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四十五章 雪瑞提槍,三皇炮錘

  這股腥風有著極其難聞的惡臭,我心道不好,來不及多作思考,伸手攬住了雪瑞的腰,便往旁邊猛地撲去。我以背著地,好在地上都是些落葉和青草,倒也不痛,回頭看去,入目處是黃白相間的花紋,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道風聲又起,碗口大的肉鞭便朝著我這里猛抽而來。

  這次輪到雪瑞發力,小妮子力氣大得出奇,一下子便把我拉起來,再次往旁邊急退而去。

  啪!

  我們剛才所在的地方,有一顆手臂粗細的小樹,被這一鞭抽中,竟然立刻折斷。斷口處的木質松軟,三米多高的樹便傾倒而來。我站穩腳步,扭頭一看,這襲擊我們的家伙,正是前幾日我在格朗佛塔前土坑中所遇到的那條黃金蛇蟒。當時有金蠶蠱在,并沒覺得它有多么厲害,然而此刻在叢林中,它伺機暴起,竟然差一點將我們給一舉獵殺。

  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在剛才翻滾躲避的時候已經跌落,沒入草叢,剛才一直在旁邊戒備的熊明早已抽刀沖了上去,與這黃金蛇蟒糾纏在一起。這長蟲畜牲的皮厚得出奇,鱗甲覆蓋頭背之處,熊明砍了好幾刀,居然沒有一點事,僅僅起了幾道白色的印子,若有若無。

  熊明久在山林行走,自然知道“打蛇七寸”的要訣,然而那黃金蛇蟒卻滑溜無比,五米長的蛇身團團翻滾,堅決不暴露出自己的要害,讓他無處下手。黃金蛇蟒被熊明纏著,自然無暇顧忌我們,然而我卻不能逃之夭夭,只有一把推開雪瑞,催促她快跑,然后一邊在心里呼喚金蠶蠱回來救駕,一邊從腰間抽刀沖去。

  蟒蛇殺人有三招:嘴咬、尾甩、蛇纏身。

  這黃金蛇蟒與熊明交手好幾個回合,已然將熊明手上的獵刀擊飛,接著竟然出奇不意地從側里滑出,蟒身一卷,將熊明一下子給纏住了身子。熊明雖然是個厲害的高手,然而為了給我們拖延時間,吸引注意,機動不得,沒有了騰挪施展的空間,也如常人一般。他被這長蟲瞅空纏繞住,唯有大叫一聲,臉色一肅,渾身骨骼啪啪作響,施展起硬氣功,與之纏勁作拼搏。

  人的潛能無限,然而成就卻有限,如果遠遠用槍支射擊,或者張網以待,這便另說。純拼力氣,除了武俠小說里面的大俠,有幾個人能夠以一己之力,與這五米長的巨蛇相較?這黃金蛇蟒常年在雨林里捕食鳥獸,早練就了一身的纏勁,一呼一吸之間,身體暴漲,能夠將人全身的骨骼碾壓得粉碎,痛苦死去。

  我哪里敢讓熊明獨自冒險?一個箭步便沖到了前面,瞅準蛇身七寸,便是一刀。

  這一刀,蘊含了我這一年多來所有的成就,氣勢、角度、力道全部都是巔峰狀態,若砍實在,定能夠傷它筋骨。然而這畜牲也是聰明之輩,也不硬接,蟒身翻轉,竟然壓著斜坡的矮樹,朝坡下滾去。它此刻逃逸,應該沒有用上纏勁絞殺熊明,我心急如火,兩步踏上去,又復砍了一刀。

  依然沒中,黃金蛇蟒的尾巴像鞭子一般朝我甩來,準確地擊中了刀子的側邊。我握得緊,刀子沒飛,然而手被這巨力所震,半邊膀子都酸麻難當。

  這家伙,聰明得出奇啊!

  我被這力道擊中,失去平衡,幾乎是滾著下坡,獵刀也丟失了,眼前的景物變換不明,剛穩住一些,想站起來,突然又是一股巨大的腥風撲來。我這才發現,那黃金蛇蟒全身盤在熊明的身上,伸出蟒首,張嘴朝我咬來。當時的情況危急到什么程度,我這蒼白無力的文字簡直就難以形容出來,看過《動物世界》的朋友,也許能夠想象得到蛇張開嘴攻擊獵物時的那種兇猛模樣——那嘴,簡直就是180度張開,嘴里面細密的毒牙,全部都猙獰地展現出來,口中黏液飛濺……

  嘶——

  這一聲響引爆了我那兩塊腰子間的腎上腺素(似乎就是這玩意)涌現,猝不及防地我竟然什么也不想,猛然伸出了雙手,往前一送,竟然穩穩地抓住這條巨蟒的蛇吻上下唇。

  接著我雙臂的關節處,啪啪作響。

  一頭五米多長、體重重達兩三百斤的黃金巨蟒,它在全力之下,嘴間的咬合力究竟有多大?具體的數字只有求教于“數據帝”,如果問我,我只能說:“大,很大,真他媽大!”我雙臂之力可以很輕松地托起150公斤的砝碼,引體向上連續做八十來個不帶停歇的,然而就這一下支撐,竟然有難以為繼、只想著停歇下來的挫敗感。然而我不能,如果我軟下來,這黃金蛇蟒便能夠把我一口吞下。

  我聽說過有蟒蛇吞下一頭整牛的事情,想來吞我,也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我能夠被這巨蟒吃掉,過幾天之后便成一堆散發著蒼蠅所喜愛氣味的翔,安靜地等待陽光地照射么?

