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七章 伏擊重圍絕望

  在這個地底世界之中,沒有什么,會比那頭巨大無匹的摩呼羅迦更加顯眼,讓人一眼就能夠瞧清楚。

  因為它實在是太過于龐大了。

  這頭暴龍全長有十幾丈。就算是直立起來,也有二十多米,這樣的高度,完全就是一座肉山,不管怎么樣,都讓人無法忽視。

  然而它頭頂上那個負手而立的紅袍人,在我的眼中,卻比摩呼羅迦更加耀眼。

  他一出現,就仿佛整個地底世界之中,出現了一輪耀眼的太陽一般。

  這是一種心理上面的感覺。然而不只是我,寧綢等人也下意識地往后面退去,臉上都寫滿了恐懼,盡管這樣的距離,我們甚至都沒有能夠瞧清楚那紅袍人的臉,到底長著什么模樣。

  除了摩呼羅迦和紅袍人,還有二十來個摩門教的信徒,在分散在了那巨大石柱的不同角落。

  這些人手,想必就是黃文興跟我提過的看守者。

  這些人應該是一直都在附近埋伏著的,我們當初從上面下來,應該也是處于他們的監視之中,不過他們隱藏得比較深,所以沒有人發現。

  時值如今。他們已經沒有了隱藏的必要。

  這是一支十分強大的力量,是專門為了應付地表之上的人們而組建的,我瞧見至少有十個穿著紅袍的薩滿在其中。

  我們從一開始,就已經落入了敵人的算計。

  所幸的事情是,他們終究還是算錯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頭摩呼羅迦居然會被我給策反,將累積一個甲子的天巴錯和地底遺跡給損毀了。

  這樣的損失,對于他們來說,應該是一個無法釋懷的打擊。

  必須嚴懲兇手!

  那是一群燃燒著熊熊怒火的敵人,而最讓我覺得無力的。是那頭摩呼羅迦,和它頭頂上卓然而立的那個紅袍人。

  他應該就是阿摩王。

  那個傳說中的男人。

  根本就用不著嘗試,在這個家伙的面前,我絕對不能夠再一次策反摩呼羅迦。

  此時此刻,方才是我們遇到的最大危機,稍有不慎,我們這一些人,將可能全部死在這個神秘的地底世界里。

  寧綢、鬼鬼等一行人都朝著我望了過來,眾人的目光匯聚,讓我感覺到渾身都在發熱,知道他們已經是將生的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是死是活,全部在乎于我的一念之間。

  拼了!

  想到這兒,我再也沒有猶豫,激發羽麒麟母語,給張勵耘和布魚等人發去信號。

  片刻之后,高居于摩呼羅迦頭頂之上的紅袍人似乎感應到了什么。目光朝著左邊的大河方向瞧了過去,而沉思了幾秒鐘之后,他終于決定了,揚起了手來。

  他一揮手,那頭巨大的地形暴龍立刻昂起了身子,粗壯而有力的大腿立刻邁起了步伐,朝著河邊的方向快步跑去。

  砰、砰、砰!

  地面巨大的震動,從它落腳之處傳來,讓人感覺到有些發麻。

  看著這頭暴龍的身影離開了視線,而旁邊的紅袍薩滿也走了一半,寧綢等人就想要躍躍欲試,被我給攔住了。

  等等,再等等!

  盡管我知道時間拖得越久,張勵耘他們的危險就會越大,但是我還是將一顆心變得無比冷酷,不斷地計算著兩者之間的距離,以及無數種可能性。

  又等了片刻,我方才對著左右說道:“大家跟我來。”

  簡單一句話,我便朝著遠處的石柱方向沖了過去,像一根離弦的利箭。

  身后的寧綢與鬼鬼等人緊隨其后,用盡所有的力氣。

  這是在于死亡賽跑。

  十幾息的時間,我們終于從林子邊緣,沖到了那巨大的石柱跟前,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戴著紅頂的矮個兒老人,從黑暗的角落中陡然站了出來,在他的身邊,還有兩個身穿白衣的女子。

  汨羅紅頂,與兩個卓瑪度母。

  沒想到他們居然會在這里留一手,將歸意匆匆的我們給弄得一陣難受。

  不過想來也是,我們這般簡單的調虎離山之計,對方不可能想不到,既然有那阿摩王去追誘餌了,汨羅紅頂留在這兒,也不是什么想象不到的事情。

  這個世界,誰都不會比誰更蠢。

  有著汨羅紅頂這樣的頂尖高手,還有那兩個白衣度母,硬沖自然是不可能的,我當即就停下了腳步來。

  我們一停,周圍十幾個摩門教眾立刻將我們給團團圍住,摩拳擦掌。

  汨羅紅頂此刻并沒有用寬大的袍子將自己的頭給罩起來,露出了那張丑陋至極的臉龐,不過與之前相比,他的臉似乎腫了許多,而且還顯現出一陣不健康的紅色。

  這是被人扇嘴巴子過后的痕跡。

  這個地方,能夠有膽扇汨羅紅頂耳光的人,有且只有一個,那就是摩門教的主人,阿摩王。

  這顯然是對汨羅紅頂搞砸這一切的教訓。

  也就是說,此時此刻的汨羅紅頂,一定是滿腹的怨氣。

  我們這般過來,肯定就是自投羅網。

  果然,瞧見停下來的我們,汨羅紅頂的臉上立刻露出了惡意而瘋狂的笑容來,對著我說道:“你居然還想回去,簡直是在做夢。”

