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十二章 女蝸補天神石

  “我恨不得你死,又怎么可能會與你合作?”

  聽到彌勒求和的消息,我下意識地抗拒,然而他卻搖頭苦笑道:“沒想到你還是這般的不理智。你我相爭,最終不過會便宜阿摩王,而他若是回過神來,你以為那個老喇嘛能夠救得了誰?”

  我雙目一瞪,一字一句地說道:“你什么都知道?”

  彌勒高深莫測地說道:“生活來源于觀察和推理,該知道的,我都能猜得到。如果你選擇合作,或許你我,還有你的這些手下,都有重見天日的那一天,如何?”

  不得不說。這個家伙當真是個洞徹人心的家伙。他的話語讓我根本就無法拒絕,即便是我與他之前,有著滔天仇恨。

  比起那殘忍暴戾的阿摩王,以及這神秘詭異的血池來說,彌勒盡管也是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伙,不過好歹是我熟悉的東西。

  而且此刻的我,即便是要與他相斗,也得回復完畢再說。

  我其實根本沒有與他一拼的資本,此刻不過是在虛張聲勢而已,聽到他的提議,我冷著臉說道:“可以,不過你的告訴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我首先得弄清楚對方的目的才行。要不然被人賣了。還給他數錢,那可就不值當了。

  對于我的問題,彌勒耐心地解釋道:“我這龍象黃金鼠,癡肥一個,啥本事都沒有,吃飯還多。不過有一個好處,就是能夠幫著找尋天材地寶,和那被埋沒的靈物。”

  我看著蹲在彌勒手掌上的黃金鼠,那畜生一邊用粉紅色的舌頭舔舐著爪子,一邊沖著我嘿嘿一笑。

  這笑容古怪得很,仿佛是得意,又有些靦腆。

  我說道:“如此說來,你的意思是這里有什么值得你來探尋的天材地寶咯?”

  彌勒點了點頭,對我說道:“陳兄可記得女蝸補天的傳說?”

  我皺眉道:“什么意思?”

  彌勒笑著說道:“在此我們不論傳說,單說著里面提到的五色補天石,此物乃天地初生、萬物混沌之時的至寶之物,不但有著強大的空間效用,而且還會對于生靈和神魂,有著巨大的滋養,此物自混沌起便也沒有多少,后來被熔煉補天,構架晶壁之后,便更是稀少無比,即便是有幾塊,也都給搜刮一空,不得所見……”

  我很快就抓住了談話的要點,指著腳下說道:“你的意思是,這畜生的下面,是一塊五彩補天石?”

  彌勒微微笑道:“和聰明人談話,果然不費力。從種種跡象來看,這兒的確有一塊五彩補天石,而且還是被人為地改造過,將它構建成了一處連接虹膜晶壁的通道……”

  我冷冷說道:“若是能夠將這五彩補天石取出,摩門教所謂與神聯系的手段,也就消失了,對吧?”

  彌勒眼睛瞇了起來,平靜地說道:“對,陳兄此刻身體如此糟糕,相比需要那補天石的滋補,這也需要我的幫助,對吧?”

  我指著那塊讓人畏懼的鏡子說道:“這個,莫非就是那塊五彩補天石?”

  彌勒搖頭說道:“不,它不是!真正的五彩補天石,會在你不經意的地方放置著,而這一個,是另一種東西,一種讓人痛苦的東西……”

  我說道:“如何合作?”

  彌勒將那龍象黃金鼠遞到了左手上,右手伸過來,對我說道:“找到五彩補天石,而你我之間的恩怨,回到地面上,再做解決,你看如何?”

  我望著他伸過來的手,突然問道:“我的胖妞在哪兒?”

  彌勒下意識地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瞇起了眼睛來,指著上方說道:“它在幫著我防備那頭暴龍。”

  以一人之力,防備那頭恐怖暴龍?

  胖妞這是得有多猛?

  我滿心震撼,不過卻也知道在這個時候,彌勒是不會騙我的,當務之急,是找到那所謂的五彩補天石,將我的修為恢復,所以也沒有再多做糾纏,而是與他的手緊緊相握。

  彌勒的手并不大,軟軟的,冰冰涼,像女孩子的手。

  握過手,我問現在該怎么辦,他告訴我,說得找到五彩補天石,唯有找到這個,方才能夠切斷外界與此處的聯系通道。

  切斷了通道,方才能夠靜下心來,與這幫敵手相斗,要不然,他們隨時隨地叫家長,擱誰都受不了。

  叫家長?

