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四章 雙黃會面,權力平衡

  既然是民顧委找我,自然是跟黃養神有關。

  又或者,跟荊門黃家有關。

  我沒有拒絕這幫人的邀請,因為不管如何。我都得給荊門黃家一個交代,這是逃脫不了的,與宗教局沒有關系。

  在故宮博物院后面的一個胡同小院里,我見到了此行所需要面對的重要人物,也就是荊門雙雄之中的老大黃天望,這位被譽為“大內第一高手”的老頭子在院子里的一個小房間等著我。

  我進屋坐下,自有人端茶上來,那老人看了我一眼,平靜地說道:“不好意思,職責在身,沒辦法去總局見你,只好派人去找你過來。見上一面了。”

  他話語說得謙虛,不過語氣卻并不客氣,顯然也是久居上位之后,養出來的脾氣。

  人家的名頭頗大,我倒也不介意,點了點頭道:“前輩相邀,自當如此。”

  老人勉強地笑了一下,對我說道:“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在你們突飛猛進、日新月異的新人面前,前輩一詞,實在是有些提不上場面來了。”

  這話兒說得讓人郁悶,不過也是在承認我的實力,我不知道他到底看出了些什么,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多言。

  我惜語如金。老人自然而然地把握著談話的節奏。問我回到總局之后,立刻人影無蹤,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處理,方才會這般,誰都找不到。

  我家包子的事情,自然不能說給此人知道,于是也是含糊而下,并不解釋。

  好在對方不過是虛晃一槍,端起茶來,喝了一口,然后勸我,說差不錯。是特供的龍井,跟市面上能夠用錢買到的,多有不同,可以品一品。

  我稍微嘗了一口,的確鮮香凜冽,是不可多得的好茶。

  這樣的茶,市面上是買不到的。

  多少錢都買不到。

  這就是權力。

  我能夠明白這老人想對我說些什么,于是出言說道:“您今天找我過來。是想聽一聽黃組長的消息,對吧?”

  老人點頭,平靜地說道:“你們的報告,我也是有看過了,不過內中還是有許多不明之處,所以想找你這當事人過來,詳細了解一番。”

  我也點頭,說道:“理當如此,您有什么問題,直接跟我說便好。”

  瞧見我如此配合,老人似乎松了一口氣,問我在下到地底之后,是否有跟黃養神見過面?

  我說有,然后將當時的情形,跟他一一道來,幾乎沒有什么隱瞞。

  事實上,我自己也是問心無愧的,當時的黃養神,一入池底,化身血繭之后,就未曾醒轉過來,以當時我的能力,根本就喚不醒他,隨后他貼在那水晶鏡面之上,我更是沒有能力,再后來我一路奔逃,小命都差點兒沒有,哪里能夠將他給救出來?

  而等我恢復實力之時,他又被那神秘的白衣女子給擄入鏡中,不見蹤影,哪里能夠讓我摸到半點兒衣角。

  為了救這些陷落于敵手的人,我甚至以己為餌,不但受盡虐待,鐵烙剝皮,而且還經歷過男人最不能忍受的慘事,這般的經歷,倘若說是見死不救,那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我問心無愧,所以顯得特別坦然。

  然而對于最終沒有將黃養神帶出茶荏巴錯,重歸地面,這事兒我到底還是沒有占理。

  但是說句實話,無論是黃養神,還是他們組里面的那個小馬,在我內心深處,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區別。

  在此之前,老人顯然是經過了多方調查,此刻等我這當事人將所有的事情如珠子一般,一顆一顆地串了起來,方才將事情的全貌都給弄清楚。

  我能夠感受得到,整個談話的過程中,他試圖運用精神術法,來影響我的言語。

  其實也就是測謊。

  不過在稍微試探一番之后,他就不動聲色地退縮了去。

  這種小手段,只有精神意志遠遠強大于對方,方才能夠收得奇效,而兩者倘若是持平的情況,那簡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對方知道這一點,我也知道這一點,不過雙方都保持了默契,并不拆穿。

  經歷過了這一次試探,老人也知道了面前此人的實力。

  這樣的人,也就不出自己的本家侄子,那么就算是他親至,也不可能有任何改變。

  一切都是命,由不得不服。

  兩人交談許久,完畢之后,老人還是伸手過來,與我道謝,多謝我所作的這些努力,盡管我知道在做出封印白納溝、不救人的決定里面,民間顧問委員會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不過還是保持了表面上的親熱,重重握手。

