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十一章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對方聽到劉滿堂的威脅,不但沒有半點兒驚慌,反而又抬出一位羅局長來壓住我們,這事兒倒是讓人有些好奇了。我沒有等劉滿堂說話,便嘿然一笑道:“我倒是要看一看,到底是哪位羅局長,會在這里。”

  那女尼回頭,吩咐了一下門下弟子,讓她去將人給叫過來。

  慈航別院有恃無恐,我反而有些興趣了,沒多久,那弟子領了幾人過來,為首的滿頭白發,臉上皺紋濃密,看那氣質。就給人感覺是公門中人。

  我在腦海里想著這人是否會是認識的,卻沒想到那人走到近前來,燈光一照,我整個人都呆住了。

  我詫異地喊道:“羅大、賢坤,怎么是你?”

  這個看著快六十多歲的老頭子,居然是我幼時的好友羅賢坤。

  一般來講,修行者因為吞吐氣息,滋養元氣,故而新陳代謝要比尋常人要滿上許多,所以只要是修行正途,都容易長壽,而且也顯得年輕,便比如我,年近四十,但模樣卻和青年人相差不多。只是氣勢沉穩一些。

  然而這道理在羅賢坤的身上卻并沒有體現出來。他比我還小上一歲,但整個人看起來,真的是蒼老無比,讓分別多年的我瞧見他,都不敢相認。

  我一喊出聲,那羅賢坤卻也發現這不速之客居然是我,幾步上前,詫異地問道:“志程,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按捺住心中的震撼,簡單說道:“我過來辦點案子,你呢?”

  他指著自己來的院子說道:“慈航別院今日舉辦無遮大會,廣布佛緣。我師父受到了邀請,就帶著我過來,見識一下世面。”

  我沒有理會旁人,走上前來,拉著羅賢坤的雙手說道:“老羅,你咋變成這副模樣了啊?”

  聽到我的責問,羅賢坤一聲長嘆,良久之后。方才緩緩說道:“古人評韓信,說他‘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我其實也是差不多……”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我并非蠢笨之人,羅賢坤簡單一句話,讓我想起了他當初被琳瑯真人收為弟子的緣由,又想起了在地底血池之中時,心魔蚩尤對久丹松嘉瑪的雙修之術,頓時就豁然開朗了。

  然而此時,作為一個外人,我也不好多說什么,只有拍著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嘆道:“兄弟,保重啊!”

  剛才那接待的女尼本來想叫羅賢坤過來壓人,卻沒想到兩幫人居然認識,頓時就有些尷尬了,在旁邊結結巴巴地賠笑說道:“羅局長,你們認識啊?”

  羅賢坤回過身來,給她介紹道:“寧遠師姐,這是我們總局的領導,茅山首徒陳志程。”

  “黑手雙城?”

  果然,羅賢坤一報出我的名號,那女尼立刻瞪著雙眼,像見到鬼一般地喊了起來,隨后又覺得自己失態,連忙補救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我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沒想到我這匪號現如今居然這般出名了,以后若是想要偷偷摸摸干些什么事情,就不像往日那般爽利了。

  盡管如此,我還是點頭,寒暄了幾句,然后又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給兩人解釋了一遍。

  聽到那朱貴跟殺害我屬下的兇手有關,女尼頓時就臉色大變,杏眼一豎,恨聲說道:“血口噴人,這是血口噴人,我慈航別院怎么可能跟落千塵這樣的江湖敗類有來往,陳司長你莫聽那些黃口小兒胡說。”

  我瞇著眼睛說道:“是與不是,這個得查一下才知道。這位師太,雖然深夜來訪,有些失禮,不過事關我屬下生死,我也不得不公事公辦,還請給個方便。”

  女尼斷然拒絕道:“海天佛國,雖不如茅山那頂級道門的氣派,但內中只有奧秘,哪里能夠讓人隨意搜查?不可,不可!”

  我心中憤怒,正要發作,這時羅賢坤慌忙上前,來作和事佬:“兩位,兩位,且莫爭論,能聽我一言么?”

  兩人停住,看向了羅賢坤。

  他指著女尼說道:“寧遠師姐你是問心無愧,坦坦蕩蕩,不想忍受這份委屈,對吧?”

  女尼點頭,而他又指著我說道:“志程,你屬下有人暴死街頭,心頭自然窩著一肚子火,想要找到罪魁禍首,繩之以法,所以行事自然不避小節,對吧?”

  我擠出一絲笑容,平靜地說道:“是的,不知道你有什么辦法?”

  羅賢坤朝著女尼拱手說道:“寧遠師姐,后院那兒,是諸位師長和師姐妹的修行之所,男子不可冒犯,不過這外院之處,倒是可以讓人查看的。不如這樣,師姐若是信得過我,便由我帶著,領我這陳兄弟走上一遭,你看如何?”

