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一章 踏破地底天牢

  那白衣女子并不是好斗爭勇之輩,僅僅只是一瞬間,就弄明白了場中的情況,在襲殺我未果之后。毫不猶豫地轉變了對象,一對青銅刺化作閃電,沖著打開牢房的寧綢背后刺去。

  我想要救援,卻不料腳踝處的那一對毛手力量出奇的大,陡然之間,卻是動彈不得。

  雖然我也揮劍,朝著腳下的毛手猛然揮去。

  然而在出劍的那一剎那,我的心里已經在為寧綢的結局作了定論。

  盡管作為西南局高手的一員,但是寧綢與這白衣女子的修為的差距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剛才那一刺。連我都差一點死于其手,他應該也是難以逃命。

  要死了么?

  就在這個時候,從寧綢打開的黑窟窿里面,陡然冒出了一個馬臉壯漢來,撿起旁邊一塊巨大的石塊,朝著那白衣女子的青銅刺猛然砸去。

  那馬臉壯漢并非僅僅只是臉長,而是長得真的與那駿馬一般,一腦袋亂糟糟的黃毛飄逸,眼睛分立于長臉兩側,鼓得滾圓,盡管看著他受盡折磨,十分憔悴,不過怒火卻將他心中的戰意給點燃。熊熊燃燒。

  砰!

  白衣女子的青銅刺重重地撞在了那石塊之上,頓時間碎石飛濺,而巨大的力量也使得那馬面壯漢朝后飛跌,重重地撞在了那剛剛打開的黑鐵牢門之上。

  即便如此,那馬臉壯漢仿佛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一般,再次一躍而起,朝著白衣女子撲來。

  壯哉!

  猛,太猛了,這個不知道被關押多久的馬臉壯漢,卻是用那不要命的架勢。將白衣女子給阻攔,而寧綢則不再管身后的爭斗,繼續一間牢房、一間牢房地打開,把里面那些被壓抑許久的囚犯都給放出。

  白衣女子到底是坐鎮牢房的神秘高手,對于這硬憋著一口氣的馬臉壯漢毫不客氣,當下也是唰唰幾刺,將其給刺得血肉模糊。

  然而就在此時,我也終于將抓住我腳踝的那一對毛手給斬開,從后面襲擊而來。

  這個時候,馬臉壯漢卻是已經氣息奄奄,瀕臨死亡。

  而即便如此,他也是不斷地大聲吼叫著。甚至嘗試著用自己的血肉之軀,去將那鎮壓者給抱住,以給我提供斬殺對方的機會。

  不自由,毋寧死!

  馬臉壯漢的氣勢點燃了我胸口的激情,然而那白衣女子到底與他不是一個級別的對手,身子飄逸。陡然間就躍出了我與他之間的攻擊范圍,落到了靠近看守室的那一邊去。

  我猛然轉身,卻瞧見看守室那里,涌現出了二十來個身強力壯的獄卒,這些人有一大半都是那些奇形怪狀的地底遺族,不過也有與蒙阿多一般的人類。

  除此之外,還有三個將自己罩在深紅色袍子里的家伙,不知面目。

  敵方竟然在這小小的監獄之中,布置了這么多看守?

  而我們這一邊,寧綢正在手忙腳亂地給牢房開門,里面雖然也不斷有各色囚犯爬出來,不過卻普遍虛弱,而且有的甚至軟弱得很,直接縮在里面。

  那是在害怕,或者說是絕望。

  被困久了,未必人人都如同剛才的那個馬臉壯漢一般,有著必死的決心和勇氣,更多的人,反而是一種盲從的心理。

  那就是,倘若是能夠逃走,那自然是一窩蜂的上,而逃不走,我躲在里面,秋后算賬的時候,也算不到我的頭上來。

  這樣下去,我們極有可能陷落于此處。

  要曉得,汨羅紅頂隨時都有可能會趕到,到了那個時候,誰都逃不掉。

  如何點燃那些人反抗的意志呢?

  那就是要讓他們瞧見,原本這些宛如猛虎般兇惡的獄卒,是如此的虛弱不堪,即便是這個被叫做都達絳瑪的白衣女子,也不可能是他們獲得自由的阻礙。

  要做到這一點,這白衣女子,必須死!

  人的信心是需要戰績支撐的,我在一瞬間就下了決定,沒有任何猶豫,揚起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就朝著那剛剛落地的都達絳瑪沖去。

  一人,一劍,毫無畏懼地朝著前方沖鋒。

  在很多吃過無數苦頭的囚犯眼中,我這般做,根本就是過去送死。

  這人會死么?

  無數人的心頭都浮現出了這么一個問題,而在我的身上,也匯聚著無數人的信心和勇氣。

  唰!

  我氣勢洶洶地踏步而來,自有人上前阻攔,擋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體型如豬一般大胖子,個兒足有兩米高,完全就是一肉塔,雙手短斧,朝著我的長劍擋來。

  對方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而我則毫不猶豫地凌空躍起,把劍當做了刀。

  力劈華山。

  沒有任何花哨,完完全全就是依靠著腰力而下的一劍,重重地斬在了那厚重得讓人懷疑他是如何提起來的一對短斧之上。

  咚!

