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十一章 宿敵合作邀請

  哪一個,是我要救的人?

  瞧見這些密密麻麻的血繭,我頓時就有些懵住了,不過很快就回想起來。無論是黃養神,還是林齊鳴,兩人都是剛剛被拽下來不久,應該有跡可循的。

  我掙扎著爬了起來,為了防止那滑膩的表皮使得我再次摔倒,我不得不低伏著身子,以保持平衡。

  寶窟法王有許多讓我很不滿意的地方,不過他建議我回到這兒來,跳入這血池之中的建議,卻著實不錯,本來已經是奄奄一息的我。在這血池之中浸潤了并不算太久的時間。雖然外傷并未有好許多,不過本來已經幾近枯竭的臟腑,卻又重新煥發了許多生機。

  此刻的我,已經恢復了兩三層的實力。

  靠著這一點兒的恢復,再加上飽飲血漿的飲血寒光劍,我方才夠膽放手一拼。

  就在我左右打量的時候,頭頂上突然又垂落下來四五根觸角,這滿是吸盤的猙獰之物在空中搖曳半個圈,然后將包裹著的血繭,給甩到了離我十幾米的角落處去。

  我顧不得正中處那頭觸手巨獸是否蘇醒,連滾帶爬地跑到了那個角落去,卻見這兒的盡頭,居然有一面鏡子。

  這是一面天然形成的水晶鏡面,足有一人高。鏡面模模糊糊。仿佛蒙上了一層灰,不過我卻能夠隱隱地感覺到里面有流露出幾分古怪的力量來。

  這力量不強,但是給人的感覺卻十分奇怪,就仿佛能夠洞察內心一般。

  我的潛意識讓我不敢將自己的影子給印入其中去。

  我來到鏡面之前,用飲血寒光劍將剛剛落入其中的血繭給挑了過來,鋒刃在這極富韌性的血肉繭子上面輕輕一劃。露出了里面滿是粘稠血漿的內容來。

  是朱雪婷么?

  我的心情一陣翻滾,又是期待,又是不舍。

  不過當大半個血繭子被撕裂開來的時候,從里面滾出了一個身長三米的蛇人來,這家伙下半身是一條黑鱗蛇尾,而上半身則是一個覆滿角質的漢子,雙目緊閉,顯然是被搜羅而來的地底遺民。

  與我不一樣,這個被解救出來的蛇人整個身子蜷縮在一起,即便是血繭破開,他也是處于昏迷狀態。

  我下意識地提劍,朝著他的下身刺去,結果他依舊是一動不動。

  這個樣子,好像不是昏迷,而是被麻醉了。

  不過剖出了這人之后,我的信心陡然漲了幾分,又連著將旁邊挨著的一個血繭給破了開來。

  還沒有撕開多少,我便瞧見了林齊鳴那張英氣中帶著幾分憨厚的臉。

  是這小子!

  我的心中狂跳,三兩下就將他從血繭之中扒了出來,然而整個過程之中,林齊鳴一動也不動,要不是他還有鼻息,我都以為他已然死去。

  將林齊鳴扶著,我猛然拍了他好幾下,將其口鼻處的血漿給抖落出來,然后將他的眼皮給扒開,瞧見里面的眼神渙散,仿佛意識不在,當下也是心生警戒,毫不猶豫地朝著他的眉心處拍了一印。

  一印結道心。

  砰!

  一印而下,林齊鳴雙手仿佛溺水一般地胡亂揮動,口鼻處劇烈咳嗽,又咳出了許多不明液體來,不過幾秒鐘之后,卻是清醒過來,瞧見扶住他的我,駭然喊道:“老大?”

  此刻的我,經受過殘酷的折磨,不但是后背的人皮,臉上、脖子上處處都是烙印,再加上血池中吸附著的血漿,恐怕不比惡鬼好看多少。

  也幸虧林齊鳴跟了我這么多年,對我熟悉無比,要不然一時半會,說不定還認不出來。

  我苦笑了一下,說道:“還好你醒過來了,剛才夢見了什么?”

  林齊鳴一邊詫異地打量周遭的景物,一邊跟我解釋道:“剛才一入池水之中,就感覺無比溫暖,人就昏睡過去,沒一會兒,就到了一個五彩生光的地方,有人在對我洗腦,具體講不出來,總之就恨不得為之而死。好在傅青主前輩一直在我心中囑咐,讓我保持清醒,沒有受到誘惑,而后又被威脅,墮入萬劫不復之地,本以為必死了,沒想到卻被老大你給救了……”

  我搖頭說道:“我們現在并未脫困,你先別高興。”

  兩人說著話,我又將另外一個血繭給拖拽過來,飲血寒光劍幾下將其撕開,里面果然是黃養神。

  林齊鳴顧不得多問,手忙腳亂地跟我一起,將黃養神從那黏糊糊的血繭里面扒拉出來,瞧見這血繭之中粘稠如絲的粘液,林齊鳴難以置信地說道:“老大,我剛才就是在這玩意待著的?”

