,翻過了篝火,只可惜當時受力過重,沒辦法過來幫忙。

  受了傷的鬼鬼一邊服用家里給的靈藥,一邊左右打量,正好瞧見了這沉眠之中的巨型暴龍。

  這暴龍的氣息磅礴詭異,若是在平日里,她自然是繞開而行的,不過此刻,她卻突然有了一個主意,那就是嘗試著像控制大蜥蜴一般,控制這暴龍,前來助陣。

  所以在我和汨羅紅頂拼死較量的時候,她也在爭分奪秒地試圖控制暴龍。

  只可惜,阿依娜到底還是級別略低,并不能奏效。

  簡單幾句話交代完畢之后,我左右一看,想著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我現在最想確認的事情,是小白狐兒到底是否安全,而其余被抓來的人被安置到了哪里,這些信息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然而此刻的我卻是一無所知。

  我們身處的這天坑之中,四周的墻壁上有十幾個孔洞,想必是連通神眠之塔下方地洞的各處通道。

  但是如果想要在這些地方里碰運氣,這并不是一個好主意。

  那里面不知道會有多少機關險惡,貿然進入,不但不能夠找到我想要的同伴,還可能會困死其中。

  原路返回也不行,要曉得,黃文興本來就是一個叛徒,我們如何能夠回得去?

  我的腦海里劃過無數的想法,最終我還是選擇了以靜制動。

  所謂以靜制動,就是讓那汨羅紅頂以為我葬身于這畜生的巨吻之中,下來查探的時候,我再伺機而動。

  這叫做守株待兔。

  當然,即便是以靜制動,也不能什么都不干,要知道這巨坑之上,有無數孔洞,說不定哪兒就有觀察的地方,所以得布置一下。

  我想了一下,瞧見天坑的邊緣處有一具尸體,就是那個去報信的矮個人。

  我讓鬼鬼幫我留意四周,而我則飛身躍下,快速沖到了這尸體跟前,將其一把拽住,抱到了那暴龍身下的陰影處,然后毫不猶豫地從懷中掏出一套中山裝來,給他穿上。

  穿上之后,到底還是有些不像,不過我也不怕,讓那暴龍給他踩上一腳,整個人就稀巴爛了。

  完了之后,那暴龍卻是忍不住一張嘴,將這尸體的上半身給一口吞了去。

  這事情自然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過我卻沒有攔住。

  如此卻是更像了。

  我沒有讓暴龍繼續吞食殘尸,而是與鬼鬼藏身在這暴龍的身下陰影處,耐心地等待著。

  差不多過了一刻多鐘,這是天坑之中,突然有一聲悠揚的喝念聲在飄蕩。

  隨著這聲音響起,那原本焦躁不安、四處行走的巨型暴龍開始變得溫順起來,走了幾圈,卻是又回到了原來伏臥著的地方,整個身子低伏,趴在了地上,沒多一會兒,又有輕微的鼾聲響起,充斥在整個天坑之中。

  而我和鬼鬼,則躲在它的間隙之中,氣息在遁世環的遮掩之下,并未任何泄露。

  即便是如此,那汨羅紅頂還是十分的謹慎,一直都沒有再次進入其中。

  他是在考驗我的耐心。

  這是一個狡猾而可怕的敵人,不過我卻根本不為所動,一點兒焦急的情緒都沒有,而是在那巨大的暴龍遮掩下,盤腿而坐,抓緊時間恢復精力。

  雙方都在僵持。

  如此一直過了一個多時辰,我才聽到有腳步聲從山壁之上傳來,我沒有用眼睛去看,而是通過變化的炁場感知。

  我能夠感受到有幾個人,從那孔洞之中滑落下來。

  落地之后,他們快速地搜尋了一番。

  不過出于畏懼,還是沒有人膽敢靠近這沉睡之中的巨型暴龍,而且估計他們也想不到,會有人藏在這頭大家伙的身子下方。

  又過了一會兒,我聽到有巨大的齒輪轉動聲,接著聽到一陣讓人牙齒發酸的聲音,卻是那通道的封門巨石被提了起來,接著有拐杖拄在地上的聲音,貼地傳了過來。

  天坑底下的炁場立刻不同。

  汨羅紅頂回來了。

  我屏氣凝神,一動不動,感覺到那汨羅紅頂卻是出現在了那殘尸的身旁,仿佛想要確認我的身份。

  倘若是一具保存完整的尸體,即便是沒有了上半身,也是蒙騙不了的,然而所有的一切,在被那暴龍一腳踩下的時候,就已經變了模樣。

  除了那套中山裝之外,其余的根本就是一灘肉糜。

  別人都說化成灰都認識,不過那終究不過是一種比喻,沒有人能夠從一灘肉糜之中分辨出它生前的模樣。

  至于其余的尸體不見,這個也許是漏洞,不過在吃人的暴龍這里,一切都解釋得通。

  我趴在暴龍身下,考慮了一下,最終還是放棄了暴起襲擊的念頭。

  依他的修為,我根本不可能得手。

  既然如此,那就等待吧。

  汨羅紅頂查探了許久,似乎確定我已然死去,長嘆了一口氣,帶人離開了。

  而我則稍微地睡了一覺,過了好幾個時辰,方才從暴龍的身下鉆了出來,左右一看,四下無人。

  這會兒,應該是敵人最放松的時候吧?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八章 瞞天過海之術”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風緊扯呼

  2. 回復 2016/10/18

    大師兄

    懷里隨時還備有中山裝?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