  這是響鼓重捶的擂擊聲,而那一對短斧果真是結實無比,一向犀利無比的飲血寒光劍在這里終于沒有能夠將其劈開,不過即便如此,那玄鐵鑄就的短斧之上,卻是出現了幾道深深的裂紋。

  而肉塔壯漢整個人的身子,也倏然朝下矮了一截。

  當我落下來的時候,沒有片刻猶豫,直接將這劍往前陡然一刺,從那短斧交叉的縫隙處,如靈蛇出洞,探入對方的心窩處。

  肉塔壯漢在疾退,顯得無比倉皇。

  他原本想要憑著自己的一身蠻力,給白衣女子爭取一點兒時間,也算是立上一個功勞,卻沒想到這事兒竟然會如此艱難。

  他快,我更快。

  在劍尖穿過短斧的間隙之時,我已然將龍氣給陡然激發。

  龍意與龍氣,就宛如月亮與潮汐一般的關系,這一股氣息陡然沖出,還沒有等那劍尖接觸,便已經將對方的心脈給封死。

  肉塔男子朝著后方轟然倒塌,而我則越過了他的身子,朝著前方在此揮劍斬去。

  這一次,卻是直接面對那白衣女子。

  都達絳瑪,這是傳說中鎮魔度母的私名,敢叫這樣名號的人,絕對不會是尋常之輩,而那白衣女子也是在這個時候,展現出了她最為強悍的一面來。

  青銅刺螺旋而轉,整個空間的溫度,仿佛都下降了好幾度。

  莫名的,仿佛有寒霜降臨一般,每個人的臉上,莫名地就多出了一層白色霧氣,而我開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陡然僵硬了一下。

  就是這么一停頓,她卻如同鬼魅一般,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陡然一下,朝著我的胸口刺來。

  這一刺,無論是時機的把握,力量的精準還是角度的控制,都堪稱完美。

  常人根本抵不住這么一刺。

  然而我卻根本就沒有管,而是猛然一劍回撩,朝著身后擋開過去。

  叮!

  朝著我胸口的這一刺毫無懸念地穿透了我的身體,然而這金屬的碰撞之聲,卻是從我的身后傳來。

  我瞧見了面前這個白衣女子臉上的困惑,陡然伸手一抓。

  煉妖壺觀術陡然激發,這白衣女子立刻化作一道幻影,化作虛無,而刺入我身體里的那青銅刺也同樣消失不見。

  面前的這攻擊只不過是幻象,真正的殺機,卻是來自于我身后的方向。

  那幻影消失之后,陡然之間,我的面前五米處,又出現了一道白色影子,再一次朝著我的身前襲來,而我則毫不猶豫地陡然揮劍,朝著她招架而去。

  這一次,飲血寒光劍卻是實打實地與對方相撞。

  至于我頭頂上突然出現的幻影,卻再一次被我給無視了。

  都達絳瑪的手段詭異莫測,然而力量到底還是不如我強,被我這猛然一劍給劈道,卻是朝著身后跌落而走,而幾次的失敗也給了她相當大的挫折,臉上頓時就露出了又驚又疑的神色來。

  她想不明白,明明兩次堪稱必殺的手段,為何都會被勘破,而且還被我利用著,進行了反擊。

  我沒有給她任何的解釋,一陣窮追猛打。

  白衣女子連連后退,而旁邊不斷有人撲上前來阻攔,結果都被我或者重傷,或者擊殺,完全就是勢如破竹的架勢。

  瞧見我這般的生猛,無數心懷疑慮的囚犯都忍不住高聲歡呼起來,都紛紛沖出囚籠,有的幫助打開牢房,有的則撿起地上的武器,與這些守衛搏命。

  氣勢如虹!

  瞧見牢房里面的變化,我沒有片刻欣喜,而是不斷地向前,試圖將那白衣女子給斬殺于劍下。

  身處敵營,我所要做的并不僅僅只是救人,而且還得消耗對方的高端力量。

  這樣的頂尖高手,每死一個,我們的人就會多一分的安全。

  所以,她必須死!

  然而似乎感受到了我濃重到極點的殺意,那女子一開始還勉強抵擋,到了后面,卻是根本就不與我做正面交鋒,而是不斷地躲在看守的身后,然后兜著圈子逃遁,到了最后,她硬是拼著被我一劍挑破背部的痛苦,朝著出口處逃遁而去。

  她的身法比小白狐兒更加敏捷,一遁入黑暗,頓時就不見蹤影。

  窮寇莫追,我并沒有窮追不舍,而是回過身來,著手救人,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聽到水牢那邊有人激動地朝著我喊道:“老大!”

3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一章 踏破地底天牢”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是鯰魚精么

  2. 回復 2015/06/24

    一條蟲

    寫的越來越差,好像是小時候打魂斗羅兌了無敵,這樣寫還有意思嗎?就想知道最后他是讓誰弄受傷的

    • 回復 2017/01/21

      匿名

      每個敵人都得殺一小時你不煩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