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八十六章 穿越漫長黑暗

  世界盡頭,是一眼也望不到邊的黑暗么?

  一行經歷過無數風霜苦楚的人,集結在了一處廢墟處,馬拉多拉與他的同伴。撫摸著這些據說是千年前妖魔帝國的遺跡,不知不覺,眼淚就滾滾地流了出來。

  這一路來,他們經歷過了太多太多的事情,然而無論是親臨死亡,還是失去同伴,這些地底的漢子都沒有一人流過眼淚,但在此刻,卻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覺那歲月滄桑,世事多變,千年前的繁榮。時值如今,都不過是斷壁殘桓,再無人煙。

  千年之前,這里到底經歷了什么,那些強大的先人是怎么在這絕不可能的地方建立起強大的七十七國,又是如何的沒落。

  思古之情,在一瞬間襲上了我們的心頭。

  世界盡頭是一處黑漆漆的天幕,即便是我們收集了一籠子螢火蟲一般的亮蠹,卻也沒有一點兒光,能夠透入其中去。

  那里與光絕緣。

  這樣的地方,讓我想到了靜止的時間,也想到了永恒的死亡。

  從某一種意義上來說,世界盡頭并非是終點。而是一種連物質和時間都幾乎不會流動的恐怖之地。

  這樣的地方,有大恐怖。

  緬懷完了前人,馬拉多拉等人聚攏到了一塊兒來,拉著我的手,這鐵漢依依不舍,征詢我的意見,說既然這里已到,又沒有任何前進的可能,不如與他們一同返回去。

  這一路上。我們經歷過了無數磨難,也找尋到了許許多多的地底遺族,這些人千奇百怪,彼此攻伐,但大多都受盡了摩門教的屈辱,而我是一舉覆滅摩門教的救世者,只要我振臂一呼。相信會聚攏無數的人,圍繞在我的身邊。

  馬拉多拉和他的同伴,希望我能夠帶領著地底遺民的各個部落團結起來,成為一個新的國度。

  這個國度,或許能夠超越千年前的妖魔王朝。而我,則將成為這個王朝的掌控者。

  我,就是他們的王!

  說到這里,馬拉多拉和他的同伴都陷入了狂熱,然而對于這樣讓人興奮的建議,我卻平靜地拒絕了。

  或許在許多野心家的想法中,這不失為一種曲線救國的方式,可以在無家可歸的時候,享受一下巔峰權力的味道,然而對于我來說,卻沒有一點兒吸引力。

  此時此刻,我心中唯一的想法,那就是離開茶荏巴錯,回到地表,回到小顏師妹的身邊。

  算一算,日子也差不多該到了。

  在那樣重要的時間里,我倘若不能夠在場,陪伴在小顏師妹身邊,只怕我這一生,都會處于無比的懊惱當中,即便是死去,也會充滿遺憾。

  沒有什么,能夠阻擋我回家的路。

  對于我的拒絕,馬拉多拉表達了無比的遺憾,然后十個人挨個兒地過來親吻我的腳尖,向我施重禮之后,轉身離開。

  他們沒有任何強求的意愿,此行所來,這大半年的陪伴,只為報恩。

  離開之前,我給了他們每人一把摩呼羅迦牙齒磨制的鋒利骨刀,而馬拉多拉向我承諾,我陳志程永遠都是他們的好朋友,不管我什么時候回來,都會受到最熱烈的歡迎。

  望著這十個傷痕累累的地底遺民離開,一直消失在了雄偉廢墟的盡頭,我方才回轉過頭來,對著周圍的七劍說道:“準備好了么?”

  “好了!”

  “走吧,老大!”

  七劍全部毫不猶豫地紛紛說道,我的目光朝著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望了過去,瞧見經過了大半年的時間,這里的每一個人,都產生了質的飛躍。

  這是一種很難描述的狀況,如果要我來說,這大半年的地底游歷,對于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次修行苦旅。

  在行進中,我們都獲得了沉淀和升華,也得到了面對一切的勇氣。

  有了勇氣,方才能夠使得我們毫無畏懼。

  包括死亡。

  當接觸到每一個人、包括二組小馬那堅毅的眼神之后,我沒有再多說什么,而是拍了拍每一個人的肩膀,接著朝著世界盡頭出發。

  那是一道黑到了極致的天幕,十分突兀地出現在了我們行進的道路上。

  任何光,都無法穿透這樣的壁障。

  我走在了隊伍的最前面,在這壁障的面前,卻停了下來。

  伸出手,我輕輕地觸摸著那能夠杜絕一切光線進入的幕墻,能夠感受到很明顯的力量障礙。

  這并不是墻,但是卻比實質的墻面要強大太多,就好像兩種不同的物質在此做了交匯,光憑蠻力,是沒有辦法擠入其中的,而即便是強行進入了,也有可能會被那邊的力量,撕扯成碎片。

