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七十九章 志程胖妞聯手

  瞧見那八達木被踩成肉糜,我頓時就瞋目裂眥,憤然不已。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知道那寶窟法王乃佛門真修。斷不會為這一踏而身死魂消,但是被他寄身的八達木,卻是肉體凡胎,化作肉糜之后,卻是再無回復之期。

  說句實話,一開始認識八達木之時,我對于他那大狒狒一般丑陋的長相,多少也還是有些抗拒,覺得異類,瞧之不起。

  不過隨著與這大漢慢慢地接觸,我方才感覺到他那顆赤子之心。當真比這世間許多人要強上千百倍。無論是從他那滴水之恩,涌泉相報,還是后來不愿意陷害于我,帶著我離開,以至于整個韃靼族都陷入亡族之禍,而即便如此,他居然還能夠不離不棄,為我奔走,最后將寶窟法王給引來見我。

  倘若是我當初順手將他從牢房里面放出,多少算是點恩情,但是他對我的諸般回報,方才是最讓我感動的。

  他對我的恩情,簡直可同于再造。

  然而還沒有等我回報于他,陡然之間。他就已經喪失了性命。這樣的結果對于我來說,實在是一種痛徹心扉的傷害,抬起頭來,我瞧見將八達木給踩成肉泥的,居然就是那頭兇惡無比的摩呼羅迦。

  地底暴龍!

  瞧見這家伙的第一眼,我心中不但沒有畏懼。而且還充滿了濃烈的仇恨。

  它,將我的恩人給踩死了!

  盡管我曾經通過摩呼羅迦逆轉局面,將一眾被抓的戰友和囚犯給救出,不過我卻也知道,只要阿摩王在,我定然不能控制于它,于是也放棄了幻想,試圖將它給解決掉。

  這畜生不早點解決,必成大患。

  我緊緊握著飲血寒光劍,而初逢巨變的朱雪婷也是有些慌張,感受到了一陣腥風吹來,慌忙地朝著我們這邊跑來。

  她一動,摩呼羅迦那家伙立刻抬腿追來,這畜生身高腿長,一邁十幾米,卻是立刻拉近了兩者的距離。

  我身子一動,人便沖到了摩呼羅迦的身前,身子騰空而起,三兩下便踏上了這家伙的身上來,感受到了威脅,它猛然停住腳步,試圖用那短短的前爪,將我給拍下來。

  像我這樣的體積,在那家伙的眼里,不過就是只跳蚤或者蒼蠅而已。

  摩呼羅迦一邊扭動著身子,一邊揮爪而來,而我卻偏偏避開了它的攻擊,幾個騰身,卻是沿著它滿是鱗甲的脖子,一路來到了它的頭頂,舉起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朝著它的眼睛刺去。

  這一劍,龍氣勃發,諸般氣息狂涌而出,化作無比尖銳,直刺對方的眼珠子。

  先將這畜生的眼睛刺瞎,讓它失去方向,我再慢慢地炮制。

  然而我這長劍猛刺,那家伙卻陡然閉上了眼睛,充滿韌性的眼瞼將脆弱的眼珠子給保護住,我的這劍遞出之后,卻也不得寸進一步。

  摩呼羅迦摩起了森白的牙齒,而一對碩大的鼻孔里面,不斷地噴出灼熱腥臭的白氣來。

  在那一刻,我能夠感受到它的得意。

  這家伙一身鱗甲,身體結實無比,幾乎沒有任何漏洞,這樣的它,幾乎沒有任何懼怕之物。

  先前被我降服,不過是被我那龍氣給突然襲到而已。

  居然能夠被拉作那守護血池祭壇的靈獸,它絕對不僅僅只是一個畜生那般簡單。

  我向前刺,感覺到了巨大的阻力。

  這阻力并沒有使我放棄,而是激發出了我巨大的好勝之心來。

  這把連心魔蚩尤都滿口贊賞的劍,到底能不能創造奇跡?

  突!

  我雙腳站定,腰間一扭,感受到先前充斥在身體各處經脈之中的力量震蕩,陡然周天一運,將其集聚在一起來,緊接著凝聚在雙臂之上。

  破!

  原本停滯不前的劍尖,在我拼死的力量之下,居然又前進了數寸。

  吼……

  那摩呼羅迦口中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嗥叫,腦袋猛然一甩,卻是受痛到了極致的緣故,我被晃蕩得不停顛簸,不過卻緊緊地抓著飲血寒光劍,腳尖頂住它的眼袋處,然后再一點點地用力。

  左眼已廢!

