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九章 朱家大院

  “人呢,現在人在哪里?”

  “之前還在余杭第一人民醫院進行治療,因為顱內腫瘤過大,強行開刀的話。手術風險無限接近于百分之百,所以就放棄治療了,目前人回到了朱家尖靜養。說是靜養,其實也就是等死罷了……”

  聽到劉滿堂的話語,我和其余幾人面面相對,張勵耘臉色激動地說道:“就是他,沒錯了。”

  我摸了摸鼻子,對劉滿堂說道:“你幫我介紹一下朱貴的基本情況。”

  劉滿堂倒是做過準備,立刻說道:“朱貴是成名已久的水上名家,最出彩的戰績莫過于獨自一人在海里沉潛十天十夜,從舟山潛至寶島,與潰散到寶島的本家弟弟朱富見面的事情。他是江湖上水性最厲害的幾人之一。曾有人傳言,說在水里,無人是他的對手。武無第二,這名頭一傳出去,立刻有人找上門來,結果都給他在水中料理了,一時間風頭無雙。”

  他說這些的時候,布魚在旁邊老神在在,仿佛毫不介意,然而我卻能夠看到這家伙的兩眼隱隱生光。

  武無第二。

  但凡敢稱天下第一者,自然是有著無數的挑戰者的,像朱貴這般,說水中無敵手,自然引得了布魚的注意力。

  水性好是一回事兒,但是水中無敵手。這話兒說得有些夸大。

  別的不說。我認識的人里面,水性好的便有好幾個,未必不能夠將他給按倒在地。

  劉滿堂還告訴我們,說著朱貴平日里還是很低調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海上打漁,風吹日曬,也沒有什么惡跡,就是為人有些死硬,宗教局外聯辦的人在八十年代,好幾次登門拜訪,想要請他出山,都給拒絕了。還被趕出門去。

  顯然,這人對于朝堂之上的態度,應該是相對敵視的。

  又或者沒有心思在這方面發展。

  我不知道這個人是對權力沒有野心的清高客,還是懷著其他目的的江湖人士,他既然跟變態神醫有可能聯系,那我就得查一查。

  事不宜遲,當夜我就調集了人手,特勤一組所有人都帶上。另外當地部門的劉滿堂隊長也帶了四個屬下,一行人驅車前往沈家門,過跨海大橋,前往朱家尖。

  朱家尖是舟山群島的第五大島,島內面積廣闊,朱貴的家位于島南一個并沒有經過旅游開發的小漁村里。

  三輛汽車,一路坎坷,終于來到了這個寧靜的小漁村外,我沒有讓司機開進村里去,而是在村外的林子里停了下來,我將眾人聚集在一起來,下達任務道:“布魚,你帶尾巴妞去海邊方向等著,防止有人從水中逃離;白合,你帶紀忠良守住這邊的路口,任何車輛或者行人離開,都給我攔住;其余人,跟我去朱家,記住,一切小心,不要大意……”

  眾人聽令,布魚和小白狐兒提前離開,我則等待了十分鐘,方才帶隊出發。

  一路走,進村的時候,不斷有犬吠,而且一聲狗叫出來,周遭立刻有附和之聲,不多時,全村子的狗都開始狂吠了起來。

  我們到的時候是晚上十點半,漁村大部分的燈光本來都已經熄滅了,結果這狗一叫,又復亮了許多。

  張勵耘瞧見這些,下意識地看向了我。

  我并沒有太多的反應,只是平靜地說道:“這個朱貴既然這般厲害,他的老窩肯定非同凡響,狗厲害,人估計也不會有多差。”

  平凡的土地是孕育不出修行高手的,要是沒有傳承,浪里白條也就不過是個水性不錯的漢子而已,哪里可能宛如在母體一般,不用呼吸,就在海底里待上個十天十夜?

  我的話音剛落,村道旁邊的一扇門便被打開了,黑暗中傳來了一句鄉語:“你們是誰,找哪個?”

  我轉過頭來,瞧見是一個留著山羊胡須的老頭兒,當下也是十分有禮地拱手說道:“大爺,我們是過來找朱家尖的浪里白條小張順的,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老頭兒眉頭皺起,沒有回答,反而疑惑地問道:“找貴爺?你們找他有什么事?”

  我瞧見老頭兒一副提防的模樣,不由得笑了,胡話拈手即來:“是這樣的,我家父親,跟朱爺是老交情,恰好小可對于岐黃之道又略懂一些,前些日子歸家,聽到父親說我那世兄有些毛病,讓我過來,看看能不能幫點什么忙。”

  我說得真切,然而老頭兒卻有些狐疑道:“你過來治病,為什么要三更半夜過來,還帶著這么多人?”

