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二章 革命尚未成功

  這一聲“老大”,叫得我心花怒放,猛然回轉過頭來,卻瞧見一身濕淋淋的董仲明。被人給攙扶著走出了水牢。

  那水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浸泡其中的董仲明臉色發白,一身泥漿,好幾道血痕從他的衣服里炸裂開來,顯然是吃過不少苦頭,我快步走上前去,不管他那一身熏人的惡臭,拉著他的胳膊關心道:“你還好吧?”

  董仲明搖頭苦笑道:“都是些皮肉傷,我倒也還能夠抵得住,就是泡在水里太久。雙腿有些發軟。”

  我的氣息順著他的胳膊往里走,大概查探了一番,發現果真如同他所說的那般,并無大礙,于是點了點頭,又問道:“其他人呢?”

  聽到我的話語,董仲明搖頭苦笑道:“我醒來過后,就一直待在水牢里,不清楚情況,倒是見過雪婷一眼,不過她后來被那個白衣女子給帶走了……”

  這話兒說得我眉頭一陣皺起,心頭發苦。

  只找到董仲明一人,我的心里多少還是有些失望的。不過我瞧見他一臉的虛弱,卻也不愿意多講,拍了拍他的肩膀,吩咐道:“你多加小心,我去將那些家伙給料理了。”

  都達絳瑪逃走,不過牢里面的看守勢力依舊龐大,在那三個紅袍薩滿的帶領下,正在將那些囚犯一步一步地逼退,想要控制現場。

  與此同時,還有人圍了上來。在我周遭布陣,想要通過協作的方式,將我給拿下。

  對于他們的企圖,我不由覺得好笑,那都達絳瑪如此厲害的女子,都知道不能力敵,趕緊跑路,這些人居然還有膽子控制現場,簡直就是沒有將我給放在眼里。

  還沒有等那七八人集結成陣,我便抽出飲血寒光劍,沖入了敵群之中。

  這些人,個個都是精悍之輩。若是跟地表世界相比起來,恐怕也只有像茅山這般的頂級道門,方才會擁有這般多的高手,他們單個兒挑出來,都有著不錯的本事,集結而成。自然更是厲害無比。

  要不然他們也不會有自信,在那所謂“神”的帶領之下,重返征服之路。

  不過事情從來都是相對的,厲不厲害,也要看跟誰比。

  作為我的對手,無疑是他們的悲哀。

  沖陣,破、破、破!

  長劍縱橫,利劍化作漫天影光,陡然之間,竟然沒有一人能擋,這些平日里威風赫赫的獄卒,即便是在天巴錯也顯得格外神秘的精銳,在飲血寒光劍的壓迫之下,卻也沒有一人能夠站出來拯救世界。

  沒有一人!

  我的一個沖鋒,便將這陣法給破得七零八落,而后我更是毫無情面地大開殺戒,能奪人性命,便奪人性命,不能,則讓其重傷。

  總之,就是極力消耗對手有限的實力。

  唰!

  我憑著一把長劍,殺出了重圍,身后伏尸斷肢無數,無數身受重傷的獄卒在絕望的哀嚎著。

  這哀嚎聲,比之前牢房里面傳出來的哭泣聲更加尖厲而絕望。

  施暴者,第一次感受到了這樣的恐懼。

  咚!

  最終還是有人攔在了我的面前來,那是一個手持銅像的紅袍薩滿,那銅像是個半裸的蛇女,一對眼睛卻是用極品翡翠鑲制,有著宛如汨羅紅頂眼珠子的光芒。

  而就在我被阻的一瞬間,鎮壓了許多囚徒的另外兩個紅袍薩滿,也朝著我這兒圍了過來。

  他們是如此的默契,顯然也是瞧出來,此番嘩變因我而起,也會因我而終。

  將我拿下,萬事皆休。

  攻擊在一瞬間完成,三人從不同的角度朝著我攻擊,一時間鬼影森森,勁風處處,危險從四面八方襲來,讓人渾身生寒。

  手持銅像的那薩滿,手中的蛇女銅像能夠讓人恍惚不穩,卻是個精神沖擊的高手。

  另外兩個,一個煉鬼,那鬼靈幻化萬千,讓人煩不勝煩;而另外一個,則是十分厲害的刀客,手中一把剔骨刀,神出鬼沒,往往能夠在最不可思議的地方出現,角度詭異地朝著我遞出殺招。

  高手,都是高手!

  沒有一個庸者,然而他們終究還是比那白衣女子都達絳瑪相差一些,跟汨羅紅頂比起來,卻更是不如。

  藝高人膽大,而我卻是站在了一個很高的境界。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所需要考慮的,并不是如何抵擋這些人的攻擊,而是找誰作突破口而已。

  在一瞬間,我選定了一人。

  就是那個鬼修。

  與尋常的修行者相比,鬼修算是最為速成,而且威力巨大的修行方式,不過唯一的一個缺點,就在于碰到了我這樣一個出身茅山的家伙。

  我是茅山道士出身,最擅長的,不就是抓鬼降妖么?

