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十章 池底又見兇獸

  當瞧見林齊鳴的那一刻,我頓時就是一陣怒火,從胸口中燃燒而起。

  老子之所以會甘愿承受這一切苦楚,還不都是為了自家的這些兄弟。本以為那寶窟法王能夠佛魂行走,定然是一位大德高僧,手段也端的厲害,卻沒想到他出的餿主意不但讓我瀕臨死亡,而且連我囑托給他的事情,也沒有辦到。

  林齊鳴最終還是給丟進了血池,而黃養神則依然被拽入了池底。

  下一個呢,會不會就是朱雪婷?

  陳子豪此刻臥底于敵營,生死未卜,而他的表妹被囑托于我手,卻終究連她的性命都不能保障?

  我陳志程。有什么臉面。去見那些對我信任有加、為我賣命的弟兄?

  暫時脫險的我,瞧見林齊鳴在落入池水之中后,奮力反抗,雙手不斷亂抓,然而那些已然啟動了的觸手卻陡然涌出十余條,將他的身子給緊緊捆束,朝著池水地下驟然拉去。

  瞧見林齊鳴陷入黑黝黝的池底,我心中一陣跳動,一咬牙,拼盡全力地將包裹在我身上的血繭給撕扯開來,然后攀附著那人頭墻壁,朝著池底爬去。

  倘若是在幾分鐘之前,我恐怕連走動的氣力都沒有,不過這血池之中。倒是又恢復了幾分精神。勉強破繭而出。

  咬牙,堅持!

  池中的觸手一陣亂舞,稍微靠近中間一點,便會被卷到,我也不敢往里去,而是攀附著這一個又一個栩栩如生的人頭往下走。

  不曾想這些人頭。并非死物,我的手剛剛放上去,立刻劇烈轉動起來,試圖攻擊。

  還好我心有防范,并沒有將手掌放在那人頭的面門之上,要不然,只怕我的這手掌恐怕就給那鬼物給一口咬了下來。

  前有兇狠人頭,后有浮動觸手,一時之間,我也是陷入了進退不得的困境。

  而越是如此,我的心中越是發了狠,從八寶囊中掏出了飲血寒光劍來,朝著這個試圖咬我手掌的腦袋一劍刺去。

  噗!

  長劍應聲而入,將兇狠的頭顱給直接刺破,里面白色的腦漿子頓時就飄散出來。

  飲血寒光劍劍身奇特,天生便有無數細碎的孔隙,能夠吸血,而一入池中,立刻表現出了貪婪的本性,一陣“呼吸”,收縮膨脹,硬生生地變大了一倍有余。

  變得又粗又長的飲血寒光劍在達到了這般恐怖的尺寸之后,便不能再漲,不過那種鯨吞的氣息,卻將池中的一應之物,都給嚇壞。

  不管是這些躁動不安的墻上人頭,就連池中那些蠢蠢欲動的觸手,竟然也下意識地避開了去。

  魔劍,就是魔劍。

  不過這劍也兇悍,一出現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吸收周遭的血氣,第二件事情,則是凝聚出一股兇煞之氣,沿著劍柄處,朝著我的這邊侵襲而來。

  魔劍妨主。

  這家伙竟然是想趁著我最虛弱無力的時候,反客為主,想用自己兇戾的意識,將我給影響。

  感受到一股遮天蔽日的滔天殺意席卷而來,我不由得勃然大怒。

  媽的,養不熟的白眼狼么?

  我心頭恨意凜然,不過卻也知道這家伙是在向我示威和試探,也是魔劍大成的一種趨勢表現,當下也是不給它任何可乘之機,將道心種魔大法給運行一周天,緊接著將龍意施展,與魔劍之中的氣息要要對應。

  再兇的狗,都得認主人。

  不然就將你給一棒子打死,讓你再也兇不得!

  兩者在電光火石之間一番交手,當那飲血寒光劍明白了主人雖然身體遭受到了前所未見的損傷,但意志依舊強勢之后,立刻選擇了臣服。

  魔劍在手,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簡單。

  我一邊調整呼吸,一邊由這飲血寒光劍引導著,朝著血池底下攀爬而去。

  那些剛才兇惡無比的頭顱,依舊兇惡,不過當飲血寒光劍掠過的時候,卻紛紛都選擇了閉起嘴巴和眼睛,低下頭來。

  即便是鬼物,也都是些欺善怕惡的角色。

  我下得輕松,便瞧見這血池墻壁之上,有用青銅浮雕,在上面鏤刻著許多神秘而華貴的符文。

  這些符文,與我所了解的諸般符箓,都沒有任何聯系,仿佛是另外一種體系。

  不對,不對!

