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八章 兩位強者會面

  美,真他媽的美!

  倘若目光能夠殺人的話,徐仕斐在被那紅袍薩滿給拍死的一瞬間,我眼中噴出來的火光。便能夠將其給活活燒死。

  然而終究不能。

  就在我被汨羅紅頂和兩位白衣度母給死死圍住,不得掙脫之時,陡然間的爆響出現,不但那個紅袍薩滿的腦殼被掀飛,還有好多圍攻我們的摩門教信徒也受到了攻擊。

  噠、噠、噠,噠、噠、噠……

  這,是槍聲。

  美妙而富有節奏的槍聲,有的是新列裝不久的QBZ95B5.8毫米短自動步槍,有的是經典微沖,有的是92式手槍。另外還有一架88通用機槍……

  這些槍,在一瞬間形成了強大的火力。

  熟知其性能的我方人員,在第一時間就撲倒在地,將腦袋給伏得低低的,而那些摩門教信徒有的卻還在騰空躍起。

  他們有的在憑著精妙的身法閃避,有的則想要將滾落在地的地方斬殺。

  這種反應,對于常年生活在地底,并沒有見識過現代火器的人來說,算得上是比較正常的,而且在他們的心中,作為一個強大的修行者,應該也不會懼怕這么遠距離的暗器攻擊。

  然而他們終究還是算錯了一步。

  當年火器的出現,幾乎將整個江湖都給覆滅。事實證明,再厲害的修行者,除非是修煉金鐘罩、鐵布衫的硬氣功,不然都抗不過一顆五毛錢的子彈。

  砰!

  有的人胸口處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血洞,有的人腦殼直接被掀翻了去,而最慘的是那凌空躍起的家伙們,則成了最為明顯的靶子,吸收了大量的火力。

  被子彈打中的人體,絕對不會像電視上演示的那般平靜,中了十幾發子彈還活蹦亂跳、或者堅持幾分鐘七大姑八大姨地說一堆話兒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出現的。

  那種恐怖,會讓任何熱愛戰爭的人在一瞬間變成和平主義者。

  除非是變態。

  激烈的槍響之下,暴風一般的彈雨割麥子一般地撂倒了一大片敵人,按理說這些火器平日里絕對不會有這般恐怖的戰果,但是在此時此刻,卻偏偏如此完美。

  這就是野蠻和文明對抗的后果。

  槍聲響起的那一剎那,我也不能免俗,朝著地上趴去。

  地上的我瞧見那些摩門教信徒紛紛倒下,唯有我面前的這汨羅紅頂和白衣度母,能夠憑借著對于炁場高度敏感的掌控,避開這些子彈的襲擊。

  當我順著槍聲響起的方向看過去的時候,瞧見被我安排在洞口守候的何武、牛波、田學野等特勤一組的預備成員。居然出現在了洞口處。

  剛才那突然的襲擊,正是他們所組織起來的。

  特別是牛波和農菁菁,這一男一女各自手提著一把88通用機槍,提供了最為恐怖的彈幕。

  他們怎么下來了?

  我的腦子里一片空白,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反應過來的汨羅紅頂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嚎叫。將手中的金光禪杖陡然一揮,憑空凝固了的大量侵體而來的子彈,然后朝著這一伙攪局者沖去。

  他是如此的憤怒,集結起來的氣息濃烈得宛如實質。

  倘若是讓他接近這些特勤一組的預備成員,恐怕沒有一個人,能夠擋得上他的一招。

  這些陡然而出的援兵,恐怕就會像流星一般,稍縱即逝。

  火器固然厲害,但是對于頂尖的修行者來說,卻根本就不會成為決定性的東西,而倘若是面對著那摩呼羅迦,甚至都沒有辦法破開它那堅硬的皮膚。

  任何事情,都不是萬靈藥。

  不過汨羅紅頂終究還是不能夠大顯神威,因為我已經先他一步,出現在了預備成員們的面前,手中的長劍,將這家伙以及他身后的兩位白衣度母給擋住。

  這一回,形勢陡然逆轉,變成了我纏住對方。

  槍聲還在繼續,摩門教能夠動彈的人越來越少,就連那個手持神像的白衣度母,也被子彈擊中了胸口,一個仰身朝天,跌落倒地之后,就再也沒有爬起來。

  瘋狂的汨羅紅頂終于知道了恐懼,一個晃身,卻是與那都達絳瑪一起,朝著遠處的林子遁去。

  他要跑了。

  我對那個家伙充滿了仇恨,毫不猶豫地一把扯過牛波手中的通用機槍,端起這兇器,朝著那兩人的背影,將彈鼓里面的子彈全部都給打完。

  別看我平日里大部分時間里都在用劍,但是槍法其實還不錯。

  畢竟是經歷過南疆戰爭的老家伙。

  快要遁入樹林之中的汨羅紅頂一個踉蹌,仿佛是中彈了,不過在旁邊的都達絳瑪幫助下,勉強藏入了林子里面去。

  子彈打光,我回頭瞧向了何武,他被我滿是殺氣的雙目一蹬,下意識地一陣腿軟,有些結巴地解釋道:“老大、老大,對不起,曾老說這個時間你們還沒有回來,他決定按照第二方案,將洞口給封印了;我放心不下你,就據理力爭,帶著大家下來,看一下情況,我、我……”

  擅作主張,在我們這種半軍事化的秘密戰線里面,是一件非常嚴重的錯誤,所以何武方才會如此慌張。

  瞧見他這般拘束的模樣,我陡然笑了起來,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點頭肯定道:“干得不錯!”