  能夠說出這樣的話語來,汨羅紅頂自然是有著滿滿的信心。

  被派來駐守入口的這些人,都是摩門教的精銳之徒,而汨羅紅頂與他身邊的兩個白衣度母,都是十分厲害的高手,反觀我們這一邊,除了我和鬼鬼之外,其余的都是殘兵敗將,有的甚至連走路都要人攙扶。

  更不用提遠處的阿摩王,和那頭恐怖的摩呼羅迦。

  這般實力一對比,簡直都讓人絕望。

  面對著汨羅紅頂的嘲諷,我沒有多說一句廢話,只是冷冷地喝道:“閃開!”

  他得意地說道:“不讓,又如何?”

  我的雙目陡然迸射出一道凌厲之極的殺氣,恨意凜然地怒吼一聲:“死!”

  我沒有半點兒猶豫,縱身上前,飲血寒光劍朝著汨羅紅頂的腦袋斬落而去,那氣勢,凌厲而果決,帶著我十成十的力量。

  擒賊先擒王。

  我沒有半點兒猶豫,是因為我每耽誤一點時間,冒死引人的七劍就會接近死亡一點。

  我們現在的時間,是七劍在用命來換得的。

  時間,從沒有一刻,如現在這般讓人珍惜。

  我心中充沛的感情,使得我陡然間斬出來的這一劍,充滿了最為恐怖的力量,在這個時刻,它已經不再是簡單的一招一式,而是融入了靈魂的劍意。

  諸般氣息,陡然勃發。

  轟!

  汨羅紅頂橫杖來擋,本以為能夠如當初一般,將這劍給擋落下來,卻沒想到竟然被陡然爆發的我給一劍劈飛,滾落到了一旁去。

  啊!

  我一聲怒吼,正要趁勝追擊,將汨羅紅頂給斬落于此,震懾全場,然而那家伙卻滑溜無比,朝著旁邊猛然一轉,人便消失在了我的視線之中,而旁邊的兩個白衣度母也很快反應過來,迎上前來,將我纏住。

  這兩個白衣度母無論是修為,還是實力,都與我有一段距離,不過卻格外敏捷,偏偏不與我硬拼,只是將我給纏住。

  我在一瞬間爆發出了巨大的戰斗力,將這兩人給逼得破綻百出,卻終究不能將任何一人給斬殺。

  而回過神來的汨羅紅頂,頓時就再一次返回而來。

  他這一次卻也不再想要報仇雪恨,將我給斬殺,而是一邊將我纏住,一邊喝念著咒語,似乎在通知那遠去的阿摩王。

  而在我的身后,鬼鬼、寧綢等人則陷入了圍殺之中。

  若是在之前,他們或許還有一拼之力,然而此時此刻,估計堅持不了多久,就會落入敵人的手中。

  在那一刻,我的心中充滿了絕望。

  要輸了么?

  死……

  可是,我不服啊,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的攻勢越急,越給了對手可乘之機,就在我一個恍惚之間,突然感覺到小腹處一陣火辣,卻是那都達絳瑪趁著我一個不注意,用青銅刺在上面留下了一道傷痕。

  受了傷的我猛然一揮劍,將三人給逼開,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聽到一聲慘叫。

  余光處,我瞧見特勤二組的徐仕斐被一個紅袍薩滿給按倒在地,抬手一掌,直接將整個腦袋都拍塌了半邊……

  啊!

  這聲慘叫只喊了半聲,就陡然中止了。

  那個徐仕斐,當初曾經參與過總局斗毆事件,為此林齊鳴和董仲明還曾經被關了一個多星期的禁閉,說句實話,盡管所有的事情都給張圣坤給扛了過去,但是我心里面,對著小子還是有一點兒意見的。

  然而所有的情緒,都隨著他的死去,而變得不再重要。

  此時此刻,他變成了烈士,成為了又一個秘密戰線中犧牲的人員。

  我的心疼痛無比,然而卻根本來不及救他,不只是他,在這三人的圍困之下,其余人我也根本救不得。

  我們會全軍覆沒么?

  我的心頭浮現出了這么一個疑問,然而就在我最絕望的事情,耳邊突然響起了“噠、噠、噠”的激烈爆響,而剛剛將徐仕斐的腦袋拍塌的那個紅袍薩滿,腦袋在一瞬間,也陡然炸了開來。

  紅色的血,白色的腦漿,在空中勾勒出了妖艷而詭異的一幅畫面。

  美!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七章 伏擊重圍絕望”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AK47?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