  我回憶起了東南亞之行中的經歷,不由得一陣冷汗生出。

  按照守恒定論,盡管那些外物降臨的時候,不會以本體,最多不過投影,或者融入世界秩序,但是即便如此,我們也是不可能戰勝的。

  就如同螞蟻與人類,永遠都不會是一個境界的敵人。

  彌勒說服我用了不短的時間,兩人達成協議之后,他便不再理會于我,避開那面鏡子,將那龍象黃金鼠往地下一拋,然后跟隨著這小畜生,朝著另一頭摸了過去。

  彌勒轉身離開,而我則還是將注意力放在了那面水晶鏡之上。

  畢竟黃養神還在上面貼著呢。

  我和林齊鳴兩人小心翼翼地繞到旁邊,而我則伸出飲血寒光劍,試圖靠近,用長劍將他給挑落下來。

  然而就在我伸出飲血寒光劍去,即將接近鏡面的那一刻,卻感覺到一層強大的阻力出現。

  我無法把長劍往前推進一步。

  之所以如此,并不僅僅是鏡面附近,有一股強大的炁場,還有我手中的這把魔劍,產生了一種強烈的畏懼心理。

  仿佛一入其中,便會死去一般。

  倘若是平日里,我或許還能夠強迫著飲血寒光劍向前,但是此刻,它的力量遠遠強于我,即便是我用龍意引發潮汐,也未必能夠強迫它的意志。

  林齊鳴瞧見我渾身僵直,知道遇阻,于是對我說道:“老大,黃組長他暫時醒不過來,我們不如釜底抽薪,更為便捷。”

  釜底抽薪?

  我聽懂了林齊鳴話語里的意思,這是要遵從于彌勒的計劃,將那溝通異界的通道給斬斷了,讓吸引黃養神意志的東西消失了去。

  毫無意外,這是一個好辦法。

  我點了點頭,回身想要去找彌勒,而就在此時,整個空間突然猛地一震,那些掛落在肉壁之上的血繭紛紛掉落下來。

  林齊鳴趕忙站在我的旁邊,揮動雙手,將那些朝著我們砸落而來的血繭,給猛然拍飛而去。

  林齊鳴護住了我的周全,而一番劇烈震動過后,整個池底之下,到處都布滿了這些血色巨繭,將周遭的路面都給堵住了,鋪得平平整整,而正中心的那些觸角,也開始瘋狂地揮動起來。

  它們攻擊的方向,卻正是剛剛摸過去的彌勒,與龍象黃金鼠那頭小畜生。

  看起來,是這頭吸附在池底的觸手巨獸在反抗了。

  瞧見這狀況,我立刻知道,也許彌勒離找到五彩補天石并不遠了,要不然那玩意的反抗不會這般的激烈。

  想到這里,我毫不猶豫地對林齊鳴說道:“走,過去瞧一瞧!”

  我之所以過去,并非是關心彌勒的生死安危,而是在想著是否能夠渾水摸魚,提前先分一杯羹。

  那五彩補天石如此厲害,我若是能夠憑借著恢復力道,也總算不會如此刻一般,任人宰割。

  想到這里,我和林齊鳴便不再逗留,雙雙向中間的方向擠去,而此刻面前到處都是血繭,根本容不得通過,于是我們不得不躍起,踏著這些血繭前行。

  因為是構建通道的關系,這池底空間極為復雜,離中間的那一邊也遠,好在我們躍身血繭之上,多少也減少了一些時間。

  然而就在我跑了十幾米的時候,突然間腳下一空,卻是踩破了一個血繭的外殼。

  這血繭之中,一片粘稠,宛如雞蛋一般,我下意識地在另一只腳用勁,想要拔出來,離開這是非之地,沒曾想那血繭的外皮十分脆弱,這一用力,結果另一只腳也陷入其中。

  我心中一跳,朝著旁邊喊道:“小胖拉我一把。”

  林齊鳴伸手過來,然而就在此時,我卻感覺到雙足的腳腕處突然被什么東西給緊緊抓住,將我猛然一下,往血繭之中拽落而去。

  我連人帶劍,整個人都跌落血繭之中去,在進入的一瞬間,我將魔劍一轉,朝著下方猛然一刺。

  這一劍卻是刺了一個空。

  我整個人都給扯入血繭之中,里面的濃漿將我整個人都給包裹,緊接著我感覺有人抓著我的脖子,雙手一勒,將我給掐得緩不過氣來。

  那人手臂的力量巨大,幾乎是將我給整個兒都給舉了起來。

  懸空而立的我根本就用不得力,試圖用腳去蹬對方,結果卻被那粘稠的漿液給困住,力量也變得無比輕緩。

  好在這個時候林齊鳴也躍進了來,拼命地勒住那家伙的脖子。

  有著林齊鳴這個家伙分心,那人不能將我給迅速解決,而我感覺這家伙似乎有些不適應這副身體的樣子,趕忙聯絡飲血寒光劍,陡然一刺,卻是將此人的心臟給陡然刺穿。

  那人奮力掙扎一會兒,終于死去,而我和林齊鳴則在血繭之中掙扎了一會兒,勉強爬了出來。

  大口地喘著氣,驚魂未定的我回過頭來,朝著剛才襲擊我的人看了一眼。

  什么,這人竟然是阿摩王?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斷肢重生,就靠這玩意了。嘿嘿。
阿摩王就這么容易死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