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十八章 一笑可泯恩仇

  敵手人多勢眾,一旦被纏住,必然是人海茫茫,車輪滾滾。我即便是恢復了先前氣力和體魄,卻也不敢跟其力斗,陷入重圍之中,于是拉著林齊鳴,就朝著邊緣奔走。

  我們身后,無數雙眼紅光畢露的血人沖出,朝著我們追來,這些家伙除了不穿衣物之外,與阿摩王一般模樣,看得旁邊摩門教嘍啰目瞪口呆。

  場景詭異,諸多摩門教信徒不敢上前來攔。而就在此時。那阿摩王本體卻比婦人知道輕重,沖著一眾“分身”怒聲喝道:“這廝手中的五彩石,方才是教門立身根本,你們快與我過來,將此人擒住。”

  這些血人,也并非全然瘋狂,有的聽到呼聲,立刻折轉,朝著彌勒撲將過去。

  不過亦有不少聽了白衣女子的指令,朝著我們一陣狂追。

  跑!

  我們沖到了巨坑邊緣,兩人定住身子,我不待林齊鳴反應,將他給一把抓住,朝著上方猛然一擲。

  我這雙臂。本就有千鈞之力。此刻又正是龍精虎猛之時,更是宛如投石機械,林齊鳴與我通過羽麒麟能夠做到心意相通,知曉我的想法,身子一輕,卻是騰云駕霧一般。向上沖了四五丈,接著雙臂攀在巖石之上,腹部一吸,人卻朝著上方快速爬動而去。

  林齊鳴一走脫,我便是毫不猶豫地單腳點地,身子騰空而起,幾個借力,卻是也跟了上去。

  從地面之上的騰挪跳躍之力終有落勢,不過我接上壁虎神游功法,卻是能夠在這巨坑墻壁之處不斷向上,想著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兩人奮力向上,片刻間便已經攀上了十余丈高。

  我所選之處,卻是當日那摩呼羅迦承托著眾人,突破天坑的路線,一路上有著它刻在石壁上深深的爪痕,如果一路朝上,卻也能夠憑著這些脫離險境。

  然而就早我們奪路而逃的時候,突然間我感覺到有一道勁風破空而來,朝著我上方的林齊鳴襲去。

  “快走!”

  我一聲暴喝,毫不猶豫地拔劍而出,陡然回身一斬,卻是漫天的鮮血灑落,一根巨大的吸盤觸角朝著我的這邊砸落而來。

  我用劍脊將此物拍飛,低頭一看,卻見那頭從血池底部爬出來的觸手巨獸,正張牙舞爪,伸出若干觸手上來。

  這玩意常年根植于血池底部,生長于五色補天石之上,自然是無數年滋養,長得那叫一個龐然,此刻爬出池水之中,通體看去,卻是覆蓋了小半個天坑之地,而幾十根觸手向上,卻能夠伸出二十余丈的長度來。

  我若是什么也不顧,逃命而上,或許能給避開這些觸手的攻擊,不過弱我許多的林齊鳴,恐怕就要給拽下天坑底部去了。

  林齊鳴以誠待我,為我可以舍棄性命,我又如何忍心他死于此地?

  想到這里,我沒有再向上爬,而是回轉過身來,一邊揮劍阻攔這些倏然而來的觸手,一邊催促上面的他道:“快走,我在這兒攔著!”

  林齊鳴過意不去,猶豫地說道:“老大,我……”

  我沒有給他一點兒分辯的時間,怒目圓瞪,鏗鏘有力地吼道:“這是命令!”

  那家伙方才不再多言,奮力上爬。

  他知道自己越早脫離危險,我方才會越早地擱下心結,放手一戰。

  我單手抓著那山壁凸出的石塊,另外一只手則緊緊握著飲血寒光劍,望著黝黑坑底處那不斷襲射而來的觸手,心中豪氣大發,狂聲怒吼道:“來吧,讓爺爺將你那魷魚腳都給削下來,回頭擱點辣椒粉、孜然給烤了,填我肚皮!”

  一劍在手,心氣蓬勃,想起前些日我東奔西逃,茍且于洞中,接著又受盡凌辱,千般苦難于一身,我頓時豪氣大發,手中長劍揮動,那些觸角卻是無一根能夠襲到林齊鳴。

  我或者斬斷,或者拍飛,手段精妙得很,那水下的畜生也是知道厲害,不再試圖將林齊鳴扯下,而是全力向我攻擊。

  它一發狠,那幾十根觸手便如機關槍一般頻繁而至,飲血寒光劍與尖端那宛如蝎子尾刺一般的角質硬物陡然撞擊,發出“叮叮當當”的金屬之聲,火花四濺。

  我這邊打得痛快,卻不料腳下傳來一陣窸窣之聲,余光打量,卻見那些血人手腳并用,沖著我這邊攀了過來。

  這些家伙底子極好,身手敏捷,宛如猿猴一般,我若是被纏住,恐怕頂不住這上下其手,瞧見林齊鳴已經攀得極高,心中方安,當下也是左右一打量,瞧見左前方十幾米處有個孔洞,于是賣了一個破綻,在山壁上飛步而走,朝著那洞口撲去。

