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九章 奔跑吧,黑手

  四號炸藥的威力是十分恐怖的,特別是在經過何武這些專業人員布置之后,則更是爆發出了驚人的力量來。

  陡然之間,那石柱猛然搖晃了一下。大量的碎石將入口處給堵得死死,一股激烈的塵煙從里面吹出,石粉糊在了摩呼羅迦的口鼻處,弄得那畜生不斷地打噴嚏,地動山搖,連站立在它腦袋上的阿摩王,都有些站立不住,身形不斷搖晃。

  這正是在他大話剛剛說出口的時候。

  劇烈的爆炸聲讓阿摩王的臉色一陣劇變,不過他在一瞬間又恢復過來,滿懷恨意地沖著我吼道:“你以為炸塌點石頭。就能夠封堵茶荏巴錯通向地表的路么?當年薩格爾王號令一千精兵,埋葬著通道,也不能將其完全封堵……”

  他的話依舊還是沒有說完,石柱之中又傳來了一聲悶響。

  這一次的爆炸,比剛才的相比,顯得小很多,不過里面傳來的力量,卻一樣的恐怖。

  石柱抖了兩下,差一點兒就要裂開了來。

  這是何武他們沿路在布置炸藥,一路走,一路炸,要想將這堆廢墟給收拾妥當,沒有個三年五載。是不可能重新返回的。

  阿摩王并非是蠢人,自然知道這聲悶響,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整張臉都黑了下來。

  憤怒,在不斷的累積,而他身后的血色天空,變得越來越濃郁。

  殺意,在空間中彌漫。

  我瞇著眼睛瞧了一眼,沒有任何話語,直接轉身,就朝著林子里面快速逃開去。

  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此時此刻,我還是先跑路吧。

  我轉身就跑,這事兒讓阿摩王萬萬沒有想到,過了幾秒鐘,他方才反應過來,這個讓他無比頭疼的家伙,居然會做出這般猥瑣的舉動來,頓時就是一陣狂吼,怒罵聲響徹天地:“你這個,這個膽小如鼠的混蛋,我要把你抓住,將你碎尸萬段。永世不得超生……”

  狂奔之中的我,不屑地挑了一下嘴角。

  到底是個老古董,罵人的話語,一點兒都不讓人期待啊……

  我在逃入林中之后,將飲血寒光劍陡然收起,然后奮力前奔。而身后隨著那阿摩王氣急敗壞的罵聲,一起響起的還有摩呼羅迦恐怖的腳步聲。

  砰、砰、砰!

  那暴龍狂奔起來,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它身形巨大無比,那些在我們面前宛如參天大樹一般的樹蕨,根本就擋不住它的腳步,一路如同推土機一般的碾壓,腳步聲引得周遭的土地一陣跳動,林中的無數動物紛紛四散奔逃,那些藏身其間的鳥類和巨型昆蟲陡然升空,將大半個天空都遮掩了住。

  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然而越是如此混亂,我越是如魚得水,朝著獸類最多的去處鉆去,然后開啟遁世環,將我的氣息給遮掩住,然后順著洪流狂奔。

  大有大的強,小有小的好,像我這般的個頭,身處在茂密的樹林中,一旦離開了對方的視野,很快就能夠藏匿起身形來,不被那背后的追兵給攆上。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那頭暴龍似乎能夠憑借著某種指引,隱隱地找尋到我身處的大方向,然后一陣碾壓而來。

  被這般追趕的我,根本不可能找一處灌木叢或者樹洞藏起來。

  因為我不確定它是否會被那狂躁的摩呼羅迦給一腳踩得扁扁。

  既然如此,那就狂奔吧!

  我在林中快速穿梭著,而騎著摩呼羅迦的阿摩王則在后面不斷的追擊著,那摩呼羅迦身高體長,小短腿輕微一邁,立刻就有十幾米的距離,狂奔起來,速度簡直堪稱恐怖。

  好在它只能大概感知到我的方向,并沒有那般精確,才使得我并沒有被立刻追上。

  盡管如此,那畜生狂暴的吼聲在我身后不斷回響,也的確讓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那種不寒而栗的恐怖。

  這廣闊的地底森林跟那天坑可不能相提并論,倘若是在這個地方與它短兵相接,且不論它頭頂上那個神秘的阿摩王,就只是這摩呼羅迦,就已經足夠將我給踩成肉糜。

  死亡,在這一刻,是如此的接近。

  狂奔了一刻鐘,我不但沒有將摩呼羅迦給甩開,反而是越來越近了,我甚至都能夠感受到它熏臭的氣息,在我的身后翻滾。

  到底是因為什么?

  飲血寒光劍被我收入八寶囊中,有著南南親自打造的龍角劍鞘給鎖住氣息,又有遁世環掩蓋,按理說應該是不會有什么動靜的。

  那倒是……氣味?

  對了,是氣味,遁世環能夠掩蓋住氣息,但是掩藏不了特殊的氣味,而先前那畜生曾經將口涎給噴到了我的身上,沾染到了一些。

  在想到這事兒的一瞬間,我有種將衣服全部脫下的沖動。

  不過我很快就將這想法給拋棄,因為不但衣服上有可能沾染,而且身上、脖子上也都沾到了一些。

  我橫不能將皮都給扒下來吧?

