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卷 第二十章 故人隱憂

  殺!

  對方殺氣凜然,然而我卻并沒有任何較量之意,下意識地朝后退了兩步,這才驚詫地喊道:“尚晴天,洛飛雨?”

  之前因為對方也戴了人皮面具的緣故。我看得只是眼熟,卻并沒有認出對方的身份來,而此刻對方將所有的掩飾都給取消,露出本面目,我卻是一眼就瞧見了對方的模樣。

  被我一語喊破,手中一把秀女劍飛速來襲的洛飛雨停下腳步,而旁邊的依韻公子則詫異地喊道:“陳兄?”

  雙方在確認身份之后,下意識地后撤,保持距離之后,然后幾乎是同時出口問道:“你怎么在這里?”

  “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洛飛雨瞧見誤傷的人竟然是我,驚訝得半天都沒有說出話來,小臉兒慘白。反倒是依韻公子因為與我有著南洋之行的生死情誼,倒也沒有太多的忌諱,對我說道:“救人!”

  我疑惑地問道:“救什么人?”

  依韻公子舔了舔嘴唇,問我說道:“陳兄,想必你也應該知道這慈航別院,與我寶島國府的關系吧?”

  我點頭說道:“聽說別院的上一任齋主,嫁給了你父親尚正桐?”

  依韻公子點頭說道:“對,她就是我母親,算起來,我與慈航別院的淵源頗深。”

  我摸著鼻子,看著旁邊倒下的一具女尼尸體說道:“既然如此,你為何又要對自家人下那狠手呢?”

  依韻公子抬起頭來,對我說道:“我母親出身自慈航別院,然而隨我父親出走寶島之后,這偌大基業。便有老對手靜念給接手了。她們兩人是師姐妹,不過卻水火不容,靜念上任之后,就不斷惡意打壓我母親的親近勢力,幾乎連根鏟除,為此雙方老死不相往來。不過到底同根同源,半個世紀過去了,雙方關系又逐漸緩和,我母親不知受了誰的攛掇,竟然又生了回來落葉歸根的心思……”

  我盯著他,平靜說道:“你母親現如今回來。莫非是被認為回來爭權奪利?”

  依韻公子的臉色突然一陣潮紅,咬牙說道:“是極,這靜念當面一套,背面一套,把我母親給迷惑住,讓她放心歸來,結果在宴席之上,下了化功散,竟然將我母親給擒住,軟禁于此!”

  他英俊的臉上滿是憤恨。而我則不知道如何寬慰他。

  我原本以為慈航別院本來是有海外關系的,沒想到靜念師太和遠走寶島的那一脈,竟然還有這般的恩怨,實在是讓人詫異。

  怪不得她們想要重出江湖,說不定也是受了這件事情的影響。

  我沉吟了一下,問道:“這么說來,你是過來救你母親的,對吧?”

  依韻公子點頭說道:“不但是我母親,而且還有隨著我母親一同前來此處的老人,總共有六個,只是不知道人被關押在了哪里。”

  我詫異道:“就你們兩個?”

  依韻公子搖頭說道:“當然不是,我還有人在外面接應,不過能夠潛入其中的。就只有我和飛羽——陳兄,你知道的,我是本本分分的商人,并非有意鬧事,事出有因,所以……”

  我明白他的意思,曉得我的身份代表著官方,所以他才會說出這么一番話兒來。

  為了給對方打消疑慮,我當下也是將來這兒的目的,給兩人講起。

  我自然不會蠢到將事情和盤托出,只是告訴他們,我是過來幫這位朱貴老漢,找尋一個叫做落千塵的神醫,給他兒子治病的。

  聽到落千塵的名字,一直在旁邊默然不語的洛飛雨突然眼前一亮,開口說道:“這落千塵,正是家叔,若是在這里,倒可一起給救了出去。”

  聽到洛飛雨的話,我眉頭一挑,下意識地看了一下朱貴。

  他能夠明白我的意思,低頭不語,而這時旁邊的依韻公子卻突然對朱貴拱手說道:“前輩是否有一個弟弟,叫做朱富?”

  朱貴不明白這公子哥兒為何會提出這事,想了幾秒鐘,方才確認,而依韻公子則顯得很激動,對我我們說道:“朱富老師是我水中的啟蒙教授,這般說起來,我們也是頗有淵源的。你們放心,一會兒找到人,我們一定會勸落千塵治好您兒子的。”

  依韻公子是洛飛雨的表兄,按理說這落千塵應該也是他的親戚,不過他卻直呼其名,顯然是知道此人的人品,并且有所不恥。

  時間緊迫,雙方碰過了面,倒也沒有多作敘舊,而是各自分享信息之后,分頭行動。

  我與朱貴一起,朝著水牢的上層摸去,而依韻公子則和洛飛雨一起,向最為森嚴的水牢底部前行。

  兩伙人分別,我一邊走,心中一邊在思考著這件突發之事。

  依韻公子雖然被稱為邪靈四大公子之首,不過我卻曉得這人的品性還是值得信任的,人家早就洗白了,相當于寶島的太子黨,所說的話語,也多半不會有假的,只是那洛飛雨的出現,實在有些值得琢磨。

