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八十一章 魔體即是巫體

  這結果對于我來說,實在是太過于煎熬,要曉得,這里面不管是誰輸誰贏。與我都有莫大關系,念及此處,我吩咐張勵耘穩住陣型,而我則長劍一揮,朝前一絞,突出重圍,折回了天坑邊緣去。

  我這一走,自有人追隨,不過我也不懼,長劍護住左右,奔到天坑旁邊一瞧。卻見那巨大無匹的摩呼羅迦居然就躺倒在地。再無聲息。

  我心中驚駭,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何事,卻聽到里面有十數聲驚呼想起,隱隱約約,似乎有人在叫:“萬神之祖……”

  我低頭望去,結果黑暗中突然有勁風伸出,下意識地向后退了幾步,卻見那白衣彌勒從天坑之下陡然沖出,一聲鮮血,左邊是那龍象黃金鼠,右邊則是面目猙獰可怖的胖妞,將其護翼住。

  此刻的彌勒雖然渾身沾血,不過原先蒙面卻不翼而飛,露出了那張帥得讓女人合不攏腿的面目來。

  我心中一驚。他的臉。當初不是在黃河口一役被毀去,為何此刻又恢復了?

  隨即我又想明白了,我那話兒都能夠在五彩補天石的滋潤下恢復如常,彌勒偷拿寶物,那一張俊臉豈有不恢復之禮?

  對于此獠,我的心情十分復雜。正想向他討要胖妞之事,沒想到他先一步瞧見了我,縱身一掠,與我拉開巨力之后,大聲喊道:“陳兄,那勞什子摩門教喚了幕后黑手來,我們抵不過,趕緊扯呼……”

  我滿目詫異,問什么黑手。

  彌勒并未作答,而是與龍象黃金鼠和胖妞朝著瀑布那邊沖去,頭也不回,而就在此時,從天坑底部處,陡然伸出一只巨手來,黑乎乎的遮蔽天日,倏然朝著我們這邊拍來。

  這巨手,可不就是我在黃山所見的那物么?

  瞧見這玩意,我也不敢停留,回身便跑,所幸我的腳程頗快,三兩步便縱身十幾米,那巨手拍在了我的身后,整個地皮都塌陷幾分,碎石飛濺,噼里啪啦地拍打在了我的背上,就如子彈一般。

  還好我得了五彩補天石的滋潤,一身勁氣綿延如罡,總算沒有被傷到。

  在遠處與那些血人纏斗的七劍瞧見這般威勢,也不敢逗留,有布魚、小白狐兒等犀利之人,朝著林邊突圍退去。

  我感覺一股強大的氣機將我鎖定,不敢與七劍匯合,而是朝著彌勒奔去,一邊走,一邊喊道:“彌勒,你到底還是惹了哪路神仙,還不快把那神石交出,免得大家陪你受死?”

  彌勒一陣狂奔,卻也來到了巨崖邊緣。

  他回轉過身來,瞧見我一路奔,那巨手一路砸落,拱手笑道:“陳兄,那石頭已經被我家蟲子吞入腹中,想要吐出,那是千難萬難。”

  我瞇眼一看,卻見那蜷縮在胖妞腹中的金色蟲子,身體里有光芒在閃爍,一陣比一陣黯淡,卻是被吞食了去。

  我滿心訝然,不知道彌勒費盡心思奪了這五彩補天石,為何不自己享用,反而給了那肥蛆一般的蠢物。

  彌勒說完,回身一躍,卻是跳下了不知道有多高的懸崖處去。

  我瞧見那龍象黃金鼠和胖妞也毫不猶豫地往下跳開,心中詫異,跟到懸崖旁邊,卻見并非是此人自尋短見,而是他身上竟然有一種類似于滑翔翅翼一般的薄紗之物,一入空中,陡然彈開,卻是有無窮升力,承載著他和胖妞、龍象黃金鼠,朝著遠方離去。

  這廝來得神秘,去得瀟灑,我趕到的時候,他已經離此有幾百米遠,鞭長莫及。

  我滿心憤恨,卻感覺身后狂風卷涌,回頭一看,暗叫一聲苦也。

  那巨獸竟然跨越了幾里路,凌空朝著我拍了下來。

  這一回我再無前路可跑,左右又回避不得,眼看著自己就要被活活拍死,心中頓時就是一股怒氣沖天,將飲血寒光劍拔出,朝著上方舉去。

  我別的不想,就想著這玩意拍下來的時候,我這一劍戳去,讓它爽個痛快。

  巨掌遙遙而下,我舉劍而出,也是心生死志,然而就在那巨掌即將把我整個人都給覆蓋的時候,突然間我感覺到那滔天氣勢不再,居然倏然縮回了去。

  我滿心詫異,左右一看,卻突然明白過來,這物乃跨空而來,而那空間通道的構建,主要是五彩補天石。

  彌勒遠遁而走,構建通道的石頭不再,危機便已解開。

  彌勒看似奔逃,實則又救了我一命。

  這事兒當真是讓我不知道如何說才好,不由得苦笑一聲,瞧見遠處的七劍且戰且退,當下也是收斂心情,回奔而至,手起劍落,卻是又將幾人給斬殺。

  這一番廝殺,我又暗自心驚起來。

  這是為何?原來我起初離開血池,只是感覺通體舒暢,諸般虧損皆補償了回來,然而一番酣戰之后,方才發現越戰越勇,諸般血肉勁氣貫通,就仿佛常人打通了任督二脈,而修行者初識炁場一般,整個人都不知不覺地騰升了一個境界來。

