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八十四章 十二年后血誓

  要問這人是誰,卻是那陷落于巨坑深處的黃養神。

  我此番留在地底,除了要解救落入敵手的林齊鳴和朱雪婷之外,還要救另外幾人。只可惜一番磨難,卻只見到黃養神一個。

  原本以為能夠將他和林齊鳴一般救出,卻不知道他居然被那白衣女子久丹松嘉瑪給扯入鏡中。

  那鏡子在兩人一入之后,化作碎片無數,根本無跡可尋,而后來又是追兵處處,我哪里顧得及細查,于是就走丟了去。

  先前敵群洶涌,后有追兵無數,前有阿摩王與摩呼羅迦阻擋,我自然無暇多顧,此刻一切塵埃落定。即便還有小貓三兩只,卻也改變不得局面,我便趕緊救人。

  當初鬼鬼隨著大部隊離開的時候,我可是答應過她,一定會帶著黃養神回去的。

  雖說這話兒,大多還是在哄小女孩兒,當時的我連自己都未必有信心回返,何況是救那不知生死的黃養神,但是此時此刻,我還是得仔細搜羅。

  折回天坑處,四處一片混亂,那好端端的天巴錯給弄得廢墟處處,而偌大的天坑之下。也是一片血氣沖天。

  我留了受傷的林齊鳴、董仲明、朱雪婷,和最為沉穩的張勵耘在上面布防,而我則帶著小白狐兒、布魚和白合滑落天坑底部來。

  這兒經歷過一場混戰,特別是彌勒與阿摩王的拼斗,早是一片混亂。

  我一落下,便瞧見那巨大無匹的摩呼羅迦陳尸在前,將小半個坑底都給堵住了去,瞧見這玩意,小白狐兒忍不住地歡喜。對我說道:“這貨兇猛,遺體必然有可取之處,那些家伙來不及剖開,倒是便宜了我們。”

  我點了點頭,但凡洪荒異種,必有不凡之處,這摩呼羅迦乃上古遺留。能夠被那勞什子奎師那挑作鎮守祭壇的靈物,又如此厲害,身上寶物定然不少。

  不過我心系黃養神,只是輕描淡寫地吩咐道:“先找到人,其余的事情。回頭再做也不遲。”

  小白狐兒等人點頭,隨我越過摩呼羅迦的身體,瞧見那觸手巨獸在那高臺的不遠處,全身都軟趴趴地灘著,那讓人心驚膽戰的觸手也垂落著,再無動靜,想來應該是被彌勒給制住了。

  布魚不用我吩咐,便直接飛躍過去查看,沒多時,朝著我打手勢,確定已經死去。

  我沿途而下,周遭盡是尸體,有那些從血池之中爬出的家伙,也有摩門教本身的信徒和薩滿,還有幾具身穿白衣的曼妙女子尸首,分散在旁。

  我想起便是那久丹松嘉瑪擄走的黃養神,所以每一個都仔細查看。

  這所謂“仔細”,少不得寬衣解帶,查驗身子,小白狐兒瞧得眼熱,啐了一口道:“哥哥,好端端的找人,你何必去作賤那死去的女子?”

  這些白衣度母模樣長得都差不多,尋常人倒也分不清楚,唯有我這個比較深入了解的,方才能夠明白其中差異。

  不過這些細節,我倒也不好跟兩個女子說起,只是當作聽不見。

  布魚在旁邊瞧見,忙拉住憤憤不平的小白狐兒說道:“尾巴妞,老大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若好色,早就納你作了小的,何必對著那庸脂俗粉挑挑揀揀,你說是不?”

  布魚這話兒說得小白狐兒霞飛雙頰,呸了那光頭大漢一臉口水,羞澀地跑開,倒也不再呱噪。

  我根據心魔蚩尤與那白衣女子一番雙修之時,旁邊仔細觀察的結果,判斷出這幾個女尸,都不過是如同那些血人一般的仿物,心中難免有些失望,左右打量一番,徑直來到了血池邊緣來。

  經過諸般變化,那血池之中的血漿只有半數,露出了墻壁上那大半的神秘符文來。

  這符文蒼勁荒古,非當今的各家路數,仔細瞧看,卻又妙不可言,隱隱間竟然有那攝人心魄的感覺,嚇得我不敢多瞧,收回目光來。

  此處想必是設得有荒古大陣,正是因為如此,方才能夠溝通異域,倒也并非那五彩補天石一物之功勞。

  現如今那神石被彌勒奪走,又喂給了他那只恐怖的金蠶蠱嘴里,恐怕是不會有存留,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我倒也沒有懈怠,而是深深吸了好幾口血腥之氣,然后抽出飲血寒光劍,朝著前方平平地劃了幾劍。

  這劍宛如我的手臂一般,然而此刻使出來,卻是格外沉重。

  既然沉重,自然有著妙法,卻見數道凜冽劍光陡然而出,化作凌厲破空聲響,在這血池山壁大陣之上,化作好幾道深刻劃痕來,縱橫錯亂,破綻頓生。

  這劍痕突兀地將那息息相聯的法陣脈絡給一舉斬斷,宛若斷了龍脈一般,所有的荒古靈氣,頓時就從裂口消散而出。

  我沒有停頓,一連使了十余劍,終于將這法陣破去,而就在這時,其中的一處斷口處,竟然有殷紅如血的液體流出,而一聲憤恨至極的厲喊,也從那血池深處呼喊出來:“狗賊,你斷我教命脈,倘若是讓奎師那知道了,天上地下,六道輪回,必將找你尋仇!”

