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七章 舟山群豪池水深

  百家姓里面沒有姓“落”的,這個名號,自然是外號,不過當小白狐兒一說出來的時候。我的腦海里立刻蹦出了變態神醫落千塵有限的信息來。

  這個人據說姓洛,具體的名字從來沒有人知曉,成名已久,是個很神秘的人。

  這一點,從他成名三十多年,卻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就能夠知曉一二。

  之所以叫做變態神醫,后者是形容此人的醫術,簡直就是讓人瞠目結舌,許多醫學上難以根治的疑難雜癥,在他的手上,都不過是疥蘚之疾。而前者則是形容此人的性格。

  所謂變態,其實是針對于他那戀童癖的愛好來定下的。

  據說此人雖然醫術高明,醫好了許多的疑難病癥,據說連惡性腫瘤這種至今都難以攻克的癌癥難關他都能夠祛除,但是他有一個規矩,那就是給你治病可以,但是你得上供一個漂亮的小孩兒給他玩弄。

  這小孩兒性別不限,男女皆可,但是有一點,一定不能大于六七歲。

  而且這小孩兒一定要跟患者有一點兒血緣關系,并不是隨便從孤兒院或者人販子手中找過來的,就可以。

  他興致來了,甚至會當著別人的面玩弄幼童,場面極為惡心。

  幾乎每一個被他玩弄過的幼童,心中都會留下陰影。然而這個家伙。則從享受別人的痛苦之中,獲得變態一般的高潮。

  我曾經在總局的案宗里面瞧見過此人的名頭,不過因為他除了這一點變態之外,倒也沒有其他作奸犯科的事情,甚至于他的醫術也得到了許多人的認可,的確治好了那些患有不治之癥的人物,所以無論在江湖,還是朝堂之上,都沒有把他當做邪派分子。

  知道的人談起這人來,都會下意識地吐一口唾沫,罵一句變態,如此而已。

  不過倘若真的是此人殺了我的手下。那么不管他的醫術有多高明,我都不會放過這個家伙。

  惹到我,算是他倒霉了。

  小白狐兒瞧見我對這人有印象,繼續念道:“落千塵行醫的手段,除了配合內功推拿和藥石治療之外,還喜用針灸之術,據說他傳承了古華佗的天罡三十六針法,擅長镵針、磁圓針、鍉針、鋒勾針、鈹針、梅花針、火針、毫針、三棱針等手段。為了與之相配,特地打造了一百零八根金針相隨。歐陽姐姐翻閱過關于此人修為的口供,得出此人很可能就是那個兇手的結論。”

  我摸著鼻子,慢慢地說道:“好像沒有聽說這個落千塵在修為上,有多強悍啊……”

  小白狐兒想起了什么,在資料里翻了一下,找到了一處紅圈畫出來的描述,對我說道:“有分析師認為,落千塵有東海蓬萊島的背景。”

  東海蓬萊島?

  天山神池宮、東海蓬萊島,苗疆萬毒窟,這三個地方,是江湖中盛傳的修行圣地,在幾百年前的時候,穩壓諸多門派,成為人們心中的信仰之地。天山神池宮我是有去過,雖然并不如傳說中的玄乎,但是也足以讓人震撼,而這落千塵若是真的有東海蓬萊島的背景,只怕就不是那般離奇了。

  我點了點頭,問及了變態神醫那一百零八根金針的外觀,小白狐兒搖頭,說資料上語焉不詳,倒是不能確定。

  我讓小白狐兒繼續跟歐陽涵雪聯絡,看看能不能將這金針的事情給確認了。

  但凡懂一些針灸知識的人都知道,因為針法的不一樣,所以金針基本上各有不同,有的長,有的短,有的中空,有的彎鉤……

  變態神醫有一百零八根金針,落在李何欣顱骨里的那一根,是否就是其中之一,這個很難認,這還是其一,另外小白狐兒還告訴我,說很難找到愿意舉證的人,這個需要時間。

  她的說法,我表示理解,畢竟能夠指證的,都曾經是變態神醫的病患,而沒有人愿意承認自己有過這么一段不堪的往事。

  用自家小輩的屈辱,來獲得性命的茍延喘喘,這事兒如何考量,都不是什么好事兒。

  除了落千塵,歐陽涵雪發過來的資料中,還給了我舟山群島的幾家修行門戶和聞名人物,朱家尖的朱貴,人稱浪里白條小張順,桃花島的舟山黃家,普陀山的慈航別院,這些都是頂出名的角色。

