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二章 金色鳳凰

  我和特勤一組消失了大半年,在無數人都以為不可能活著回來的情況下,突然回歸了總局,這事兒無疑是一件爆炸性的新聞。無數人都想要過來拜訪我,然而他們能夠找到的,恐怕只有我的副手張勵耘,以及助理歐陽涵雪。

  歸心似箭的我連一天都沒有停留,就直接轉機前往金陵。

  第二天早上,我出現在離句容茅山一百公里外的一個山村里面,而這個村子,是傳功長老鄧震東的出身地。

  村子有一個德高望重的村長,正是塵清真人的本家侄子,而村子里有八成以上的人,都姓鄧。

  鄧家村里有三個客人,其一是一直活在傳說中的鄧老太爺。也是村子里許多人的長輩,其二是一個蒙著頭巾的孕婦,其三則是姍姍來遲的我。

  那個孕婦,卻是我的小顏師妹。

  懷孕之后的小顏師妹變得溫柔許多,也不再如之前那般不食人間煙火了,雍容華貴之中,又帶著幾分讓人親近的氣息,雖然身子多少也有一些虛腫,不過在我的眼中,卻比往日更加美麗。

  她沒有想到我居然會回來。

  我的消息,總局那邊也是通報給了茅山,小顏師妹自然也是知道,雖然對我充滿信心,堅信我一定不會就此死去,但是對于我何時能夠歸來。卻并沒有抱太多的希望。

  所以我的出現。給她帶來了巨大的驚喜。

  所謂驚喜,通常伴隨著驚嚇,兩人執手相聚,卻不知道她肚子里面的小家伙是否也感應到了母親心中的歡喜,也開始動彈起來。

  小顏師妹腹中陣痛讓我將所有的情話都拋開,像個毛頭小子一般地手足無措,趕緊喊人進房間里來。

  負責接生的人,是一名退休的婦產科醫生,經驗十分豐富。

  這是塵清真人的安排,至于為什么不選擇在醫院出生,原因是避人耳目,怕被人知曉小顏師妹的身份。

  這里面還有許多曲折。不能為外人知道。

  經過醫生檢查,小家伙會在這兩天出來,現在只不過是預熱而已,用不著大驚小怪。

  我長舒一口氣,想要返回房間,被塵清真人給攔住了。

  兩人來到了村口的一顆百年老槐的旁邊,站立,望著遠處郁郁蔥蔥的山。沉默了好一會兒,塵清真人方才長長舒了一口氣,問我說道:“你這一次回來,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我點了點頭,說對,脫胎換骨,鳥槍換炮。

  跟我師父陶晉鴻不一樣,塵清真人是個十分古怪的老頭子,并不喜歡追問我太多的事情,而是平淡地問了一句道:“本心可還在?”

  簡簡單單一句話,讓我思考了好一會兒,方才點頭說道:“一直都在。”

  他凝望著我,緩緩搖頭道:“當初你師父入關之前,曾經交代我一件事情,不過想在看來,估計我可能做不到了。”

  我問他道:“是看著我,對吧?”

  塵清真人也不隱瞞,點頭說道:“對。你師父說這是我師兄李道子的意思,那就是一旦你入魔,那就將你給扼殺掉,不能讓茅山成為禍害世間的幫兇。之前的我,我有信心與你同歸于盡,但是現在,難。”

  他這一句話,算是承認了自己不如我。

  作為接替李道子出任傳功長老職位的茅山長老,能夠說出這樣的一句話來,算得上是對我最大的認可。

  不過聯想到我自己實際的情況,我的心情不由得黯淡了幾分。

  沉默了一會兒,我方才說道:“我會控制住自己的……”

  這話兒說得多少有些心虛,而塵清長老則指著村子里的那房子說道:“你看到了么,應顏肚子里面的孩子,生下來之后,我會將其收作關門弟子,論起輩份來,比你還高一級。”

  我向他行了一禮,恭敬地說道:“多謝鄧長老栽培。”

  他卻是話鋒一轉,繼續說道:“我收她為徒,最大的目的,倒不是要栽培她,而是傳她一種手段,日過你若是化魔,她就能夠替我清理門戶,將你給鏟除了去。”

  塵清長老說得嚴肅,然而我聽在耳中,卻并不覺得刺耳。

  一個能夠當著我面說出這般話兒來的老人,絕對不會對我有任何意見,他之所以如此,更多的,其實是在保護我。

  與李道子、我師父陶晉鴻相比,這是另外的一種愛。

  盡管表達方式并不一樣。

  我再次表達了感謝。

  對于我如此端正的態度,塵清真人倒也再挑不出太多的東西來,而是長聲嘆了一口氣,拍了拍我的肩膀,語氣沉重地說道:“不要讓你的師父失望。”