  那女尼想了好一會兒,方才勉為其難地說道:“既然是羅局長發話,敢有不答之理?不過事先說好,若是擅闖后院,可別怪我慈航別院翻臉無情!”

  羅賢坤賠笑說道:“哪里,哪里,后院那兒,我們絕對不會叨擾的。”

  女尼妥協了,而我則將張勵耘、小白狐兒等人留在了門廳處,然后與羅賢坤兩人,在這依山而建的別院之中,緩步而行。

  別院分為內院外院,以大雄寶殿為隔,內院自然是一眾女尼的修行生活之所,有圍墻格擋,尋常人等是進入不得的,而外院則是供江湖同道,以及游客居住的場所,從服務到飲食,都打包給旅游公司來做,自然是有所區別的。

  羅賢坤假模假樣地帶著我走了好幾處地方,皆無發現,還待向旁邊走去,我攔住了他,平靜地說道:“夜有些深,不如就先停吧?”

  他有些驚訝地問道:“啊?為什么不走完呢,你不是挺著急的么?”

  我平靜地笑道:“大屌,明人不說暗話,那朱貴和落千塵倘若在這慈航別院,自然是藏在洞天福地里,跟這兒沒有半毛錢關系,你就算是帶著我搜遍每一寸,都未必能夠找到一根毫毛,何必浪費力氣?”

  聽到我喊起小時候的名字,羅賢坤抬起頭來,皺著眉頭問道:“二蛋,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在羅賢坤面前,并不用拐彎抹角,而是直截了當地問道:“大屌,咱是從小玩到大的伙伴,我就問你一句,落千塵是不是在這兒?”

  羅賢坤低下頭去,不看我眼睛,認真地說道:“我也是剛跟師父來到普陀山,什么都不知道呢。”

  他這句話,說的是真話,不過卻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恐怕他應該也是知道,依這幫尼姑的性子,我一直在追尋的那個變態神醫落千塵,估計就在這慈航別院里面。

  只是他并沒有表達出這樣的態度來,反而是選擇了沉默。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沒有為難他,而是問起另外一件事情來:“什么是無遮大會?就是大家不穿衣服,赤誠相見?”

  羅賢坤知道我在調侃他,搖頭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所謂‘無遮’,就是兼容并蓄而無阻止,無所遮擋、無所妨礙,梵語般阇于瑟,華言解免,它是一種廣結善緣,不分貴賤、僧俗、智愚、善惡都一律平等對待的大齋會。慈航別院為了弘揚佛法,所以請了幾個關系較好的門派過來觀禮。”

  我冷然笑道:“慈航別院低調了半個世紀,這無遮大會恐怕是第一次舉辦吧,你別跟我說沒有別的什么目的。”

  羅賢坤在落千塵的這個問題上,對我有愧,所以其他的倒也不敢相瞞。

  他直接說道:“我得到的消息,是慈航別院準備捕捉一條軟玉麒麟蛟,只可惜消息走漏了,好多江湖人士過來渾水摸魚,就不得不召開這樣的一個活動,讓我們這些門派,過來撐些場子……”

  羅賢坤的話語,讓我有些發愣,黃晨曲君等人的露面大張旗鼓,慈航別院自然是知道的,不過倘若那靜念師太有一字劍說的那般厲害,未必會怕他們這些人。

  要知道,相比這一幫烏合之眾,像龍虎山這般的大鱷,方才是更危險的敵人。

  慈航別院素來以手段精明而著稱,為何會下這么一布臭棋呢?

  是因為遇到了難以抵御的威脅,還是另有打算?

  我心中疑云重重,一時之間又沒有辦法證明落千塵和朱貴就在此處,硬闖山門自然是不行的,于是就想著留下來,多多少少也給對方一點兒心理壓力。

  羅賢坤得知我的想法,說會幫我跟慈航別院說的,給我留出一個房間來。

  反正他們這兒也是盈利機構,開門迎客,收錢的。

  兩人折回來,一番合計,方才得知房間不多,只有一間了,我便讓張勵耘帶隊離開,而我則與布魚兩人,留在這兒。

  羅賢坤在旁邊幫忙,一直忙到了午夜兩點,方才離開,臨走前,我趁著無人,拉著他的胳膊,低聲說道:“大屌,你我是兒時好友,所以我奉勸你一句,有的時候,還是得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東西。你若是有什么需求,盡管找我,知道么?”

  羅賢坤笑吟吟的點頭離開,望著他那略有些佝僂的背影,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中只有一聲長嘆。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唉!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魯迅當年寫下《故鄉》的時候,文中回憶閏土,想必也是此時的情緒吧?

1條評論 to“終卷 第十一章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1. 回復 2016/03/10

    羅賢坤

    成也大吊,敗也大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