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十二章 無遮大會水很深

  次日清晨,我被一個不速之客給吵醒了。

  這是我第一次與那號稱不弱于天下十大的靜念師太相見,跟想象中的不同,我本以為大名鼎鼎的慈航別院掌舵人。應該是一個人老珠黃的老尼姑,卻不曾想除了那眉目之間略帶冷清,還有一光溜溜的腦袋之外,真的給人一種曼妙少婦的感覺,明艷動人的容貌,與這戒疤禿瓢相映成輝。

  據我所知,這靜念師太成名已有一甲子,現在的這副模樣,多半是修行而來。

  按理說,出家人最不關心的就是身外之物,我遇見的幾個老和尚,實力都很高強。但是人家都有著垂垂老矣的狀態,像寶窟法王,完全就是一個皮挨骨頭的僵尸模樣,類似這種的,倒也不多。

  世間青春常駐的修行方法不多,但也不少,比如小顏師妹練的秀女峰駐顏功,謹守本心,又比如魅魔劉子涵的雙修,吸陽補陰……

  倒不知這位明艷少婦一般的靜念師太,到底走的是哪條路子。

  我早已練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清早前來拜訪的靜念師太倒也不知道我肚子里面的想法,在羅賢坤的引薦下,與我寒暄,說不知有貴客前來。有失遠迎。

  就我的江湖身份而言。茅山大弟子的含金量并不算高,畢竟上面還有十大長老。

  而官面上的身份更是不同,慈航別院被打壓了半個世紀,若是說沒有怨氣,那簡直就是在自欺欺人。

  按理說,這位野心勃勃的別院住持,根本沒有必要搭理我的。

  不過世事并無絕對,她之所以出現在這里,應該只是因為四個字——黑手雙城。

  雖然我之前對這個匪號抱著可有可無的態度,并不注意,但是不可否認的事情是,黑手雙城的含金量。已經越來越超越了我之前的所有身份,成為了陳志程在江湖上獨一無二的名頭。

  稍微跨入圈子里的人,都能夠聽到這個名字,以及名字后面那顯赫功績和累累尸骨。

  天下十大,這個是許多人窩在一塊兒,開會討論出來的,說是權威,但終究有許多人并不認同。比如我面前的這位靜念師太。

  但是黑手雙城的名頭,卻是無數鮮血和亡魂給喂出來的。

  或許因為如此,所以靜念師太對我最是熱情。

  此番一大清早過來,除了過來說句“久仰”之類的客套話外,靜念師太還向昨天與我們發生的沖突表示了歉意,并且跟我承諾,說慈航別院對于像變態神醫落千塵這樣的江湖敗類,從來都是最為鄙視的,他是絕對不會在慈航別院的。

  而他若是在舟山附近的話,等慈航別院忙完這無遮大會,一定會派遣高手,協助捉拿。

  聰明人說話,從來都是點到為止。

  我聽出了靜念師太話語里所要表達的兩個意思。

  首先,咬死了落千塵跟慈航別院沒有任何關系。

  其次,你別搗亂,等我辦完正事之后,會親自幫著你,把那家伙給送到你手上來的,別著急。

  這兩句話其實是很矛盾的,但是又合情合理。

  靜念師太這一大清早的,就親自過來,也算是給我這個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黑手雙城,一個很大的面子了。

  不可否認,對方的行事,做得是滴水不漏。

  不過她終究還是沒有想到一點,那就是我這個家伙,有一個最大的毛病,那就是護短。

  護短的一個特點,便叫做仇不過夜。

  殺了我的人,還想著逍遙法外,這樣的美事,怎么可能會有?再說了,我與這位靜念師太一點兒交情都沒有,憑什么去相信她的承諾?

  要是塵埃落定,她又跟我玩昨天那一套,我該如何?

  當然,此刻的我又不是毛頭小子,心有城府,便也不會當面指出,而是和風細雨,與她好是一陣熱情寒暄。

  海天佛國的無遮大會召開在即,身為主事者的靜念師太也是大忙人一個,能夠抽出時間過來安撫我,已經是十分給面子的事兒了,倒也不會多留,雙方達成諒解之后,她便離去了。

  離開之前,她像是想起什么了一般,對我笑道:“對了,茅山宗此次也有受到邀請,貴宗的楊話事人和徐修眉長老也將出席。”

  我并沒有聽過這個消息,聞之不由一愣,繼而笑道:“是么,我跟楊師叔、徐師叔倒是許久沒見了。”

  靜念師太帶著一群尼姑離開了,不過到底還是沒有對我發出一句邀請。

  顯然,在她看來,我黑手雙城的確值得她過來親自招呼,但是對于公門的怨念,卻讓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冷遇。

  對于她的態度,我并沒有太多的意見,也不會計較她為何不介意羅賢坤的身份。

  眾人離去之后,布魚望著這一群尼姑的身影,回頭對我說道:“老大,這慈航別院的實力,非同一般啊。”

  靜念師太此番前來,排場很大,除了她自己,還有一幫尼姑。

  我指著那些青衣素影,說道:“比之嶗山,如何?”