  對方來勢洶洶,我一入其中,先是一根觸手尾隨而至,被我一劍斬斷,隨后立刻有兩個血人撲入其中,朝著我不要命地殺來。

  對方全身光溜溜的,著實有些難看,不過雙手宛如精鋼,與飲血寒光劍碰撞,卻發出錚然之聲來。

  這些血人,只要是灌注了阿摩王的神魂,再融合幾日,便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教主之身,而此刻即便是那無數黑煞入體,并不如阿摩王這般的神選之物,卻也有兩三成厲害。

  一時半會,尋常人卻也拿捏不得。

  不過也有例外,我之前蒙著阿摩王羞辱,剝皮碎蛋,險些不能當做男子,這等仇恨記于心中,此刻瞧見這熟悉模樣,立刻爆發出來,手中一把飲血寒光劍,縱橫而上,奮力劈斬,劍意縱橫,卻也將來人一一劈翻。

  這話說得簡單,寥寥數語,但倘若是之前的我,或許又是一番纏戰。

  一連斬殺了四五人,我方才覺得經歷過血池洗禮,再世為人之后的我,卻是與先前截然不同。

  一切凝滯難行、力有不逮的地方,此刻卻如行云流水,水到渠成。

  劇變,在不經意之間就發生了。

  我來不及多作欣喜,持著一把血光四溢的長劍殺出洞口,瞧見那觸手巨獸的注意力似乎轉移到了天坑底部去,也知道恐怕是被糾集著對付起那彌勒來。

  畢竟相比我這疥蘚之疾,偷了摩門教鎮教至寶的彌勒方才是心腹大患。

  我隨時都可以殺,但若是給彌勒偷走五彩補天石,那摩門教百年的基業,分分鐘就會覆滅了。

  因為信仰已然不在。

  沒了那觸手巨獸的掣肘,下方那些不斷攀爬上來的血人我倒也不會太懼,畢竟在這樣垂直的地形之中,對方形不成合圍,達不到優勢兵力的話,狹路相逢之間,沒有人是我這亡命之徒的對手。

  趁著這間隙,我再次奮力向上,一口氣又爬了幾十丈,下方不斷有人冒險攻擊,要么被我斬殺,要么被我一腳蹬開,跌落坑底。

  隨著越來越上,我已經瞧不見林齊鳴的身影了,想必是翻身上了天坑之上,我也不敢懈怠,奮力而上,至于先前結盟者彌勒的安危,這個就不再我的考慮范圍之內了。

  狗咬狗,一嘴毛,對于我來說,那阿摩王和摩門教不過是疥蘚之疾,彌勒方才是宿命的敵人。

  他若死了,我非得給阿摩王頒發錦旗不可。

  就在我距離天坑頂部還有幾十米的時候,上方突然探出幾個頭顱來,瞧了我一眼,卻是拋下了一根套繩來。

  我此刻處于高度緊張狀態,瞧見有動靜,立刻警覺防備,然而這個時候,卻聽到張勵耘的聲音:“老大,且接住這繩索,我們拉你上來!”

  是七劍?

  我瞇眼向上,瞧見那幾個影影綽綽的身影,可不就是張勵耘、小白狐兒和布魚等人么?

  他們竟然也來了?

  我先前流落于茶荏巴錯的瀑流之下,東躲西藏,過著饑一頓飽一頓的日子,最擔心的除了被抓起來的林齊鳴和朱雪婷之外,莫過于先前為了掩護眾人返回地面,而引阿摩王離開的七劍等人。

  我擔心他們沒有能夠逃脫阿摩王的搜捕,也給抓了起來,此刻瞧見他們出現在這天坑之上,頓時就是歡喜不已。

  抓住繩索,上面傳來一陣巨力,我也是將身子一輕,飛身而上,與下方追逐的一群血人拉開距離,騰云駕霧一般地躍到了地面上來。

  腳踏實地,我卻見上面也是一片混亂,張勵耘、董仲明、布魚、小白狐兒和白合等人正在與摩門教留守上方的人拼斗,在不遠處,汨羅紅頂調兵遣將,誓要將我們給留在此處。

  這些戰斗我倒并不關心,而是一把抓住張勵耘的手,焦急地問道:“小七,可見到雪婷?”

  張勵耘回答我道:“有一個叫做八達木的漢子去救了,告訴我們耐心等待!”

  是寶窟法王!

  我心中稍安,一邊讓布魚等人防備下方爬上來的血人,一邊抽出長劍,朝著前方撲去。

  我一入其中,便若猛虎,劍下頓時就是無一合之將,勢不可擋,圍兵被殺得大敗,汨羅紅頂一臉惶然,突然從不遠處的廢墟跑來一人,沖著我們大聲喊道:“老大,諸位哥哥姐姐,我在這里!”

  說話的正是朱雪婷,她手上抱著一大堆東西,其中有好幾把劍,卻是他們受俘被繳的物品,而在她的身后,則是那八達木。

  我知道寶窟法王俯身與八達木身上,與他遙遙施禮,而對方笑著回禮。

  兩人相視一笑,恩仇盡泯。

  我想跟寶窟法王說幾句話兒,然而就在此時,卻是有一巨物從天而降,從半空中陡然落了下來,將他的身子猛然一壓,卻是化作了血糜。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