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卷二 第八十七章 絕境又逢貴人

  篝火之后的那人瞧見了我,哈哈一笑,舉起手中的一葫蘆,揚聲喊道:“志程小友。別來無恙,過來喝杯小酒如何?”

  瞧見這粗豪漢子,滿臉絡腮胡根根如針,雙目如銅鈴,有著一股深淵巨獸般的氣勢。

  這人的確危險,那詭異莫名的藍色焰火不斷跳躍,不時飄落在他的身上,然而他卻絲毫不覺,一口一口地喝著酒,豪氣非凡。

  我此刻即便是更近一層樓,得望巔峰,但是卻也不敢說比此人更勝一籌。

  不過有的問題并不需要打架。交情也可以解決。

  聽到那人出聲相邀,我灑然一笑,走上前去,歡欣地說道:“田大哥當日人影無蹤,我們都以為你葬身異域,卻不曾想竟然會在這里再碰到你,緣分二字,便該是如此。”

  旁邊的小白狐兒也歡呼雀躍地喊道:“田大哥,真的是你?”

  那粗豪大漢哈哈一笑,站起身,迎了上來:“的確就是我,你若不信,過來捏捏我便是了。”

  說完這話兒,他又看向張勵耘道:“小七子,黑了。也壯了。看起來過得不錯。”

  這人卻是天下十大里面最為粗豪的北疆王,當日在天山神池宮中,他為了解去秘境覆滅之禍,投身異界之中,從此與我們再無聯系,卻不曾想到竟然會出現在此處。

  我收起魔劍,走上前來,與這忘年老友相擁一起,這才確認了對方真實的身份。

  北疆王摟著我,拍了拍我堅硬如鐵的臂膀,嘿然笑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當初你雖然名聲初顯。但還只是一個細皮嫩肉的小子,現如今,卻連我老田夠感覺到心驚肉戰,厲害非凡了,實在是不得了。”

  我謙虛地說道:“田大哥莫講這話兒,要說變化,您此刻的模樣,當真是讓人驚詫萬分。比之往日,又厲害了不知多少倍。”

  北疆王意興闌珊地搖頭說道:“我有什么厲害的,現如今,不過就是人家麾下的一條狗而已,算不得什么……”

  聽到他的話語,我不由得詫異地抬起頭來,拉著他的手問道:“田大哥這是什么話?”

  北疆王將我拉到篝火邊坐下,也不管旁人,將手中酒葫蘆遞到我的手上,這才說道:“寄人籬下,別的倒也不想多談,總之不過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八字而已。我這酒不錯,用麒麟膽泡的,你遠來疲憊,喝上一口,養養神。”

  我結果酒葫蘆,掂量了一下,卻感覺怕不得有百八十斤重,這才知道內中大有乾坤。

  北疆王熱情如故,我知曉他不會害我,也不推辭,仰起頭來,一口氣,咕嘟喝了好幾口,只覺得那酒液下腹,立刻一股烈火騰然而起,將我給燒得汗出如漿,血脈膨脹,不由得大喝一聲:“好酒!”

  北疆王將我這般豪爽,毫無芥蒂,頓時哈哈大笑,而旁邊的小白狐兒則見獵心喜,在旁邊焦急地喊道:“什么好酒,給我嘗一嘗。”

  我看了北疆王一眼,他點頭說道:“這酒不多,但也夠諸位暢飲,遠來是客,給大家暖暖身子吧。”

  我把酒葫蘆遞給小白狐兒,讓她將酒壺傳下去,然后回過頭來,看著北疆王。

  我并未說話,他卻笑了,指著我說道:“我知道,你是想問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對吧?”

  我點頭,而北疆王則苦笑著搖頭說道:“事涉天機,我也沒辦法跟你說得太透,你若有機會,可以回去問問你師父陶真人,他或許知道一二。此事不談,志程小友,倒是你,為何會出現在這兒呢?”

  我也不隱瞞,將這事情的來龍去脈,刪去重要之處,春秋筆法掩飾之后,給他講了個明白。

  聽到我的話語,那豪爽漢子這才對我說道:“原來是如此,我的確有聽過阿摩王的名聲,卻不知道那坐井觀天的摩門教竟然惹了兄弟你,當真是撞到了鐵板,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苦笑道:“我也只是僥幸而已,差一點就被那家伙給料理了去。”

  北疆王指著這火焰道:“我家主人那條惡犬狼狽而歸,想要告狀,被我撞到了,聽其描述,越發覺得像你,于是就討了個人情。所幸主人給臉,讓我帶著這息慮真火過來,生火等待,沒曾想還真的就與兄弟你相逢了。”

  我疑惑地問道:“田大哥,不知道你家主人,是哪位……”

  北疆王指了指頭頂,卻不答話,而是苦笑著說道:“這也是天機,我怕說了,惹禍于你。且打住,跟我談談當日我離開之后的情形吧。”

  這粗豪漢子語焉不詳,處處透著隱秘,不過我卻沒有不快,反而知道他是在為我好。

  有的事情,并非知道得越多,好處就越多。

  我也算是身處上位之人,自然知道這道理,也不再問,而是將當日他離開之后,天山神池宮發生的事情,一一道來,當聽說神池宮宮主最終還是將寶座禪讓給了自家女兒,而自己則隱退冰窟,不由得一聲長嘆,頗多感慨。

  我瞧見他余情未了,不由得勸說道:“龍在田那老匹夫既然已死,田大哥你又和銀姬宮主情投意合,為何不去找她?”