  他的眼睛倒是挺尖,能夠瞧見我身后這一幫人的氣勢不善,并不像是什么杏林中人。

  張勵耘、農菁菁、田學野這幾人都是公門中人,辦慣了案子,本身就有一股氣質,而劉滿堂等人也是如此,我沒辦法解釋,只有一推六二五地說道:“我是一個人來的,這些人,是在半路上遇到的,跟我倒沒有什么關系。”

  老頭兒一愣,沒想到我竟然會這般說,下意識地朝著旁邊看去,好在那劉滿堂也是個機靈人物,趕緊站出來說道:“大爺,我是市里面的,最近不是鬧海獸么,想過來找朱爺幫忙……”

  老頭兒似乎記得他,“哦”了一聲,說道:“我記得你,上次不是被攆走了么,怎么還來?”

  劉滿堂趕緊賠著好話,老頭兒隨手一指,朝村里面的一棟大院子指道:“貴爺家在那里,不過他這幾天出去了,你們找也是找不到的;倒是這位小哥,你既然與他家有舊,去拜訪一下,也是好的。”

  老頭兒渾然不給劉滿堂面子,卻對我和顏悅色。

  我也沒有多聊,拱手道謝,然后徑直前往那大院子,來到門口,卻見那大門打入銅釘,涂有朱漆,十分富貴,用門環敲了兩下,院子里便傳來了動靜。

  門開,一個長得跟黃晨曲君有得一拼的中年丑漢站在門口,申請不善地望著我,問什么事兒。

  我將剛才說的胡話,在這里有轱轆地說了一遍,那丑漢問我姓名,我隨口編了一個,結果他眉頭一豎,冷聲哼道:“我家老爺并不認識什么羅大屌,你找錯人了。”

  說罷,他就要將門給關上,不過我好不容易騙開這門,哪里能夠讓他合攏,當下伸手一攔,將門抵住。

  我正要分說,那丑漢卻向后退開去,口中吹了一聲口哨,旁邊頓時就有兩道腥風,朝我撲面而來。

  是猛犬!

  我眉頭一皺,這人當真是好霸道,一言不合,直接放狗咬人,這當真是沒有王法了。

  對方如此兇悍,我也沒有太多的顧忌,當下手掌一翻,往前輕輕一拍,那魔威化作兩道細線,朝著這兩道黑影攝去。

  魔威一至,再厲害的畜生都是雙腿一軟,直接跌落在地上,四肢趴地,哆嗦不敢猖狂。

  我接著院子里的燈光,低頭一看,卻是兩頭身高毛厚的藏獒,小獅子一般,可想而知,倘若是我是個普通人的話,被這么一撲,半條命都沒有了。

  我這魔威控制自如,那丑漢并沒有感覺到,瞧見這兩頭惡犬趴窩了,一動不動,頓時就有些意外,吹了一個口哨,口中還低聲喚道:“虎妞、牙子,上啊,這么多肉是白吃了對吧?”

  他越喊,語氣越嚴厲,然而無論他如何催促,那兩頭藏獒就是不肯挪動,跟土狗一般癱軟在地,沒有理會他。

  過了好一會兒,那丑漢方才看出門道來,抬頭看著我說道:“閣下好手段。”

  我保持著平靜的笑容,淡然說道:“我有什么手段,都沒關系,但是來者是客,像你這般放狗咬人的法子,難不成是朱貴教你的么?”

  丑漢冷冷哼了一聲,還未作答,卻瞧見我身后跟來的劉滿堂等人,雙眼立刻流露兇光:“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我與這中年丑漢說話的時候,張勵耘等人已經將這大院給圍住了,我再無擔憂,直接往里面走去,口中說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朋友,把你家朱貴給叫起來,我有事兒找他。”

  我大喇喇地往里面闖,那中年丑漢自然不敢,伸手過來拿我。

  他看著也是個常年在水中討生活的家伙,雙臂自有一股氣力,不過在我面前,倒是有些班門弄斧,給我一把擒住,一直拖拽到了堂屋門口來,方才將他放下,不冷不淡地說道:“朋友,別逼我動粗,會很難看的!”

  那丑漢被我推到一旁,這時屋子的門開了,走出了七八個人來,有男有女,領頭的是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沖著我沉聲說道:“閣下是誰?”

  我打量著這些人,發現沒有我要找的目標人物,便問朱貴在哪兒。

  那男人卻是朱貴的小兒子,他告訴我們,他父親不在這兒。

  不但朱貴不在,而且他大哥也離開了這里,至于是去了哪兒,他們也不知道。

  線索斷了。

  我瞧見這人不像是說假話,心中一陣咯噔,看了一下劉滿堂,而他卻嘿然了一聲,然后問道:“朱二,你家小女兒在哪里?”

  這話兒一說,那小兒子臉上立刻就是一陣怒火。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沒有證據,不能胡亂抓人,也不能胡亂行事,一切都是有規矩、有紀律的,這個大家需要記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