  茅山掌心雷!

  轟!

  一聲爆響,漫天的鬼影倏然一清,露出了那個家伙驚恐無比的丑臉來。

  連我都沒有想到自己的這一下,竟然有如此效果。

  看起來,久居于地底之下,這些人都已經忘記了世間竟然還有雷電這么一回事兒,更不知道,這融合了九天之雷意的茅山掌心雷,卻是如此的克制。

  至陽至剛的掌心雷與諸般鬼物轟然撞擊,后者頓時灰飛煙滅,而我則趁著那人失神的一瞬間,將飲血寒光劍朝著他猛然擲去。

  那人是個頂厲害的高手,即便是諸般鬼物都被雷意轟擊得灰飛煙滅,卻也能夠避開我這雷霆一擊。

  堪堪避開了那飲血寒光劍,那人氣急敗壞地沖著我怒吼道:“你毀了我的所有,我要……”

  后面的狠話還沒有撂出來,飲血寒光劍卻從后面折返,一劍刺穿了他的胸膛。

  所有的話語,都化作一口老血噴出。

  飲血寒光劍之上的氣息十分復雜,被這么一逼,那人便直接死去,再也沒有任何話語要講。

  黃泉之上,我不作陪!

  我手一伸,飲血寒光劍便有倏然回到了我的掌劍,而手持長劍的我則毫不猶豫地再次沖將上去,朝著另外兩名薩滿毫不留情地襲殺。

  飲血寒光劍在我手上,雖然不如心魔附體時那般,宛如飛劍,不過些許周折,倒也可以。

  再一次上前的時候,攻守之勢在瞬間轉變。

  此番我占據著絕對的主動權。

  不過即便如此,那兩人相比起之前的那個鬼修,更加難以對付。

  倒不是說他們比鬼修厲害許多,只不過是后者我比較克制,而前者兩人配合起來,則顯得格外難纏,我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起來,免得被這兩個家伙給陰到。

  一時半會拿不下這兩人,我也不著急。

  在人群里面混戰,我的對手除了他們兩人,還有別的獄卒。

  那些人都是個中強手,比起其余長期虛弱的囚犯來說,實在是厲害許多,雖然已經許多囚犯自發地組織起來,與這些人反抗,不過還是不斷被打壓。

  我自然不能放縱此事,于是在拼死打壓那兩個紅袍薩滿的同時,我還不斷地用飲血寒光劍,輕取這些人的性命。

  比起那兩個棘手的紅袍薩滿來說,這些人,在我眼里,不過都是些插標賣首之徒。

  性命都掌控于我手!

  沒多一會兒,牢房里面的戰斗已經進入尾聲,除了那兩個紅袍薩滿之外,其余的獄卒,大多數都已經躺倒在了地上。

  那些死的還好,重傷者全部都被發泄憤怒的囚犯給活活虐死。

  一報還一報,不過如此。

  隨著自己的人越來越少,那兩個紅袍薩滿終于開始恐懼了,就在我與那銅像人交手的時候,另外的一個刀客,卻化作了幻影,朝著洞口處奔逃而去。

  在他的心中,恐怕大勢已去,唯有留得性命,最為重要。

  殊不知兩軍交戰,最重氣勢,他的心一弱,就將自己給逼到了絕境里去。

  他一逃開,旁邊立刻沖出一人來,將他給頂到了墻壁上去。

  出手的,竟然還是那個馬臉壯漢。

  他居然還沒有死?

  被撞倒在地的刀客也沒想到,這洞穴之中,除了我之外,居然還有人能夠威脅到他,跌倒在地的他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立刻被七八人給撲倒,接著超過四個人,張開嘴巴,朝著他的脖子、耳朵和下體咬去。

  這恨意,讓我都有些毛骨悚然。

  我與那銅像人依舊還在激烈交手,然而聽到那同伴慘烈的叫聲,銅像人也終于開始不淡定了。

  他的心態一變化,便立刻被我抓到破綻,直出一劍。

  倏!

  這一劍,將對方給直接釘在了墻壁之上去。

  咳、咳……

  那紅袍薩滿喉嚨里面仿佛有血痰,咕噥了一聲,最終還是閉上雙眼死去。

  戰斗結束,我將長劍拔出,根本就沒有瞧地上的死者,而是轉身過來,詢問圍過來的寧綢說道:“救出了幾個人?”

  寧綢指著旁邊十余人,對我說道:“都在這里了,有第二批的,也有第一批的,不過陳司長你手下的人,我只瞧見了小董,其余人都沒有見著,而且總局的黃組長,還有我們局的何處長,都不再其列……”

  我雙眼頓時就睜開了來,難以置信地問道:“什么,他們都不在?”

  寧綢點了點頭,喪氣地回答道:“是!”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一邊是傷痕累累的戰友,一邊是離奇失蹤的心腹,這可該如何是好?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二章 革命尚未成功”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帶上受傷的戰友,一起去救心腹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