  我聽到這話語,不由得愣了一下。

  這語氣聽著像是那白衣女子的口吻,只不過聲音,卻是我那養神兄弟的聲音。

  到底是什么情況?

  我沒有片刻猶豫,凌空一躍,卻是朝著半滿的血池一躍而下。

  我想要知道血池底部,到底發生了什么情況,凌空躍了十幾丈,方才落入池面之中,噗通一聲跳下去,入目處滿是猩紅,竟然與先前又有不同。

  目力瞧不見,還有那炁場探尋,卻不曾想這血漿也是古怪,炁場的觸角根本穿透不得許多,感應有限。

  我在血漿之下探尋一會兒,沒有收獲,正想潛入底部,仔細打量一番,卻感覺水面上似有動靜,心隨意動,出水換氣,抬頭一看,卻見一道影子憑空飛起,朝著血池外飄去。

  我暗自惱怒,腳步在那滑膩的巖壁上輕點,也騰身出來,不過到底還是晚了一步,那人卻是飛上了天坑的半中腰了。

  這人的身法,竟然比阿摩王都要迅捷幾分,讓我如何能夠不心驚,眼看著是追不上了,只有通過羽麒麟,吩咐在坑口的七劍成員盡量攔截,而我則在后面跟隨。

  七劍厲害,但是對著這樣一個家伙,卻終究沒有辦法,那人卻是朝著另外一邊飛去。

  瞧那騰挪飛轉的手段,卻真的宛如御空飛行一般。

  簡直就是神跡。

  我讓布魚和白合在下面等待,而我與小白狐兒費盡心力地爬上天坑,還未到頂,卻聽到半空之中,傳來一句渺茫地聲音:“黑手雙城,辱我身子,斷我命脈,今日之羞辱,我來日定當奉還。到那時候,我要讓你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親信背叛,兒女相殺,窮途末路,悔恨而死……”

  這話語漸行漸遠,卻是朝著懸崖的方向飄散而去。

  我翻身上了天坑,瞧見張勵耘等人一臉錯愕的站在那兒,卻并未追去,不由得惱怒道:“你們在干嘛,為什么不追?”

  我這一怒,氣勢洶洶,張勵耘也不敢答,朝天而指。

  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瞧去,卻見一頭丑陋的翼手龍奮力展開雙翼,載著那人朝著懸崖的遠方飛去,漸行漸遠,根本就觸摸不得。

  此事怪不得張勵耘等人,我長長嘆息了一口氣道:“真不知道這摩門教除了阿摩王、汨羅紅頂,竟然還有這般的人物,此刻讓他逃脫了,當真是放虎歸山啊,可惜、可恨!”

  那人對我的詛咒,我倒也不放在心上,只是瞧見那人神鬼莫測的輕身手段,此刻一走,只怕又是個大麻煩。

  聽到我的感嘆,旁邊的林齊鳴詫異說道:“老大,你沒有瞧清楚那人的模樣?”

  我又好笑又好氣地說道:“我他媽的從血池里一路追著他的屁股過來,就只瞧見那背影,哪里瞧得清模樣?”

  朱雪婷弱弱地說道:“那人,是……黃組長!”

  “黃組長,什么黃組長?”我不以為意地應承了一句,陡然瞪起雙眼來,詫異地說道:“你是說,那家伙是黃養神?”

  留守四人都十分肯定地點頭,我瞧見他們一臉認真的表情,心中不由得有幾分失落,想起了先前黃養神被吸附在那水晶鏡面之上,而后又被那白衣女子給咬住嘴唇,拉入鏡中的情景,頓時豁然開朗。

  是了、是了,恐怕我那養神兄弟,已經被那白衣女子給鳩占鵲巢了去。

  只是不知道,黃養神此刻到底是生是死,意識是否猶存呢?

  我滿心想要將黃養神給救出,卻不曾想現實竟然打了我一個響亮的耳光,原本被心魔蚩尤給欺辱、無力反抗的女子,竟然成為了摩門教中唯一能夠逃脫的漏網之魚。

  并且她還將黃養神給擄了去。

  那女人據說是奎師那的禁臠,身份想來是跟小觀音一般的人物,又有心機,又有隱忍,又知曉諸多秘事,這樣的對手,留待以后,說不定真的就能實現她口中的誓言了。

  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