  它們與我右眼之中,蘊含著臨仙遣策的神秘符文,似乎有許多相似之處,往往是一個看似簡單的符文里面,蘊含著無窮無盡的奧妙。

  這種文字,宛如神跡。

  這些東西,倘若是落到了對于符文之道的癡迷者手中,比如我師叔祖李道子,自然是宛如瑰寶,然而在此刻著急救人的我眼中,都不過是些過眼云煙而已。

  對于我來說,情義遠比真理重要。

  不斷朝下,我不知道爬了多少米。

  原本看著淺淺的血池,卻漫漫長長,宛如無底深淵,不過我并沒有太多的著急。

  從寶窟法王的口中,我已經知道了這個池子的真名。

  多難往生罪惡池!

  這樣的地方,與其說是一處水池,不如說是一件法器——一件來自遠古時代的遺跡之物。

  這樣的東西,就如同我珍若重寶的八寶囊一般,根本不能用現在的空間和物理特性來衡量,里面的世界,也跟我們固有觀念之中的世界并不相同。

  比如我在這血池之中自由的呼吸,也沒有被嗆死,反而是這些血漿,滋潤著我的臟腑,讓我油盡燈枯的身體得以回復。

  既然如此,底部深遠,也并不是什么古怪的事情。

  不過,既然這池壁之上的神秘符文,與我右眼之中的臨仙遣策有著幾分相似,或許雙方應有聯系。

  我心中一動,當下也是陡然睜開了右眼來。

  在這血池之中,根本不用怎么催動,右眼之中的神秘符文便能夠迅速運轉。

  很快,我瞧見了一副讓我詫異無比的場景。

  原本黑黝黝的池水底部,竟然散發出了紅、橙、黃、綠、藍、靛、紫七種顏色,而這些顏色并非分明,而是混雜在一起,化作一道又一道游動不定的虹光。

  尋常人倘若瞧見這光華,只道其中的美麗,然而我卻能夠瞧出更多的東西來。

  西方神話之中,將連接人間與神界的道路,稱之為彩虹橋;藏傳佛教里面,密宗修行至大圓滿境界的覺者則會化作一道彩虹消失;而在許多道家典籍之中,將這種現象稱之為羽化登仙。

  倘若將兩個世界比喻成不同的肥皂泡泡的話,這一縷虹光,則是肥皂泡泡接觸的那一個點。

  能量匯聚的焦點。

  果然,這血池之底,真的如同傳說之中的一般,連接著六道輪回的通道。

  不過越是如此,這兒越是大兇之地。

  神秘符文的停滯,比以往任何的時候來得更早,還沒有等我看得明白,它就消失無蹤了,不過卻給我指出了一條道路來。

  沿著這條路,我能夠前往那一處池底秘境。

  是否要走?

  我遲疑了半秒鐘,然后毫不猶豫地由著那飲血寒光劍指引著,朝著下方一路滑落而去。

  當下到某一處節點的時候,我感受到了一股排斥的阻力。

  凝目一瞧,這兒居然累積著一層又一層的碎尸,無數殘肢斷臂在上面堆疊著,將這個口子處給塞得滿滿當當。

  不過這兒并非是池底。

  在這些碎尸的下面,還有一個懸空之層,那個地方,方才是血池真正的奧秘之處。

  我瞧見不斷有觸角,從碎尸的底部陡然而出,朝著上方伸了過去。

  怎么下去?

  我盯著這鬼地方,心中有些停滯,不過那飲血寒光劍卻是無畏得很,猛然一陣旋轉,卻是鉆出一條通道來,將我給望著下面帶了過去。

  噗通!

  一入其中,我立刻感受到了久違的重力,倏然之間,從半空中砸落了下來。

  這池底之下,居然并無血漿?

  陡然砸落下來的我本以為會摔個七暈八素,卻沒想到竟然落到了一處滑滑軟軟的地方,下意識地朝著旁邊一滾落,想要站起來,結果剛剛一站起來,腳下一滑,又摔了一跤。

  我連著摔了好幾個跟頭,不過好在身下倒也柔軟,并無大礙。

  不過當我靜下來的時候,渾身卻是一陣顫動。

  我的身下,之所以這般滑膩柔軟,并非別的原因,而是因為我根本就是摔在了一頭巨大無匹的軟體怪物身上來。

  坦白的說,我很難形容這玩意到底是什么東西,它擁有著宛如魷魚或者烏賊一般的腦袋,之前血池中不斷晃動的那些觸手,便是從它這腦袋上面伸出去的。

  這樣的觸手總共有三十多條,而它的腦袋足足有一座山丘那般大,身子如水母一般攤開,將整個血池底部給攤開包裹住。

  我此刻摔落的地方,正是它攀在池底處的表皮。

  萬萬沒有想到,這血池之下,竟然還長著這么一個怪物。

  那怪物腦袋雖在,不過眼睛卻并沒有睜開,我不敢站起來,左右一看,卻見到一個又一個的血繭出現在池底的邊緣處,攀附其上,密密麻麻,足有四五百個。

  這里面,哪一個是黃養神,哪一個是林齊鳴?

  我心驚膽戰,整個人都懵住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