  這種感覺妙不可言,其效果也能夠從我諸般戰績可見,倘若是往日,我奪命奔逃、天坑血戰,又斬殺汨羅紅頂、諸般血人,在如此連番酣戰之下,早就已經累垮了。

  然而此時此刻,我卻仍然感覺到有無窮無盡的精力支撐,源源不斷的力量從氣海涌出,就算是大戰三天三夜,卻也不會感到疲憊。

  簡單一句話,那便是打了雞血。

  當然,這不過是開玩笑的話兒,不過我連著斬翻了好幾個厲害許多的血人,心中卻有如明悟。

  看來我這道心種魔大法之中,那混元無漏的魔體,卻也是大成了。

  當然,說是魔體,這里卻有一個說法,便是千年卷涌,道法昌盛,而后佛家崛起,古法皆備壓制,傳聞這所謂魔功,卻是巫家之法,不過一來傳承缺失,二來魚目混雜,三來佛道二門打壓,使得名聲受累,準確地說,這魔體,應該類似于洪荒時代的大巫金身之類,都得并非道家飛身,佛家圓寂之路數,而在于錘煉肉體之極致。

  須知,人體乃世間最為復雜的結構,有十二條經脈,奇經八脈,諸般穴位又暗合天罡地煞之理,最為玄妙,古來今往的修行者,皆在內中做文章,不過有人研究身體修為,有人研究精神意志。

  按理說,人力有時盡,一碗水終究會溢滿而出,故而道法之中那引發天地之力、道法自然的手段最是厲害。

  這是當下修行的主流。

  不過在上古洪荒時代,有大巫者,天生肉身強橫無匹,有吞噬天地、操縱風水雷電、移山填海、改天換地之能事,卻并非傳說。

  我這魔體,比之上古大巫,自然不值一提,然而當今天下,有如此般力量者,恐怕又只是寥寥之數。

  倘若真如我的猜測,只怕那夢境便是真的,心魔蚩尤那狗東西禍害了那久丹松嘉瑪的所有好處,恐怕都轉移到了我的身上來。

  我且戰且想,一時入了神。

  不知不覺間,周圍的攻擊減弱許多,我不由得詫異,左右一看,方才發現那二十余個圍著我等的血人,此刻卻也只剩三兩個,被七劍給圍著,一一給斬殺了。

  而七劍此刻也是心不在焉,大家都沒有將心思放在那幾個黑煞血人的身上,而是都瞧向了我。

  這些眼神里,有驚訝、有敬畏、有歡喜,也有疑惑。

  我與七劍長期混在一塊兒,彼此的本事都是心里有數,只不過他們終究不知道,為何分別不久,這位老大怎么會變得這般厲害。

  原先自然也是不錯的,只是跟現在相比……

  嘖、嘖——實在不知道如何表達。

  最驚訝的,恐怕就是林齊鳴了,他是瞧見過我那慘狀的,后來我拼死殺出重圍,一時激動,也還未曾多想,此刻回顧起來,頓時就是一陣颼颼涼意,詫異非常。

  我不管眾人的驚訝,搶先兩步,將那兩個奮力廝殺的血人給斬落于劍下,免得多生事端,留下禍患。

  當眼前再無站立之敵,眾人皆松了一口氣,小白狐兒與我關系最近,口無遮攔,于是欣喜地沖我笑道:“哥哥,你到底經歷了什么,居然變得這般厲害了?”

  我到底經歷了什么呢?

  閉上眼睛,我就感覺到一石錘朝著下身砸落而來,這等丑事,我便不托盤而出,損壞我的威嚴了,也不多言,只是平淡地說了兩句,將事情的前因后果給稍微解釋一下。

  大家聽我說得簡單,并不留意,倒是林齊鳴多嘴,嘆聲說道:“諸位不知,老大為了救我和雪婷,卻是舍身飼虎,被那些歹人用烙鐵燙得面目全非,又給活生生地剝了皮,連……”

  眾人聽得一陣毛骨悚然,而我卻慌忙攔住這蠢貨的嘴,不讓他往下說,只是嘿然笑道:“都是過去的事,何必多言。”

  林齊鳴這時方才反應過來,慌忙閉嘴,而就在此時,遠處又沖來一個人影,他瞧見了,冷然笑道:“這么多同伴躺在此處,你還敢來送死?”

  他一劍劈去,未曾想渾身一震,一口鮮血噴出,人卻是飛跌而去。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成王敗寇,是非成敗轉頭空。
魔體與巫體,終究不能同日而語,不過卻也值得珍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