  離開之時,老人告訴我一件事情,那就是他黃家的后輩,也是當代家主唯一的女兒黃養鬼,可能不能再加入特勤一組了。

  荊門黃家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便不能再失去一個女兒。

  對于這個消息,我一開始有些驚訝,隨后也沒有再多想,加入特勤一組的事情,本來就是鬼鬼一意孤行,根本沒有經過家里的同意,是件意外。

  要曉得,黃養神入仕,不但有許多資源保駕護航,而且還有黃文興這樣的頂級門客護翼左右。

  而即便如此,他最終也隕落在了黑暗地底。

  鬼鬼這般孤零零一人就前來特勤一組,盡管我不會對她怎么樣,但是在荊門黃家看來,未免也有些受制于人的意思。

  鬼鬼自小任性,倘若是黃養神還在,恐怕還能自由一些,但是這件事情一出,只怕她以后的道路,都得按照這家族的意思來走,沒有半點兒自主選擇的辦法。

  想到這兒,我不由得一陣嘆息。

  不過我終究也說不出反對意見,因為這件事情,由不得我來發表任何意見。

  離開這里,我返回了總局,本以為不會再見到鬼鬼,卻不曾想她居然還堅持留了下來,向我辭行。

  上一次離開歸心似箭,匆匆忙忙,我也沒有跟鬼鬼好好聊一聊,只是讓小白狐兒她們幫忙轉告,所以這一次見面,自然還得一般模樣地解釋了一回。

  不過對著鬼鬼,我終究還是不能像面對黃天望那般心中坦然。

  因為我曾經承諾過鬼鬼,一定會把她兄長帶回。

  我答應過的事情,并沒有做到,盡管這并非人力所及,但終究還是我的錯誤。

  我沒有任何狡辯,說完之后,向鬼鬼做了道歉,然而小姑娘卻反而堅強得很,認真地問我道:“陳大哥,我哥哥他,其實并沒有死,只不過是被人暫且控制了意識,對么?”

  我點頭,然后把他那十二年后的詛咒給說了出來。

  鬼鬼沉默了片刻,然后對我說道:“十二年后,我再來找你,說不定還有能夠跟他見面的機會。”

  我苦笑了一聲,倒也不想打擊她的情緒,說好,希望那個時候,他能夠回來——即便是找我報仇。

  鬼鬼長嘆了一聲,然后對我說道:“陳大哥,我要走了,回到荊門黃家,這不止是我父親和家中族老的意愿,也是我的想法。地底一行,我方才發現我曾經為之驕傲的一切,都不過是鏡花水月,在你和那些強人的面前,我實在是太過于脆弱。我需要變強,變得更強,所以我得改變之前的想法,離開這里……”

  我站起來,與她握手,認真地說道:“是,希望下一次將你的時候,你能夠完全超越黃天望,成為新一代的荊門黃家領導者……”

  我本以為鬼鬼會謙虛幾句,沒想到她居然認真地點頭,應承下來。

  黃天望是誰,那可是大內第一高手,不知道多少的際遇,方才能夠成就今天的這個名頭,沒想到這個小女孩兒,居然有這般的雄心,當真是……

  長江后浪推前浪啊!

  送別了鬼鬼離開,我將特勤一組召集在一起來,開了一個會。

  這是特勤一組擴編完成之后,開的第一次正式會議。

  在我們還未有回歸之前,特勤一組的架子是由何武等人撐起來的,在宋司長等人的幫助下,特勤一組并沒有遭到解散或者整編,而是由這些我認可的人留任于此。

  盡管希望渺茫,但是從上到下,都覺得我黑手雙城一定會回來的。

  編制并沒有撤銷,而何武等人也提前轉正。

  這就是影響力。

  會議上,我正式確定了由張勵耘和林齊鳴為副手的決定,這兩個人,將成為我在特勤一組的左右手。

  這個決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意外的點,并不在張勵耘身上,而是林齊鳴。

  張勵耘之前就一直負責特勤一組,無論是從資歷還是經驗,又或者實力,他都堪稱佼佼者,而林齊鳴就有些古怪了,論實力他不如布魚,論資歷他不如小白狐兒,這樣一個從華東神學院里畢業沒幾年的家伙,為何能夠擔起這樣的擔子來?

  很多人想不通,不過我也不打算跟他們解釋。

  特勤一組的擴編,使得我們擁有了多線作戰的能力,而一直沖鋒在前的我,也可以轉入幕后了。

  至于林齊鳴為何能夠與張勵耘并列,這里面,其實有一點兒我的用心。

  那就是平衡。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