  布魚在特勤一組解散的那一段時間里,是在嶗山的無塵、無缺麾下潛心修行,對于那兒自然十分了解,不過沉思了一番,他還是給出了一個意外的答案:“慈航別院的實力,甚于嶗山。”

  我并無驚訝,又問道:“那這靜念師太呢?”

  布魚嚴肅地說道:“雖未女流,但是氣勢凌厲之處,卻比無塵師伯要強上許多。”

  他的回答與我判斷地相去不遠,就我看來,這位一直沉寂在東海之濱的海天佛國,實力還是很強悍的,別的不說,就那這靜念師太來講,給我的感覺,未必比白云觀主人海常真人差上幾分,在天下十大之中,也能夠排在前列。

  婦人在修行之上,因為某些原因,向來都比較弱勢,但這也有意外,倘若能給斬斷赤龍,免去那每月的血光之災,也舍去了天賦的生育能力,那就很強了。

  變態則強。

  瞧見布魚一臉嚴肅的模樣,我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別泄氣,慈航別院雖然這百年來名聲不顯,但卻是傳承千年的名院,自東晉以來,就一直存于世間,隋唐、五代十國和宋時,甚至有顛倒天下政局的能力,雖然后來蒙元時期,受到挫折,但也一直延續至今。如此圣地,出些高手,也是正常的。”

  布魚驚訝地說道:“這么牛?”

  我呵呵一笑道:“牛得翻天,不過婦人政治,總是勾心斗角,陰謀迭出,最終也還是沒有成事,對吧?”

  布魚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來:“老大,這慈航別院之所以廣招群豪至此,其實就是為了那軟玉麒麟蛟,現在各方水路高手匯聚,我未必能夠拔得頭籌呢。”

  李何欣出事,卻是慈航別院為了那軟玉麒麟蛟,招攬了變態神醫,將浪里白條朱貴給納于麾下,而廣邀群雄,別人我不了解,但是茅山的水躉長老徐修眉,那卻是頂級的水中高手。

  如此說來,這一回,卻是天下間水路豪雄爭鋒的擂臺了。

  想到這里,我拍著布魚的肩膀說道:“你這么沒底氣,我怎么感覺先前給你一個人吃的血池水獸,有些浪費了呢?”

  布魚被我這么一激,頓時就來了勇氣,咬牙說道:“好,我就算是拼死,也要爭得這先機!”

  他慷慨激昂,我卻擺手笑了,說無妨,若是有機會,還是把那軟玉麒麟蛟給放走的好。

  布魚一愣,說這是為何?

  我打開窗戶,望著遠處的一色海天,平靜地說道:“我若說世間生命皆平等,或許太過于虛偽了,但是那軟玉麒麟蛟生性溫良,又沒有招誰惹誰,憑什么得是這樣的命運?布魚,倘若你如它一般,一身是寶,別人過來殺你,你會痛快?”

  布魚搖頭,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不痛快。”

  我點頭道:“自然不痛快,推己及人,它也不痛快;再說了,我們此番出行,是有任務的,抓到了又如何,還不是上交給國家,既然如此,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放它走掉,你說對不?”

  布魚聽到我的這話兒,不由得哈哈大笑,拍著大腿說是極,一想到這寶貝剛剛捉到手上,黃天望那老匹夫又殺過來,心里就像吞了一只蒼蠅一般。

  兩人合計完畢之后,布魚與我告辭,直接去海中潛伏,而我則閑著無事,在普陀山四處走走。

  普陀山與五臺山、峨眉山、九華山并稱為佛教四大名山,是觀世音菩薩教化眾生的道場,行走此處,到處都是佛家氣度,倒也道家有諸多不同,我一路走,瞧見游客與別處不多,而修行者倒是多了不少,眉目之間正氣凜然,想來是慈航別院發帖招來的賓客。

  我名聲雖著,但是為人低調,這臉倒也不熟,行走其間,也沒有幾人認出,不知不覺走到一處渡口,旁邊突然閃出一人來,對我拱手說道:“閣下可是黑手雙城?”

  我回頭,看著這賊眉鼠眼的家伙,點了點頭,問他是何人?

  那人確認之后,慌忙施禮,低聲說道:“我是替黃劍君傳話的,還請陳道長移步。”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天下水道豪雄大比拼,你們說誰能勝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