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五章 樂極便會生悲

  巨大的撞擊讓所有人都為之震撼,讓我根本沒有想到的事情是,這頭暴龍所謂的方法,居然是直接沖到了這巨坑的頂上。然后用腦袋,重重地撞擊穹頂。

  這,到底是在干嘛?

  我心驚膽戰,不過到底還是比別人要鎮定許多,身處于它脖頸位置的我揚起手中的長劍,將不斷跌落下來的巨石給挑飛。

  暴龍撞擊了兩下,上方突然空了一大塊出來。

  巨大的石板朝著下方轟然砸落而去,而這個時候,我瞧見那破開的窟窿處,居然出現了那神眠之塔。

  居然。真的出來了?

  我滿心的震撼,而那暴龍卻是趁機一躍,直接攀在了斷口處的邊緣,利爪一抓,身子再一次向上縱去,再一次落地的時候,腳掌居然踩在了先前我們潛入其中的石屋村落之中。

  此刻的天巴錯燈火輝煌,顯然是已經接到了預警,人們從各地匯聚而來,正朝著那神眠之塔集結而去。

  然而他們終究還是沒有想到危險會來得這般快,那頭暴龍幾個踩踏,大片大片的石屋都坍塌倒地。

  眨眼間就有許多生命在此消失。

  那頭暴龍本質上還是邪惡的,也充滿了殺戮的傾向。這一點并沒有隨著被我掌控而消失,它雖然也懂得保護我以及我身邊的成員,但是對于不屬于我方的生命卻毫不留情。

  它最大的樂趣,就是用自己的大腳掌,一下將其踩成肉糜。

  它就仿佛是潘多拉打開魔盒時放出來的惡魔,一出現,立刻就開始了恐怖的破壞和殺戮。

  摩呼羅迦邁著又粗又壯的雙腿,在大地之上撒歡兒地跳躍著,橫沖直撞,僅僅不到一會兒的時間里。那高高的神眠之塔就給撞塌了大半,而天巴錯正中心處的廟宇,也給踩成了一片廢墟。

  滿目蒼夷,絕對是滿目的蒼夷!

  當然,死氣沉沉的建筑,并沒有讓這頭暴龍生出太多的興奮來。

  它真正的樂趣,還是那些四處跑動的人群和獸類,任何出現在它黑色眼眸中的活物,都逃不過它這一陣狂追,以及巨掌踐踏。

  這天巴錯的建立,也許經歷了上百年的時光,然而破壞。卻僅僅只需要幾分鐘。

  當我叫鬼鬼讓這家伙懸崖勒馬的時候,它已經將這一整片區域給弄成了一堆廢墟,而那些對我們威脅最大的摩門教信徒,則都變成了無數的伏尸和肉糜。

  在廢墟之中,或許還有許多幸存者,不過已經形成不了氣候了。

  事情的發展是如此的戲劇性。讓人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即便是此刻那汨羅紅頂再次出現在我面前,估計也改變不了什么,因為此時此刻,對方已經是大勢已去了。

  唯一的問題在于,那些消失不見的戰友,到底身在何處。

  而那所謂的阿摩王,會不會回來。

  想到這些,我的心中又不由得一沉,那種強烈的樂觀心態頓時就收斂了起來。

  鬼鬼將發狂了的暴龍給控制住,停在了距離天巴錯村落不遠的林子旁,將身子低伏了下來,上面的眾人紛紛滑落到地。

  下來的人里面,大多數的臉色都是蒼白的,連站立都有些不穩,更有人甚至一著地,就趴在地上,大吐特吐,恨不得將胃里面的所有東西,都給吐出來。

  即便是我,也有一種強烈的嘔吐感。

  這暴龍的身上,真的是太顛簸了,劇烈的失重和超重在瞬間轉換,讓人頭暈目眩,過好久都不能平靜下來。

  不過我恢復得很快,讓幾個負責人統計了一下,發現我們這邊,除了幾個吐得不省人事的家伙外,倒是沒有誰落下,不過那一幫地底遺族里,卻是弄丟了五個。

  想來他們是在劇烈的顛簸之中,被甩飛出去了。

  這個消息讓人聽著有一些沮喪,不過很快大家都在為自己的新生而歡欣不已,我瞧見那些忍不住載歌載舞起來的地底遺族,不由得長嘆一聲。

  這些人,倒是挺容易滿足的。

  我走到了馬臉壯漢的面前來,對他說道:“馬拉多拉,我準備帶著我的人回到地表世界去了,至于你們,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馬臉壯漢對我說道:“回家,我們要回家。地表世界,肯定很好,不過茶荏巴錯,才是我們的家,我們會越過瀑布,返回自己的家園去……”

  他的回答并沒有出乎我的意料,溫和地笑了笑,我踮起腳尖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在此告別吧,希望你們能夠找到自己的家,也希望你們永遠都能夠自由!”

