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十六章 下人閑漢的聚會

  洞天福地,是古代修行大拿破開虛空而劃就的一處隱世之地,與大千世界一樣,有天地、日月、山川與草木等最基本的既然因素,又有著自身獨特的空間構造。最是神奇。

  在道家的典籍中,除了將宇宙整體分為三十六層天以及無盡宇宙之外,還描述了與此間相連的各個空間,便是這洞天福地。

  其含藏風雨,蘊蓄云雷,為天地之關樞,為陰陽之機軸。

  這些地方的入口,大多位于我國境內的大小名山之中或之間,它們通達上天,構成一個特殊的世界,傳聞棲息著仙靈,或避世人群。

  此乃典藏。而出身茅山的我自然知曉,這樣的地方,在各處道場都存在,是一門一派之中,最為神秘和核心的秘密。

  慈航別院的海天佛國,正是其中之一。

  通常來說,除了無主之地,尋常人是很難進入其間的,但也有例外,譬如晉人王質砍樵遇仙、觀棋爛柯的傳說,便是其中的例證。

  不過經歷了幾百年、幾千年,真正的洞天福地早已被各修行宗門給占據。山門被大陣守住,便再無這等美事。

  盡管師出茅山,對于洞天福地并不陌生,但是進入這海天佛國,我卻依舊十分新鮮。

  花舟泛水,平穩地在水面滑動,那溪水突然間就變得寬闊,上面有華燈映照,來時是清晨,旭日初升,而進入其中,周遭卻是夜色,在朦朦朧朧的燈光照耀下,我打量前方,瞧見繞過了幾道河灣,前方居然是一處龐大的寺廟群落。

  不談那非人力所為的大雄寶殿與連綿殿宇。光是那上百米的九層佛塔,就讓人感覺到十分震撼。

  我站于舟尾,低下頭,依舊能夠感受到河道暗藏的連綿殺機。

  大片寺廟群的身后,則是一片藍色海洋。

  有呢喃不休的禪唱,從遠處的廟宇中傳來,響應在整個空間。檀香處處,讓人覺得十分溫和與舒服。

  海天佛國,當真不愧傳說。

  花舟一路緩行,終于來到了盡頭,那嬌俏小尼姑躍下花舟,將繩子捆住岸邊的石樁子,方鴻謹等人依次而下。而我和另外一個小伙計則將那擔子給挑了起來,一晃一甩地下了花舟。

  岸邊有人迎客,方鴻謹遞上禮單,那人便唱,什么如意瑰寶,五谷珍珠,華而不實,都是些撐場面的玩意。

  方鴻謹等人被引著,前往那片殿宇去觀禮,而我和另外一個小伙計,則被人領著,從旁邊的小路離開,將賀禮挑到那庫房去。

  兩撥人走的不同路,離開之前,方鴻謹不動聲色地瞧了我一眼。

  我能夠讀懂他的懇求,知道他希望我盡量不要鬧大。

  慈元閣是做生意的組織,講究的是一個和氣生財,八面玲瓏,我若是讓他們砸了招牌,不但慈元閣這邊難以交代,黃晨曲君那里也不好看。

  我點了點頭,方鴻謹這才放心離開。

  在遠處,慈航別院地位比較高的長老正領著楊話事人他們,進入那道場之中去。

  先前我們聽到的那曼妙禪唱,卻是從那兒傳出來的。

  所謂無遮大會,應該就是在那兒吧?

  我嘆了一口氣,這慈航別院倘若是真的有些氣度,在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最該做的就是將我給邀請進來,又或者由茅山那邊提出帶我進入,然而對方雖然由靜念齋主出面跟我道歉,但是對無遮大會之事,卻是一點兒都沒有提。

  她們這般做,分明就是在嫉恨這半個世紀以來的打壓之事。

  這等小心思倒是讓我有些好笑,你既然都已經準備入世,重返江湖了,最應該做的,可不就是跟朝堂打好關系么?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想笑。

  對方這完全就是屬于當了婊子還想立牌坊的架勢,而對于我來說,潛入其中,完全沒有半點兒負疚感。

  我說過,面子從來都是自己掙得,而不是別人給的。

  我隨著引路人,挑著擔子,一直走了二十分鐘,方才來到一處偏院。

  這里有專門收禮的庫房,負責盤點的庫房是一個眉眼很兇的老尼,接過禮單,居然一絲不茍地比對,仿佛怕少些什么東西一般。

  這架勢讓我哭笑不得,一番盤對,不知不覺又過了二十多分鐘。

  好不容易對完,那引路的女尼倒是很客氣,走到我們的面前來,吩咐道:“各位辛苦了,旁邊備了素席,還請各位小哥移駕,去那兒歇息一番。”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去處,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活法,像我們這些人,跟古代的馬車夫差不多,并不受人重視,給安排在旁邊的一處院子,幾人一席,卻是備著茶水、瓜果和一些素點心。