  按理說她是依韻公子的表妹,出現在這里,也是正常,不過我卻知道,她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邪靈左使王新鑒的外孫女。

  這一個身份,就足以讓我提高警惕,不敢掉以輕心。

  王新鑒雖然早期與我還算是惺惺相惜,但是這事兒自從他親自害死李道子之后,雙方就已經勢同水火了。

  此事要是有邪靈教參與進來,變數就更加大了。

  想起黃晨曲君告訴我,說這片海域,除了他們的那些游兵散勇之外,還有幾股勢力,其中一股,想必就是依韻公子帶過來救母的幫手。

  而另外的力量之中,是否有邪靈教的痕跡呢?

  這才是我所擔憂的;還有一點,那就是洛飛雨說這臭名昭著的變態神醫落千塵,居然是她的家叔。

  也就是說,我若是想要為李何欣報仇,殺了此人,她定然會出手阻止咯?

  這樣一來,雙方是否會發生沖突?

  想起要與依韻公子這種曾經并肩而戰的朋友刀兵相對,我的心中,多少就有一些煩躁。

  我這邊心情煩悶,然而一心救子的朱貴卻是急切得很,一路上馬不停蹄,快速穿行,我們沿著那洞子一路穿行,墻壁上有油燈跳躍,時不時瞧見有沒了氣息的尸體,趴倒在地,顯然是被依韻公子和洛飛雨給清理過的。

  我曾經檢查過一具尸體,是被劍抹破了喉嚨,簡單狠辣,一劍致命。

  看起來出手的并非依韻公子,而是他旁邊的表妹洛飛雨,那女子的風格可跟她甜美的長相不一樣,殺伐果斷,從來不留情面。

  這樣的作風,讓我的心里又多了幾分陰影。

  不過有著洛飛雨和依韻公子的清理,我們一路過來,倒也沒有遇到什么障礙,一路通暢地穿過普通的監牢區,瞧見這些地方牢門緊閉,朱貴下意識地往里面望去,卻見到牢里蜷縮著蓬頭垢面的囚犯,有男有女,也不知道是什么出身。

  偌大的普通監區,居然有四十多號人,真不知道閉門修行的慈航別院,哪兒來這么多犯人。

  這里面必有貓膩,不過并不是此刻的我所關心的,穿過一條長長的甬道盡頭,我們終于來到了一處沉重的鐵門之前。

  這兒便是關押那落千塵的區域。

  我手放在鐵門之前,試著使了一下勁兒,結果紋絲不動,反而是門上面落下一道閘門來,一個慵懶的聲音從里面傳出:“誰啊,送飯的么?”

  我不動聲色地避開那小缺口里探尋出來的目光,看了朱貴一眼。他明白我的意思,捏著嗓子說道:“對呀,姑娘請開一下門!”

  里面的那人瞬間就變了臉色,大聲吼道:“不對,你們是什么人,素心呢,素問呢?”

  我聽到里面發覺了不對,毫不猶豫地從懷里掏出那把飲血寒光劍來,血光一漲,然后直接捅進了門縫之中去,用力一劃,里面的門鎖應聲而開。

  我提著長劍,一腳踹開鐵門,瞧見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尼手中抓著一把荊棘鐵棒,朝著我照頭砸來。

  這鐵棒呼嘯有聲,來勢洶洶,結果被我的長劍連盤帶削,直接斬斷落地。

  三兩招,飲血寒光劍舞動風云,勁氣暴漲,將對方的攻擊都化解于無形,而我則趁機一把掐住了對方的脖子,低聲問道:“落千塵在哪里?”

  那老尼喉嚨一陣蠕動,開口卻是吐出了一口濃痰來。

  我沒想到對方如此剛烈,一口又濃又腥的濃痰就撲倒了面前,所幸我勁氣遍布周身,微微一震,那濃痰并沒有吐到我臉上,便直接順著炁場滑落了下去。

  “先天化境?”

  那老尼瞧見這情形,一聲驚叫,心死如灰,閉目等死,我嘆了一口氣,抬手一記手刀,將她給直接打暈倒地。

  這兒并非只有一人,朱貴沖入其中,將另外兩個彪悍的女尼給直接敲翻。

  我們兩人下手都很克制,倒也不會出手殺人。

  按照情報,我們兩人沿路一直往里走,就在這時,從一處牢房里伸出了一個腦袋來,沖著朱貴喊道:“朱老哥,你可是在找我?”

南無袈裟理科佛、 說:
倘若與依韻公子生死大戰,你們支持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