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六章 被堵在家門口

  隨著那沖天而起的血光,形勢陡然扭轉,我能夠感受到那種恐怖的氣氛在一瞬間蔓延。

  眾人越過被毀去大半的防護林,奮力朝著河流的上游方向跑去。而鬼鬼試圖折返回天巴錯,與阿依娜、摩呼羅迦取得聯系,給我一把拽住,不讓她自投羅網。

  之所以攔著鬼鬼,是因為我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盡管我們剛才能夠馭使著摩呼羅迦,逃出生天,并且將這天巴錯和神眠之地給弄成一片廢墟,但從本質上來說,那家伙最終不過是一頭有奶便是娘的畜生。

  恃強凌弱。才是它的本質。

  倘若此刻站在我們這一邊的,是頭真龍,恐怕它會俯首稱臣,然而僅憑著我飲血寒光劍之中的龍氣,絕對無法跟這一股沖天血光的主人相抗衡。

  那沖天而起的血光,絕對不是汨羅紅頂。

  阿摩王,他回來了!

  鬼鬼拼命掙扎,不為別的,而是她的阿依娜還在那畜生的腦袋里面,而我則不得不逼著她壯士斷腕,拽著她就一陣飛奔,而旁邊的布魚則大聲對我說道:“老大,河。帶著大家去河邊!”

  聽到布魚的建議,我毫不猶疑地帶著眾人朝著大河邊狂奔而走。

  在死亡的威脅下,我們很快就趕到了河邊來,這兒正處于瀑布的上游位置,水流湍急無比,人倘若掉入水底,沒有極強的水性,只怕就會隨著那瀑布,跌落深淵。

  很難想象這瀑布的垂直高度有多少,反正按照我先前在巨鷹身上瞧見的景象。基本上不會有人能夠在這樣的高度之中生還。

  然而布魚卻領著我們朝上游的方向走了數百米,吹了一個口哨之后,對大家喊道:“快點,跳進河里去!”

  這兒離那瀑布稍微有點兒距離,震耳欲聾的瀑流聲減緩了一些,然而就在此時,我們卻聽到了一股充斥了整個空間的咆哮聲。

  隨著這咆哮聲揚起來的,是連帶著整個地皮都在顫動不休的巨大動靜。

  砰、砰、砰……

  我對這動靜十分熟悉,而與我同行的好多人,也都清楚是什么。

  那是摩呼羅迦瘋狂的踐踏之聲。

  就在剛才,摩門教的無數教徒,都是死于這樣的戰爭踐踏之下。

  我們離開的時候。那暴龍還低伏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此刻卻突然有這樣狂暴的聲響傳了出來,只能證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這短暫的時間里,它已經換了一個主人。

  而它下一個的獵食對象。則極有可能就是剛才還騎在它身上的我們。

  “跳啊!”

  布魚在催促著,而那湍流的水面突然浮現出了一條一條的黑褐色鐵背來。

  這些鐵背,居然是一條條的鱷魚。

  許多人都為之心驚,而布魚、張勵耘和白合卻毫不猶豫地給大家示范,直接跳上了那些巨大鱷魚的背脊之上去。

  這些鱷魚巨大無比,一條鱷魚的背上能夠坐得下四五人。

  我瞧見那些鱷魚的眼珠子里并無兇戾之氣,曉得布魚乃水獸化身,這些鱷魚恐怕是他馴化出來的成果。

  從這兒到出口處,最短的距離,就是這條河流。

  有著這些鱷魚助力,我逃脫生天的希望無疑又多了幾分,我連忙催促著寧綢、桑日勒、徐仕斐等一眾人等趕緊跳下水中,而我也與小白狐兒、鬼鬼同時躍上了一條巨鱷的背上去,緊緊抓住它背上的凸起部分。

  布魚坐在最前面的那頭鱷魚身上,打了一個唿哨,接著直接一躍而下,跳進了水里。

  他在領航。

  隨著布魚化作一道白線,朝著上游如箭而去,那些鱷魚頓時也奮力劃動四肢和巨大的尾巴,緊緊跟隨。

  這些鱷魚別看著巨大而笨重,但是速度卻奇快無比。

  坐在它們的身上,有一種快艇的感覺。

  然而即便如此,我依然還是感覺到強烈的不安,當鱷魚群游出了激流區的時候,那籠罩了半邊天空的血色紅光終于消失了,然而我卻反而陷入了一種凝重無比的狀態,左右一番打量,與張勵耘平齊,跟他商量。

  我的想法,是一會兒我們趕到出口,讓他帶著大家離開之后,直接炸掉這個出口。

  對,并不僅僅只是封印,而是將出口給炸毀掉。

  封印還有可能被解開,但是倘若被炸毀了,就不會再有通道出去。

  張勵耘對我的提議自然是贊成的,不過他還是有一點兒疑問:“老大,這辦法自然是好,不過我們還有些人沒有能夠逃脫,若是將通道給炸毀了,那豈不是永遠都沒辦法找尋了?”

