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十九章 水牢狹路相逢

  像朱貴這種成名已久的江湖名宿,區區一黑手陳的名頭,是嚇不住他的。

  唯有恩威并施,方才是最好的驅使手段。

  我剛才給他大兒子和孫女服用的紅色丹丸,不過是傍身用的常備辟谷丹。但是在我的神秘遮掩下,卻能夠起到一種震懾性的效果,而隨后邀請他同去,將被慈航別院困在水牢里的落千塵給弄來治病,卻又是在施加恩典。

  不管這跪倒在地的朱貴內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總之他在帶著我找到落千塵這件事情上,是一定會下死力的。

  因為救人就是救己。

  離開之前,朱貴對重病在床的大兒子好聲寬慰,又將小孫女抱起來哄了一番。

  我能夠感受到他對自己親人濃濃的情誼。

  這樣的人,不管怎么樣,在家人的安危沒有解除之前,是不會有太多的異心。至于之后的事情,就不在我的考慮范圍之內了。

  兩人離開水寨,朝著另外一端的水牢走去。

  出門之前,我已經將那裝扮給再次弄好,遠遠地看去,倒是跟那慈航別院的尼姑相差不遠。

  未必人人都會注意到氣味的問題。

  水牢與水寨,相隔著一座臨海的懸崖,而那懸崖的這邊,則是大片的殿宇群落,隱隱之間,有恢弘的禪唱傳來,想必那無遮大會,開得正是最火熱的事情。

  我對那傳說中的無遮大會,沒有半點兒興趣,一幫尼姑和尚坐在一起談天說地扯犢子。對于我這種人來說,實在是乏善可陳。

  海天佛國自有陣法戒備,想要不動聲色地穿行殿宇,前往水牢,實在是一件困難之事。

  不過除了那個方向,我們還有一條路可以前往。

  那就是水路。

  如果要繞著慈航別院宏達的建筑群行進,路程頗遠,又很容易暴露,而倘若從水寨這邊潛入,差不多算是直線距離,根本就不算太遠。

  朱貴問我的水性如何。我點頭,說還好。

  麻栗山龍家嶺第一密子王,怎么不行?

  兩人沿著水寨走,來到一處木制碼頭,朱貴將衣服脫得干凈,露出里面緊身的鯊魚皮內甲來,幾步助跑,像一條箭魚一般,直接扎入了水里。

  我脫去衣物,也緊隨其后。跳入了那冰冷的海水里。

  一入其中,方才發現朱貴并沒有前行,而是在水里耐心等著我,瞧那架勢,顯然是在擔心我水性不高,怕將我給落下,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他這是好意,不過卻也激發了我的好勝之心,當下我也是心中冷笑,伸手前劃,朝著深水處游去。

  一開始朱貴只以為我修為高深,氣勁綿長,然而兩人并行。游了一陣之后,他的臉上也終于露出了詫異的表情來。

  十幾分鐘,我居然一口氣都沒有換,并沒有上浮。

  他朱貴是家傳的密法,能夠從水中攝取氧氣,從而能夠一路潛游,卻沒想到我竟然也是一般,一路追隨,根本就不覺得有半分累。

  又過了十分鐘,他終于憋不住了,浮上了海面來。

  我對這一帶并不熟悉,黑咕隆咚的,也把握不住方向,于是也跟著浮了起來,問他為什么停下來了,是到了么?

  朱貴抹了一把臉上的海水,搖了搖頭,問我為何不用換氣?

  我神秘一笑,平靜地說道:“你也不是沒有上浮么?”

  我之所以不用換氣,是因為魔功大成之后,整個體內已經能夠形成一種內循環,通過行氣,實現自己自足,并不需要通過外循環來補充氧氣——不過這事兒,我并不打算跟朱貴透露。

  我不肯多言,這使得本以為在水底能夠扳回一城的朱貴十分沮喪,對我越發的畏懼起來。

  兩點之間,直線最短,走海路,只需繞過海邊山崖,在另外一邊就能夠抵達慈航別院特設的水牢,所以沒有多久,我們兩人便來到了這水牢的外圍。

  別院水牢是用來關押慈航別院犯錯弟子以及外人的地方,位于海崖的另一側,從外觀上看,像是在崖壁之上開鑿的一處洞口。

  這水牢乃別院重地,洞口處自然有重兵把守,而且還有法陣布置。

  不過既然說是水牢,那地方自然是在水下面。

  朱貴帶著我,從崖壁入口的附近開始下潛,一直潛泳超過五十多米的時候,他指著一處蒙蒙亮的地方,對我揮手示意。

  我強忍著那高強度的水壓,攀著附近的珊瑚礁,一直來到那亮光處,卻見隔著一道透明的石板,瞧見下方居然是一間又一間的牢房,里面還關押著佝僂的囚犯。

  顯然,朱貴之前并非沒有打過強搶落千塵的主意,這點都已經踩好。

  只可惜還沒有等他動手,我就找上了門來。

  我確定這水牢就在海底之下,轉頭看向了朱貴,打了手勢,問他我們如何下去,總不能將這透明的石板給打破吧?