  特別是慈航別院,又叫做慈航靜齋,在許多文學作品里面都有過提及,是佛家修行之中的一處重地。

  這里的女尼姑,厲害是天下聞名的,齋主靜念師太,絕對有問鼎天下高手的實力,只不過這個門派在一甲子之前的時候,表現得太過于活躍,又站錯了隊,結果一直被打壓至今。

  與龍虎山一樣,慈航別院在寶島也有支流,領頭的人物據說是嫁給了當年的國府第一高手尚正桐。

  而且還是小三上位……

  這是資料上的顯示,至于一女尼如何能夠還俗嫁人,而且還是以趕走原配的方式上位,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我方才知曉,這舟山群島當真是藏龍臥虎,不是凡地。

  按理說,舟山群島這兒有著這么多的高手,些許海獸,其實用不著舍近求遠,將特勤一組從京都調派過來,直接通過宗教辦公室協調,發函請這些人來幫手便好。

  不過我也曉得,估計宗教局對這些舟山群豪的影響力不夠,所以才會如此。

  當年的那場戰爭,浙東大部分的修行門派,都將籌碼押在了奉化出來的那一位豪雄身上,沒曾想原本能夠鯨吞天下的他居然把好好的一副牌打得亂七八糟,不得不退守寶島,使得那些站錯了隊的人們要么就背井離鄉,要么就退隱山林,黯然沉寂。

  這些人心里有疙瘩,又不如龍虎山一般豁得出臉皮來,故而一直都不甚活躍,跟官面上的聯系也不高。

  大致看完了資料,我沒有想著去拜訪那些地方豪門,因為從對方表現出來的態度上來看,我若是以茅山大師兄的身份,或許還會請我喝杯茶,若是以此刻的官身去,說不定就會吃了個閉門羹。

  我不會這般自找沒趣,將資料收下之后,我召集留守的特勤一組成員開了一個小會,將這些事情作了通報。

  完畢之后,我又找了當地負責配合我們的劉滿堂劉隊長溝通交流。

  劉滿堂是從蘇北調過來的外來戶,修為算是不錯,但是對這兒的情況并不是很了解,他告訴我,說對外辦的確是有嘗試著聯絡過這些地方豪門,特別是普陀山的慈航別院,不過得到的回應都不冷不淡,顯然是沒有什么搭理的想法,于是就不再勉強,只求他們不要惹事就行。

  要知道,那慈航別院當年可是曾經領導佛門的門派之一,地位未必會比茅山龍虎差多少,齋主靜念師太雖說因為某些原因未入十大,但是修為擺在那里,也不是他們能夠惹得了的。

  我聽著劉隊長跟我訴了半天苦,一直沒說話,到了最后,我輕聲咳了咳,然后跟他說道:“你幫我留意一下,這些人里面,最近是否有誰生了重病。”

  劉隊長不解其意,我不得不耐心引導:“修行者也有生老病死,自然也會看病買藥,你幫我排查一下,可曉得?”

  現在的我,在系統內部的名望已經是越來越高了,劉隊長自然不敢怠慢,趕忙吩咐人去做事。

  交代完所有,我叫了小白狐兒一起,陪著我去街上逛一逛。

  舟山群島風光秀麗,氣候宜人,擁有兩個國家級海上風景區,特別是海天佛國普陀,最是出名,也是著名的漁業和旅游地,街上游人如織,大批的游客從全國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前來,在這里匯集,一時間擠擠攘攘,十分繁華。

  盡管因為李何欣的事情,我并沒有太多的心情,不過飯還是要吃的,小白狐兒一路打聽,來到了當地一處海味比較有名的酒樓。

  小白狐兒的目的,是為了吃飯,而我則是別有想法。

  一路走來,我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卻有些詫異地發現,這大街上竟然能夠瞧見有兩只手以上數量的修行者。

  這樣的比例,難免就有些奇怪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吸引了這么多的人前來呢,而這事兒,是否又跟李何欣的死有關系呢?

  我心中琢磨著,卻并沒有表露出來,當小白狐兒選定了那一家酒樓之后,我也并沒有拒絕,因為我瞧見有好幾個比較厲害的練家子,都聚集在了這么一個地方去。

  酒樓叫做明月閣,并非現代裝修,而是古代酒樓的那種模樣,四面敞開,這是為了看遠處海景。

  樓有三層,一二樓大堂,三樓包廂。

  這兒生意十分火爆,我們到的時候,只有二樓靠里有一處桌子。

  我和小白狐兒坐下,她興致勃勃地點著這兒的特色菜,而我則不動聲色地左右打量,豎著耳朵,準備聽些酒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樓梯口那兒,竟然走來了一個讓我意想不到的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