  血繭里面的環境堪憂,惡心無比,不過此時卻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我點了點頭,都沒有說話,就嘗試著將黃養神給再一次喚醒。

  然而無論是拍臉,還是掐胳膊,都沒有辦法把他弄醒。

  林齊鳴看了我一眼,我不得不再一次凝練道心,將其陡然灌注到黃養神的印堂之處去。

  共鳴!

  我這是在用茅山諸般道法,與黃養神的神魂在做共鳴,試圖將其引回自我的控制之中。

  也就是醒來。

  然而這一印下去,黃養神的雙眼卻還是緊緊閉著,并未睜開。

  我和林齊鳴對視一眼,都感覺到棘手無比。

  我之所以能夠在血池之中保持清醒,是因為我體內有那蚩尤心魔,而林齊鳴之所以能夠被我喚醒,是因為他的夢境之中,有一位叫做傅青主的大拿真人。

  然而黃養神卻沒有,他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意志。

  這個血池,光是影子印入其中,便能夠將人的神魂給吸走,更何況是身墜其中。

  黃養神之前托住我的身體,不讓我落入血池之中,顯然是意識到了危險,而后他從我的話語,放開雙手的時候,說了一聲嘆息,那個時候,估計也是訣別之語吧?

  只是,我如何能夠讓你死去?

  我有些不甘心地想要再拍一印,然而就在此時,突然又有一道血繭從上方陡然落下,甩了一個圈子過后,朝著這邊猛然拍落而來。

  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這血繭正好撞上了黃養神,將他給直接拍到了那面水晶鏡面之上。

  砰!

  黃養神竟然豎直著立在了那鏡面之上,雙手撐開著,這姿勢給人的感覺怪怪的,就好像在某種場所看見過一般。

  對了,耶穌,十字架上面受難的耶穌,就是這般模樣。

  瞧見黃養神整個人都被粘在了那水晶鏡面之上,林齊鳴趕忙過去扶他,然而我卻是心中一跳,一把將他給拽了回來,不讓他接觸到那鏡面。

  林齊鳴被我莫名其妙的緊張搞得有些奇怪,詫異地問道:“老大,怎么了?”

  我指著那面鏡子,顫抖地說道:“不要接近那里,危險!”

  林齊鳴聽到我的話語,瞇眼瞧去,果然也是渾身一陣哆嗦,下意識地往后連退了好幾步,一直挨著那觸手巨獸的肉壁,方才停了下來。

  而就在我們兩人都下意識往后退的時候,這個剛剛落下來的血繭,突然微微顫動了一下。

  一開始,我還以為只是我眼花,然而很快我瞧見這血繭開始細微地抖動起來。

  緊接著,這血繭朝著我們的這個方向,破開了一個小口子。

  外面的硬化血肉一裂開,露出了一張毛茸茸的金黃小臉來。

  瞧見這張小臉,我頓時就是心中一跳。

  這畜生,不就是那個、那個……對了,就是彌勒的龍象黃金鼠么?

  我下意識地將飲血寒光劍給揚了起來,而當我剛剛把長劍舉過頭頂,那個血繭陡然之間就裂成了碎片,從里面走出了一個帶著面具的光頭男子來。

  這人雖然戴著黑色面具,不過只一眼,我就將他給認了出來。

  “彌勒?”

  “陳兄?”

  兩個聲音幾乎同時響了起來,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再一次與彌勒的相見,居然會在這么一個地方,而此時此刻的我,功力還只有原本的三兩成。

  這樣的我,根本就不夠那位邪靈教的小佛爺塞牙縫的。

  瞧見我下意識就舉起來的飲血寒光劍,彌勒卻顯得格外的淡定,他瞇著一雙黝黑的雙眼,微笑著說道:“我剛才親眼瞧見你從那天坑之上滑落而來,并且在那靡芽的護送下進了血池里,看樣子應該是你控制了靡芽,就想著你即便是落入其中,也不會有事。如今一進來,發現果然如我所想的一般,陳兄果然是高人啊……”

  彌勒如此平靜,我卻并不領情,要曉得,不但我的許多兄弟死于他手,而且連胖妞也落在了他的手中,生死未知。

  這樣的仇怨,我怎么可能與他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的,閑扯聊天呢?

  所以我并不理會他的這般假客套,而是冷然說道:“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彌勒微微一笑,伸出手,那頭肥碩的龍象黃金鼠就出現在了他的手掌之上,而他則悠悠說道:“距離我們認識,已經過了二十來年,不管我為什么會來這兒,我只想問問你,我們能否如當初一般,再一次合作?”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