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十三章 兩個不同世界

  看著被飲血寒光劍一劍刺穿身子的阿摩王,我坐在粘稠的血漿之中,好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

  到底怎么回事,這位讓人不寒而栗。連我與彌勒這樣的宿敵都不得不結盟面對的厲害角色,就這般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我的劍下?

  我難以置信地半蹲起來,伸手摸了摸對方的臉,試圖從他的臉上摸出一張人皮面具來。

  如此弱,想來應該是裝扮的才對……

  然而我掏弄了好一會兒,都沒有摸到任何別的物件,可見這人應該是不會有假的。

  林齊鳴也見過阿摩王,掙扎著爬起來,一臉詫異地問我道:“老大,這人就是他們這兒的頭?怎么感覺好像連身體都不太適應啊?”

  不適應這身體?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突然想起先前寶窟法王對我說起的話語。不由得臉色一變,陡然站起來說道:“不好,它不過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體而已……”

  就在我站起來的那一剎那,我身后的血繭突然也裂開,從里面伸出了一對濕乎乎的手掌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

  被驟然這般襲擊,我也是猛然縮身,一個轉兒,回頭一看,卻見又一個阿摩王出現在我的身后。

  這一回出手的是林齊鳴,他猛然一掌,拍在了那人的胸口處。

  對方的身體素質十分強悍,被一掌拍在胸口,卻也只是退后兩步。跌回了血繭之中。而林齊鳴則拉著我的手,大聲喊道:“老大,快走,這兒到處都是這種鬼東西……”

  其實根本不用林齊鳴提醒,我已然瞧見,無數的血繭破裂。紛紛伸出了濕漉漉的雙手來。

  而這些雙手的主人,大部分是那位恐怖的阿摩王,而還有一部分,則是我們不認識、但是看著十分厲害的家伙。

  寶窟法王曾經說過,憑我一人,是斗不過阿摩王的。

  這并非是別的原因,而是殺了一個阿摩王,還會有無數個阿摩王出現,而這話終于在血池之底,給我印證了。

  視線中,到處都是這些從血繭中爬出來的家伙,讓人多少也感到了絕望。

  不過我并沒有喪失信心,因為在一瞬間,我發現了一件古怪的事情,那就是這些從血繭之中爬過來的人里面,幾乎都沒有眼眸。

  他們的眼睛,都是白色的,宛如死魚的肚皮。

  想起剛才被飲血寒光劍給捅死的那個家伙,我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這些從血繭之中爬出來的家伙,或許擁有著阿摩王的身體,但是并沒有那強者的意志。

  他阿摩王再厲害,也終究是人,不可能將自己的神魂給幻化萬千。

  既然如此,那么這些從血繭之中孵化出來的家伙,或許強悍無比,但也不會那么讓人絕望。

  想到這里,我和林齊鳴奮力撥開這些濕漉漉的手掌,朝著池底中間跑去。

  在那一刻,我是如此地想與彌勒匯合。

  這道路十分艱難,然而那池底終究不大,很快我就瞧見了彌勒的身影,然而卻發現這位智珠在握的家伙也并非我想象中的那般瀟灑。

  超過三十條的吸盤觸角,正在他的身周胡亂舞動,隨時都會朝他發動攻擊。

  這些觸角剛才看著軟綿綿的,仿佛除了抓人,并無太多厲害之處,然而只有瞧見它與彌勒的戰斗,方才知道這玩意方才卻是手下留了情。

  這些觸角,每一根的頂端,在此刻都宛如那毒蝎的尾刺,硬度讓人膽寒。

  陡然而下,這些觸角就像一臺極度精密的機器,不斷地從各種角度陡然射來,朝著彌勒颼颼而落,一如投槍。

  面對著這暴風驟雨的襲擊,彌勒卻是不慌不忙,那身子在幾十根的觸角間隙躲避,行走的幻影宛如一條長線,然而不管那觸角再繁復精細,眼花繚亂,卻也傷不得他的半根毫毛。

  那觸角巨獸顯然是感覺到了威脅,所以也是使出了全力,而彌勒既然敢闖這龍潭虎穴,卻也并非沒有準備。

  兩者之間的戰斗,看得人炫目,不由得心生敬佩。

  而就在我們來到這戰場邊緣的時候,彌勒也是瞧見了我們,身影并不停止,而我的耳邊卻傳來了他的輕聲低語:“既然來了,還不趕緊幫我將這畜生給滅了?”

  我揚起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奮力擋開身后幾個尾隨而來的家伙,咬牙說道:“如何滅了這玩意?”

  彌勒跺了跺腳,指著我們的腳下說道:“這玩意的痛覺,越接近頭部,越劇烈,在你的位置,用劍往下面猛刺,讓它反應遲鈍起來……”

  聽到對方的吩咐,我毫不猶豫地將長劍倒轉,朝著腳下猛然一刺。

  噗!