  我能夠瞧見這石板之上有隱約的符文,可想而知,將其打破,水牢的看守會立刻得知,這還不說,強大的水壓會將無數的海水給倒灌進牢房里面去,到了那個時候,別說搶人,里面所有人估計都得淹死。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有我和朱貴這般的水性。

  對于我的問題,那朱貴卻早就有了想法,沖著我做了一個手勢,讓我跟著他走。

  指示完,朱貴一個猛子,又朝著更深的地方游去。

  我跟著走,再次下潛了二十多米,突然前方一陣激流涌動,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下方傳來,這異動讓我下意識地想要脫離,然而朱貴卻適時回過頭來,沖著我打手勢,讓我安心跟著他走。

  我思考了幾秒鐘,終于還是決定相信。

  朝著那漩渦游去,一股強烈的吸力將朱貴和我一起往下拉,那力量并不能限制我太多,不過我還是順流而下,經過了一條曲折的水道,到了最后,突然上涌,來到了一個水潭中央。

  我剛要上浮,緩一口氣,這時胳膊卻是一緊,朱貴的話語在我耳邊響起:“陳道長,這水潭周圍有封印,若是胡亂闖動,恐怕驚擾對方。”

  得到朱貴的提醒,我抬頭看去,卻見十多平方的水潭邊,在東南西北方向,各自立著一根石柱子。

  石柱之上,有精鑄鐵鏈,連于中間,上面符文處處,將整個水潭的寒氣給鎮壓。

  瞧見這個,我不由得一樂,對朱貴說道:“不怕,你跟著我走便是。”

  說完話,血勁一涌,我那右眼的神秘符文立刻旋動,在這警戒法陣之中,找出了一條可容一人的漏洞出來。

  兩人一身濕漉漉地爬上水潭邊,我擦干凈,換上了干凈衣服,然后問朱貴接下來怎么走。

  他搖頭苦笑道:“我的確有過來踩過點,不過因為這四象鎖龍潭的緣故,根本就沒有進來過,里面的門道,就不得其解了。”

  他說得真誠,我也沒有強逼,而是問道:“你是留在這里接應,還是隨我一起前去?”

  朱貴咬牙想了一下,終究還是怕我一時沖動,將落千塵那王八蛋給殺了,誤了自己大兒子的病情,于是提出要跟著我一起前往。

  這家伙雖說是水中霸主,但是陸上的手段卻也不錯,一身擒拿散手出類拔萃,有很多值得我借重的地方,聽到他主動請纓,我也沒有拒絕,只是叫他小心一點,不要胡亂行事。

  朱貴是老江湖了,這些規矩自然懂得,當下也是連連點頭,說省得,一切以我為主。

  兩人除了水潭,沿著溶洞朝外面摸去,走了一段原始的洞穴之路,前方就有昏黃的燈光傳了出來,仔細一看,那洞穴卻也有人工修正過的痕跡。

  終于到了。

  我和朱貴都松了一口氣,緩步摸到了那燈光處,卻見到這兒并非牢房,而是一處堆放物質的地方,我走到那一包一包壘得結實的麻袋跟前,手指輕輕一劃,里面便有白花花的大米流落出來。

  潮濕的地牢之中,囤放大米,這是什么講究?

  我有些愣神,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傳來一聲吱呀的開門聲,有人推開了沉重的房門,嘴里咕噥著,朝著我們這邊走來。

  朱貴倒提著那把青銅刺,朝著我看來。

  他是在詢問我的意見,看是不是要躲起來,我卻笑了,這人生地不熟的,有人過來當向導,介紹情況,我哪里能夠放過?

  舌頭在突如其來的攻擊下,被我和朱貴給抓住了,對方是個體重兩百的肥胖婦人,一開始顯示出了無與倫比的暴怒,吃過苦頭之后,又苦苦哀嚎,隨后,我們從這胖女尼的口中,打聽到了落千塵的下落。

  那家伙盡管被慈航別院給控制了起來,不過卻被安排在了水牢的雅間,一處有臥室、有書房、有洗浴間和廁所的豪華囚室。

  看得出來,慈航別院還是不敢太得罪此人。

  得到了具體的位置之后,我們將那肥尼姑給放翻,塞在層層米袋的角落,而后從那門出去,朝著那所謂雅間摸去。

  然而走到一半,前方突然出現了兩個人來,都沒有瞧清楚,就毫不猶豫地就撲了過來。

  這兩人,卻是剛才與我一同離開停馬院的那兩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