  馬臉壯漢回看了一眼幾個遺族首領,然后帶著眾人,朝著我施了一個大禮。

  我趕忙將他給扶起來,結果他硬生生地拜了三下,方才起身說道:“阿洛,你是我們地底各族的救命恩人,如果你有一天,能夠來到我們的部落,你將會受到最高規格的待遇。”

  所有的地底遺族,都朝著我拜了三拜,又向那頭巍峨如山的暴龍拜了一下,然后相互攙扶著,朝著瀑布的方向走去。

  瞧見這些踉踉蹌蹌、蜿蜒而去的地底遺族,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陣長嘆。

  在很多人的眼中,樣貌丑陋的他們,恐怕都是些妖魔鬼怪,最為恐怖的家伙,然而只有真正與他們接觸,方才能給感受到他們善良的內心。

  相比起那些已經屈服、并甘愿成為走狗的同類來說,高貴而純潔的他們,方才是最值得尊敬的生靈。

  更多的時候,我寧愿跟這樣心思單純的家伙同行,而不想跟奸惡狡詐后的同類為伍。

  目送著馬臉壯漢一行人離開,我回首望了一下滿目蒼夷的天巴錯,沒有半點兒客氣地吩咐這家伙,將這個鬼地方給再一次的蹂躪一遍,清理現場。

  這是在打擊敵人的有生力量,不讓對手有喘息之機。

  反正我們那些失蹤的戰友,不會在這個地面之上,即便是被關押在洞底某處,也傷不到他們半分。

  摩呼羅迦興高采烈地返身奔去,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聽到林子的深處,有人在喊我。

  我瞇眼瞧去,卻見到小白狐兒在林間出現。

  不但是她,連之前逃入大河之中的布魚、張勵耘和白合也出現在了她的旁邊。

  這對我來說,無疑是最好的消息。

  兩隊人很快就匯合在了一起,小白狐兒跑得最快,飛快地撲入了我的懷中,一邊抽泣,一邊大聲喊著“哥哥”,像個沒有長大的小女孩子。

  這對于漸漸長大了的小白狐兒,是很難出現的情緒。

  足以讓我感受到她心中的歡喜。

  趕過來的張勵耘告訴我,小白狐兒剛剛跟他吵了一架,大家最終決定即便是死,也要硬著頭皮沖入其中,結果沒想到我們就逃離了這個死亡之地,而且還是以這樣一種摧枯拉朽的姿勢。

  簡直是……

  張勵耘無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內心之中的震撼。

  事實上,他們在外圍守候許久,也是在伺機而動,而碰到小白狐兒,知道我有危險,而黃文興背叛之后,一直都在猶豫之中。

  向前一步是死亡,而退后一步則是良心的背叛。

  作為臨時的主事者,張勵耘心頭的壓力,遠遠比任何人要來得沉重。

  或許他們剛才是下定了必死的決心。

  所幸的事情是,我的出現,將他們所有的顧慮都給打消掉了,當確定了從那恐怖暴龍身上落下來的人里面,有我一個,滿心的歡喜充斥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只可惜,此次行動,并沒有將所有人都給救出來。

  有些人已然死了,我們只有默哀,然而有的人卻還活著,只不過是暫時找不到他們而已。

  黃養神、林齊鳴、朱雪婷……這些人,我們不能夠將他們給拋棄。

  但是此時此刻,我們最應該做的,并不是把所有人都給找齊,而是將這一部分人給送回地面上去。

  保住這一部分人的性命,方才是正理。

  我召集了幾個主要的負責人,簡單幾句話,將此刻的情況跟大家講清楚,然后提出先將大部分受傷和沒有戰斗能力的人給送回地面上去。

  對于我的提議,沒有一個人反駁。

  這里面包括了黃養神的妹妹鬼鬼。

  因為所有人都清楚,在這樣一個詭異莫名、瞬息萬變的鬼地方,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而冒然將這些人留在這里,無疑是對他們最大的不負責任。

  他們的下場,恐怕只有一個死字。

  至于其余還沒有找到的人,我們到時候再回來找,也為時未晚。

  剛剛商議了一會兒,這個時候,鬼鬼的臉色突然一變,沖著我說道:“不好,老大,我跟阿依娜失去了聯系。”

  我心一慌,回過頭去,瞧見那原本在四處奔逐的暴龍,居然毫無聲息地趴倒在地,悄無聲息。

  這種感覺讓我感覺十分不對勁,而就在此時,原來的那缺口處,突然有一道血氣,陡然之間就沖天而起,將整個天際都給照得通紅。

  這氣息讓我心慌意亂,當下也是毫不猶豫地大聲喊道:“撤退,立刻撤退!”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那埋葬了無數尸骨的恐怖,怎么可能這般就退散而去?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五章 樂極便會生悲”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是大BOSS登場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