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四十章 懸空僧人,雜毛失蹤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和現象是難以解釋的,比如西藏密宗修行大圓滿時出現的一種死亡現象——“虹化”,得道高僧在圓寂時,其肉身化作一道彩虹,進入佛教所說的空行凈土無量宮中,有的肉身成虹身,直接不見,有的身體縮小,或者只留下指甲毛發;再比如肉身懸空而起。

  這里的懸空,并非指的是魔術中用威亞、鋼絲吊著欺騙人視覺的小把戲,而是純粹利用人的念力,將肉身承托而起。意念這東西虛無縹緲,尋常人倘若想把它量化形容,是很難以做到的事情,在西歐有這么一句話“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這里面所說的上帝管轄,便指的是精神范疇。

  世人之所以對有道行者如此尊敬,因為那是神的范疇。

  人不是靈體,肉身懸空,這需要的能力是常人所不能夠理解的,古時候的人形容楚霸王項羽有“過頂之力”,就是說的這一點,我至今也沒有看到一個人能夠做到過。并不是那東西很難,而是法門不通,方向不一樣,比如說你讓一個學計算機的人去蓋房子,這就真的有些難為人家。不過雖然說方向不同,然而能夠讓念力托載自己懸空的,卻實在不多,正如同修藏密者很少能夠虹化一般的道理。

  這樣的每一個,都是傳奇人物。

  然而這些都不是讓我驚訝的事情,我真正嚇了一跳的是,這個穿著紅色袈裟的僧人我還真的有見過,就在幾天以前的下午時分,這個老僧人帶著一個眉目清秀的弟子,慢騰騰地從錯木克村往外走去,他當時還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頭也不回地離開,讓夕陽將他的影子斜斜拉長,然后消失在蒼翠的森林之中,頭也沒有回一次。我們當時還以為是兩個普通的行腳僧人,甚至還擔憂他們在叢林中遇到危險。

  世界是如此之大,又是如此之小。

  它是圓的。

  我們兩個呆呆地看著這僧人浮空好幾分鐘,在不遠處的樹林上空。等到我們反應過來,準備過去接觸的時候,那個老僧人卻消失不見了。我們花了十分鐘的時間,才來到了剛剛看到他的林間地上,人影無蹤,只是在這林間的腐葉沉積處,有一雙深入地下半尺的腳印子,以及一些凌亂的痕跡。

  我不知道那個老僧人是敵人還是朋友,然而見到這般高明之輩而沒辦法結交,失之交臂,心中多少有些恍然若失,悔恨起剛剛的癡呆和遲鈍來——這是我第二次見到般智上師,這個來自泰國清邁契迪龍寺的僧人,我當時并沒有想到他的身份,也根本沒有預料到他對于我的整個人生來說,會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

  黑黢黢的叢林中,我們沒有再找到那個老僧人,除了叢林中不知種類的鳥鳴和蟲叫外,別無他物。

  我們沒有繼續尋找,一是因為不明敵我,唯恐意外,二是毫無蹤跡可尋,一切都像是夢幻一般,就仿佛是我們自己的幻覺。我是一個有極強自制力的人,能夠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什么事情緊要,什么事情急迫,還是能夠拎得清的,所以帶著姚遠繼續走。

  在黑暗的雨林中行路,我這幾天常做,而姚遠卻并不適應這件事情,一路上跌跌撞撞,唉聲嘆氣,幾乎就想賴著不肯走了。然而自從見到了那個浮空的僧人后,他也來了精神,一邊在前面走著,一邊回頭跟我說,這是南傳小乘佛教里面,修行到了極高境界的一種神通,他常聽人說起,然而活了這五十七年,卻從來沒有真正見到過。古人言“朝聞道,夕可死矣”,現在看來,他今天即使死在了這片雨林子里,這輩子也不算是白活了。

  他十分感嘆,就像宗教里面看到神跡的信徒,似乎在一瞬間看通了生死。

  姚遠似乎認命了,一邊走,一邊絮絮叨叨地跟我說著這些天來的境遇,他告訴我善藏法師是一個極有手段的人,別看他在這么一個小山村的破舊佛塔里面當一個住持,日夜艱苦修行,好像一個苦行僧,然而他的地位十分的高,算是那個組織的第五號人物……

  我背著步槍,拿著一根木棍行路,聽到他說起這些,疑惑地問道:“組織,什么組織,是契努卡么?”