  不能夠!

  于是,在這斜坡腳下,一人一蟒,就以這一種奇怪的方式僵持著。

  從攝影藝術的角度,這無疑體現了人與自然之美,然而作為當事人的我,卻已經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我手掌上的皮膚已經被這巨蟒鋒利的牙齒給刺破,鮮血沿著掌沿流下來。所幸的是儲存毒素的獠牙因為位置的緣故,并沒有發生功效。我的雙臂骨骼幾乎繃到了臨界狀態,要不是平日里也注重補鈣,豬骨頭、雞爪子之類的食物也沒有少吃,只怕現在已經繃斷了。

  苗家漢子熊明出師未捷,雙手徒勞地敲打著這黃金蛇蟒的身體,一下比一下無力。

  嘴巴被撐開來,這巨蟒紅色的蛇信子陡然出來,拍打著我的臉,我低下頭,擊打在前額上,不痛,但是流下來的口涎腥臭之極,讓我惡心。僵持沒有幾秒鐘,那家伙又開始滾動起來,試圖將我拖到別處去。我的雙手已經處于極度緊張的狀態,突然聽到身后傳來雪瑞的喊聲:“陸左哥,讓開……”

  我頭一低,就感覺到身后一陣驚栗,針扎一般,接著面前這老對手渾身一顫,而耳邊傳來了幾發沉悶的槍響。我冷汗都流了下來,要知道,在我一瞬間的氣場感應中,那子彈幾乎是貼著我的身體,打到黃金蛇蟒的身軀和地下。雪瑞是個小姑娘,從來沒有玩過槍,要萬一手一抖,我的身上豈不是要開好幾個血窟窿?

  五六式半自動步槍就是山寨AK47,那后坐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槍聲一落,中彈的黃金蛇蟒立刻發狂了一般,頭猛烈地甩動,身體也舒展開來。我自然是被摔得鼻青臉腫,但是被它緊緊纏著的熊明也獲得了自由。然而渾身無力的熊明還沒站起來,便被蟒尾猛力一甩,人就如同一架風箏,被甩開到十幾米的草叢中去。

  十幾米,這畜牲發起瘋來,力氣果真是大得出奇。

  然后,我聽到了今生最美妙的音樂,雪瑞從斜坡上緩緩走下來,手中的步槍歡暢地奏響了樂章,嗒嗒嗒、嗒嗒嗒……雪瑞采用了急速點射的方式,暴風驟雨一般,將這頭黃金蛇蟒給射成了一灘肉泥。

  終于結束了?

  林間的樹葉簌簌生響,雪瑞跑到了我的面前,將打空了的步槍仍在一旁,蹲下來扶我,問沒事吧?我站起來,暗覺不對,一把將雪瑞推開,轉身一看,就被一支箭矢射中了左邊的大腿處。這箭矢力道已衰,但是卻足夠扎入我肌肉之中,火辣辣地痛,與此同時,我感覺到一股陰毒之氣在蔓延。

  擦!中毒了,而且還是剛才那種能夠讓肉體爆炸的毒——這哪里還是毒,簡直就是邪惡的降頭術。

  我暗叫不好,心想不會半分鐘之后,哥們也變成了炸彈人了吧?正焦急地滾落一旁閃避,就感覺菊門一緊,一種久違的感覺傳上心頭,我松了一口氣:肥蟲子這小畜牲終于回來了。

  雖然它是以我最深惡痛絕的方式。

  危機并沒有結束,三個光著膀子的矮個子(不到一米六)從林間竄了出來,朝我狂奔而來。這些家伙手上提著比自己還高的木制長矛,赤裸的上身用植物的漿液涂成白色的圖案,這圖案抽象,線條狂放,仿佛是一個惡魔的臉,猙獰地笑著。

  他們三人赤著腳,然而行走如風,踏著枯枝爛葉便沖到了我的面前,哇啦哇啦大叫,舉著長矛便朝我刺來。我剛與巨蟒搏斗,本來就渾身酸軟,此刻也不由得打起精神來,沉肩沉氣,左手守門護胸,避開最先刺來的長矛,貼身上去,右手大指扣、四指攏,拳頂平直,虎腕挺,一拳就轟中了最前面這個家伙的頭顱。

  三皇炮錘!

  拳腳功夫,雜毛小道傳過我蕭氏彈腿,也傳過高莊三皇炮錘,都是些搏斗發力的技巧。

  第一個家伙口噴鮮血倒地,第二個家伙也被我一腳“野馬奔槽”,踢中的襠部,痛苦地跪在地上。

  我一開始便狀若瘋虎,然而兩招過后,全身乏力,勉強地抓住最后一根長矛,便聽到后面風聲一起,雪瑞一聲慘叫,正想回頭去望,只感覺頭部如遭雷轟,頓時眼前一黑,暈倒過去。

3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四十五章 雪瑞提槍,三皇炮錘”

  1. 回復 2014/03/02

    黃金蟒

    我沒毒!!!

  2. 回復 2017/04/21

    對于新物種無能為力的數據帝

    蟒都是無毒的,咬到了最多被牙上的細菌感染。
    and,咬合力和毒性對于正常蛇類應該沒有共存的必要吧,一般都會退化一個。

    不過如果是認認真真專攻咬合力的黃金蟒主角就要死了,所以只能帶點毒了。

  3. 回復 2017/04/21

    對于新物種無能為力的數據帝

    蛇有了毒就沒必要進化出強咬合力了吧,更何況還是蟒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