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六十七章 剝皮離魂而出

  啊,啊,啊……

  痛!

  一瞬間,疼痛就侵占了我整個大腦。下體傳來的劇痛讓我完全都無法集中起精力來,只覺得這痛能夠將我給一下子擊暈過去,接著又讓我瞬間清醒過來,如此顛來復去,讓我突然后悔起當初的決定。

  我本來以為自己是硬漢,能夠扛得住所有的羞辱和刑法,然而所有的尊嚴在這一擊,都潰散了。

  用石錘,將男人那話兒給活生生地砸碎,面對著這樣的手段,讓我如何能夠淡定。

  我的眼淚、鼻涕在一瞬間就流了出來。像是一個可憐蟲兒,過了幾秒鐘之后,我方才瞧見,這個后面進來的家伙,卻是之前對我賭咒發誓的阿摩王。

  此刻的他,居高臨下地看著我,臉上充滿了得意的表情。

  從外貌上來說,阿摩王其實并不算大,給人的感覺,好像就比小沙彌桑日勒大幾歲,十六七歲的少年郎,光溜溜的腦袋。看著青春洋溢,毫無心機的樣子。

  當然,這僅僅只是從外貌上看來而已。

  要曉得,這個魔頭可是橫行了茶荏巴錯一甲子的厲害角色,不管他長得如何,都掩藏不住眼睛里那畢露的鋒芒。

  劇烈的疼痛中,我被阿摩王的一只手給揪了起來,他直勾勾地看著我,然后漫不經心地問道:“不過就是個老菜皮,也看不出有什么本事啊。拿他來祭祀。能換出什么好東西來么?”

  汨羅紅頂陪著笑說道:“王,這家伙算是這批貨里面,最厲害的角色,根骨自然不錯,即便是不能夠取悅真神。也肯定能夠喚回一個白衣度母來,您說是不?”

  什么,那白衣度母,居然還是他們通過祭祀,從血池之中召喚出來的?

  我的心中詫異莫名,而阿摩王一聽到這話,臉上的肌肉立刻扭曲了,指著我的鼻子說道:“這家伙不但毀去了重返地面世界的通道,還將祖多南迦瑪給殺死了,即便是要拿他祭血池,也不能便宜了他,來人,給我把他上半身的皮剝下來!”

  汨羅紅頂聽到了,下意識地一愣,有些猶豫地說道:“王,這個……不太好吧,他若是死了,我們豈不是虧大了?”

  啪!

  阿摩王抬手就是一耳光,扇得這位二號人物暈頭轉向,而汨羅紅頂被阿摩王陰沉的目光給一瞪,頓時就慌張起來,不敢多言,點頭哈腰,說立馬照辦。

  在阿摩王的指示下,都達絳瑪和另外一個沒有露過面的白衣度母來到了我的跟前來。

  她們從都達絳瑪的木箱里面,摸出了兩把曲線形狀的鋒利小刀來,這小刀薄如蟬翼,前面的鋒刃呈彎月狀,等待著阿摩王一聲令下,兩人一起,從我的脊柱下手,先是在后頸處劃開了一個口子,緊接著順著那脊背往下,一直到腰間處,割開一道縫,然后把背部的皮膚分成兩半,兩個女人一人負責一邊,用那把蟬翼小刀,一點兒、一點兒地將皮膚和肌肉給分離開來。

  活剝人皮!

  這是最讓人受折磨的方法,僅次于凌遲之法,那種麻麻癢癢、又帶著無比劇痛的感受,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無時不刻地刺激著我的大腦。

  我因為修行魔功的關系,所以皮膚與肌肉的連接是十分緊湊的,比尋常人要難上千百倍,為了保持人皮的完整,這兩個女人做得特別的慢,然而就是這種好整以暇的緩慢,讓我感受到了無法抵御的痛苦和恐懼。