  當做所有人的面,我盤腿坐了下來。

  別人看著我仿佛是在一動不動地入定,而只有我,方才知道,這是在唯一一次,主動地與心魔溝通。

  這家伙曾經被叫做“戰神”,關于這個世界,它通曉著遠比我豐富太多的知識。

  我覺得他或許能夠給我提供幫助。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我這一次的溝通,卻石沉大海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看得出來,它上一次現身,將久丹松嘉瑪給雙修吸噬,必然是得了不少好處,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它將人家從神壇拉下,那神格消散的力量,并沒有融入我的身體里,而是被它給吸收了。

  這家伙,看上去十分無害,還經常幫助我度過生死劫,然而我卻一直都知曉,如同傳功長老所言的那般,終有一日,它會要我性命。

  我此刻,不過是在飲鴆止渴而已。

  沒有回應,我便站了起來。

  既然沒有指點,那我就摸著石頭過河,哪怕此刻便是死了,我也就咬著牙認了。

  人生哪有幾回搏?

  深深吸了一口氣,我讓七劍挨個兒相連,最前面的小白狐兒則緊緊抓住了我的后背,大家連成了一串兒之后,我緩緩地拔出了飲血寒光劍來,將這壁障給切破了一個口子。

  這樣的晶壁在前,別人能夠憑空破碎虛空,我為何不能切開?

  當我將精神凝練至極處的時候,無數的信息從我的血脈深處浮現了出來,飲血寒光劍將這黑暗破開,而我則踏步進去。

  一入其中,世間都是一片黑暗。

  看不見天,看不見地,看不見山川與河流,看不見身邊與自我,甚至伸出雙手,都沒有瞧見任何東西,而與此同時,也不能聽到任何聲響。

  即便是放聲狂吼,也聽不到一點兒聲音。

  五感消失,就在我們進入世界盡頭的一瞬之間。

  人在這黑暗中,是如此的孤獨,就像大海之中的一葉扁舟。

  沒有五感,不過卻有感應的炁場。

  我強行催動精神,在這樣死寂的地方走動著,盡管五感被空間給切斷了,但是炁場的感應卻從氣海之中源源不斷浮現,而與七劍的聯絡,則全部都靠著羽麒麟這般的法器。

  羽麒麟母玉,讓我感受到每一個人心中的惶恐、驚慌和失落。

  在這一刻,七劍也陷入了崩潰的邊緣。

  任誰都無法逃脫這樣的恐懼,即便是我,也在某一時刻,覺得生不如死,還不如解脫于此。

  但是想起我心中的執著,卻又不得不強打著精神鼓舞大家。

  堅持,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戰勝自己。

  在這樣的黑暗之中,是沒有時間可言的,我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仿佛這一輩子都在黑暗中疲憊的行進著,然而終于在某一個時間點,我感受到了一個除了我們之外的活物。

  這活物并沒有讓我欣喜若狂,因為無論是我,還是七劍,都感受到了強烈無比的殺意。

  這家伙在出現之后,毫不猶豫地朝著我們撲將而來。

  與我們這些初入貴境的家伙不同,它擁有著讓人驚詫的速度和爪牙,從出現到進攻我們,僅僅只用了一瞬間。

  那東西騰空而起,撲將下來的時候,我能夠感受到它是一只擁有三頭的巨大野獸。

  這是在要我們的命,用來懲戒一切的誤入者。

  就在這畜生撲下來的那一瞬間,我拔出了劍,簡單地向前揮了一下。

  五感被奪,我甚至都感受不到劍在手中的任何觸感。

  這只是我心中的一劍。

  在黑暗中行走多時的諸多苦楚,在這一刻,終于被我用這簡單的一劍,迸發出來。

  它不是劍,是我心中所有的苦楚,也是我對于生的渴望。

  巨獸落地,與此同時,它的一個頭顱也跟著落了地。

  黑暗中,我們對峙了許久,它終于咬住地上那顆跌落的頭顱,灰溜溜的離開。

  一切是如此的安靜,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我們繼續走。

  這一次,卻并沒有再走多久,我們終于看到了光明,而隨著光明的來臨,其余的五感也慢慢地恢復過來,我甚至能夠聽到隱約的歡呼聲。

  光明讓我們加快了腳步,漸漸的、漸漸的,我們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平地之中來。

  平地的正中,是一簇熊熊燃燒的篝火,正是這光,將黑暗給照亮。

  這不是尋常的火焰。

  瞧見這藍色的光芒,我就知道不凡,而隨后,我又瞧見了篝火的那一邊,似乎坐著一個男人,下意識地警戒了起來,緩步走了過去,然而當我透過火焰,瞧見對方的面容時,卻不由得大驚失色。

  這……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