  被我這般一夸獎,何武就像吃了一個人參果般舒坦,眉眼都舒展開來,對我嘿嘿說道:“謝謝老大夸獎,我……”

  我沒有等他說完,便直接問道:“帶四號炸藥了沒有?”

  四號炸藥是一種特制的混合型炸藥,威力比三硝基甲苯還要強大十倍,廣泛地應用于各種地形爆破和特種戰之中,這一次出發前,一部分專職人員都帶了許多,就是為了以防萬一,不過我們這邊,大部分人被俘虜之后,裝備都丟失了,只有將希望寄托于何武等人身上。

  被我這么一問,何武趕緊點頭肯定:“帶了,帶了……”

  我焦急地回頭,看了一眼遠方,然后吩咐道:“那行,你趕緊帶著寧處長他們離開,沿途布下炸藥,特別是出口處,一定要確定能夠將這個通道,完全封死!具體怎么做,寧處長會跟你說的。”

  何武有點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疑惑地問道:“為什么要炸掉這通道啊,老大?”

  我臉色一肅,厲聲喝道:“問這么多干嘛?服從命令!”

  何武立刻雙腿并攏,向我敬禮,鏗鏘有力地回答道:“是!”

  這時寧綢帶著一眾傷兵趕了過來,跟我握手告別,然后率先一步進了石柱之中,鬼鬼有些依依不舍,不肯離去,被我目光一瞪,滿腹委屈,眼淚汪汪地說道:“我想留在這里救我哥……”

  我知道現在并非心軟的時候,不過瞧見還只是少女的鬼鬼,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我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鄭重承諾道:“鬼鬼,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哥哥,給救回來的!”

  鬼鬼眼淚流得更多了,緊緊拉著我的手,哭喊著說道:“你也一定要回來啊,不然我不會原諒你的!”

  就在此時,我突然聽到有巨大的震動從遠處傳來,趕忙將她朝著石柱方向推了過去,催促正在布置炸藥的何武等人說道:“快點,不然就留在這里等死!”

  何武等人感受到這地下傳來的巨大顫動聲,知道我并沒有在開玩笑,不由得又快了幾分。

  眾人紛紛離去,而我則將飲血寒光劍抽了出來,離那石柱遠一些,在快靠近林子邊緣處停了下來,等了差不多半分多鐘,那摩呼羅迦丑陋而又巨大的腦袋,就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之中。

  我持劍而立,平靜地望著那摩呼羅迦的頭頂處。

  在那兒,站著一個身穿紅袍的光頭男子。

  他靜靜地站在那兒,宛若天神。

  我也平靜地站在地面之上,雙方的目光穿越了遙遠的距離,在半空中交織在了一起。

  強者,與強者的第一次交流。

  摩呼羅迦一路狂奔,一直來到了我面前的幾百米處,方才停了下來,而站在它頭頂之上的那個紅袍光頭,先是瞟了一眼石柱面前滿地的死尸,然后又看向了持劍而立的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我瞧見他周身的空間之中,莫名就變成了一片鮮紅。

  仿佛整個天空的背景,都變成了血的顏色。

  緊接著,那摩呼羅迦身子漸漸低伏,卻是趴了下來,而那高高在上的紅袍光頭則慢慢地降了下來,一直到差不多離地兩丈的高度,方才停止。

  緊接著,一個不男不女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果然是能夠讓這畜生屈膝的強者,你居然能夠沖破汨羅的伏擊,將你那一群殘兵敗將給送了回去,不過你以為,他們真的能夠活著回去么?”

  我平靜地自我介紹道:“陳志程,閣下可是阿摩王?”

  紅袍光頭點了點頭,承認道:“對,就是我。”

  我微微笑道:“他們憑什么不能活著回去?”

  阿摩王冷冷地說道:“我只要殺了你,然后銜尾追殺,我可以跟你保證,他們絕對不會有一個人,能夠活著……”

  他的話音還沒有落下,而就在此時,石柱的通道處,突然傳來了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

  轟!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兩位強者會面,一方高高在上,準備裝逼,另外一方毫不猶豫,直接打臉
( ̄ε(# ̄)☆╰╮( ̄▽ ̄///)
就是這么歡樂…… 1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八章 兩位強者會面”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可惜沒帶RPG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