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六十九章 弟兄殊途同歸

  血池之中陡然伸出一對手來,將我給扶住,不讓我進入其間。

  此時此刻的我,已經完全沒有辦法擺脫那雙手的控制。只是仰首朝天,看著遠處的都達絳瑪與突然冒出來的白衣度母兩人相斗。

  身為同類,打斗卻是格外激烈,刀刀見紅。

  如此歇斯底里,體現出了雙方幕后主人的焦躁,以及她們本身的暴戾性子。

  越過兩人變幻不定的身影,我瞧見汨羅紅頂已經落到了坑底,正反手拽著另外一個白衣度母的長發,像拖死狗一般,氣勢洶洶地趕將過來。

  對于背叛,任何人都是深惡痛絕的。

  特別是像白衣度母這般的生物。

  我一直沒有見到阿摩王。不過此刻的我心中已然絕望。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此刻的我,根本沒有任何反抗手段,無論是被上面任何人給抓到,又或者是身下的這一對手,都無法改變什么。

  我的背部皮膚被剝去大半,那對手直接按在了我黏糊糊的皮肉之中。

  痛!

  那種貫徹心扉的疼痛充斥在了我的腦海之中,甚至連耳朵都變得一片茫然,過了好一會兒,我突然感覺到不對勁,那對手似乎對我并無敵意,只是奮力將我往血池之上推開而已。

  他是不想讓我墮入血池。

  我極力將那疼痛給忍住。甩了甩頭,試圖聽到下面的人到底在喊些什么。

  我聽到了斷斷續續地一句話:“……老陳,你快走,不要……”

  話語含糊不定,仿佛受到了比我更加強烈的痛楚,不過這并不是重點,問題在于說話的這個人,聽著怎么感覺像是失蹤依舊的黃養神。

  對,就是他!

  我心中一陣狂喜,拼盡所有的力氣。對他喊道:“養神。你放我下來——我沒事的!”

  血池之中的那一雙手似乎猶豫了一下,對我問道:“你確定?”

  我看著都達絳瑪被與她交手的那個白衣度母,聯合汨羅紅頂一起,將其拍飛下了高臺,慌忙喊道:“快點。不要猶豫,不然我們都得死!”

  我身下的那一位,正是黃養神,他恐怕也是用盡了全力在托著我,不過瞧見現在的狀況,知道就算是將我給推上岸邊,也救不得我的性命,不由得一聲長嘆道:“唉,想不到,你我兩人,居然會死在一起,時也,命也?”

  長嘆過后,扶住我身體的雙手,終于放開了來,而我則咕嘟一聲,直接落進了翻滾不休的血池之中。

  這血池在我之前與黃文興交手的時候,還是風平浪靜,宛如一面鏡子,此刻卻像煮沸的水面,一入其中,我立刻感受到了一種激烈的高溫,將我整個人都給烤炙。

  燙!

  全身都是烙印,背部人皮被活活剝離,再落入這般滾燙的血池之中,那種酸爽,不足外人道也。

  而這時汨羅紅頂也匆匆來到了血池跟前,望著栽落其中的我,恨意凜然地罵道:“你這個狗賊,時辰未到,卻是這么的想死?告訴我,你是怎么控制都達絳瑪和美黛巴瑪的?”

  他匆匆趕到這兒,最想知道的,恐怕就是這兩個白衣度母反叛的原因吧?

  這是他們的統治之本,不容有任何閃失。

  我沒有理會汨羅紅頂的問題,甚至都來不及問一下黃養神,他為何會出現在這里,因為劇烈的沸意在一瞬間,就將我給擊垮了。

  此時此刻的我,宛如一個脆弱的玻璃娃娃,遠比其他人,要少許多的防護。

  僅僅一擊,就能夠將我給擊潰。

  燙!

  我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便直接沉淪在了血池之中,一開始沸騰的溫度將我整個人的意志都給凝固在了那一刻。

  一剎那,紅色浸滿了我的世界,我能夠瞧見無數的斷肢殘首充斥在血池之中,這些尸體都還很新鮮,估計都是摩門教前些天損失的人手,與此同時我還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是先前我們在林中見到那個死去的喇嘛。

  他的半邊頭顱,也在我眼前晃動。

  當全身都被血池給覆蓋,滾燙的池水一下子將我給包裹住,然后從四面八方狂涌而來,我的口鼻處被那粘稠發膩的紅色池水給充斥。

  一開始,我以為我會被嗆到,結果沒想到這液體通過氣管、食管進入,卻并沒有讓我窒息,反而是滋潤著我的肺部和臟腑。

  一種源源不斷的詭異生命力,隨著這些液體蔓延全身,而蓬勃發展起來。

  我貪婪地呼吸著,感受著那種前所未有的舒爽。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適應了這樣的溫度,感覺到百骸之中,一片溫暖,宛如回到了母體的子宮之中一般。

  溫暖!

