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十六章 黑手無辜臉厚

  光柱之外,戰斗依舊還在繼續,那阿摩王臉色鐵青,一掌強過一掌。每一揮,便有山巒倒塌之勢。

  這般的手段,叫人避也避不開,逃也逃不得,只有硬著頭皮生生扛住。

  而按常理來說,一般人根本就扛不過這緩緩一掌,便是十分厲害的修行者,也頂不住幾下,就算是摩門教中的二把手汨羅紅頂,若是并無法門,硬生生地頂著。只怕也過不得三招。

  并非敵手太弱。而是阿摩王的這一手,實在是太過于霸道。

  將空間之中的諸般炁場,皆揉捻成一處,陡然激發,這樣的手段,也只有在這半神祭壇之中,方才能夠得心應手。

  換一句話,彌勒此刻需要面對的,并非是阿摩王,而是那凝聚著半神祭壇法陣之威的諸般力量。

  這揚的恐怖,誰能夠頂得住?

  然而這個光頭蒙面人卻偏偏扛住了,而且有來有回,雙方幾乎都看不出誰優誰劣,一般模樣。

  這怎么可能?

  阿摩王原本淡定至極的心中不由得慌亂起來。而作為他的對手。彌勒其實也并不是那般輕松,事實上,他也不過是功法,正好將對方的手段給克制而已。

  這時間拖得越久,彌勒就越熬不住。

  畢竟這力量,已經超越了人體的極限。人力有時盡,他終究還是不能例外。

  兩個人,都不約而同地將余光,投向了光柱之處,試圖里面會走出一個能夠幫助自己奠定勝局的人物來。

  似乎是感應到了他們的心思,從里面露出了一只雪白的手臂來。

  看到這只手臂,阿摩王頓時變得無比精神,而米勒的臉色則不由得一黯——人算不如天算,終究還是失敗了,對吧?

  就在半神祭壇有限的幾人注視下,走出了一個近乎半裸的女子來。

  這女子長得端地漂亮,豐乳肥臀、膚白如雪,而且更加誘人的,是她的全身都處于一種泛紅的興奮之中,稍微有些經驗的人,都知道她應該是剛剛經歷過男女之事。

  這就有些讓人搞不清楚狀況了。

  而就在阿摩王和彌勒摸不著頭腦的時候,有一個體格健碩的男子掐著那女子天鵝一般潔白的脖頸,也跟著走了出來。

  事實上,這個男子就是我。

  就在剛才,心魔蚩尤突然發狂,對著這位宛如天仙神女的白衣女子做了讓人不齒的茍且之事,而就在這男女交融的時候,他居然運行起了某種霸道至極的采陰補陽之術,一邊吸收那女子的神魂,一邊修補我這殘破的身體。

  這過程讓人感覺到格外詭異,被那心魔給陡然擠到一邊兒去的我,眼睜睜地目睹了整個過程。

  阿摩王的這禽獸行為還只是小事,最讓人不齒的,是它不但占了人家的身子,而且還將那久丹松嘉瑪的神魂吸收,用來熔煉補貼了我垂垂而危的識海。

  那女子可是被奎師那挑選出來的神祗,此刻卻被弄得毫無反抗能力,任由宰割。

  這一炮轟鳴,渾身癱軟;三炮齊鳴,跌落凡塵。

  精、氣、神,三者皆備碾碎吸收。

  此乃功法,而心魔蚩尤真正在意的,則是那底下的五彩補天石,隨著這采陰補陽的手段施展開來,萬千毫光入體,將我諸般生機給一一恢復,頓時就感覺到源源不斷的力量狂涌而來。

  待著氣勢攀升至最高的時候,那家伙卻不知道怎么回事,伴隨著洪流激涌,而消失無蹤。

  剩下的,就只有我,抱著那哭得雨帶梨花、恢復凡人真身的白衣女子,滾落在地下。

  這一刻,向來淡定無比的我真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好嘛,爽的是那狗日的,結果背鍋的事情,卻輪到了我來,天底下哪里有這般讓人吐血的事情?

  當恢復了身體的控制權,我的第一反應,是想去喚那壞事做盡的惡賊。

  然而那家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居然根本就沒有一點兒回應,仿佛死了一般。

  這情況讓我無奈,望著身下的這個女子,莫名迷茫起來。

  說句實話,先前瞧見這白衣女子高高在上,一副讓我跪舔的神祗模樣,被心魔蚩尤給強占了,叫天天不應的時候,我還是在暗暗叫好的,沒想到那家伙卻做得這般的決絕,居然順勢將對方的神性給熔煉了去。

  此時此刻的她,跟一個普通女子,幾乎就沒有什么分別。

  一陣茫然過后,我突然瞧見了光柱外面的景物,彌勒與阿摩王兩人酣戰許久,看著你來我往,勢均力敵,不過我卻是瞧了出來,倘若再過幾分鐘,彌勒必將敗亡。

  不管我與彌勒在外面到底有何恩怨,在這兒,我到底還是他的盟友,他也是費盡心思讓我得以周全。

  至少此時此刻,我不再是太監了,而且比之前更加威猛。

  想到這兒,我慌忙地爬了起來,抓起旁邊的褲子,抹去污穢,七手八腳地將這塊爛布套在身上,低頭一看,這才發現那女子正睜著一雙滾圓的眼睛,惡狠狠地看著我呢。

  這眼神里面流露出來的恨意,讓人不寒而栗。

  我下意識地哆嗦了一下,不過繼而又醒轉過來——媽的,做壞事的是蚩尤那老兒,跟我有半毛錢關系,我干嘛要心虛?