  除了有一個資質魯鈍、老眼昏花的婆子在旁邊幫著倒茶水之外,倒也沒有旁人關心。

  我和那慈元閣的伙計挑了一個角落的小桌坐下,為了避免有閑雜人等過來拼桌,我故意弄得很粗俗,咳嗽了兩聲,又將口水吐在手掌上,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模樣,將桌子上準備的零吃給橫掃,咂舌不已。

  能夠被帶進這兒來的,大都都是各門各派的翹楚子輩,盡管臨時搭把手,倒也挺有素質,瞧見我這般模樣,都嫌棄,下意識離我遠些。

  我被安排進來的事情,除了慈元閣幾個大佬知道,其余人并不曉得,這伙計也是,一落座,喝口茶水,便上來跟我攀交情。

  好在慈元閣家大業大,閣中倒也不是人人相識,我隨便忽悠兩句,倒也混了過去。

  我埋頭猛吃,彈性不高,那伙計便也不再多言,安心品茶。

  隨著各門各派進了山門,我們這邊的小院也越來越擠,不知不覺,卻也有了二三十多號人,很多人相互都認識的,落座之后,三五成群地在一起攀談,倒也熱鬧。

  我們這邊人一多,鬧騰得很,剛才還在幫著倒茶的老婆子發了脾氣,居然轉身就離開了。

  這主人家一走,其余人就更加鬧騰了,尤其是我左前方的那一桌,有個左臉有疤的壯漢開口說道:“格老子的,先前聽說來參加無遮大會的人,都能喝道那萬紅一窟酒,老子師父點了我名過來,害得我半宿沒有睡著,興奮得很。沒想到這慈航別院竟然這么小氣,最后一杯破茶水打發了,真的讓人郁悶……”

  他同桌的瘦子問道:“何師兄,我聽了無數遍,不過這萬紅一窟酒,到底是什么,竟然能夠讓你這般牽掛?”

  那疤臉壯漢嘻笑道:“這你可算是問對人了,若是別人,絕對不知道……”

  他這般夸口,旁邊有個光頭就不樂意了,冷冷說道:“就你有見識,誰不知道那千紅一窟酒,是用那上千慧劍斬心的純潔女子初葵所煉。不過就是一口大姨媽,喝不著就喝不著唄,有什么好抱怨的?”

  他這么一說,好幾個人頓時就臉色不對,有點兒惡心。

  那疤臉壯漢卻發了火,指著光頭說道:“胡老二,你這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能一樣么?這千紅一窟酒蘊含勁力萬千,一口酒下肚,十年修為就來了,天下間哪里有這般美妙的事兒?”

  有人不同意了,懷疑道:“當兄弟伙們沒見過女人是吧,這玩意哪里有那般神效?”

  疤臉壯漢瞧見眾人不信,頓時就拍著胸脯說道:“這就是你們孤陋寡聞了吧?想當年,這千紅一窟酒,就是連帝王都趨之若鶩的十全大補之物,據說它的藥引,卻是用那修煉至斬斷赤龍境界之人,斷赤龍之時的精華做的,珍惜非凡。而我估計,這一次給大家奉上了,應該是那靜念齋主的結晶,如此美物,豈不厲害?”

  他一副陶醉模樣,讓旁人心中不由得生出幾分火氣:“行、行、行,何大熊,我們都知道那玩意不錯,可是又有什么用,大家還不是坐這里,喝這淡得出鳥來的茶水?”

  這話兒說得眾人都是一陣沮喪,議論紛紛,有人開始提,說不如混進無遮大會去,我們是去諦聽佛法的,那些尼姑橫不能趕人吧?

  如此一鬧,許多人就都心動了,想著那十年修為,咫尺之遙,當真有些心中癢癢。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將桌上最后一個糖果子給吃掉。

  萬紅一窟酒的誘惑力巨大,那疤臉壯漢一被煽動,立刻振臂一呼,響應了號召,而其余的人也心中癢癢,最終拉了十來個人,順著墻根往外走。

  我別的不怕,就怕安靜,此刻瞧見這疤臉壯漢帶著一票人離開,頓時就歡欣不已,跟著站起身來。

  不過也有人害怕宗門長輩的責罰,最終還是選擇了靜待。

  一群人跟著疤臉壯漢離開了院子,朝著那召開無遮大會的道場走去,而我則跟在其后,不過卻并不打算做這出頭鳥,而是想著放慢腳步,找機會開溜找人。

  就在我琢磨著離開的時候,突然間,前面的隊伍閃出兩個人來,卻是頭也不回地朝著旁邊側門離開了去。

  我心中一愣,下意識地想到這兩人估計也是潛入慈航別院的。

  只不過,其中有一個人的背影,怎么看都好像很熟悉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