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八章 暗流洶涌

  一字劍,黃晨曲君。

  當我還是少年郎的時候,這人還不過剛剛將殺豬的刀給收起,洗去一身血腥。在那江湖上東奔西走,揚名立萬,而此時此刻,他已經名列天下十大之列,成為了無數人敬仰的頂尖高手。

  我與他是忘年之交,這交情是多年前就已經結下來的,不過說起來,倒是有好久沒有碰過面了。

  黃晨曲君在一群人的簇擁下走上了樓來,盡管我在角落,但是卻第一時間感受到了目光的注視,朝著我這里望了過來。

  我以為他會跟我打招呼,然而他卻仿佛沒有瞧見我一般。直接上了三樓。

  我們來這酒樓的時候,得到的告知是三樓已經客滿,而黃晨曲君一行人徑直向上,顯然是已經預定好了包廂。

  小白狐兒是認識黃晨曲君的,畢竟這丑漢子的樣貌實在是太過于有特點了,瞧見他根本就沒有理會我們,下意識地一愣,點在菜單上面的手指揚起來,問旁邊的服務員道:“為什么他們能夠直接上三樓去?”

  服務員回頭看了一眼,笑著說道:“他們是老板的朋友,早就已經預定了房間的。”

  果然如我的猜測一般。

  小白狐兒瞧見我安然端坐,也沒有多問,點了幾個招牌菜,讓服務員離開之后,低聲對我說道:“哥哥。黃大爺為什么不理你呢?”

  我笑了笑。搖頭,沒有多說什么。

  一字劍的到來,使得明月閣的氣氛變得古怪起來,我之前瞧見的那些江湖人士,紛紛朝著上面趕了過去,也不知道為什么。小白狐兒躍躍欲試,想要跟著上去,被我拉住了,耐心地將這一頓飯給吃完。

  小白狐兒做飯的手藝不行,不過卻是個小吃貨,這美食當前,卻也不再多想。甩開腮幫子就吃了起來。

  這小妞兒風風火火,而我則顯得慢條斯理許多,點了當地比較有特色的一盅黃酒,慢慢地品著。

  我們在久留足足坐了一個多小時,黃晨曲君等人方才下了樓來。

  與來時一樣,他也是被人簇擁著,不過與我對視的時候,卻給我交換了一個眼色。

  黃晨曲君一行人剛剛離開。我也站起來結賬,跟著下了酒樓,瞧見黃晨曲君一一跟這些人告別,然后獨自一人走進了一處窄巷子里去。

  我沒有跟著進去,而是走了另外一條道,七拐八彎。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黃晨曲君身后有無數雙眼睛,而我這里卻沒有。

  走到一處昏暗的角落,前面的黑暗浮動,有一個人影出現,伸出了手來,與我緊緊相握道:“好久沒見了。”

  是,好久沒見。

  我與黃晨曲君兩手相握,彼此都能夠感受到對方手掌之上的厚重,我一點也不驚訝這位殺豬匠出身的漢子到底能夠走得有多遠,反而是黃晨曲君對我的修為有些疑惑,反手捏了一下,方才說道:“你……”

  我微微一笑,點頭說道:“三日不見,刮目相看。”

  這丑漢子咧嘴笑了,拍著我的肩膀說道:“當初劉老三那狗日的,說你的未來,不可限量,我一直不太相信,現如今一見,方才發現,這些文夫子的腦子,當真靈光得很。”

  黃晨曲君雖然開口就罵劉老三,不過對于這位鐵齒神算劉,卻是打心底地親近。

  沒有劉老三,就沒有他黃晨曲君的今天,也沒有我們的相識。

  談笑兩句,黃晨曲君問我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我與這丑漢子并沒有什么可隱瞞的,當下也是將海獸之事跟黃晨曲君說起,然后又將李何欣的離奇死亡,以及重點懷疑的變態神醫落千塵之事,與他一一講明。

  聽完我的講述,黃晨曲君沉吟了一下,對我說道:“那海獸的事情,即使你們不處理,應該也是無妨的。”

  我詫異,問為什么?

  黃晨曲君告訴我,說那海獸,應該叫做軟玉麒麟蛟,是一種洪荒遺種,性子溫良,屬于蛟龍之中最獨特和溫和的一類,傳說是麒麟與真龍交配而出的,一身是寶,世間罕見;它之所以出現,是因為海天佛國用菩提繁花的花精引誘而來,用來給齋主渡劫之用。

  我眉頭一挑,問渡劫,渡什么劫?

  黃晨曲君咧嘴一笑,指著我說道:“這事兒說起來,還得怪你師父。”

  他這般一說,我立刻想明白了,問道:“難道說,這事兒與黃山龍蟒有關么?”