  北疆王搖頭嘆息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現如今我不過是人家座下一奴才,談何自由?”

  我眉頭一揚,勃然大怒道:“你那主人,到底是何方人物,居然將田大哥這般的豪雄,當做門下走狗?田大哥,小弟不才,不過只要有需要幫手的地方,萬死不辭!”

  北疆王攔住了我,說道:“我留在此處,與別人無關。而且若不是主人憐憫我的本事,說不定你也見不到老哥哥我了。”

  我瞧見他這英雄遲暮,張了張嘴,不知道如何勸解。

  兩人相對無言,那酒葫蘆傳了兩輪,回到我們手中,便對飲了一番,喝得面紅耳熱,他方才說道:“志程小友,如你所說,你是準備返回地面,卻不知道歸路,對吧?”

  我點了點頭,不過又苦笑道:“想是這般想的,不過見到老哥之后,我就曉得事情并非那般簡單,也就絕了這念頭。”

  北疆王卻笑了起來:“別的事兒,我倒也不能幫你,不過送你離開,倒也是手到擒來之事。”

  我本來已經絕望,聽到能夠離開,頓時就猛然站了起來,拉著北疆王的雙臂,激動地說道:“田大哥,你說的這話,可是真的?”

  北疆王眼中流露出豪情,指著這周遭左右,豪氣大發道:“老哥在這里迎來送往,別的不說,路倒是特別熟。要是一般人,也就任他餓死在這兒,橫尸野地,但你是差一點兒做了我女婿的家伙,自然不同,走,先不多談,趁那野狗還未呱噪,我先送你們離開。”

  他是行動派,一說定,便說走就走,七劍和小馬剛剛喝了一口麒麟膽酒,渾身燥熱,也骨碌爬了起來。

  北疆王微微一揮手,那堆篝火卻是滅了,又有一團浮動的火球出現在了他的身旁來。

  他邊走,邊吩咐道:“這兒是險惡之地,諸位不要胡亂看,也別發出聲音來,小心招惹橫禍,跟著我走便是了。”

  眾人紛紛點頭,不敢違抗。

  隊伍行動,都圍攏在了北疆王的身后,他將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前方的路途之上,便也不再與我搭話。

  我沉默不言,不過余光卻忍不住朝著旁邊打量,發現那團火焰是我們五感恢復的關鍵,只有在它的籠罩范圍,我們方才能夠獲得感知。

  一路行,走了大半個小時,那火光幽幽,周圍似乎還有許多活物。

  火光之外,我也能夠感受到許多兇惡的目光,甚至還瞧見一條宛如真龍遺骸一般的骨架,橫呈在身邊的不遠處。

  更別提惡鬼猛獸,不一而足。

  不過有著北疆王的提醒,沒有一人敢言,不知不覺,卻是來到了一處狹隘之地,又被領著走了一段曲曲折折的路途,終于到了一個空地,那北疆王與我分別,拉著我的手,告訴我順著前路一直走,應該能夠到達地面。

  我與他緊緊相擁,頗為不舍,而隨后北疆王又與小白狐兒告別,最后找到了張勵耘,交代了些家中事宜。

  如此一番周折,他對著依依不舍的我們說道:“我身有拘束,不能遠送,就此告別,各位慢走。”

  大家分手告別,我按照北疆王的囑咐前行,一路又是鉆了許多溝子,在洞穴之中行進了三兩個鐘頭,突然感覺前方有風吹來,下意識地腳步又輕快幾分。

  當見到陽光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忍不住歡呼起來,就連與北疆王分別之后一直郁郁寡歡的張勵耘,也跪倒在地,熱淚低落在了塵土之中。

  不容易,不容易啊!

  我們在那茶荏巴錯的黑暗地底行走了大半年的時間,終于再一次重見天日了。

  就連寶窟法王這般大德高僧都覺得不可能的事情,竟然被我們給辦成了。

  眾人欣喜若狂,而我則待大家心緒稍微平復之后,帶隊離開山野,在太陽落山前找到了一處有人煙的村莊,一問,方才知道我們竟然已經到了緬甸境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