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章 鎮魔度母卓瑪

  聽到我的聲音,里面那個捂著胸口的中年男人猛然抬起頭來,黑框眼鏡后面的雙眼流露出驚喜交加的目光,激動無比地低聲喊道:“陳司長?”

  確定是西南局的寧綢。我也有些興奮,點了點頭,對他說道:“是我,你怎么樣,受傷了?”

  寧綢苦笑著說道:“對,他們在我這兒,烙了一個印子……”

  烙印?

  這是當奴隸來用啊!

  我不由得一陣火起,不過還得控制住自己的情緒,詢問他的身體情況,問他是否能夠自己走路。他點頭,說之前只不過是中了點毒,現在清醒多了,應該無妨。

  我又問其他人在哪里,寧綢告訴我,說大部分人應該都在這兒,水牢那邊應該還有,不過他也不是很清楚。

  畢竟出現在這里之前,寧綢中了毒霧,大部分時間都處于昏迷狀態。

  盡管語焉不詳,不過寧綢的話語還是給了我許多的信心,吩咐他不要輕舉妄動,而我則繼續去摸一下情況。他突然出聲,告訴我一件事情,那就是看守這處監牢的,有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牢房乃要地,必然會有一高手坐鎮,要不然這么多修行者一鬧事,還真的有些麻煩。

  寧綢只見過那人一眼,感覺就像有鉛塊壓在心頭一樣,透不過氣來,至于那人到底有多厲害。他卻也不是很清楚。

  他只不過是個囚犯。

  收到寧綢的警告,我又冒著暴露的危險,再次向前摸去,分別找到了與我同行的小沙彌桑日勒、二組的徐仕斐,以及之前被關在此處的二組成員,另外還有三個西南局的人員,也被關押于此。

  找到這些人,我的心中既是欣喜,又是恐懼。

  喜的是這些人沒死,我就能夠將他們給救出去,恐懼的是我一直找到快接近看守室的跟前,都沒有見到我特勤一組的人員。

  當日變故。身懷辟邪符的布魚帶著張勵耘和白合突破重圍,水遁而逃,但是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三人,卻是被抓了起來,倘若他們沒有死的話,那就一定會被關押在這兒。

  但是。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見到他們。

  難道,他們在水牢那兒?

  我的目光移動,朝著右邊那臭烘烘的水牢瞧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身后突然傳來一聲厲喝。

  我回過頭來,卻見到之前跟著蒙阿多的那名獄卒正一臉酡紅地朝我沖來,一邊大聲何止,一邊抽出一把腰刀,仿佛要砍將過來。

  暴露了!

  這事兒對于潛伏至此的我無疑是一件壞消息,不過此刻的我,卻是已經不在乎了。

  事實上,倘若我謹慎一點,或許還是不會被發現。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意義了,因為我要救人,就必須將這些看守的獄卒都給解決掉,不然有這些人在礙手礙腳,我如何能夠將眾人給帶出去?

  要想救人,必先殺人。

  眼瞧著那人沖到了我的跟前,抬手一揮,一道寒光倏然出現在我的胸口之上。

  這人揮得又急又狠,顯然是有著殺心。

  這是要將我給就地正法啊?

  唰!

  他一刀,我一劍,兩人就是如此的簡單直接。

  然而我從懷中掏出的飲血寒光劍,卻比對方那把黑黝黝的腰刀要鋒利不知道多少倍,而且握著兵器的手,也是各有不同。

  劍意勃發!

  這一劍不但將這人的長刀給斬成兩截,而且還把他的身子分作兩段,自胸口以下,上半身斜斜滑落,無數臟器從交接之處飆射而出,將這平地給染得一片血腥。

  沉寂,死一樣的沉寂之后,突然間,整個牢房里爆發出了喧天的喝彩聲來。

  這喝彩聲,卻是那些被關押在牢房里的無數囚犯發出來的。

  看著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獄卒此刻被如此簡單地奪取性命,那些備受欺凌的囚犯頓時就將壓抑已久的天性給一下子激發出來,哇啦哇啦地怒吼,在這一刻,各種不同的語言和叫聲,匯聚在了一起來。

  民心可用!

  我的眼睛一亮,心頭突然生出一計,而就在此時,那個漢語水平很不錯的蒙阿多也沖了出來,對著我大聲喊道:“你是誰?”

  飲血寒光劍雖然吸血,但是卻止不住那家伙滿腔的熱血,我的臉上也沾染了許多,宛如一殺豬的屠夫。

  一身鮮血的我陡然回頭,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他腰間的那一串鑰匙上。

  就是這個!

  我毫不猶豫地朝著他快步沖去,而蒙阿多顯然是猜到了我的身份,沖著里面大聲喊道:“都達絳瑪,是那個人,是那個人!”

