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三章 包子鳳鳳

  在得到塵清真人的允許下,我來到了產房,瞧見了剛剛生產完畢的小顏師妹,和接產醫生捧在手中的小嬰兒。

  望著那剛剛剪斷臍帶不久的小嬰兒。我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瞧見我臉上苦澀的笑容,躺在床上的小顏師妹秀眉一豎,瞪著我說道:“怎么,你不喜歡女孩兒啊?”

  我瞧見她上綱上線,慌忙解釋道:“生男生女都一樣,就我而言,生個寶貝女兒自然是最好不過,但是——你看這孩子,整個兒就是一個皮薄肉厚的包子臉,跟你我哪里有半分相像的地方?”

  聽到我的話語,小顏師妹更加難過,指著我說道:“你是什么意思。覺得她不是你的娃娃,對吧?”

  都說女人一旦有了小孩兒,脾氣就自動漲了,這一看果不其然。

  我慌忙陪著好話,而這個時候塵清真人也走進了來,對我解釋道:“小孩兒長得與你們不像,這是我有意為之的。”

  我有些發愣:“啊,怎么回事?”

  塵清真人慈愛地從那接產醫生手上將這包子臉的小嬰兒接了過來,對我說道:“宗門之內,也并非一池清水,難免會有些風聲傳出。這孩子是你的骨肉,也是你的命門,為了不讓某些人知曉,我特意傳了應顏形意觀想法,讓她在孕期修習。至于這包子臉。可不是你之前對應顏說出的心愿么?”

  啊?

  我以前有說過希望生出一包子臉的小孩兒么。我怎么不記得了?

  不過這事兒不記得可以,面前的這個產婦我可得好好地哄著,免得抑郁,于是我連忙滿臉堆笑,說盡了好話,方才讓小顏師妹開心了一點兒。

  塵清真人愛憐地抱了一會兒小嬰兒,然后交到了我的手上來,問我道:“你想好小孩兒的名字了么?”

  我接過這襁褓里面的小嬰兒來,感覺這小肉團兒當真是柔弱之極,握慣了長劍的手抓著她,有一種無端由來的緊張感。

  捧著這小人兒,不知道為什么。我心中最柔軟的那一個地方,頓時就一陣慌亂。

  這是我的崽兒啊……

  我陳志程的孩子,血脈相連,盡管在此之前,我與她沒有一點兒感情,但是在瞧見她的第一眼,我卻感覺到一種生命延續的感動。

  從今之后,我在這世間又多了一份牽掛。而我也終于成為爸爸了。

  小家伙緊緊閉著眼睛,越看越像包子,不過卻看越是可愛。

  我愣了好一會兒,這才想起來回答塵清真人的問題:“叫什么好呢……既然應顏說夢見有金色鳳凰入腹,不如就叫做——包鳳鳳吧?”

  “包鳳鳳?”

  孩子不能隨我的姓,也不能隨小顏師妹的姓,甚至不能名正言順地說成是我們的骨肉結晶,這是塵清真人之前就已經跟我打好招呼的,不過孩子的名字,終究還是由我們來取的。

  這也是對我和小顏師妹的一種補償。

  不過聽到我的決定,小顏師妹卻有一些不愿意了,嫌這名字雖說聽著順耳,不過就是有些俗氣。

  塵清真人卻是撫掌大笑,說不錯,這名字聽著就跟孩子有緣。

  小顏師妹嗔笑道:“哪里有緣啊?”

  塵清真人掰著手指解釋道:“包,說的是這孩子的長相;鳳鳳,說的是她出生時的異響。這名字言簡意賅,又十分應景,最重要的,是跟她爹的名字,又有幾分神似……”

  小顏師妹聽到最后一點,一開始還沒怎么想通,隨后眼睛一轉,由不住噗嗤一笑,捂著肚子說道:“得,那就這名字吧,哈哈!”

  塵清真人口中的名字,自然不是陳志程,而是我的曾用名陳二蛋。

  說起來,當真跟包鳳鳳一般模樣。

  我聽到了也歡喜,舉起那睡得昏沉的小孩兒就樂:“包鳳鳳,以后你就叫做包鳳鳳啦……”

  塵清真人給我的印象,是個不茍言笑、比較沉默的老道士,不過在孩子面前,笑容卻從未停止,不過他也曉得小顏師妹剛剛生產,雖然修行者體質不錯,但能夠多休息一些,畢竟要好些,于是又說了幾句話,然后離開了房間。

  我抱著小包子來到小顏師妹的床前坐下,抓著小顏師妹的手,柔聲說道:“你辛苦了!”

