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九章 惡臭地底牢籠

  敵人松懈了,那就是我出手的時候。

  我從那巨型暴龍的腹部之下爬了出來,左右打量一番,并沒有被窺探的感覺。于是沿著直線,朝著那邊的通道快速走去。

  鬼鬼并沒有隨著我一同離開,而是留在了那暴龍的身下。

  在這樣的一個位置里,那暴龍肉山一般的體型能夠將一切都給遮掩住,即便是沒有遁世環,她藏在那兒也基本上是安全的。

  當然,之所以留在此處,并不僅僅只是為了安全。

  身處敵營,我能夠憑恃的東西并不算多,論修為。光是那汨羅紅頂便能夠與我半斤八兩,而論人手,我的同伴大部分都被他給抓了起來,還有一部分生死不知,而汨羅紅頂呢,光天巴錯的紅袍薩滿都有五十以上,還不論藏在這神眠之塔底下無數的茶荏巴錯遺族。

  要想生還,必出奇謀。

  我數來數去,手上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恐怕就是這頭剛剛被我龍意給降服了的恐怖暴龍。

  這畜生原本是汨羅紅頂的王牌,此刻卻成了我手上的一枚暗子。

  必要的時候,我可以通過它來制造混亂,到時候趁亂殺出。如此方才是最明智的決定,而鬼鬼則是執行這項重要任務的第一人選。

  與之前不同,此刻的暴龍,鬼鬼可以通過阿依娜,與其溝通。

  如此最好不過。

  兩人分道揚鑣,我悄無聲息地來到了地底通道的門口,在旁邊側耳傾聽,等待了好一會兒,并沒有感覺到有人在此,于是摸著黑走了進去。

  身處其間。一股颼颼涼風從里面的黑暗中不斷地刮來。

  我又聽到了之前聽到的那種哀嚎和哭泣聲。

  先前在上方的水潭那兒,聽得并不真切,然而此刻,我卻感覺是如此的真實,就好像有人在耳邊喃喃傾述,讓人心里面越來越發毛。

  難道,這前方就是牢房?

  我的心中忍不住一跳,而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黑暗中突然傳來一個聲音,沖著我這邊喊了一下。

  我能夠聽得簡單的藏語,卻知道這話兒,應該是問“誰在那兒”。

  誰在那兒。自然是我。

  不過我哪里能夠讓人發現,當下也是左右一看,身子朝著墻壁上一擠,人便攀到了通道的頂壁之上去。

  這通道并非是人工開鑿而成,而應該是地下河道之類地方,無數年腐蝕而出。故而并不規則,那頂壁時高時低,就造成了視線障礙,將我的身形給勉強遮掩。

  我聽到了沉重的腳步聲,而且來的不是一個。

  總共有兩人,從我身下的通道朝著巨坑那邊快速跑了過去,我仔細感受了一下他們的氣息,覺得跟汨羅紅頂之前的那兩個隨從,實力相當。

  這樣的修為,對于我來說,還遠遠達不到威脅的程度。

  想到這里,我多少還是安心了一些,等了一會兒,那兩人去而折返,其中一人卻是說道:“這兒紅頂長老都已經親自檢查過來,那個闖入其中的家伙都已經被神物給吃了,你何必疑神疑鬼,惹得跟著受累。”

  我原本貼在巖壁頂上,聽到這話兒,嚇得差一點兒就跌落下來。

  這人說的,居然是漢話,雖說有些西川口音,但是居然一字一句都聽懂了。

  另外一個人則說道:“你干嘛突然說起漢話,弄得我真不習慣!”

  這人就是剛才出聲的那個,跟前一人相比,他的漢語十分不流利,帶著古怪的口音,含含糊糊,我也是勉強才能夠聽得懂。

  我正奇怪著,卻聽到前面那人說道:“你不知道么,神諭降臨了,將會選出新一代的神使,然后重新回歸地表,神王的國度將再次降臨,到了那個時候,你必須用這個跟那些奴隸溝通,不然如何維持統治?紅頂長老一直都在提倡大家用漢語交流,也就是你,從來都不當一回事兒。”

  漢語不利索的那個說道:“真的?你覺得我們真的能夠重返世間?你沒聽那些囚徒說么,現在外面的世界,跟以前不一樣了!”

  前一人的聲音陡然高了幾分,厲聲喝問道:“怎么,你敢質疑神諭?”

  被這么疑問,那人便有些誠惶誠恐了,慌忙說道:“不敢,不敢,蒙阿多,你可別告訴紅頂長老啊,我以后什么都不說了。”

  兩人漸走漸遠,朝著通道的深處走去,而我則悄無聲息地落下,不動聲色地跟在他們身后。

  囚徒!