  恐懼讓他變得語無倫次,不過反應的速度卻還算是不錯,當我的飲血寒光劍猛然斬落而來的時候,他卻也能夠躲開,朝著旁邊猛然一滾,倉皇逃離開去。

  而就在他出聲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到燈火通明的看守室里一陣氣息暴漲,吹得里面的燭光搖曳。

  果真有個頂厲害的角色!

  等等,都達絳瑪,這個名號,好像是藏族神話之中的二十一度母里,那被稱作鎮魔度母的密名啊?

  我想起了解到的傳說,心頭一跳,知道不管那人到底是誰,他一出來,只怕我就有可能被他纏住,接著就陷入了生死苦戰之中,根本來不及救人了。

  那么,我務必要速戰速決,搶到鑰匙。

  【深淵三法,風眼】!

  唰!

  炁場掌控,那朝著旁邊滾落閃避而去的蒙阿多詫異地發現,自己這么一滾,卻是滾到了敵人的腳跟邊兒來,我一腳將他的身子給踩住,他還待奮力反抗,結果被我猛然撲住,飲血寒光劍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插入了他的頭顱之中。

  噗!

  這是堅硬的腦殼被利刃刺穿時發出的聲響,那魔劍之上,一片紅光游弋,發出了連我都有些心悸的光芒來。

  蒙阿多身死,我毫不猶豫地扯開他腰間的鑰匙串,接著回身過去,快步奔到了寧綢的牢房門口,一劍揮落,卻是斬在了那巨大的鎖鏈處,火花四濺,這門鎖卻是應聲而斷。

  破了門,我將鑰匙串兒丟給寧綢,讓他將所有的牢房都給打開來。

  所有?

  寧綢一開始并沒有理解到我的用意,下意識地愣了一下,而我則使勁兒地點頭確認,沉聲說道:“對,所有!敵人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當然,先救自己人!”

  這話兒我只說了一半,所謂敵人朋友論,不過是騙小孩子的玩意,更重要的是,我需要那些地底遺族的囚犯沖出來,制造更大的混亂。

  也只有如此,我們才能渾水摸魚,逃出生天。

  也就是說,他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最純粹的炮灰——當然,對于那些被長年囚禁于此的家伙來說,獲得自由,那是畢生的愿望,就算是拋頭顱、灑熱血,也是一種幸福。

  這就是雙贏。

  寧綢是配合此次行動的西南局負責人,自然是精明無比,聽到我的話語,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推門而出之后,毫不猶豫地就奔到了旁邊,準備開鎖。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身后突然傳來一股陰風。

  這風幽幽,仿佛情人的紅唇在耳邊吹拂。

  它是如此溫柔和平緩,然而我卻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識地猛然一劍斬去。

  倏!

  那道輕風消失了,而我則瞧見一個白衣女子浮現在了我長劍之上的空中,懸空而立,手中兩把古拙的青銅刺,一張臉模糊不定,唯有那對黑色眼眸,卻閃爍著凌厲的光芒。

  是凝如實質的殺氣!

  那白女女子偷襲沒有得手,卻并不著急,在空中緩緩飄著,兩把比匕首稍微尖長一些的青銅刺微微交擊。

  叮!

  這是一聲微微的響動,然而就在此時,我感覺雙腳一沉,低頭看去,卻見一雙毛茸茸的爪子,突然從那巖地之中掏了出來,將我的腳踝給緊緊抓住。

  鎮魔?這分明就是御魔啊!

  我奮力地抬了一下腳,結果發現那一對爪子的力量出奇的大,一時之間,我根本就動彈不得,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有感覺到一股勁芒從頭上襲來。

  那股鋒利的勁道卻是朝著我的右眼破空襲來,而當我抬頭看去的時候,只瞧見漫天的鋒芒,將整個空間籠罩。

  在那一剎那,我有一種直面死亡的恐懼。

  好厲害的家伙!

  我也是久經戰陣,自然知道這種恐怖的幻象之所以產生,是因為對方隔空將氣息壓迫在了我的眼皮之上,讓我的勢力受阻,只能夠感受到漫天的鋒芒,而一時之間琢磨不到對手真正的攻擊之處。

  而且,她攻擊的,正是我擁有神秘符文的右眼。

  真實之眼。

  對方如此的針對,讓我不由得生出一身冷汗,不過多年的戰斗經驗使得我意志強悍,并不受影響地向后退了一步,接著按照著炁場的變化,朝前猛然一劍揮去。

  沒有受到刻意壓制的左眼,能夠瞧見飲血寒光劍正好將這撲落下來的白衣女子,給一劍斬成兩段。

  然而我卻沒有半點兒欣喜,因為我并沒有從劍上,感受到任何回饋。

  這是道幻影!

  真人在哪兒呢,我余光一掃,卻詫異地發現那白衣女子正朝著開門放人的寧綢撲去。

  不好!

2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章 鎮魔度母卓瑪”

  1. 回復 2015/06/22

    匿名

    快寫

  2.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撲倒不是蠻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