  那觸手巨獸是寄生在血池底部的生物,我們腳底下的這一片角質層,就是它的本體,飲血寒光劍猛然刺入,一開始上面滑膩的角質層還能夠對那力量作一定的阻攔,然而當我這氣息一激,里面的諸般勁道狂灌而入,立刻就直接深入了大半截,插入其中。

  飲血寒光劍本是魔兵,而后諸般煉化,就連蚩尤心魔降臨,也不得不贊一聲“好劍”!

  這般的兇器刺入,里面的諸般氣息灌輸,那包裹住整個池底的巨獸就受不了了,一聲宛如嬰兒一般的啼哭聲從池中的頭部發了出來,那頻率讓人陡然聽到,頓時就口鼻鮮血直流。

  我也是被這尖厲的超音給震得腦海一炸,眼前一片血紅。

  然而禍不單行,那些正瘋狂攻擊彌勒的幾十根觸手,居然在瞬間就扭轉了方向,朝著我這邊急速刺來,而彌勒卻得到了解脫,一個翻滾,朝著那家伙的頭顱處狂奔而去。

  瞧見這情形,我不由得一陣怒火中燒,沖著那家伙罵道:“彌勒你又騙我?”

  我千辛萬苦,方才擠到跟前來,身后是擠擠的阿摩王分身,前進不得,后退不得,又根本無法如彌勒那般瀟灑地在亂“箭”從中穿梭。

  當著觸手巨獸一轉變目標,我立刻就陷入了死地。

  林齊鳴瞧見這般情形,下意識地大吼一聲:“老大,小心!”

  他倒是忠義,沖上前來將我給抱住,想要將我給護在身下,把自己當做一層防護,保我安全。

  然而他這單薄的軀體,哪里能夠擋得住這天羅地網的攻擊。

  最大的可能,應該是我和他被穿成一串兒吧?

  我心存死志,然而就在此時,一道金光卻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上方,猛然張開四肢,口中陡然一吼:“吉母吉……”

  這一聲,隱隱之間,居然有龍吟的氣息。

  是的,龍吟之聲,我可是熟悉無比,沒想到這小小的家伙,居然能夠弄出如此的氣勢來,當真讓人跌掉眼鏡。

  這個陡然出現的家伙,卻是彌勒那頭癡肥無比的龍象黃金鼠。

  它的臨空一叫,卻是嚇得那些觸手一陣凝滯,猶豫不前,而這小東西落到了林齊鳴的腦袋上之后,居然還朝著我眨了眨眼睛。

  它這擠眉弄眼的意思,卻是想讓我們趕緊沖到中間去。

  我很奇怪自己居然看懂了這小家伙的眼神。

  “吉母吉……”

  被這小畜生一提醒,我立刻反應過來,剛才在血池之中的時候,這些觸角就是畏懼我飲血寒光劍上流露出來的龍氣,方才沒有將我給裹纏,此刻我若是不想被萬箭穿心而死,就得在這上面做文章。

  拼盡全力,我咬著牙,將刺入觸手巨獸身體里的飲血寒光劍給猛然拔了出來。

  天地又是一陣劇烈抖動,無數的血漿從上方簌簌灑落下來,顯然是這劇痛,使得這觸手巨獸已經無法維持池底的隔斷空間了。

  我感覺身后有無數慘白的吶喊聲傳來。

  而這個時候,那頭龍象黃金鼠卻已經一馬當先地朝著池中激射而去。

  走!

  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我與林齊鳴毫不猶豫地迎著頭頂無數亂舞的觸手狂奔前進,而與此同時,我已經將龍意給催動至極限,把飲血寒光劍里面的龍氣給全力揮發出來。

  龍!

  至高無上的頂端生物,它的威嚴,印在了無數食物鏈下端存在的基因之中。

  那些觸手在我眼前不斷晃動,尖刺一般的尖端幾乎差一點兒就能夠將我給扎死,然而卻最終沒有甩落下來。

  我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不過卻硬著頭皮沖到了池底中心。

  我瞧見龍象黃金鼠一往無前,直接撲進了那巨獸宛如阻止一般的頭顱之中,直接沒入里間。

  我感受著身后亂舞的觸手,也硬著頭皮沖入其中。

  一進里面,世界大變。

  這種感覺就好像跳入血池一般,空氣和血漿是兩種介質,而這頭顱之內和頭顱之外,也是兩種不同的世界,我先是被一陣七彩光華給遮住了眼睛,而后卻瞧見四周一片純白,而前方的空間,則顯得簡單無比。

  這處不大的空間里,四周都是一片純粹,除了最中心的地方有一團光柱之外,里面只有稀少的幾個人。

  一眼就能夠望穿。

  我、林齊鳴、龍象黃金鼠、彌勒……

  還有阿摩王!

  有且只有一個,阿摩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