  我點了點頭,平靜地說道:“對,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會留下。”

  “什么?”

  旁邊的白合和小白狐兒都驚詫地叫出了聲來,連有些忿怒的鬼鬼也變了臉色。

  她們以為我剛才的手段,是以拋棄黃養神、林齊鳴、朱雪婷這些人為前提,卻沒想到我居然會選擇留下來。

  我不動聲色地說道:“之所以要將這通道給炸毀,是因為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一旦那血光的主人跟隨者我們,一同回到地表世界,將會是一場大災難,到時候恐怕會危害到無數人的性命。我們的職責,就是將這種可能給掐滅。至于那些失散的人,將由我來找尋。”

  小白狐兒氣急敗壞地說道:“可是,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那通道給炸毀了,連你也回不去了啊!”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說道:“不會,車到山前必有路,我總會找到辦法的。”

  小白狐兒見我執意如此,知道以我的性格,是絕對不會改變主意的,于是毫不猶豫地說道:“如果是這樣,那我也跟著你一起,留在這里。”

  我眉頭一挑,呵斥她道:“胡鬧,你知不知道,留在這里,到底有多危險?”

  小白狐兒眼眶一下就紅了,不過卻還是咬著嘴唇堅持道:“我不,不管你在那兒,是生是死,我都要跟你在一起,這是你答應我的事情,你不能拋下我一人不管……”

  她的話喚醒了我塵封已久的回憶,想起當年麻栗山的夕陽下,我牽著她的小手一起離開時說下的誓言,我就硬不下心腸來拒絕。

  我沒有說話了,而張勵耘卻是說道:“對,老大,這種事情,你不能自己一個人扛。”

  我詫異地看著他,卻聽到張勵耘認真地說道:“老大,七劍成立許久,這么多年了,我們已經不再是一個一個獨立的個體,而是血脈相融的兄弟姐妹了。齊鳴和雪婷還在這里,我們就不能走,你要留下,我張勵耘就不可能離開。或許留在這里,就會與之前的一切告別,但是我想說,比起以后不斷受到良心的譴責來說,我覺得這樣,或許更加讓我安心。”

  向來最服從我命令的張勵耘,也對我提出了反對意見。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卻沒有反駁他們的理由。

  七劍,永遠都是七個人的整體,而不僅僅只是七把劍,我如何能夠為了些許情緒,便將他們給分開呢?

  我看向了白合,她也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道:“我家小婷婷還在這兒呢,我怎么可能離開?”

  我家小婷婷?

  等等,這是怎么回事,朱雪婷在白合的口中,為什么會變成我家小婷婷了?

  我一頭霧水,感覺腦子有點兒不夠用。

  七劍既然不愿意離開,我自然也不會強求,每一個人都有舍身取義的熱血,我如何能將這滿腔熱情給澆滅,不過其余的人,卻絕對不能留在這個危險之地,必須得轉移,返回地面上去。

  我找到了寧綢,把事情跟他挑明,聽到我的決定,他首先感到的是詫異,其次臉色通紅,說自己也要留下來。

  西川漢子,未必沒有錚錚傲骨者。

  當年抗日,百萬川軍出山,洪流如注,多少人埋骨他鄉,他寧綢又如何能夠辱沒先人的威名?

  然而我卻并沒有順著他的意思,而是跟他解釋,帶著這些人活著離開這里,方才是他最重要的責任,至于其他的事情,則交由我來解決。

  我沒有半點兒商量的余地,直接表明,這是命令。

  寧綢最終妥協了,不但因為責任重大,還有就是他也是負傷之身,留下來,其實也不過是個累贅。

  盡管如此,他還是緊緊拉著我的雙手,情真意切地說道:“陳司長,之前聽過您的名聲,只覺得您不過是個有勇無謀的一線人員,時值如今,方才曉得,您才是那義薄云天、鐵肩挑梁的大智大勇之人。所謂黑手雙城,實在是太辱沒了您……”

  我卻無所謂地笑道:“是么,我反倒是挺喜歡這匪號的,聽著霸氣!”

  鱷魚飛快,不多時我們就來到了出口處,為了迷惑敵人,七劍單獨編作一組,分散敵人的注意力,而我則帶著寧綢等十余個殘兵,緩慢接近那出口處。

  然而越過河邊的林子,當我們走到跟前來的時候,我卻感覺到一陣手足發涼。

  那巨大的摩呼羅迦正堵在石柱之下,而在它的頭頂處,則有一個傲然而立的紅袍人,安靜地等待著我們的到來。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六章 被堵在家門口”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比袖手雙城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