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四章 勇者從來無畏

  陡然蘇醒過來的暴龍,揚起頭顱,朝著黑色的天空猛然一陣巨吼。

  嗷嗚……

  那聲音充斥在整個空間之中,順著無數的通道。朝著周遭蔓延而去,而那暴龍兇悍暴戾的氣息,也在這一瞬間爆發,許多修為稍弱的人在它的面前,根本就站不住腳,直接就癱軟在地。

  “摩呼羅迦、摩呼羅迦……”

  人們痛哭著,哭喊著它的秘名,乞求著這位暴君能夠稍微施展一點兒它的仁慈之心,放過這些誤入其中的可憐蟲。

  整個現場,只有兩個人屹立而站。任憑那風聲呼呼,卻也根本不受影響。

  我,以及汨羅紅頂。

  兩邊陣營的頭目,在這蘇醒的暴龍面前,面不改色。

  大將之風!

  我連看一眼這暴龍的心情都沒有,淡然自若地看著通道那邊的汨羅紅頂,而他則顯得格外狂放,將手中的禪杖高高舉起,厲聲喝道:“你這惡魔,這回看你往哪里跑!”

  我平靜地說道:“我不跑,只是想問你一個問題。”

  汨羅紅頂得意地說道:“是想跟我求饒么?”

  我搖頭,說道:“我在牢房里,有一些同伴并沒有找到。所以想問你,他們人現在在哪兒?”

  汨羅紅頂哈哈大笑懂啊:“在哪兒?哈哈,實話告訴你,他們已經被交給了阿摩王大人,至于你,要么跪地投降,要么就等著被偉大的摩呼羅迦給吞噬吧!”

  我緩緩拔出了手中長劍,將劍身貼著我的額頭,對自己,也是對旁人說道:“勇者。無畏,不要讓你的心,瞧不起自己……”

  勇者,無畏!

  聽到我的話語,董仲明、寧綢等人都搖搖晃晃地走到了我的身邊來,而那馬臉壯漢卻也拉拽起身邊那些低伏著乞求寬恕的同伴,站在了我的身邊。

  既然要死,那就選擇有尊嚴的死去。

  至少我們可以看得起自己。

  當瞧見我們這些人,面對著仿佛無可抵御一般的巨型暴龍,都毫無懼意之時,那汨羅紅頂終于暴怒了,憤怒地吼道:“你們這幫蠢貨。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摩呼羅迦,我以神的名義,命令你,將這些人,都給我殺死!”

  汨羅紅頂高高地舉起了手中的禪杖。上面的銅環被他搖得哐啷作響。

  直立起來的暴龍,幾乎如同一棟高樓一般,聽到汨羅紅頂的話語,陡然低下那巨大的頭顱來,一對黑色的眼眸散發出死亡的光芒。

  吼!

  它一聲大叫,口中的腥氣噴出,吹得我頭發飛舞,緊接著這家伙張開大嘴,朝著我們這邊咬了過來。

  啊……

  我們身邊有人受不住這種恐懼,忍不住大聲地喊叫了出來。

  這恐懼仿佛是瘟疫一般會傳染,隨著那巨型暴龍的頭顱和巨吻越來越接近,眾人都以為逃無可逃了,都放棄了掙扎,只是用尖叫聲,來宣泄自己心中的恐懼。

  然而讓汨羅紅頂為之驚訝的事情是,作為那摩呼羅迦第一目標的我,卻依舊不慌不忙,甚至還面帶微笑。

  他難道不怕么?

  就在汨羅紅頂又驚又疑的時候,我那把貼在額頭之上的長劍,陡然之間朝上而去,直直地指向了那頭暴龍。

  這劍在暴龍的面前,甚至不如一根針。

  錯了,根本就是一根毫毛。

  然而讓所有人驚訝的事情出現了,那頭被汨羅紅頂寄予厚望,被地底遺族稱之為“摩呼羅迦”而為之跪拜供奉的巨型暴龍,在此時此刻,居然硬生生地停止了。

  它在害怕!

  當時的場面,從極動到極靜,只用了一瞬間,接下來的幾秒鐘,整個巨坑之中,竟然是一片寂靜。

  所有人,喘氣都不敢大聲,生怕打破了這樣的平靜。

  到底是怎么回事,這頭暴君怎么停下來了?

  最先打破這寧靜的是汨羅紅頂,他高舉著手中的禪杖,喝念著咒語,試圖御使著這頭暴龍像我發起了進攻,然而無論他如何上躥下跳,都沒有辦法讓那家伙動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董仲明卻突然喊了起來:“老大,你快看,那家伙腦袋頂上的,是不是鬼鬼?”

  聽到董仲明的提醒,大家紛紛抬頭望去,卻見果然有一個少女站在那暴龍的頭頂之上,頓時就議論紛紛,而汨羅紅頂也朝著那上面瞧去,臉上露出來的表情,就好像剛剛吃了一大口屎一般難受。

  我沒有回答董仲明的話語,而是將長劍猛然前揮,高聲喊道:“給我殺了這些吹牛逼的家伙,狗蛋!”

  狗蛋!