  不過心魔蚩尤這事兒,到底是個秘密,在對方看來,做壞事的,終究是我。

  我看著彌勒一步一步地陷入僵局,也來不及多做解釋,將這白衣女子給簡單收拾一下,然后抓著她的脖子,將其推出了光柱之外。

  這個時候的我,方才發現,我已然全部恢復了,而且似乎比之前還要厲害許多。

  瞧見這場景,彌勒和阿摩王也停住了手,兩人跳開一邊。

  待看清楚我手中的人質,阿摩王不由得驚詫地喊道:“卓瑪神使,你這是怎么了?”

  他的眼睛何等銳利,哪里看不出白衣女子身上的變化。

  那久丹松嘉瑪被剝離了神格,化作普通凡人,卻又是滿腔的苦楚,一聽到阿摩王的問詢,頓時就是悲從中來,還未有回話,眼淚就簌簌落下,將半張臉都給染濕。

  而彌勒這般人精的人物,卻也看出了其中蹊蹺,不由得嘿然笑道:“陳兄這剛剛恢復,便大肆宣泄,當真是豪杰之輩啊……”

  豪杰你妹啊!

  替心魔蚩尤背鍋的我是有苦說不出,也不辯解,而是從這阿摩王寒聲說道:“你的神現在在我的手上,你若是想要她的安全,就放開路來,讓我們離去!”

  阿摩王想必也是對著白衣女子窺探許久而不得,此刻聽到我的威脅,頓時就是一陣火氣,憤怒無比地吼道:“你這個褻神的家伙,有什么資格跟我談條件?我信仰的神靈是奎師那大帝,而這婊子既然被你褻瀆,必然會遭到神的拋棄,我何必在乎?”

  他也是氣極,頓時就是發了狂,猛然一掌,朝著我拍來。

  我沒有意料到對方居然毫不顧忌我手中的白衣女子,直接朝著我這兒攻擊,也是有些詫異,到底沒有狠下心來,將那女子來做抵擋,而是將其甩開一邊,雙掌前出,硬生生地頂住了這一下。

  轟!

  先前彌勒與此人相斗,我在旁邊看的是熱鬧,并不知道內中的威力,然而這一回交上手,方才知道為何以彌勒的能耐,也只是勉強還手。

  這掌勢撲面而來,讓人心驚膽戰,感覺烏云壓頂,天地倒翻。

  不過我終究還是頂住了,只是感覺雙腿發軟。

  不對,我怎么感覺這發軟的雙腿,跟與阿摩王硬拼的這一擊,似乎關系并不算大呢?

  兩人一交手,我整個人都往下沉了幾分,而被我甩開一邊的白衣女子,則被巨大的掌勢給吹飛到了一邊去,這時彌勒卻突然笑道:“陳兄既然恢復修為,龍精虎猛,那邊幫我擋一擋這家伙吧。”

  他說完,卻是身子一拱,腳步滑動,人便越過我的旁邊,朝著光柱沖去。

  這個家伙先前的所作所為,雖然讓我恢復了修為,不過卻并非學雷鋒做好事,而是讓我先行試探趟雷。

  他能夠頂得住阿摩王的攻勢,卻扛不住白衣女子之前的那雷霆一擊。

  那畢竟是不屬于人類的力量。

  我心中一動,想要將他給拉扯,不能入內,然而這家伙卻滑溜無比,早知道我有此一手般,一個閃身掠過,卻是沖入了其中。

  阿摩王瞧見,怒目圓睜,飛身而來,大聲吼道:“奪我命脈,想都別想!”

  那家伙倏然沖來,抬手卻是朝著擋在他面前的我猛然一擊。

  我雖然不想幫彌勒擋這個雷,不過避無可避,若不抵擋,唯有死路,于是只有拼力抵擋一番,而一擊之后,我趁勢往后一躍,來到了林齊鳴的旁邊,抓著他的手,大聲喊道:“我們走!”

  我想要離開,任彌勒與這阿摩王狗咬狗,然而就在此時,光柱之中卻傳來了彌勒張狂的笑聲:“是了,是了,就是它了!”

  阿摩王似乎意識到了什么,悲憤地厲聲喊道:“不!”

  咚!

  空間陡然一震,世界大變,那滿目的純白消失無蹤,而與此同時,我感覺周遭都一陣擁擠,下意識地睜開眼來,卻發現自己,居然如嬰兒一般的抱膝而坐,周遭盡是漿液。

  我這是……在血繭之中?而這一切,難道都是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