  從對方的話語里,我聽到了這么一個關鍵的字眼。

  也就是說,他們應該知道那些被抓之人是給關在哪兒的,甚至他們本身就是看守囚牢的獄卒。

  我若是跟著他們,說不定就能夠找到我想要救的人。

  想到這里,我毫不猶豫地緊緊跟隨。

  通道曲曲折折,還有好幾處岔口,不過并不算遠,很快我就感覺到前方有回聲傳來,應該是到了一個很大的空間。

  果然,我走到盡頭,卻看見一個很大的地下溶洞,因為被大量的石筍遮掩,所以我并不能一眼望穿,卻是見到這兒大致分為兩個區域,一部分是在山壁之上掏出來的一個又一個黑窟窿,被一根根粗糲的黑鐵給封死;而另一部分,則是一片濕漉漉的大水潭,上面也籠罩著鐵籠子,分間相隔,半邊在水下,半邊在水上,卻是一處巨大的水牢。

  這是一個巨大的牢房,在牢房的四周點著如豆的火焰,將這里面給照得幽亮。

  我還沒有進入其中,便能夠感覺到一股撲鼻而來的惡臭。

  這出口有兩個守衛,正在跟巡邏的蒙阿多兩人攀談,似乎是在了解剛才發生的事情,而就在這個時候,水牢那邊傳來一聲尖叫,四人聽到,頓時就朝著那兒跑去,而我則趁機走進里面,找了一個角落隱藏起來。

  我剛剛藏好身子,便瞧見這四人從牢房里面拖出了一個人頭蛇身的家伙來,一個肌肉格外發達的家伙揚起手中的鞭子,用力鞭撻。

  他打得是如此的用力,以至于那蛇人的叫聲凄厲無比,在整個牢房里面不斷回蕩。

  大概抽打了七八分鐘,這叫聲終于是消停了,而行刑者收起鞭子,在那家伙的腦袋上摸了一下,朝著它身上吐了一口唾沫,接著讓人將其抬下去。

  我不知道這蛇人到底是死,還是暈了,不過瞧見這伙人暴戾的手段,就忍不住擔心起來。

  殺雞儆猴,打完了人,那行刑者清了清嗓子,沖著周圍大聲吼了幾句,接著又用漢語說道:“你們這些豬玀,給我聽著,到了這里,就給我乖乖待著,誰要是敢鬧事,它就是你們的下場。”

  這警告聲在空蕩的牢房里面回響不休,又有哽咽的哭聲從四處傳來。

  這行刑者一說話,我認出了他就是剛才的那個蒙阿多,當下也是潛伏著,不作動彈,而那家伙在發完威之后,卻是帶著人,心滿意足地朝著牢房另一頭走去。

  我瞧見那邊的燈火比這兒明亮許多,還有歡快的笑語傳來,想必是看守者的房間。

  至于那兩個守門人,則又重新回到了門口,抱著一桿長槍,繼續守候。

  我在角落里靜靜地等待了一刻多鐘,發現四下都歸于寧靜,那些看守者都不再此中,于是低伏著身子,開始在那些附在山壁里面的黑窟窿里面找尋起來。

  因為這兒是在一個巨大溶洞的底下改造的,所以石筍和鐘乳石頗多,倒也能夠遮掩身形,我挨個兒找去,結果前面好幾個都是空的。

  這兒如此寧靜,難道都沒有人?

  帶著這樣的懷疑,我按捺住焦急的心情,繼續找尋,當找到第一個有囚犯的黑牢時,卻瞧見里面蹲著的,竟然是一個巨大的老鼠。

  不對,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它應該也是人,不過長著一個老鼠的頭顱,卻是與汨羅紅頂有著好幾分相似。

  我在瞧向對方的時候,它也正好睜開綠色的眼睛,朝著我望來。

  我當時被嚇了一跳,然而那家伙卻只是瞟了我一眼,然后麻木不仁地翻身,躺倒在地。

  我趕快從這窟窿里走過,一直到離開了它的視線,方才想起來,這個長得如同老鼠一般的囚犯,與剛才的那個蛇人一般,應該都是茶荏巴錯地底的遺族吧?

  不過與汨羅紅頂不一樣的,是它們并未有屈服于摩門教的淫威之下,而是選擇了對抗。

  所以它們才會被關在這里來的吧?

  我心存疑惑,繼續往里走,結果瞧見各種各樣的古怪物種,但就是沒有瞧見我們的人。

  要不是那個蒙阿多用漢語喊話,我甚至都有些絕望了。

  越往里面走,就越靠近監獄的守備,眼看著過了這一根石筍,就再無遮蔽物了,我的心中不由得焦急起來,而就在此時,卻聽到不遠處的一個黑窟窿里面,傳來了一道低低的呻吟聲。

  我心頭一跳,當下也是快步走進跟前,透過那粗糲的黑鐵柵欄往里瞧去,卻見一個穿著灰色中山裝的男人,正痛苦地捂著胸口。

  我壓抑住激動的心情,沖著里面低聲喊道:“寧綢,是你么?”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四十九章 惡臭地底牢籠”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怎么聽起來像廣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