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十五章 凡人可愿臣服

  所有夢想,觸手可及。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卻突然響起了彌勒的聲音來:“陳兄,內中定有萬千恐怖。你可扛住了,不要自誤。”

  聽到這話兒,我下意識地停頓了一下。

  什么?

  我原本以為那彌勒在拼死助我恢復,卻不曾想終歸到底,我還是被他當做了小白鼠,前來試探這五彩補天石的深淺。

  在那一剎那,我的心中是憋火的,不過很快我又想通了一點。

  想要斷肢重生,自然是千難萬難,哪怕只有一點兒渺茫的希望,我也得硬著頭皮頂上去。所以即便前路是死亡。我也不能夠停滯不前,平白耽誤許多時間。

  上吧,陳志程!

  我給自己心中鼓著勁兒,拼力往前移動,那手指終于觸摸到了光柱的邊緣。

  一入其中,我頓時就感覺到手掌處傳來一陣讓人留戀不已的溫暖和柔軟,這種觸覺,就好像第一次摸到情人的小手,有一種讓人心悸的感動。

  我下意識地揉捏了一番,爾后方才感覺到這動作過于猥瑣,不過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朝著前方走去。

  之前阿摩王使出千般氣浪來阻攔于我,然而當我的手觸摸到那光柱之時,他卻突然放松了戒備,沒有再為難于我。而是使出了所有的手段。朝著彌勒的身上猛然拍去。

  不知道為什么,余光處,我能夠感覺到他的嘴角,是含笑朝上的。

  不對,不對,阿摩王的內心之中。其實是希望我能夠進入光柱的,對吧?

  就在我一陣胡思亂想的時候,整個人卻是已經被吸入了光柱之中。

  一進入那里面,我試圖低下頭來,找尋有可能鑲嵌在地上的五彩補天石,然而剛剛想要低頭,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就不見了,向下望去的時候,空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我嚇壞了,伸手想要撥開面前那不斷旋轉的顏色,然而這時方才發現,我的手也不見了。

  事實上,我的整個身體,都變得不見了。

  這情況將我給直接弄暈了,不知道自己到底處于什么狀況。

  而就在我暈頭暈腦的時候,突然間有一股光華從天而降,落在了我的面前來。

  這光華落地,就變成了一位面目模糊的白衣女子,表情神圣而莊嚴,卻是與將我蛋碎了的白衣度母都達絳瑪一般模樣,她眼睛平視,卻似乎能夠堪透我的內心,望著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說道:“凡人,可愿臣服?”

  我心中一陣反感升騰,恨聲說道:“臣服你妹啊!”

  那女子似乎并不懂得這句話是罵人的話語,用剛才的語氣重復道:“我沒有妹,凡人,你可愿臣服?”

  我不由得好笑道:“你是誰,我為何要臣服于你。”

  這句話她卻是聽懂了,同樣的語速、同樣的表情和語氣回答道:“我,奎師那親選的臨界卓瑪,諸般靡芽的母親,負責此界的神職……凡人,你可愿臣服?”

  靡芽?

  這個名字,我在彌勒的口中也有聽到過,如此說來,外面所有的白衣度母,都是我面前的這女子創造的咯?

  不過她給人的感覺,總有一種單機電腦的印象。

  我繼續調戲她道:“臣服如何,不臣服又如何?”

  白衣女子居然又回答了:“小阿摩這一次挑選的人選十分不錯,尤其是在此之前,將肉體之中的所有苦痛都激發出來,使得我能夠穿造出更厲害的身體來。所以如果你臣服,我賜予你永生的身體,而倘若不臣服,你就是選擇了死亡。”

  我冷冷笑道:“所謂永生,不過就是將靈魂賣于爾等,然后不斷地更換陌生的身體吧?”

  白衣女子回答:“對,作為人類,你們實在是太脆弱了,與‘它們’根本不同。只有如此,方才能夠一直存續下去……”

  我平靜地說道:“我選擇死亡。”

  這一回,那白衣女子終于不淡定了,睜開眼睛來,怒目而看,瞪著我說道:“為什么?”

  我平靜地說道:“我陳志程自懂事的那一天起,就告訴過自己,永不為奴!屈辱的活著,還是慷慨的死去,對于別人不重要,對于我來說,卻根本無從選擇。自由,才是我真正的選擇,更何況,你能弄死我么?”

  話語平靜,但傲氣沖天。

  這就是我。

  白衣女子終于發怒了,臉色在一瞬間變得鐵青,無比猙獰,接著眼睛鼻子和嘴巴,一眾五官全部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張平板一般的臉孔。

  而后,從她的頭顱中,有憤怒的聲音嘶吼出來:“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阿摩竟然會給我提供這樣的祭品?跪下!”

