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十五章 潛入海天佛國

  “打破山門?”

  聽到我的問話,黃晨曲君頓時就變了臉色,瞧著我一本正經的模樣,不由得苦笑道:“志程,你真當下面這幫家伙有多厲害呢?且不說這幫投機的家伙能不能團結一心。就算是都肯赴死,那慈航別院的山門,也不是那么容易突破的!”

  黃晨曲君的露短,我并不意外,笑著說道:“對了,老黃,這一兩百多號人,都是什么來歷?”

  他回答道:“二十多人,是川北水寨的水蟒子,還有的,則是附近幾省道上豪杰,說本事。有好幾個都不差,但是聚在一起,未必肯赴死力,更多的都是在投機取巧,等待機會而已。”

  我不由得詫異道:“這些人怎么敢惹慈航別院?”

  我這疑問并非沒有道理,要曉得,那靜念師太有著躋身天下十大的修為,慈航別院的尋常水準也高,這樣的修行門派一般人是不會去招惹的,免得惹一身麻煩。

  黃晨曲君知道我的疑慮,冷笑著說道:“慈航別院這幫女人,以前得罪了太多的人。這些年來一直備受打壓,雖然韜光養晦,但也不得人心,那些人過來,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再說了,起意的人并不止我們這些,據我所知,還有幾股力量,也在周遭潛伏,準備渾水摸魚,趁火打劫呢。”

  還有幾股力量?

  我心中一跳,不由得對劉滿堂他們這些地方部門的工作能力再一次鄙視了一番。

  不過想想也不稀奇,多數修行者都不愿意出來工作,精英都給上面挑走了,地方上面的力量太差,倒也不能全怪劉滿堂他們。

  黃晨曲君瞧我臉色陰晴不定。知曉我心急,問道:“你是怕那落千塵知道你要找他麻煩,躲在慈航別院不出來,或者偷摸著離開這里,找不到他人,對吧?”

  對于這忘年老友,我并不隱瞞。點頭說道:“落千塵必須死,我這話兒撂下來了,就不打算收起來,不然我手下的那幫人如何看我?”

  他點了點頭,突然想起一事兒來,對我說道:“硬闖不行,智取倒也不是沒有辦法。”

  我睜開眼睛。問道:“怎么個智取?”

  黃晨曲君笑著跟我分析道:“那慈航別院想要拉攏朱貴幫她們獵取那頭軟玉麒麟蛟,必然不會讓落千塵立刻治好他兒子的病,這也就是說,在軟玉麒麟蛟最終歸屬之前,他是不會離開的。而那幫尼姑何時下手,這個無人知曉,但能肯定的是,一定是在那三天無遮大會期間,如果我們能夠混入其中,或許比在這外面干等著更好一些。”

  我點頭同意,不由還是疑惑:“如何混入?”

  黃晨曲君嘿然笑道:“慈航別院這一次開無遮大會,其一是想要借勢,壓住那些暗動的潛流,其二則是想要重出江湖,所以廣發了英雄帖,而我這里,倒是有一張。”

  我眉頭一揚,問道:“你怎么會有?”

  他嘿然笑道:“志程,你或許忘記了你老哥我那慈元閣供奉的身份了吧?慈元閣是現如今江湖上最大的經營機構,慈航別院想要重出江湖,怎么可能少得了慈元閣呢?”

  我才想起這一茬來,詫異地說道:“這么說,慈元閣準備讓你去參加?”

  黃晨曲君笑著說道:“我是供奉客卿,地位超然,這等俗事自然與我無關,方閣主明日會到普陀山;不過你若是想混進去,我可以幫你。”

  我摸著臉說道:“這個——靜念師太是見過我的,而我茅山也有人前來此處……”

  黃晨曲君從懷里掏出一張人皮面具,笑著說道:“這對你我倒都不是什么難事兒,只需要你自己收斂神光,就可以了。”

  與黃晨曲君的會面,讓我終于不用苦苦等待,當天我并沒有離開,讓布魚獨自一人回返,而我則與一字劍等到次日中午的時候,與前來普陀山的慈元閣閣主方鴻謹碰面。

  我與慈元閣的方鴻謹因為這些年的生意而熟識,又因為基金會的事情,算是打得火熱,雙方都不陌生,見面之后,自然又是一陣寒暄。

  不過當黃晨曲君提出讓他帶著我混入慈航別院的無遮大會時,他明顯有一些猶豫。

  盡管只是一剎那,但是我卻感受到了,問他是否又什么麻煩。

  方鴻謹沉吟,沒有立刻回答,倒是旁邊的二掌柜斟酌了一下語氣,然后對我說道:“若說是別的事情,我慈元閣倒也沒有二話,只不過這事兒,有待商榷——要曉得我慈元閣是以經營起步,誠信為本,如果這事兒傳出去,恐怕影響有點兒大,怕沒了口碑,閣主這才有些顧慮。”

  我聽到他這話兒,立刻明白了,慈元閣開門做生意,倘若被傳出與公門一起,合伙坑騙江湖同道,只怕以后就沒有人敢和他們交易了。

  特別是據我所知,慈元閣的灰色收入,在經營項目里是占了很大一部分的。

  我能夠理解慈元閣的顧慮,但黃晨曲君卻感覺到沒面子,冷冷哼道:“我陳老弟什么樣的人物,你也不是不曉得,他怎么可能會露馬腳?”