  不過既然不能,那么就將其洗脫開去!

  陡然之間,我轉變了方向,朝著那大河的方向跑了過去。

  身后的摩呼羅迦和阿摩王雖然并沒有親眼瞧見我,但是根據大致的方向,卻也能夠判斷出我到底想要做什么,于是追蹤得更為有力,已然是相隔不遠了。

  然而這個時候,我卻聽到了轟隆隆的瀑流聲。

  我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來。

  不知不覺,我的這亡命之行,居然跑到了這瀑布壺口來。

  怎么辦,我到底是跳,還是不跳?

  就在我這稍微的一遲疑,身后的樹林被猛然一掀開,接著阿摩王那不陰不陽的聲音又在我耳畔響了起來:“哈哈,原來你這一個蟲子居然在這里,看你還往哪里跑?”

  被,發現了么?

  我沒有回頭,不過心頭卻還是猛然一顫。

  向前一步,是萬丈懸崖,然而停留在這里,必將落入惡人之口。

  我該怎么辦?

  幾乎是在一瞬之間,我那血脈中邊民的悍勇之氣就陡然沸騰起來。

  媽了個巴子,人死鳥朝上,不死萬萬年。

  不過就是死,老子怕過誰?

  沖!

  我沒有再猶豫,朝著前面如箭飛奔而去。

  我的前面,是一條激涌奔流的大河,而在幾百米的下游處,則是一道不知道落差有多大的瀑布。

  這么高的距離,摔下去,即便下方是水潭,我估計也得粉身碎骨。

  但是,這又有何懼?

  數百米的距離,在蓄勢待發的我面前,根本就不過是十幾個呼吸之間的事兒,在我快速奔跑的時候,摩呼羅迦則在后面快步相隨,而站在它頭頂之上的阿摩王則狂躁地怒吼:“快阻止他,不能讓他跳下水里,不能讓他死得這么輕松。”

  一拳打在空氣里,這是很難受的。

  可是我就是要讓那家伙難受。

  我已經沖到了大河邊,猛然一躍,一個猛子就扎進了翻涌不休的河水里面去。

  咕嚕嚕……

  麻栗山龍家嶺第一密子王入水了,沖入水中的我并沒有遇見諸如鱷魚或者其余的水獸,而是奔騰而來、不可抵御的水流,宛如千鈞,直接砸落在了我的身上。

  轟……

  一瞬間,我就被往下游沖出幾十米遠。

  巨大的水流將我心中的期待給擊得粉碎,本來我還打算潛伏在水中,往上游潛去,讓阿摩王等人以為我葬身水下,等到安全了再出來,沒想到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水流,實在不是人力所能夠抵抗。

  這念頭在我的心頭一浮現,我立刻毫不猶豫地沉入水底,試圖找到一塊石頭,抓住,抵擋住這巨大的沖力。

  然而事情終究還是不能如我所愿,長年累月被那湍急的河水沖刷,這一段河床早就是被磨得光滑不已,底部的石頭根本就沒有任何棱角。

  我在水底劃拉了一陣,卻根本就找不到一塊可以抓得緊的石頭。

  而這個時候,我感覺那水流越來越湍急了,往下游的速度已經是勢不可擋了。

  要摔下去了么?

  那樣的距離,會死的吧?

  我的腦海一片空白,而就在這個時候,在我左側十幾米的方向,突然一聲悶響,卻見一個巨大的頭顱砸入水中,黑色的瞳孔正在轉動。

  當我瞧過去的時候,那眼眸也正好與我相對。

  是摩呼羅迦。

  它最終還是追上來了,而我敢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落到了我的手上,正拉著我的身子,朝著它那邊拉扯。

  這是,什么力量?

  我感受著那股力量,被猛然拽上了水面來,瞧見不遠處,阿摩王雙手結印,正朝著我遙遙拖拽而去。

  這么遠的距離,他居然能夠用精神力,化作束縛,將我給拉扯?

  我的腦海里一陣混亂,不過并沒有在想他為何如此強大,而是在想到底要不要茍且而活?

  不!

  我不能接受,倘若是被救起來,然后接受這魔王的折磨,我還不如死去!

  想到這里,我猛然掙扎,將那力道給甩開去,不再抵抗,而是隨著那激涌狂奔的水流,朝著空中飛騰而去。

  嘩!

  當被巨大的水流沖到了懸崖的盡頭時,我整個人都躍出了半空中,伸開了雙手,仿佛融入了這瀑布,也融入了天地之中。

  再接著,我急速降落,宛如流星劃過。

  颼!

  世界一片黑暗……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跳啊,跳吧,昭倉不是跳下去了嗎?唐塔也跳下去了,黑手也跳下去了,所以請你也跳下去吧!

1條評論 to“番外篇卷二 第五十九章 奔跑吧,黑手”

  1. 回復 2015/06/24

    劉正楓

    高倉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