  我不知道自己昏死了多少次過去,然而又被那都達絳瑪以尖刺之術重新給喚醒了過來。

  之所以要讓我清醒的時候受刑,是因為活剝下來的皮膚會有韌性。

  這些惡魔一般的家伙,一次又一次地刷新了我對于恐怖的認知。

  與這活活剝皮的刑罰比起來,先前的那一石錘,根本就只不過是開胃小菜而已。

  瞧見我疼得死去活來,完全沒有了人樣的模樣,阿摩王桀桀怪笑了幾聲之后,便不再停留,而是離開了這兒。

  馬上就要天祭了,他不可能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懲罰犯人的身上。

  阿摩王忙碌,作為二號人物的汨羅紅頂也只是多逗留了一會兒之后,便也感覺無趣,吩咐兩位白衣度母一定要保持犯人的痛苦之后,同時也離開了此處。

  那兩個白衣度母臉上幾乎沒有什么表情,不過剝起人皮來的時候,卻是格外的認真,沒多時,便已經將我背部的皮膚,剝去了大半。

  這種皮肉相離的痛苦,是我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

  然而在這讓人死去活來的疼痛之中,我卻終究沒有被徹底擊潰,直接死過去,仔細感受一下,卻是先前那寶窟法王給我結下的枯木逢春之法,護住了我最后的一道防線。

  心臟,不管任何時候,都在結實而有力地跳動著。

  慢慢的,我突然感覺到對于修行者來說,痛苦,其實也是一種難得的良藥。

  只有經歷過這樣的痛苦,方才能夠明白造物主的感受。

  這是我前所未有的一種困境。

  倘若把它當做一種修行的話,或許就不會這般的痛苦了。

  我開始行運起周天來,道心種魔大法在經脈中緩緩推行,讓氣游動全身,通過修行,來抵御那種讓人崩潰的痛楚。

  然而我這邊剛剛心念一動,這兩個白衣度母立刻就反應了過來。

  都達絳瑪毫不猶豫地拿起那根長長的尖刺,陡然一下,直接刺穿了我臍下三寸之地。

  當尖針刺破丹田氣海的一剎那,剛剛組織起來的氣勁立刻陡然消散一空,我瞧見了那女人的嘴角之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的微笑來。

  我憤怒莫名,陡然想起剛才阿摩王與汨羅紅頂的一句對話。

  這白衣度母,是從血池召喚出來的。

  也就是說,她們或許根本就不是人類,只不過是某種長得像人的生物而已。

  難怪她們長得跟普通人不一樣,皮膚白嫩,藍色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一張錐子臉給人瞧見,根本就是個妖精。

  既然如此,我是否可以做點兒手腳?

  我也是死馬當作活馬醫,想著對方既然不是人類,估計神魂也并不強大,當下也是在心中默默念起那深淵三法的魔威之術,雙目圓瞪,朝著正面的都達絳瑪給猛然攝去。

  魔威!

  剛剛從我體內拔出尖刺的都達絳瑪不經意間,被我的眼神一攝,下意識地一陣發愣,眼神之中,陡然一陣慌張。

  這是對于高等物種來自靈魂的畏懼。

  然而她僅僅只是一停頓,緊接著,我身后的那個白衣度母,手上突然重了一下,將我的皮膚給猛然撕開。

  嘶!

  我渾身的汗在陡然之間,就流了下來,然而一招得手的我卻渾然不覺任何疼痛,而是將意識集中到了一個點,猛然催動起魔威,將其攀升到了一個極限的巔峰之處。

  阿普陀,深淵魔王!

  阿普陀!

  阿!

  我的雙目圓睜,將那魔威攀升到了極限之處,這是我之前所沒有嘗試過的,只有在此刻這種險困交加的時候,我方才能夠逼出所有的意志。

  不成功,則成仁!

  在那一瞬間,我的腦海里觀想起一頭恐怖猙獰到了極點的深淵巨獸,它擁有著龐大的體型、狡詐的頭腦和敏捷的智慧,以及某種屬于深淵的神格之印。

  所有的一切,我都感覺自己是如此的熟悉,仿佛與我的道心種魔大法有著十二分的相符。

  在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就是一頭深淵大魔王一般。

  境界!

  我融入了那種境界,而所有的痛苦,都在一瞬間消失了,我感覺自己開始往上方飄動,意識竟然離開了自己的肉體,想要朝著無盡虛空之處飄去……

  等等,等等,我不能走!

  先別走……

  我極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意識,不讓自己消散而去,而是回過頭來,瞧見我還是我,在我前后處,有兩個面色呆滯的白衣女子,她們仿佛被凍住了一般,一動不動,而被捆在椅子上的我,則是慘不忍睹,特別是背部,表皮被剝開之后,粉紅色的肌肉暴露在空氣中,劇痛使得它一抽一抽的,無比痛苦。

  然而意識離開肉體的我并沒有感到太多的疼痛,心緒萬千的我在這一瞬間,決定將計劃進行改變。

  我需要將血祭提前。

  因為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撐到第二天。

  若是如此,那我就必須控制住這兩個其實沒有靈魂的白衣度母。

  魔威……不行,魔威只能夠讓她們本能的畏懼,而無法指使她們做任何違背意愿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試試龍意?

  一條金色的小龍在我的意識之中翻騰而出,離體的意識開始回歸而來,將龍意籠罩在了這兩個白衣度母的身上去。

  我,乃九五至尊,真龍天子!

  爾等還不跪拜!

  轟!

  一股意識噴薄而出,那兩個面無表情的白衣度母陡然一震,竟然真的按照我的意念,直接跪倒在地,三叩九拜,服服帖帖。

  我的心中狂喜不已,卻也不敢耽擱時間,慌忙命令兩人將我身上的繩索給解開,然后將我抬到血池之處去。

  白衣度母依著做,然而剛剛一出囚室,門口就有人將我們給攔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