  黃晨曲君點頭說道:“黃山龍蟒一役,茅山從萬千敵手之中獨拔頭籌,將那真龍轟下九天,謫落凡塵,然后又歸于囊中;你師父陶真人閉關修行,沖擊地仙之位,又有傳聞說青城三老斬斷俗念,一時間天下諸般高手人心浮動,都想著相仿此法,成就無上果位。你說說,是不是得怪你師父?”

  我師父閉死關,沖擊地仙,此事有許多內情,倒也不能外傳,我沒有多說,只是奇怪這慈航別院的靜念師太,為何也來這么一手?

  黃晨曲君語氣有些低沉地說道:“你別以為慈航別院在江湖上名聲不顯,就低估了對手,實話告訴你,我若是與那靜念師太交上手,勝率或許只有兩三成……”

  他的話語讓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要曉得高手之間的較量,已經不能用修為來衡量,影響勝負的條件許多,并非一語能夠道破,但如果勝率只有兩三成的話,說明靜念師太整體上的修為,絕對勝過一字劍許多。

  能夠讓心高氣傲的一字劍說出這般的話語來,自然是他想要提醒我不要掉以輕心。

  我并不意外,天下十大的評選,并非是拉著天下的頂尖高手來拼斗一番,還有許多的因素包含在內,這靜念師太遺賢于野,也并非什么稀奇事兒。

  我又問他之所以來到這兒,難道是因為那軟玉麒麟龍?

  黃晨曲君點頭微笑,我不由得詫異道:“既然那女人這么兇悍,你為何還要虎口奪食?而且還這般大張旗鼓地來?”

  他搖頭說道:“那軟玉麒麟蛟雖說是慈航別院引來的,但所謂天材地寶,有德者居之,我若是得了,跟它海天佛國又有什么關系,無外乎是下手快慢而已,難不成真能撕破臉皮不成?”

  我摸著下巴說道:“你這么說,我估計那慈航別院在江湖上的名聲真不太好啊……”

  黃晨曲君嘿嘿笑道:“這幫娘們兒野心大得很,平視倒也沒事,一旦世道混亂,就跳出來裝神弄鬼,裹挾民意,惹怒了許多江湖同道,要不是山門強悍,說不定早就被人踏破。”

  談完這個,黃晨曲君又說道:“因為這件事兒,估計最近這段時間都不會太平,魚龍混雜,你的人算是有點倒霉,不過我會幫你留意這件事情的。”

  我點了點頭,所謂貓有貓道,鼠有鼠道,像黃晨曲君這樣的門路,說不定會有奇效。

  兩人說完之后,黃晨曲君還有別的事情,便不再與我多聊,轉身離開。

  小白狐兒等黃晨曲君離開之后,忍不住感慨一聲,拉著我問道:“哥哥,你說那軟玉麒麟蛟既然不害人,為什么那些家伙還要害它呢?”

  同為洪荒遺種,小白狐兒感同身受,自然反對那些惡意的掠奪者,然而我卻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釋。

  盡管我能夠控制住內心之中的貪婪,不去參與這件事情,卻不能與所有圍獵者為敵,不準他們對那軟玉麒麟蛟下手,要曉得,我所面對的并不只是一兩個人,而是整個修行界的利益。

  就比如黃晨曲君,倘若是他抓到了軟玉麒麟蛟,我能夠迫使他將這玩意給放生了么?

  我不能!

  并不是我多么的冷血無情,而是因為我無法對抗整個階層的觀念。

  在那些人的心里面,軟玉麒麟蛟無論是禍害一方,還是單純善良,都不是他們需要考慮的事情,它唯一的用處,都不過是自己修為進階的墊腳石而已。

  這一點,誰也沒有辦法改變。

  我回到駐地,瞧見外出的布魚等人都回來了,與眾人相見,布魚跟我匯報,說他這兩天巡游了好大一片海域,雖然沒有發現那頭海獸,不過卻感覺周遭的江湖人士,有些多。

  他跟隨我這么多年,眼光不差,能夠大概估摸出這些人的修為層次。

  張勵耘也回來了,告訴我,經過初步檢驗,那根金針是中空的,里面似乎有藥液的痕跡,顯然它的作用并不僅僅只是殺人。

  不是殺人,自然還能救人。

  我越發地確定了殺害李何欣的兇手,跟那一位叫做落千塵的變態神醫有著很大的關系。

  我將眾人召集,把從黃晨曲君那兒得到的消息,跟大家分享,聽到我的講述,張勵耘等人這才詫異的知道,原來舟山群島這兒,居然已經陷入了風暴的漩渦之中。

  然而這一切,當地部門居然一無所知。

  這真的是一件讓人憤怒的事情。

  盡管我們對當地部門的無能心懷不滿,不過劉隊長卻在稍晚的時候,給我們帶來了一個重要的消息,那就是浪里白條小張順的大兒子,幾年前被查出有腦瘤,現在已經到了晚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