  我點頭。

  出于我身上背負的某些詛咒,塵清真人建議我最好不要經常接觸小顏師妹,特別是在她生產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小顏師妹是最為虛弱的,倘若是被邪魔給侵入了,無論是對大人,還是小孩子,都是一件不能夠接受的事情。

  我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所以對于塵清真人的提議,也沒有怎么反對。

  此時此刻,小顏師妹和那個未出生的小孩兒,在我的心頭已經高于一切,無論為她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

  兩人枯坐一天,一直到了第二天的凌晨。

  凌晨四點。

  這是一天之中最為黑暗的時間,也是陰魂活動最為頻繁的時間,因為再過一個多時辰,太陽就要出來了。

  陰陽轉換的時候,陰氣最為濃密。

  一直盤腿坐在老槐樹下的我和塵清真人,卻在這個時候同時睜開了雙眼來。

  村子里,安置小顏師妹的村長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聲音,我陡然站起來,結果被塵清真人給攔住了。

  他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然后說道:“你不能去。”

  我有些焦急了,指著村子里說道:“鄧長老,難道你沒有感覺到么,那里有東西……”

  “我去!”

  塵清真人斬釘截鐵地打斷了我的話語,拍了拍我的肩膀,瞧見我一副青筋畢露的表情,忍不住出言又安慰了一句:“別擔心,有我在,不會出任何問題的。”

  他說完,轉身便朝著村子里走去,而我的手也已經摸到了懷里來。

  我幾乎都已經摸到了飲血寒光劍,然而卻終究還是沒有拔出來。

  今天是我家孩子的出身之日,我不能大肆殺戮。

  飲血寒光劍到底還是太過于煞氣,倘若是沖撞到了小顏師妹,多少還是會有一些影響的。

  不過那些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家伙,我也不會太過于客氣。

  想到這里,我撿起一根樹枝來,在那百年老槐的樹上劃了幾道符印,再接著,用這些樹枝和落葉,在腳下擺了一個簡單的法陣。

  這法陣是個簡單的聚陰枯木陣,能夠將魑魅魍魎之物都聚集到這兒來。

  我對于法陣的研究,比不得高手,但是簡單的,倒也弄得。

  法陣布下,我平平一拍,將其驅動,而在一瞬間,我的周遭之處,突然間就刮來了數道涼悠悠的陰風,吹得人的雞皮疙瘩都不由自主地冒了出來。

  我用遁世環收斂氣息,裝作無害,平靜地等待著。

  一開始,這百年老槐的樹下還是只有陰風幾道,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風聲越來越大,樹冠之上的樹葉嘩啦啦作響,搖曳的樹枝不時灑落許多碎屑下來。

  我盤腿而坐,宛如老僧入定。

  五分鐘不到,我的身邊陰風陣陣,無數影子一般的臉孔和手掌,從虛空之中伸出來,試圖朝著聚陰枯木陣的最中心靠近而來。

  這個位置,是陰氣最為充足的點,也是對這些玩意吸引力最強的地方。

  然而我卻偏偏在這兒堵著了。

  許多陰風幻化出了黑影,黑影之中又伸出許多的臉孔和手掌,試圖朝著我的臉上摸來。

  也有的在我面前晃來晃去,試圖引起我的注意。

  這些玩意,都不過是些不成氣候的小東西,根本就入不得我的法眼,然而讓我驚訝的事情是,簡單的一個聚陰枯木陣,是不可能引來這么多的鬼物。

  這場面給我的感覺,好像是方圓百里的陰物,都匯聚到了這兒來。

  到底是什么,吸引了這些玩意前來呢?

  我眉頭皺起,不過卻毫不客氣地平平推出一掌,將匯聚在此的所有陰魂都給掌控住,連反應的時間都不給,直接輕輕一掐,然后口念超度咒訣,將所有的一塊兒都給超度。

  這些玩意,糊弄些鄉野村夫倒也不錯,但是在我這專業的茅山道士面前,有顯得太過脆弱。

  就在我將這些一一超度的時候,突然間我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九天之上垂落下來,朝著那產房撲去。

  我的心一跳,下意識地想要過去,然而最終還是忍住了,沒有邁開一步。

  這對于我來說,當真是一種煎熬。

  一直過了半個多小時,塵清真人方才來到了我的跟前,笑著對我說道:“是個女兒,母子平安,你可以過去了。”

  我心中狂喜,不過還是疑問道:“剛才那道光……”

  塵清真人撫著白須,哈哈一笑道:“無妨,剛才應顏告訴我,說她先前夢到了一頭金色鳳凰。”

  金色鳳凰?

  這就是孩子出生之時,百里陰魂匯集的原因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金色鳳凰入體,百里鬼魅叢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