  費盡千般心思,我將這摩呼羅迦的左眼眼球給刺破,流出一大堆的黃色流質來,它瘋狂地嚎叫著,雙腳在地上不斷地亂蹦,又踩踏了許多建筑。

  我在上方拼命,而張勵耘等人也不敢在天坑旁邊久留,怕被殃及池魚,給拍飛進了里面去,于是也不阻攔那些紛紛爬上來的血人,而是朝著旁邊溜了開去。

  汨羅紅頂想要阻攔,結果這陣型被劇痛之下的摩呼羅迦給一陣沖壓,頓時就潰不成軍,形不成攻勢。

  我刺破一只,還待再刺另外一只,結果剛剛拔出劍來,那畜生便猛然一甩,將我給直接甩飛到了遠處去。

  我從半空中砸落到了廢墟之中,剛剛翻身爬起,卻瞧見那受傷了的暴龍猛然轉身過來,剩下的那一只獨眼左右一掃,選中了我,邁開腿,就沖著我的這邊狂奔而來。

  這架勢,看著應該是想要將我給碾成肉泥,好泄心頭之憤。

  我揉了揉被摔得疼痛的腰肢,打算著朝汨羅紅頂等人的方向引開,而就在此時,卻有一道身影,從黑暗處陡然撲了出來,手中一根棍子,仰天而起,朝著那摩呼羅迦的腦袋砸了過去。

  兩者的體型看著相差懸殊,然而從炁場之中的力量來看,這個陡然跳出的襲擊者,卻也是十分恐怖。

  那人的速度飛快,我只看到一道黑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聽到小白狐兒尖聲喊道:“胖妞,是胖妞……”

  我渾身一震,瞇眼瞧去,卻見那個揮舞著巨棍的身影,可不就是與我分別已久的胖妞么?

  跟幼年時期的小猴子不一樣,此刻的胖妞完全就是一身高體壯的魔猿模樣,身高足有兩米,渾身都是猙獰的傷疤,和稀疏的黑色毛發,一張毛茸茸的猴子臉上,卻是有著人一般兇惡的表情。

  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能夠瞧出它幾分兒時的影子來。

  更何況當初在黃山之上,我可是與它打過照面的,自然不可能認錯。

  持劍而立的我退后一步,瞧見胖妞的大棒子狠狠地砸落在了那摩呼羅迦的鼻子上面,這棒子可跟當初于墨晗大師制作的并不相同,完全就好像是一塊隕鐵打造,粗粗黑黑,古樸之中,又附著了許多古怪符文。

  它給我的第一印象,看著應該是非常沉重。

  然而這樣的隕鐵棒子,在胖妞的手中就輕巧得如同牙簽一般,當然,在落下的那一瞬間,偌大的摩呼羅迦竟然承受不住那巨力,腦袋直接磕在了地面上去。

  砰!

  一棒子就將那摩呼羅迦給撂倒了,當真讓人感到詫異,不過從胖妞竄出來的那一刻起,在附近的我就能夠瞧見,它這一棒子,無論是從力量、角度還是速度上來講,都已經做到了極致。

  暗合天道!

  它卻也是潛伏了許多,終于守候到了這樣的一個機會,出手即傷人。

  一擊得手的胖妞并沒有任何猶豫,而是直接跳到了那家伙的腦袋之上,等到摩呼羅迦從劇痛之中蘇醒過來時,腦袋卻已經被騎在了身下,接著胖妞緊緊握著那根巨大的棒子,搗鼓一般地將它的腦袋狂揍一通。

  砰、砰、砰……

  摩呼羅迦護住了僅剩的右眼,卻沒想到胖妞砸落的,正是它最為堅硬的顱骨處,幾棒子下去,鱗片飛濺,砸出許多紅白之物來。

  我是有跟那畜生交過手,知道摩呼羅迦的腦袋有多硬,頭皮的鱗甲硬度,幾乎不比真龍弱上幾分。

  然而那胖妞一番打砸,卻將其弄得血肉模糊。

  可見它的力量有多大。

  有了胖妞這么一個對手,摩呼羅迦便放棄了我,而是開始滿地亂滾,試圖將這個兇惡的魔猿給甩落下來。

  它使盡各種手段,遇上這么一個瘋子,卻終究堅持不了多久。

  就在我瞧得仔細,張勵耘等人也摸到了我的身邊,招呼我離開,這事兒倘若在幾分鐘之前,我或許會毫不猶豫地答應,然而此刻卻遲疑了一會兒,有點兒放心不下胖妞。

  盡管此時此刻,它或許都已經認不得我們了。

  不管是我,小白狐兒也是激動不已,即便是白合和朱雪婷兩人拉著她,都拖拽不得。

  沒有人會知道我們之間的情誼,到底有多深厚。

  就在那摩呼羅迦滿地打滾、試圖將胖妞給甩下來的時候,我瞧見胖妞的臉上突然露出了幾分神圣的光芒來,緊接著它將胸口下方的皮給猛然一扯,卻是從里面爬出一個巨大的金色爬蟲來,沿著摩呼羅迦左眼的傷口,鉆了進去。

  那金色爬蟲,應該是彌勒煉制的蠱毒。

  只不過,這玩意當真罕見,居然會有如人腦袋、或者籃球一般巨大。

  瞧見這一幕,我就不由得一陣心痛,天殺的彌勒,居然將我家胖妞當做培育蠱毒的鼎爐,當真是罪該萬死!

  而就在我心中惱恨的時候,那金色爬蟲擠進了摩呼羅迦的眼睛離去,沒用幾分鐘,它居然一陣巨震,卻是用腦袋將胖妞給托著,然后縱身一躍,跳下了巨坑之中。

  摩呼羅迦,這是被降服了?

  三姓家奴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