  這就是我對無數人稱之為“摩呼羅迦”的暴龍,故意取出來的昵稱。

  那家伙卻并未嫌棄,而是仰天一陣狂吼,從我們的頭上凌空躍了過去,那巨大的腳掌猛然踩在了摩門教的人群之中。

  它這一下來得無比震撼,幾乎是出乎了許多人的意料,所以好多人根本就來不及躲閃,直接被踩在了下面。

  在這上百噸的重力碾壓之下,修為的高低已經變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無論是誰,都難逃一死。

  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能夠瞧見汨羅紅頂,以及旁邊最厲害的那幾位,卻是及時地躲入了通道里面去,逃過了一劫。

  對于這個結果,我并不氣惱,因為這是應有之事。

  我既然能夠逃得脫摩呼羅迦的追殺,汨羅紅頂自然也能夠輕松避開,他若是躲不過,我反而會感覺到詫異。

  然而這結果對于那暴龍來說,卻并不情愿,它用自己的腦袋瘋狂地撞擊著那通道處,巨大的震動從周圍的山體處傳來,轟隆隆,整個空間都在顫動,而鬼鬼也不敢在它的身上待著我,躍到了我的身前來。

  鬼鬼沖到我的跟前,瞧見董仲明等人,驚喜地喊道:“老大,人救出來了啊,我哥哥呢?”

  瞧見一臉期待的鬼鬼,我摸著鼻子說道:“鬼鬼,這個事情……”

  她明顯聽到了我話語里面的猶豫,淚水在一瞬間就流了下來,對我說道:“他難道死了?”

  我連忙搖頭說道:“沒有,沒有,只是暫時找不到他。”

  鬼鬼恍惚地問道:“那該怎么辦?”

  我指著身后這一大幫憔悴不已的囚徒,對她說道:“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哥哥給找出來的,不過在此之前,這些人,我得先將他們給送回去,保證他們的安全!”

  鬼鬼瞧見這些人,心頭一陣凄涼,點了點頭,卻不知道說些什么。

  經歷過這么多的變化,這個時候眾人也終于反應過來,原來這頭巨型暴龍,居然是站在我們這一邊兒的,董仲明和寧綢等人自然是興高采烈,而馬臉壯漢一群地底遺族更是夸張,載歌載舞,有的甚至跪倒在地,朝著我不斷磕頭。

  我并沒有居功自傲,這個詭異的地方,依舊是十分危險,當務之急,是如何逃出此處。

  我四處觀察了一番,卻不得其解,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鬼鬼卻突然對我說道:“老大,這件事情,還是交給它來做吧!”

  鬼鬼指向了那頭正在瘋狂制造地震的摩呼羅迦,我陡然間也醒悟過來。

  這畜生被羈押于此,不知道多少年,對這里的地形結構,肯定是比我們這些初來者,以及馬臉壯漢那些遺族囚犯,要來得熟悉許多。

  想到這里,我朝著那頭專心撞墻的暴龍吹了一聲口哨。

  這畜生的意志太過于龐大,我根本沒有辦法如同降服巨鷹和陳慎一般地將它給降服,最終還是需要用鬼鬼的蠱蟲阿依娜來做交流。

  不過聽到我的唿哨,它倒也能夠停止攻擊,回頭過來瞧我。

  鬼鬼爬到了它的鼻子,與它溝通了一番,過了一會兒,鬼鬼朝著我招手,對我說道:“哥哥,它讓我們都抓住它的背鰭,說可以帶我們離開這里。”

  聽到這話兒,我沒有半點兒猶豫,讓眾人紛紛爬上這畜生的后背上去。

  摩呼羅迦的背部之上,有許多的褶皺以及背鰭,再加上它龐大的體型,所有人都攀上去,對它也是基本上沒有任何負擔。

  不過對于這件事情,很多人還是有些抗拒的。

  畢竟,在大家的眼中,這家伙實在是太恐怖了,而且那氣息都能夠讓人癱軟在地。

  但對于生的希望,最終還是戰勝了內心的恐懼。

  幾分鐘之后,所有的人都攀上了那條巨型暴龍的背上,密密麻麻,就仿佛它的身上,多了幾十只虱子一般。

  當大家都滿心興奮地攀爬上了這巨獸的背脊之上時,董仲明看著離自己顯得有些遙遠的地面,滿腦子疑惑地向我問道:“老大,我們怎么出去呢?”

  是啊,怎么出去?

  這暴龍的確是龐大無比,不過依照著它的體型,也鉆不了任何洞穴啊,那又怎么帶著我們離開?

  所有人的心頭都是一陣困惑,而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頭暴龍突然后腿猛然一蹬,徑直朝著那坑壁之上攀爬而去,巨大的動能讓所有人都為之眩暈,我驚聲提醒道:“都抓緊了!”

  一陣天旋地轉,幾秒鐘之后,那暴龍居然帶著眾人離開了地面,不斷往上攀爬,到了最頂端的時候,縱身一躍。

  轟!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什么,你們叫它摩呼羅迦?我是叫它狗蛋來著,怎么了,有什么不對么?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四章 勇者從來無畏”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起個賤名好養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