  一字劍黃晨曲君是慈元閣的首席供奉,也是最大的武力保障,他,才是慈元閣最需要巴結的人。

  聽到他言語之間有些不高興,原本還有些猶豫的方閣主立刻拍板笑道:“黃老莫生氣,他不是這個意思。陳司長,你的事,就是我慈元閣的事,回頭你就扮作我新招攬的供奉,陪著我一同前往慈航別院便是了。”

  我理解到了對方的為難,不過也越發感受到了方鴻謹的善意,點頭笑道:“方閣主,你這份人情,我記下了。”

  方閣主笑著說道:“哪里,哪里,你太客氣了。”

  雙方達成協議之后,我倒也沒有多待,離開船艙,讓他們慈元閣的自家人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宜。

  多了我這么一個變數,慈元閣無端擔上了許多風險,該有的事情,總得商量一番,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后,方閣主方才與手下談完,出來與我談起前往慈航別院時的一些注意事項。

  首先一點,那就是不能暴露行蹤,其次呢,是不要留下慈元閣的把柄。

  總之一句話,那就是不要給慈元閣惹麻煩。

  慈元閣能夠答應這事兒,就已經十分難得了,我自然不會再為難他們,當下也是全數答應,而經過慈元閣幾人討論,特別是黃晨曲君的力薦,覺得我還是以小廝的身份,會比較好一些。

  我領了一套伙計服,去船艙里把人皮面具戴上,又縮骨變氣,躬身出來的時候,完全就是一個土里土氣的鄉下伙計模樣。

  瞧見了我的這一身裝扮,慈元閣等人方才長舒了一口氣,伸出大拇指,夸贊這神乎其神的易容手段。

  連黃晨曲君對我直接矮了一個腦袋的身高都贊嘆無比。

  當然,之所以能夠如此,倒也多虧了我這大成巫體,對于縮骨塑形的小手段倒也頗有心得。

  當天我隨著慈元閣的隊伍,前往普陀山的慈航別院。

  慈航別院重開山門,對于前來捧場的江湖同道十分熱情,貴為齋主的靜念師太親自出面接待,而慈元閣也被安排在了離龍虎山、茅山不遠的院子里,以示尊重。

  方鴻謹作為江湖大豪,吸引了最多的目光,而我則只是一個挑著賀禮的小嘍啰,甚至都沒有機會擠到前面去。

  當夜,方鴻謹被邀請去赴宴,而我則在一個下人的房間里,呼呼大睡。

  次日清晨,我被安排挑著慈元閣帶來的賀禮,跟隨慈元閣的幾名重要人物,和另外一個小伙計一起,前往慈航別院的山門處。

  這一天,正是慈航別院山門大開的時辰,也是無遮大會舉辦的日子。

  那山門,在一處仙氣濃郁的山林之中,一曲山溪流出,花舟載入,每一艘花舟之上,都有一個英姿勃勃的小尼姑當做艄公,將前來捧場的江湖同道一一送入其間。

  最先進入的,自然是茅山、龍虎等這般大派,慈元閣被安排在了末尾的位置。

  對于這安排,方鴻謹等人到沒有什么意見。

  畢竟人家可是按照歷史淵源來排位的,百年之前,慈元閣不過就是一個小雜貨鋪子,犯不著爭著閑氣。

  每入一家,由那知客僧尼唱名。

  我瞧見茅山話事人和徐長老、執禮長老雒洋等人從身前走過,然而沒一個人注意到在慈元閣隊伍的角落里,有我這么一個人物存在。

  唯有雒洋長老,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慈元閣閣主方鴻謹。

  差不多有半個小時,終于唱到了慈元閣,那花舟抵岸,一個眉清目秀的小尼姑沖著這邊嬌聲喊道:“諸位貴客且上舟。”

  方閣主邁著方步,緩慢過去,而陪著他的幾名掌柜也是笑融融地上前,而我和另外一個伙計,立刻挑起賀禮,跟著上了那花舟上去。

  花舟并非木質,輕巧得與紙皮一般,在那小尼姑的撐桿下,朝著前方滑動。

  我蹲在花舟尾部,還沒有仔細打量,便感覺一道虹光落眼,前方一陣清涼,心中頓時一跳,知道卻是到了傳說中的海天佛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