  姚遠回頭望我,說你倒是知道契努卡,不過不是。

  契努卡是一個純粹的降頭師聯系行會,成員間的聯系并不緊密,屬于松散性的聯盟,而善藏老和尚他們的這個組織卻不是,等級十分森嚴,上傳下達,就像一個軍隊一樣。不過他們的名聲不顯,一般人都不知曉的,外人只知道是山里面的。當然,你也看到了,其實他們的影響力大得很,你看看我在福建莆田,千里之外,都著了他的道,你說說,一般的組織哪里有這種力量?

  姚遠似乎起了談性,或許在這黑暗之中,他避開恐懼的辦法,就是將心中的話語往外面掏吧。

  我也樂得聽他談起,其實仔細琢磨,里面還是有一些自相矛盾的地方,不過我也不反駁,一邊看路,一邊與他搭話。然而這般持續了兩個小時,姚遠終于支持不了了,臉色痛苦地告訴我,他走不下去了。一路上,我們不知道遇到了多少蛇蟲,復雜的路況讓這個向來以算命為生的老頭子恐懼不已,一直來到一個小溪旁邊,姚遠苦苦地哀求我,說不行了,饒了他吧,在這里歇一夜,明天早上再行路吧。

  我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說實話,不僅是他,我趕了一天的路,基本上也是精疲力竭了。沒有小妖朵朵在,黑夜里行路風險太大了,說不定走著走著就跑到懸崖去了。而且雖然有著肥蟲子幫忙引導,但是也不能夠保證路線的正確。于是我答應了他,找來了干燥一些的柴火,在這個溪邊的平洼子旁生起了火。其實在林中生火是有一定風險的,因為燃燒的火焰很容易招惹到蚊蟲和大型的動物,前幾天為了避免麻煩,所以我們都沒有生火。不過對于姚遠來說,所有的一切威脅,似乎都沒有黑暗來得可怕。

  生了火,我將路上宰殺的兩條長蛇剝皮抽筋洗凈,然后在篝火上烤炙,我一條姚遠一條,當做晚餐。

  然而姚遠卻推辭,說他是個在家的居士,吃不得葷腥,只是吃了些路上摘的野芒果、野香蕉。

  我這一路也算是消耗了大部分體力,見他這么說,也樂得如此,將這兩條烤蛇都下了腹。我們兩個圍著篝火而坐,肥蟲子并沒有露面,而是在附近默默地享受著見到篝火飛來的蚊蟲。

  這些都是食物,肥蟲子幸福得直流淚。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東南亞的叢林中,蚊蟲的個頭都大的出奇,別人說三個蚊子一盤菜,說的便是如此。這些蚊子又兇又毒,是林中最大的殺手,姚遠之前最擔心就是這東西,然而一路上卻并沒有遇到許多,也是有些驚奇。不過他認為是我的手段,問了幾句,便也不再說起。

  我把姚遠押到這邊來,主要就是想讓他依著法子,給雜毛小道解去傀儡替身降,其他的倒也沒有太多的想法。而他雖然對自己所中的降頭術有些擔憂,但是逃出生天,卻多少有些得享自由的感覺,也輕松。一路疲累,我們兩個都沒有再多說什么,依著篝火疲倦睡去。

  因為有著肥蟲子在,我也沒有擔心太多,睡得也沉。不過我很敏感,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心中一動,睜開眼睛往前一看,只見篝火旁邊人影空空,已然見不到了姚遠的身影。我背后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瞌睡立刻就消失一空,站起來四處望,卻沒有發現任何蹤跡。我立刻呼喚肥蟲子,它也聽話,從黑暗的草叢中飛射出來,停在我的手掌上,搖著頭,黑眼睛忽眨忽眨。

  時間才是四點半。

  從肥蟲子的那里,我得知了一個事情:姚遠是在我們睡著了一個多小時之后偷偷爬起來的,他是個十分精明的人,知道像我這般的人對于生死之事是最敏感的,所以起來之后并沒有對我進行任何傷害,甚至沒有拿一樣東西,而是躡手躡腳地離開。也正因為如此,使得肥蟲子沒有管他,而是一心一意地給我站崗巡邏。他的精明救了他,然而讓我疑惑的是,在這黑夜里,茫茫的大山和叢林中,姚遠到底能跑到哪里去?

  出了這么一檔子事情,我自然是沒辦法再休息了,于是將這篝火熄滅,痕跡掃平,繼續朝那江邊走去。

  我大概是在第二天的午后,來到的江邊。讓我心中疑慮的事情是,在江邊的榕樹上吊著的日本人,居然消失不見了。是他的同伙過來幫他收了尸體么?我先是在外圍觀察了好久,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接近雜毛小道的藏身之處。然而當我撥開草叢,走進洞口的時候,讓我遍體生寒的事情出現了。

  雜毛小道,他不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