  我被這般喝止著,整個視界不由自主地矮了大半截。

  即便看不清楚自己的身子,我也能夠曉得自己此刻也已經在跪下來。

  倘若是有辦法,我肯定是誓死不跪的,但此刻的我根本就連自己的身體都不知道在哪兒,也控制不了它,卻是不得不受辱。

  跪下之后,那白衣女子倏然上前,素白小手抓住了我的額頭處,猛然一震,那張沒有五官的臉上變得一陣漆黑,而她尖厲的聲音也陡然洋溢而出:“居然敢窺探奎師那留下的卓瑪多羅,呵呵,給我死去吧!”

  轟!

  一股強大無匹的意志陡然灌注到了我的腦袋里面,仿佛瞬間爆炸了一般,狂暴地沖刷著我的意識,將我的心思給一瞬間充斥到了極限。

  一刻秒殺。

  我感覺到自己仿佛瞬間就要死去,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有一股力量從全線崩潰的意識中升騰而起,緊接著一個聲音憤怒地吼道:“干啥了,又干啥了,你他媽的就不能消停一點?”

  白衣女子有些意外地說道:“居然還有反抗的余地?桀桀,看來你的神魂,還真的是強大啊,這樣的你,不選擇臣服,實在是太可惜了……”

  此刻的我,意識已經幾近于模糊,不過卻知道這聲音,卻是我心底的那個魔頭。

  心魔蚩尤。

  我的神魂并非是比別人強大,而是因為在這里面,還住著另外一個大拿。

  受到刺激,蘇醒過來的心魔在一瞬間就弄清楚了具體的情況,一股抑制不住地傲氣油然而生,對著這試圖用意識碾壓我的女子說道:“久丹松嘉瑪,你這個奎師那的玩物,居然也敢騎在老子頭上拉屎拉尿,真的是不知道教訓對吧?”

  被叫破名字和身份,這白衣女子終于感覺到了不對,那張恐怖的臉上一陣蕩漾,五官再次長出來,凝目望著我說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心魔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左右打量一番,突然笑了:“哈哈,好,不錯!”

  它這般古怪的表現不但讓白衣女子詫異不已,就連我也一陣發愣,問到底怎么回事,為什么會這般失態?

  心魔得意地說道:“這五彩補天石,乃九天玄女一族所掌控的至寶,沒想到居然會有一塊殘留人間。那婊子……不談這個,有了這玩意,你這玻璃珠子一樣脆弱的身子,終于可以改造一番了……”

  這是白衣女子也突然發現不對了,驚恐地喊道:“不對,你不是人類,你是巫,對吧……”

  這個時候,我突然瞧見了自己的本體,渾身赤裸的我出現在了半空之中,雙手一揮,無數光華從地底升起,朝著我的身上狂涌而來。

  這些光華作五色,分輕重兩種。

  輕者直入血管經脈,沖刷氣海;重者包裹身體,充實骨骼。

  諸般光華一出,我頓時感覺渾身洋溢在前所未有的舒適之中,無數痛苦在這一瞬間消失不定,身上血肉烙痂紛紛脫落,光潔無比,而又有一股力量,從頭到腳地滑落而來。

  我自顧自地抽取那五彩補天石的力量洗滌身體,那白衣女子卻陡然變色,怒聲吼道:“你趕緊住手,再這樣下去,空間通道就維持不了了!”

  心魔冷冷說道:“關我卵事?”

  白衣女子警告無效,頓時就雷霆大怒,雙手向天一舉,無數的空間力量在這一刻被陡然壓縮,朝著我的身上拍打過來。

  我剛才還在為阿摩王和彌勒的戰斗而嘆為觀止,然而此刻這被極度壓縮的力量,強度卻比先前要強上千百倍。

  萬般世界,化作一擊。

  這樣的力量強度,已經不屬于我們的這個世界了。

  然而面對著這樣的攻擊,心魔卻是毫無顧忌,它,又或者我,雙手一搓,卻是將那五彩補天石的力量給直接抽取而出,化作一道護盾的炁場,將周遭籠罩,化解了這道致命的擎天一擊。

  轟隆隆……

  整個空間都在顫動,白衣女子臉色更是驚慌,大聲罵道:“天啊,怎么會這樣?”

  這一擊過后,白衣女子竟露出了真身,卻是一個頭戴古印度貴婦花鬘冠,雙耳墜大環,上身斜披絡腋,帔帛環繞,左手持一枝曲頸蓮花,右手掌向外,宛如二八少女的模樣,而她這花容失色的模樣,落在我的眼中,也變得十分可愛。

  我作為旁觀客,并無發言權,然而心魔此刻卻突然嘿嘿笑了一下,一把就將這白衣女子給擒住,撕扯帔帛,口中調笑道:“奎師那的禁臠,想必是十分不錯的,老子也來嘗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