  這久違的溫暖,讓飽受折磨的我熱淚盈眶,不由自主地蜷縮著身子,像個嬰孩一般的佝僂起來,而與此同時,無數碎骨肉屑不斷地附著在我的身周,開始結成了一個肉繭,將我給包圍住。

  在那一刻,久經災難的我恨不得將時間永遠定格在這一刻。

  我累了,好累!

  倘若是沉眠,就讓我在這溫暖之中死去吧?

  我的意識昏昏沉沉,就在我即將閉上雙眼的時候,突然間有一雙手猛然抓住了我,奮力地扯動。

  這動作激怒了即將沉眠的我,猛然睜開眼睛來,我就要揮手反擊,然而手伸到了一半,卻停在了半空之中。

  這個抓住我的人,卻是黃養神。

  此刻的黃養神,應該還是原來的他,保留著獨立的意志和精神,他與我一般,大半個身子都被那血繭給包裹住,不過上半身卻被他給撕裂開來,接著不斷地朝我揮手,口中不斷張合。

  我能夠瞧得見他的口型,大概的意思是:“不要放棄抵抗,不要你就真的死了……”

  不要放棄……

  我望著奮力揮舞雙手的黃養神,瞧見他臉上那固執而關切的表情,心中突然一動,沉溺于安樂之中我的陡然醒轉過來。

  這是哪里?

  血池,也就是寶窟法王口中的多難往生罪惡池,這里曾經是茶荏巴錯妖魔王朝最根本的地方,也是阿摩王起家的源頭,據說這池水的底部直通六道輪回之地,由奎師那認可的神靈鎮守。

  奎師那是誰?

  在印度教中,它是被視為毗濕奴的第八個化身的神祇,它的居所在永恒不滅的靈性世界,物質世界只是他外在能量的展示,野心勃勃的它準備將自己的力量遍臨宇宙的每一個角落;在佛教里面,它被譽為黑天,因為黑色能吸收光譜中的七種顏色,代表了他具有一切的吸引力;而在基督教中,它是圣賢對頭,火焰與秩序的破壞者……

  據狂妄者說,釋迦牟尼也只是奎師那的十大化身之一……

  這樣的地方,怎么可能是一個可以毫無忌憚睡去的溫暖之境呢?

  恐懼在一瞬間襲上了我的心頭來,然而就在此時,我突然瞧見池子的底部處,陡然伸出了幾條深紅色、滿是吸盤和褶皺的觸角來,將黃養神給猛然一捆,緊接著朝著下方拽去。

  黃養神似乎知道會有這么一遭,他臉上竟然流露出了解脫的微笑,對著我比劃口語。

  時間到了,來世再見。

  時間到了……

  那血色繭子在一瞬間就結成,外面充斥著滑膩的血肉,而黃養神被包裹成了一個粽子,給拖拽著往下滑落而去,我奮力地掙扎著,想要朝下看,結果包裹著我的那血繭浮浮沉沉,根本不給我一點兒機會。

  撕開它!

  想到黃養神的訣別之言,我的心頭一陣怒火,雙臂在陡然間不知道為何就生出了許多的力量來,將那逐漸合攏的繭子給陡然一撕,探出頭去。

  然而我剛剛一露面,就被一根滑膩粘稠的觸角給擋住了臉。

  這根觸角有點兒像是魷魚,旁邊還帶著薄膜,將我的視線給阻隔,我怨恨陡生,張嘴就咬,一不小心咬到了某一處,結果那觸角仿佛吃痛,陡然翻轉,混亂中,將我、連同外面的血繭,給一下拍到了血池的邊緣處去。

  砰!

  血繭被重重地拍飛而去,陡然粘在了血池邊緣的石壁之上,竟然停了下來。

  我深深吸了兩口灼熱的血漿,肺中被滋潤過后,身體的痛覺又緩解了數分,左右一看,瞧見這石壁之上貼著許多東西,仔細一打量,將我整個人都給嚇了一大跳。

  這上面,居然滿滿當當的,全部都是人頭。

  目光所及之處,到處都是猙獰而恐怖的腦袋,不僅僅只有人類的,還有許多奇形怪狀的頭顱,想必應該是那些地底遺民的。

  它們身處血池之中,除了一雙眼睛幾乎凸出來猴子外,與生前幾乎沒有什么區別。

  然而越是如此,越讓人心驚膽戰。

  我感覺整個人都處于一種緊張而神秘的狀態,而讓我驚訝的是,血池中間的地方,無數觸角揮舞,仿佛要抓取某種東西,然而邊緣處卻連一根都沒有。

  也就是說,我暫時逃過了危險,沒有被拉拽到血池底部去。

  就在我不知道是該慶賀,還是懊惱的時候,那些亂舞紛飛的觸手突然停頓了幾秒鐘,而后,血池上方,又被拋入了一個人來。

  在瘋狂起舞的觸手間隙,我瞧見了那人的臉。

  居然是林齊鳴!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終究還是逃不過同死的命運吧?
還是得看大師兄力挽狂瀾?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