  聽到我這溫柔的情話,一直假裝堅強的小顏師妹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反手將我給抓住,放在臉龐說道:“我沒事,真沒想到你居然能夠回來,當初消息傳回來的時候,我還以為這孩子沒有父親了呢……”

  小顏師妹的話語說得我一陣語塞。

  我自然知道她心中的苦楚,這種聚少離多的日子,我也不想過,不過一來我身負十八劫,容易貽禍家人,二來身處其位,我不得不盡心盡力,沖鋒在前。

  一切都是命。

  小顏師妹既然跟了我,那就得吃著苦楚。

  手掌輕撫著這個美麗的女人,我的心中盡是柔情,許多歉意的話兒說不出口,只有輕輕撫摸著她,給她溫暖。

  小顏師妹情緒激動了一會兒,這才收斂起來,抹著眼淚笑道:“以前想你的時候,整夜整夜都睡不著覺,不過現在好了,有這小家伙在,她那沒良心的父親,我便也可以放下來了。”

  我苦笑著說道:“你這般移情別戀,讓我心中好是難過啊……”

  兩人抱著小孩兒,說著情話,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夜漸漸地深了,外面傳來了塵清真人的咳嗽,我方才醒轉過來,不敢再在小顏師妹身旁逗留,離開房間。

  我在這鄧家村待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手機關機,斷絕與外界的一切來往,就只是陪著小顏師妹和小包子。

  而一個星期之后,按照著之前李道子對我命讖的判詞,我不得不離開此處。

  盡管我依依不舍,不過卻不得不狠心離開。

  十八劫,并沒有渡完,我若是不想將這禍患的命運傳遞給身邊的摯愛親人,那就得守著這規矩。

  離開前,我與塵清真人對小包子的將來做過討論。

  他的安排,是將小包子留在鄧家村里,寄養到一歲的時候,由他前來,將其收為關門弟子,然后又將小顏師妹定做繼任者的備選位置,將其帶入后山修行。

  這樣一來,包子和小顏師妹就能夠名正言順地待在一塊兒了。

  當然,兩人之間,不能以母女相稱。

  一開始我對著安排還是有些疑慮的,覺得將小包子一個人放在這兒,萬一出了意外怎么辦?然而最終我還是給塵清真人給說服了。

  在這世外之地,總比在茅山宗門之內,更加好一些。

  事實上,并不用塵清真人提醒,我已然能夠感受到了茅山宗自我師父閉關之后的不同了。

  用一句話來簡單描述,就叫做暗流涌動。

  涉及到宗門之內的內部矛盾,即便是塵清真人也是沒有辦法來捋清的,更何況是常年待在朝堂之上的我。

  這個話題,我們稍微聊一下,便也不在多談。

  現在不是處理此事的時候。

  離開了鄧家村,我還是返回了茅山一趟,露一個面,算是對這大半年失蹤的事情,做一個解釋。

  我的出現,有人喜有人憂,不過在人前,我還是獲得了許多人的祝賀。

  巫體大成的我,在經歷過大半年的地底跋涉,已然將自己給打磨得十分低調圓潤,再加上遁世環的掩飾,很少有人能夠瞧得出我具體的修為,到底有多強。

  如果不認識我,很多人甚至都只是覺得這不過就是一普通人而已。

  不過我卻知曉,整個茅山之上,至少有三個人能夠感覺到了我的成長。

  回到茅山的第一天,我與符鈞秉燭夜談,長聊一夜,一直到次日雞鳴之時,方才罷休。

  居移氣,養移體,多年未見,我這師弟已然是變了許多模樣,隱然之間,卻是有了一派大家的氣象,在門下弟子面前,也是威風得很,給我的感覺,已經漸漸向那門中長老靠齊了。

  沒有人想到,當初的他,差一點兒因為資質有限,而被拒絕掉。

  所謂茅山三杰,他算是最為沉穩的一個。

  我在茅山沒有待幾天,便下了山,路過天王鎮的時候,特地去蕭家大宅瞧了一眼,與蕭家的幾個兄弟聯絡感情。

  對于我的到來,蕭老爺子表示出了十二分的熱情,給我的感覺,仿佛知道我是他女婿了一般。

  席間問起蕭克明的時候,老爺子的臉色方才顯得黯淡。

  顯然,我那一身修為被廢的小師弟,一直都沒有跟家里面的人聯系過,此刻浪跡天涯,不知道是艱辛,還是瀟灑。

  隨后我又去了金陵,從南南手中拿了兩副龍鱗軟甲,又交給了他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忙亂了許久,我方才返回了京都,結果剛剛一回來,行程通知到了歐陽涵雪那兒,就有車子堵在了機場門口,幾個一身黑西裝的家伙將我給攔住,說上面有人要見我。

  宗教局有外出任務,一般都會是中山裝打扮,而這穿得跟保鏢一般的行頭,顯然不是我們的人。

  不過他們又都是修行者。

  我沒有跟他們走,盤查了一下身份,結果對方也不打算隱瞞,毫不猶豫地將招牌給亮了出來。

  原來是民顧委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